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遠距教學的學業成績怎麼評?美大學與學生都在傷腦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06日 03:26   中國日報

一場疫情讓美國大學生的課業與學習出現不少問題。

疫情打亂美國200萬大學畢業生的畢業典禮。空軍官校仍然舉行畢業典禮。

(綜合四日電)新冠肺炎疫情委實把美國大學生的學習和生活弄得一團亂,其中最煩擾他們的是學業成績問題。學業成績對許多學生,尤其是對一些想進醫學院、法學院或商學院的學生而言,是極度重要的事。然而,因爲疫情關係,學習的方式從在學校教室轉爲在家裏,學習環境和氛圍大不相同,讓人難以專注,以及資源的獲得和能夠使用的學習工具也變得不易或欠缺,遑論學生或其親友的身心健康還可能有狀況。因此,對許多學生來說,可能已不是會不會有好成績的問題,而是會不會被當掉的問題。於是,到底2020年的春季班成績要如何評給?就成了學生與學校間的重要議題。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有三種給成績的方案:

1. 廢除以往的字母評分 (A, B, C) ,所有學生都過關,沒有人被當。當然,許多學校都不贊成這種提議。

2. 使用「過關或當掉」 (pass / fail) 的評分方式,但學生仍可以選擇字母評分。

3. 「過關或沒有紀錄」 (pass / no record) 的評分方法,當然,學生也可以選擇字母評分。

評分攸關升學 學生不得不審慎因應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採取「過關或當掉」方案,其學術參院 (academic senate) 主席奧立佛.歐萊裏 (Oliver M. O'Reilly) 對《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 (U.S. News & World Report) 表示,在這個時候,我們要把學生的身心健康放在學業成績之前,因此柏克萊採「過關或當掉」的評分方式,不過,可能有學生會想要字母評分,所以老師們仍會有計分紀錄。若要以一種評分方法來套用所有人,是不可行的。畢竟,有些學生有申請研究所或其他的需求,而需要字母評分。

就讀耶魯大學英文系三年級的莉蒂亞.柏雷森 (Lydia Burleson) 向《紐約時報》表示,她來自德州的鄉村,所以她不具就讀常春籐聯盟學校的學術與社交需求的能力,因此在大學第一年適應得很差,現在她成熟了,表現變好了,所以,這學期她非常需要字母成績,希望學校能夠給學生選擇評分方法的機會。

在《全國公共廣播電臺》 (National Public Radio) 的報導中就提到,哈佛大學醫學院已宣佈,即使他們接受今年春季班的「過關或當掉」的評分方式,但是如果學校有提供字母評分,他們比較希望學生可以提供字母成績。這顯示,一些學校仍偏好字母成績,而想上這些研究所的學生就自然期待學校不要廢除字母評分。

疫情讓不少家庭陷困境 連帶影響學生學習

其實,採用「過關或沒有紀錄」評分的學校可能是更體貼學生的,因爲表現不好沒過關,就成爲沒有修課紀錄。第一所決定修改評分方法的麻省理工學院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MIT) ,就是採取這種評分方式,學校認爲,學生可能面臨自己或親友摯愛感染生病,或者可運用的科技或家中的情況也都不一樣,學生的學習表現會因此受到影響,如果不調整評分方法,就是不公平和不合理地對待學生。

若看看《全國公共廣播電臺》的報導案例,就能理解學生的辛苦辛酸,和學校爲什麼要在評分上體貼學生。

佛蒙特大學 (University of Vermont) 的大四生卡洛琳 (Carolynn van Arsdale) 表示,因爲疫情,她失業了,所以必須搬出公寓,回到父母家住,她的精神狀況因此出現問題。

病毒毀掉很多人 卻毀不了人的善心暖意

南加州大學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的薩曼莎 (Samantha Noor) 表示,父母家的網路不穩定,加上已無法使用學校的實驗室,因此她無法把已經做了一年的研究寫成畢業論文,於是她選擇放棄這份論文,免得成績難看或甚至被當掉。

安默斯特學院 (Amherst College) 的大四生米琪雅 (Miskiyat Jimba) 表示,搬回父母家住後,她必須在牀上或地板上寫作業,所以她無法像以前一樣有好表現。

伯洛伊特學院 (Beloit College) 的校長艾瑞克.柏以頓 (Eric Boynton) 向《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表示,在這個充滿不確定的時候,學生的焦慮不安感高升,所以學校想要改變評分方式。真好!也許,病毒可以摧毀很多人和事情,就是無法奪走人的善心暖意。

UCLA校方發出通知,表示2020-2021整個學年都將改爲網絡授課後,不少亞裔學生們已經開始做打算,尤其是愛學習、成績好的學生,不僅他們,甚至他們的家長們都建議:「如果網課,Gap Year吧!」

Gap year,空檔年,或間隔年。指學生離開學校一段時間。經歷一些學習以外的事情,比如外出旅行或者工作。空檔年一般選在離開中學進入大學之前,近幾年不少21到23歲、已經獲得學位的年輕人也開始給自己一個空檔年。

不過,此番的Gap year和慣常概念顯然不同,學生們是被網課「鬱悶」得。「我和幾個同學最近一直在商量這個事情,我們都很享受校園生活,尤其是我們UCLA的食堂,是最有名的,整個加州大學系統我們的伙食最好吃!我可不想一年都去不了學校而是呆在家裏。我們幾個朋友都不願意,覺得好不容易進UCLA,若只能享受一年的吃、住,『太可惜了』。」一位亞裔學生表示。

Tim和幾個好朋友剛入學一年,都是成績非常優秀的本地亞裔學生。除了同學間互動、校園環境、圖書館等這些讓他們都不願意放棄的原因,美味的校園食堂伙食也佔到很大一部分原因,因爲UCLA二年級學生也會要求住校(伙食費用含在住校費用內),明年將會是他們最後一年方便地享受校園美食「福利」的一年,之後搬出校園很難說還會不會返校吃飯不說,而且還得另外付錢。

Tim高中期間的幾位好朋友都分別進入了不同的加州分校,他們的情況與UCLA不同,首先不少分校都還沒有最後確定學年上課方式,其次,排名稍後的學校學生很喜歡網課,希望自己的學校也網課,趕緊學完趕緊畢業。「Tim的家長都建議他Gap Year,打算讓他打工一年。

此外,國會援助美國大學生的紓困金將排除國際學生和「夢想生」,教育部改變了允許各大學在紓困金髮放上擁有廣泛靈活性的政策,教育部長狄佛斯(Betsy DeVos)在最新指南中,對60多億元援助大學生的紓困金規定了限制,將禁止所有夢想生和大多數國際學生獲得援助,只能發給有資格領取其他聯邦資助的學生。

美國大學的國際學生超過100萬人,夢想生逾40萬。大學和移民維權組織批評教育部改變政策,認爲狄佛斯的限制與國會法案的精神不符,國會的紓困計劃沒有規定哪些學生可獲得援助,許多大學準備將紓困金髮給有需要的學生,無論他們是否美國公民。

美國教育理事會表示,教育部排除國際學生和夢想生,但沒說明各大學如何確定學生的身份,因此在哪些學生有資格領取上產生困惑,多數大學不問學生是否爲公民,因此確定學生的公民身份並非易事,大學可在不知道一個學生是夢想生的情況下,爲其提供緊急援助。

河濱加大(UC Riverside)表示,他們曾準備爲600餘名夢想生提供紓困金,如今被教育部排除後,他們將尋求贊助和其他渠道來援助夢想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