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紐約警局清場“佔領市政廳”示威團體 雙方激烈對峙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01日 17:00   鳳凰網

綜合1010WINS 及社交媒體報道 今日(週三,7月1日)上午,紐約市警察局的防暴警察在黎明時候進入“佔領市政廳”現場,進行清場,拆除違法路障,在日出時間與抗議者發生了激烈的對峙。 對峙數小時後,警方撤離。除了大家常見的緊張衝突,歌舞場面貫穿始終,展現出有美國特色的一面。

昨晚,抗議者在他們的營地—市政廳公園附近非法設置了路障,並擺滿了“佔領市政廳”和“削減警察預算”的示威牌。

週三上午,要求進一步削減紐約警察局預算的抗議者與駐紮在市政廳附近的警察發生衝突。此次衝突源於今日凌晨,紐約市議會剛剛通過的一項削減10億美元警力的預算。 反對者認爲這個預算案是“預算花招”,並沒有真正地實現“撤資警察”的要求。

“佔領市政廳”組織者“發聲紐約”(VOCAL-NY)早上6點發推稱:“紐約警察局正驅散佔領市政廳的抗議者。防暴警察包圍了整個公園。”

一名目擊者說,當有些抗議者還在在睡覺,有些示威者剛剛開始吃早餐時,紐約警察“衝進了營地”。他們說,這些警察“充滿攻擊性,企圖煽動民衆的憤怒。”

@Left Voice:“警察無故在抗議區逮捕了一名抗議者,抗議者投票決定保留營地,防暴警察包圍了營地”

據警方稱,至少有三人因行爲不檢被捕。

警方與抗議者雙方形成對峙數小時,氣氛緊張。

對峙中,佔領市政廳一方在警察面前唱歌跳舞( ↓ Dailycaller 記者瑞奇·邁克拍攝的視頻記錄了下面這樣的場面)。

哥譚主義等多家媒體的合作記者格溫尼·赫根在推特記錄道:氣氛緊張,但仍然宛若狂歡節。

緊張的局勢在早上8點有所緩解,但一些抗議者誓言要在市政廳附近紮營,直到他們的要求得到滿足爲止。

抗議者說,紐約市議會週三早些時候通過的紐約市警察局預算削減10億美元還遠遠不夠。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表示,預算協議是爲了平衡撤資警察的呼聲和對居民安全的擔憂。

大約上午十時左右,經過幾個小時的僵持,紐約警察撤離現場。

抗議者表示歡送。

而抗議者仍以歌舞展示勝利。

分析:爲什麼削減了警察局10億預算,但沒人滿意

來源:紐約時報

編譯:新約客

紐約時報報道截圖。圖爲抗議者在紐約市政廳前設下路障。紐約時報報道截圖。圖爲抗議者在紐約市政廳前設下路障。

今日(週三,7月1日)凌晨,紐約市議會以32票贊成、17票反對的結果通過了一項嚴峻的新冠狀病毒時代預算。疫情爆發後的經濟停擺,導致90億美元的收入缺口,迫使紐約市大幅全面削減開支。這項881億美元的預算將大幅削減市政服務,凍結招聘,並將從警察局調撥約10億美元,以平息要求撤資警察的呼聲。

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警察殺害後激起的抗議活動,引發了要求撤除警察資金的呼籲,紐約也捲入其中。自上週二以來,抗議者就一直聚集在紐約市市政廳和市議會成員的住宅外。

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昨日表示,從警察局60億美元的運營預算中削減10億美元,要想做到這一點,尤其是在犯罪和槍擊事件不斷上升的情況下,將是一個棘手的“平衡之舉”。結果不出所料,預算細節似乎沒人滿意。

市政府決定取消約1160名警員的招聘計劃,並將對非法攤販、街頭流浪漢和學校安全的監控從警察手中轉移。

改革警察部門的支持者認爲,削減力度還不夠。市議會成員意見分歧:一些人同意這一觀點,而另一些人則認爲,在犯罪率上升的情況下,不應該減少對警察的資助。

反對縮減警察局的規模的議會黑人、拉丁裔和亞裔核心小組聯合主席丹尼克·米勒(I. Daneek Miller)說:“黑人和其他人一樣想要安全,我們只是想要得到尊重。”“我們不能允許外界就黑人的生活和我們社區的需要對我們進行說教。”

將於明年競選市長的市議會議長科裏·約翰遜(Corey Johnson)在一場虛擬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他感覺自己被夾在相互衝突的羣體的要求之間,無法去做自己原本打算做的事情。(他證實了一些社交媒體賬號顯示,他的伴侶在布魯克林的出租公寓樓被人用紅色油漆破壞了。)

他還澄清說,10億美元的數字只包括1.63億美元的附加或“相關成本”。

市議會議長科裏·約翰遜

約翰遜在議會投票前說:“我想對所有感到失望的人說,我知道有很多很多人對我們不能再向前推進感到失望,我也感到失望。”“我希望我們能走得更深。”

按照目前的情況,白思豪可能已經同意取消即將到來的7月班警員班,但另一個警員班仍準備在10月開始培訓。紐約市的其他勞動力,包括教師——消防員和護理人員等健康和安全崗位除外——明年仍將凍結招聘。

紐約市公共倡導者( New York City Public Advocate,紐約監察員,如市長空缺或無法承擔職能,將由公共倡導者接任市長,編者注 )朱曼·威廉姆斯(Jumaane Williams)在週二上午的一次會議上說:“如果我們要凍結每一個城市機構的招聘,那就應該包括紐約警察局。”

市公共倡導者朱曼·威廉姆斯

威廉姆斯是紐約市主要的改革派人士,一些活動人士希望他能被提名爲明年的市長。週二,他提到了該市憲章中一個模糊的條款,該條款要求公共倡導者簽署授權令,授權徵收支撐該市預算的房地產稅。他說,除非該市取消下一批警察,否則他不會簽署該授權令。

沒有公共倡導者拒絕簽署授權令,目前還不清楚他的威脅行動是否會真正阻止城市收稅。白思豪和約翰遜的發言人說,威廉姆斯先生沒有權力阻止預算,紐約大學法學教授羅德里克·希爾斯(Roderick Hills)也持同樣觀點,他說威廉對城市憲章條款的分析“完全荒謬”。

另一些人則認爲,削減10億美元的警察開支只不過是一種障眼法。批評者包括著名的黑人活動家、當選的有色人種官員,比如衆議員亞歷山大·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以及長期以來的市長盟友,比如女演員、前州長候選人辛西婭·尼克松(Cynthia Nixon)。

A.O.C.說:“撤資警察就是撤資警察,這並不是說預算花招或有趣的計算。”

白思豪的前副市長小理查德·布里(Richard Buery Jr.)也加入了進來,他在Twitter上說,警察人數的削減並沒有“反映出警務性質的根本轉變”,紐約市沒有抓住“開啓這段旅程的機會”。

這一舉動僅僅意味着教育部現在將運營一個它已經批准的項目。

白思豪在週二下午的新聞發佈會上說,“如果你沒有把錢花在那個機構上,如果那個機構計劃花的錢不再在他們的預算中,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這都是節約。”

市長和約翰遜還預測,警察局將能夠把加班成本減少3.5億美元,但目前尚不清楚他們的預測依據是什麼,尤其是在警官們在監控頻繁發生的抗議活動和犯罪率上升的情況下。

布魯克林運動中心(Brooklyn Movement Center)副主任安索寧皮埃爾(Anthonine Pierre)說:“他實際上只是在轉移資金,並沒有真正滿足競選活動的要求。”週二上午,這些抗議活動變得更具對抗性,皮埃爾說,這凸顯了更激進變革的必要性。

白思豪說,紐約人應該對警察局控制加班時間的能力有信心,因爲警察局運作良好。“紐約警察局現在有很好的管理,能在絕對需要的時候找到利用而不是過度加班時間的方法。”

預算本身正處於前所未有的時期。由於大流行期間經濟活動幾乎停止,紐約市不得不填補90億美元的預算缺口。這座城市只是慢慢地開始重新開放,它的經濟前景仍然不明朗。

預算中包括10億美元的勞動力節約,但白思豪還沒有想出如何實現這一目標。他警告說,如果不能通過其他方式提高勞動效率,該市可能不得不在10月份解僱2.2萬名員工。他還繼續向聯邦政府請求援助,並向州政府請求更多的借款權限。

爲了縮小差距,他不得不首次動用財政儲備。他取消了該市廣受歡迎的堆肥項目,並在週二證實,他將削減爲低收入紐約人提供公共交通票價補貼的公平票價基金(Fair Fares) 6500萬美元。

昨日,白思豪被問及對那些批評人士,比如市政廳外的抗議者的回應。佔領市政廳的抗議者們昨晚在投影銀幕上觀看了議會的投票,他們稱其中的警察局削減預算只是一種花招。

“有些人永遠不高興。”白思豪說。

“起牀離開的時間到了。”

西雅圖“自治區”今日清場

今日早上,西雅圖市長詹妮·杜爾坎(Jenny Durkan)發佈了一項清場命令,授權警察驅散“非法佔領卡爾·安德森公園地區”的抗議者。該項命令稱:“拒絕或故意不遵守這一關閉命令的人將被逮捕。”

杜爾坎還下令警方在該地區周圍建立一個“安全緩衝區”,其中包括東部分局。此前,兩名青少年在西雅圖市國會山(Capitol Hill)附近的一個街區被槍殺。

據《KOMO新聞》報道,警方在早上5點左右到達,宣佈他們正在清理該地區,然後給了抗議者8分鐘的時間來服從。

睡在帳篷裏的黛博拉·基爾曼(Debora Killman)告訴電視臺:“很多混亂,我聽到了很多很多聲音,要麼是警察,要麼是國民警衛隊,所以我知道,起牀離開的時間到了。”

警方說,至少13名拒絕離開的抗議者被逮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