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川普家兩個女人的暗鬥:梅拉尼婭如何阻止伊萬卡侵犯她的領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15日 17:09   鳳凰網

編者按

明天,一本題爲《她的交易的藝術:梅拉尼婭·川普不爲人知的故事》的傳記將要上市,目前該書已經在亞馬遜預售,排在了傳記類銷售排行榜首位

在她的公衆生活中,梅拉尼婭·川普一直刻意保持神祕,與川普的女兒伊萬卡相比,她似乎甘願遊離在政治場景之外,保持花瓶形象。但《華盛頓郵報》政治記者、普利策獎得主瑪麗·喬丹(Mary Jordan)希望挖掘歷史,在2016年選戰期間與梅拉尼婭面對面做過訪談,並在五個國家採訪了100多人,包括川普家族的密友後,她爲這位第一夫人描繪了一幅前所未有的肖像。在喬丹筆下,梅拉尼婭是一個精明、堅強、雄心勃勃、深思熟慮的女人。在幕後,她不僅積極鼓勵川普參選,是川普總統核心圈子的一員,在一些關鍵決策上,她還是川普唯一最有影響力的顧問,包括說服川普選擇彭斯作爲他的競選搭檔,同時勸丈夫放棄在移民遣返問題上的“骨肉分離”政策。

我們節選的這部分發生在川普入主白宮之後,從中不僅可以看到這位史上最寡言少語的第一夫人對丈夫的影響,也能瞥見她如何扼制住伊萬卡在白宮的勢力上升。

喬丹說,在某種意義上,梅拉尼婭與她的丈夫是一種人,都不介意將事實稍稍扭曲,包裝成對自己更有利的表述。對於這位移民如何通過H1-B和EB-1的路徑移民美國,這當中她是否扭曲了事實,書中都提供了證據。美國的第一夫婦現在是否分睡兩室,書中也有答案。

喬丹說,現在的梅拉尼婭在白宮已經越來越自如,並真誠地希望她的丈夫能夠連任成功,在選戰中,不要小覷她的力量與手腕。

撰文 | 瑪麗·喬丹

編譯 | 胡安

來源 | 華盛頓郵報

本文改編自於6月16日由西蒙與舒斯特出版公司(Simon and Schuster)出版的《交易的藝術:梅拉尼婭·川普不爲人知道的故事》(The Art of Her Deal: The Untold Story of MelaniaTrump)。

一開始,梅拉尼婭·川普(MelaniaTrump)甚至不喜歡別人用她的新頭銜稱呼她。

“她說,‘別叫我第一夫人了,’”大選後曾與梅拉尼婭共事的一位人士回憶說。

這位以喜歡發充滿表情符號的短信而聞名的紐約媽媽現在被邀請到全國各地演講。多年來,她和丈夫都有保鏢,但現在她24小時都受到特勤局特工的保護。總是有人在她的門外站崗,外界對她丈夫的敵意更是令她擔心。

“從本質上說,我認爲她是個注重隱私的人,她花了很多時間來適應公衆生活,”一位曾在競選中與川普共事、與川普家庭保持密切關係的人士說。

其他國家的第一夫人也會覺得很難適應這種突如其來的變化,而梅拉尼婭爲人細緻,凡事都想先規劃好,喜歡慢慢做事。無論競選期間的壓力有多大,她都拒絕匆忙行事。據川普競選團隊的許多人說,大選之夜的勝利連川普自己都感到意外,而且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幾乎沒有準備。川普甚至表示,大選結束後他要立馬去他在蘇格蘭的一個高爾夫球場,這樣他就不用看着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喜氣洋洋慶功了。一位競選助手回憶說,在等待結果時,川普“對[他的私人飛機]飛行員說,‘給飛機加好油。’”

他獲得的選票並沒有希拉里多,但他贏得了關鍵的州和選舉人團的票數,這使他成爲了總統。川普和他的團隊趕忙開始寫獲獎感言,向白宮生活過渡。

2017年9月,川普夫婦在白宮橢圓辦公室

梅拉尼婭也沒有準備好搬去華府。川普競選期間被曝出的一系列不忠行爲仍然令她如鯁在喉,很多報道出來的細節,她是和全國民衆一起了解到的。她也非常希望巴倫(Barron)能在紐約完成他的學年,不至於匆匆和朋友們分別,而且留在紐約能爲她適應第一夫人的新角色爭取時間。她需要自己的員工。川普的工作人員已經駁回了她關注網絡欺凌的願望,人們想知道她還打算做些什麼。

據幾位與川普家族關係密切的人士透露,梅拉尼婭當時正在就修改與川普的財務安排進行談判——梅拉尼婭稱此舉的目的是“照顧巴倫”。

在川普的幾次婚姻中,婚前和婚後協議就跟結婚戒指一樣,屬於標準程序。他的第一任妻子伊萬娜(Ivana)曾三次就協議進行重新談判;與川普結婚四年後分居的馬拉(Marla)在離開時只拿了相對較小的一筆錢,就連川普的一名律師都表示,他覺得她應該能拿到更多。川普在書中談到過婚前協議,並對此大加吹噓,稱任何沒有婚前協議的富人都是“失敗者”。在總統競選期間,梅拉尼婭覺得很多情況在他們簽署婚前協議以來都已經時移事易。她和他在一起很長時間了——比任何女人都長。她相信她對他的成功做出了至關重要的貢獻。

有傳言稱,川普可能不會在掌管完國家後重新回去管理川普集團(Trump Organization),而梅拉尼婭希望確保巴倫得到他應得的遺產份額,尤其是在伊萬卡(Ivanka)掌管家族企業的情況下。

她一邊制定自己作爲第一夫人的計劃,爲兒子尋找一所新學校,一邊努力要求丈夫爲她和巴倫簽署一份更慷慨的經濟協議。這個時機挑得相當聰明。

2017年10月,梅拉尼婭在聽川普在白宮南草坪的講話

川普在《交易的藝術》(The Art of The deal)中寫道:“你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從實力入手,而籌碼是你能擁有的最大實力。籌碼就是擁有別人想要的東西。比這更好的是,擁有對方需要的東西。而最好的是,擁有對家根本離不開的東西。

在紐約期間,梅拉尼婭有了新的籌碼。空蕩蕩的第一夫人辦公室讓川普很惱火。他想讓她和他在一起。川普的一些朋友對梅拉尼婭感到不滿,不僅是因爲她決定繼續留在川普大廈引發了他們相處不融洽的傳言。他們還想讓她入主白宮,因爲有了她,川普會更冷靜。他們認爲,如果她和他在一起,他就不會那麼頻繁地發推特,也不會那麼衝動。

在他執政最初的幾周內,出現了人員衝突、令人尷尬的泄密以及在機場引發大規模抗議的有爭議的旅行禁令。2月16日,川普舉行了75分鐘的新聞發佈會,反覆否認出現任何混亂,並表示,“這屆政府就像一臺經過精密調校的機器,”並補充說,“我沒有咆哮,也沒有勃然大怒。”

“那個女人!她會讓他完蛋的,”托馬斯·巴拉克(Thomas Barrack)是川普的朋友,主持了川普的就職典禮,在一次會議上,他這麼談到梅拉尼婭留在紐約的決定。“她爲人太固執了。她應該和她丈夫在一起。他是美國總統。”

幾周過去了,川普身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意識到梅拉尼婭給他們的關係帶來的影響。在川普幾個大一點的子女中,甚至至少有一個給她打電話,敦促她花更多的時間陪伴他們的父親,告訴她,他需要她的平衡。梅拉尼婭知道,紐約有些人認爲她不過是個拜金女,對她不屑一顧,但現在,其他人終於開始意識到她的價值。

但留在紐約也付出了高昂的代價。梅拉尼婭沒有意識到,她和巴倫生活在這個大都市裏,在安保方面會帶來如此龐大的費用和麻煩——每月要花費數百萬美元。特勤局尋求更多的資金。紐約警察局(NewYork Police Department)表示,光是該部門每天的安保成本保守估計就達到了12.5萬美元

僅僅是把巴倫送到他位於曼哈頓上西區的哥倫比亞文法預備學校(Columbia Grammar and Preparatory School)上課,就爲學校周邊帶來了嚴重的交通問題。其他很多家長都很忙,也很有錢,碰到接送孩子的時間老是被推遲,聽說他們爲了梅拉尼婭和巴倫得“等一等”,一些家長對這些干擾和不便炸了毛。而且即便特勤局的人一直都在,父母們也擔心自己孩子的安全。更不用說他們中的許多人都是激進的紐約民主黨人,他們投票給了希拉里·克林頓,完全無法忍受川普。

梅拉尼婭知道,每天都有抗議者站在川普大廈前舉着標語,指責她的丈夫憎恨移民和女性。數十萬人在網上籤署了一份請願書,要求川普夫婦自行支付她選擇留在紐約的“高昂”費用。她留在紐約的時間越長,人們就越認爲他們的婚姻岌岌可危。情人節那天,梅拉尼婭沒有返回華府。

幫助梅拉尼婭開設白宮辦公室的高級顧問斯蒂芬妮·溫斯頓·沃爾科夫(Stephanie Winston Wolkoff)此前剛告訴CNN,梅拉尼婭“致力於”保護米歇爾·奧巴馬(Michelle Obama)留下的第一夫人菜園。與此同時,她的丈夫在白宮發推特談論“非法泄密”。

梅拉尼婭不喜歡別人在文章中寫到的自己。多年來,她與媒體打交道的經驗就是回答時尚雜誌的問題;現在,她被問及的不是自己的護膚心得或時尚選擇,而是作爲一名移民,她對丈夫強硬的邊境政策有何看法。她幾乎無法控制媒體刊登的內容和照片。她告訴人們,反正不管她做什麼都會受到批評,所以還不如就這麼爲所欲爲。梅拉尼婭說她會留在紐約,直到學年結束。而且她堅持了自己的立場。

川普身邊的每個人都不喜歡這種安排。與川普保持密切聯繫的巴拉克開始要求梅拉尼婭的朋友們參與“家庭事務”,在他們看來,這可以被解讀爲敦促她“不要再就婚前協議重新談判”,或者用另一個人的話說,“趕緊去華府吧。”外界認爲巴拉克跟川普的大女兒伊萬卡走得更近,而不是梅拉尼婭。

當梅拉尼婭留在紐約時,伊萬卡繼續在白宮西翼安家,那裏的工作空間狹小而有限。據一些人說,她還盯上了東翼,那是第一夫人的地盤。伊萬卡提出了很多想法,其中一條是建議將“第一夫人辦公室”改名爲“第一家庭辦公室”。梅拉尼婭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這是傳統,她不會讓繼女改變它

伊萬卡和女兒在白宮西翼的草坪玩耍

伊萬卡的辦公室繼續留在了白宮西翼。梅拉尼婭遲遲不離開紐約,這讓她從一開始就處於不利地位。甚至可以用來支持第一夫人辦公室的一些工作崗位和預算也被轉移到用於支持西翼的人馬,包括伊萬卡。

特別是在川普政府執政的頭兩年,白宮的一些人感到,白宮西翼在積極設置路障,故意不支持第一夫人辦公室。但其他人認爲,這只是混亂中的一個疏忽。伊萬卡和父親關係特別親密,和父親在一起的時間也比兄弟姊妹們長得多。父女倆不僅在川普集團密切合作,而且她在川普的競選活動中也發揮了關鍵作用,現在是川普子女裏在白宮裏發揮作用最積極的一個。由於梅拉尼婭不在,伊萬卡享用了白宮的很多福利,比如擁有豪華紅色座椅的私人劇院。有人說,她把這所官邸當作了自己的家。梅拉尼婭不喜歡這樣。當她和巴倫最終搬進來的時候,她通過加強嚴格的界限,結束了這種亂局。

梅拉尼婭一直遠離新聞,遠離麥克風,而其他人則忙於推銷自己。梅拉尼婭不需要大肆宣揚自己對總統的影響力,因爲她已經擁有了。事實上,當川普聽到一位電視評論員談到他的孩子們的巨大影響力時,他笑着說,“你認爲我之所以成功是因爲聽了孩子們的話嗎?他們得聽我的。”

在白宮西翼工作的人說,他們聽到川普批評小唐納德(Don Jr.)、埃裏克(Eric)甚至伊萬卡做了或說了一些總統認爲沒有幫助的事情,但沒有人記得他說過任何關於梅拉尼婭的負面言論。他很欣賞她不事張揚,也不吹噓自己的影響力,在採訪中只說“有時”聽從自己的建議,有時不聽。在白宮,川普覺得自己周圍的人都在不停地爭權奪利,只顧自己的利益,他比在從政前更看重梅拉尼婭的忠誠和洞察力。

總統的首任公關總監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這樣解釋這種關係:“梅拉尼婭一直喜歡藏在幕後,但她的影響力令人難以置信。她不會去說‘僱這個人,解僱這個人’。但是隻要她告訴總統自己的想法,他就會認真對待。”斯派塞說,梅拉尼婭的風格不是告訴川普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而是給出自己的意見,最後“川普傾向於同意她的觀點。”

通常情況下,如果梅拉尼婭在討論會上發言,“總統就會說,‘她是對的’,然後討論就結束了。”

接受採訪的十幾位前任或現任白宮官員認爲,梅拉尼婭的影響力在於,川普認爲,除了梅拉尼婭,幾乎所有人都有私心。但他相信她除了一心希望他成功,別無他想。

在川普擔任總統期間,他對他人的戒心有所增強,因爲他給了一些人重要職位,這些人在離開他的政府後轉頭就公開批評他。梅拉尼婭會告訴他,她認爲哪些想法會引起選民共鳴,哪些不會。

根據斯派塞的說法,第一夫人是一個“對新聞和信息的貪婪消費者”,她“不僅能把握問題的脈搏,還能把握什麼最符合她丈夫的利益”。相比於政策,她更關注他在觀衆面前的形象。斯派塞解釋說,在白宮西翼內外,她的風格都與其他人截然不同。“有些人會跟總統說,‘我們應該這麼做。這個國家應該這麼做。共和黨應該這麼做。’”

梅拉尼婭不會這麼說。

“她清清楚楚地知道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相信什麼,他的賣點是什麼。她很清楚他的處境。她說,‘這就是你。你不需要那樣做。’”

其他人對梅拉尼婭的認可程度,已經成爲川普對忠誠度的考驗標準。在談話中,他有時會問,“梅拉尼婭是這麼想的。你覺得怎麼樣?”

斯派塞回憶起他離開白宮後與川普的一次電話交談。斯派塞發表了評論,川普回答說:“你知道嗎?梅拉尼婭也這麼說。你是對的。”

梅拉尼婭不會在很多問題上發表意見,但只要她發言,分量就足夠重。

“認爲她對政府沒有很大影響力的想法是完全錯誤的,”與梅拉尼婭和唐納德·川普相識多年的新澤西州前州長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說。“當她想要自信地說話時,她會選擇自己的立場,但只要在她這樣做時,總統會傾聽。他絕對會在人事問題上徵求她的意見。”

隨着時間的推移,那些在白宮西廳工作的人逐漸明白,川普對於梅拉尼婭喜歡誰(比如顧問凱莉安妮·康韋[Kellyanne Conway])、不喜歡誰(包括參謀長雷恩斯·普里巴斯[Reince Priebus]和後面的約翰·凱利[John Kelly])十分重視。情況很明顯,誰如果發現自己站到了梅拉尼婭的槍口,那就肯定處在最致命的地方。正如一位前白宮官員所言:“人們要明白激怒梅拉尼婭的風險——這個風險就是‘砍掉你的腦袋’。我不是在開玩笑……如果她不喜歡你,你就死定了。”

梅拉尼婭於2017年6月11日入住白宮,幾乎沒有任何聲勢。她在社交媒體上不像丈夫那麼活躍。但在搬家那天,她貼出了一張從白宮窗口眺望華盛頓紀念碑的照片。她剛剛替換了白宮首席招待員,後者曾爲奧巴馬伕婦工作,負責管理近100名駐白宮工作人員,負責從家庭晚餐菜單到官邸預算的一切事務。

相反,她選擇了華盛頓川普國際酒店(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的客房總監蒂莫西·哈賴斯(Timothy Harleth)。川普可能無法住在他在當地的川普產業裏,但這並不意味着沒辦法將川普產業帶到他身邊。而他的妻子,姍姍來遲的第一夫人,將會是替他實現這一點的不二人選。

她的到來並沒有在媒體掀起波瀾。梅拉尼婭現在在白宮,靜靜地開始了她這段不可思議的人生中的最新篇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