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城市居民大逃亡:舊金山持續涼涼,紐約市長盛邀富人搬回去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8月18日 17:14   鳳凰網

在持續不斷的疫情影響下,昔日熱鬧非凡的房屋市場如今十分慘淡:曼哈頓空置的公寓數量已經超過1.3萬套;而在舊金山,待售房屋是去年的兩倍,Zillow上的房價已經下跌了近5%——幾乎所有人都準備離開生活成本高昂的大都市。

人才外流、房屋空置、商家關門、經濟衰退....東西海岸兩個大城市似乎都陷入了一種惡性循環的怪圈。

舊金山正在失去它的居民

根據Zillow上週公佈的數據,舊金山的房屋庫存比去年同期增長了96%,掛牌價格則下降了5%。

這表明,越來越多人正在離開舊金山。

其實,關於舊金山人才流失的擔憂不是今年的新鮮事。早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由於房價飆升、生活成本過高等原因,已經有很多人萌生了離開這座城市的想法,只是割捨不下高薪的工作。而今年疫情導致的遠程工作潮給了他們一個絕佳的機會。

舊金山待售房屋數據 Source: Redfin

谷歌、Facebook相繼表示將延長遠程工作到明年夏天,而Twitter和Slack等科技公司則宣佈他們的大部分員工可以永遠遠程工作,這些無異又給這股“逃離灣區”的火加了把柴。

雖然現在下結論說會有多少人離開、又會去哪個城市還爲時過早,畢竟數據才剛剛開始收集。但這已經開始影響到了房地產價格,公寓租金多年來首次下降。根據租房平臺Zumper的數據表示,7月份舊金山一居室公寓的租金中位數比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1%。蘋果公司的所在地Cupertino和谷歌公司的所在地Mountain View,一居室公寓的租金中位數更是下降了15%以上。

就算會降薪也要離開

決定在今年夏天搬出舊金山的賈斯汀·湯普森和他的妻子確信他們並不是唯一決定要離開的人,至少有兩件事證明了這一點。首先,他們的房東提出,如果他們可以續約到10月,那麼每月的房租能降低250美元(儘管他們還是拒絕了)。

其次,當湯普森去做牙齒檢查,並告訴他的牙醫這是最後一次檢查時,他的牙醫毫不驚訝地說“幾乎每天都有人在告訴我同樣的事情”。

雖然搬離灣區可能意味着降薪,但許多員工都認爲,即使是較少的薪水也可以在其他生活成本更低的城市過得更好。

30歲的Surveen Singh在6年前從休斯敦搬到舊金山,在一家大型科技公司工作。疫情之前,她每天大概要花3個小時在城市西區和硅谷的公司總部之間往返。和許多科技工作者一樣,Singh會一邊堵車,一邊坐在公司提供的班車上工作。現在,她在休斯頓的老家辦公,並提交了搬遷到洛杉磯的申請。Singh認爲就算降薪了,她也會拿到更多的錢和更好的生活品質。

Singh:“舊金山沒有一個公寓是正常的..你總是需要忍受一些奇怪的東西,比如沒有衣櫃,或沒有洗碗機,或沒有停車位,”

而32歲的Twitter員工Emily Fortner表示,她和丈夫上個月在北卡羅來納州買的一套2300平方英尺的房子,每月要支付的按揭比他們在伯克利,面積不到其一半的住宅的每月租金還要少1500美元左右。除此以外,在北卡羅來納州遠程工作的話,他們不用出通勤費,也不用僱傭其他人幫忙遛狗,北卡羅來納州的所得稅和銷售稅也比較低,她表示“小幅度的工資下調並不會損害我們的預算。”

Emily Fortner和她位於北卡羅納州的房子

招聘平臺Hired在5月中旬對371名灣區科技工作者進行調查發現,如果僱主要求或允許他們遠程工作的話,有42%的人將選擇搬到一個生活成本更低的城市。另一個職場社交平臺Blind在7月底的調查也得出類似的結論:自疫情開始以來,3300多名灣區的專業人員中,有15%已經離開了這裏,在剩下的人裏,有59%的人表示,如果公司允許,他們會考慮搬遷。

然而,並不是只有舊金山如此,同爲昂貴大都市的紐約也變得不那麼“受歡迎”了。

紐約市長:懇求富人回到紐約,我請大家喝酒!

在3、4月疫情大爆發時,雖然有數十萬居民離開了紐約這個城市,但經紀人和房東仍然期待有許多人會在7月8月開始返回紐約,畢竟他們預計到了那時疫情會有所緩解,城市封鎖也會放寬,那麼經紀人們又可以重新給大家展示公寓,進行出租了。而且,7、8月通常也是公寓房屋出租的旺季。

然而讓他們失望的是,到了8月,疫情非但沒有好轉,反而還在急劇惡化中,直接導致房屋市場一片慘淡。

曼哈頓待租的空置公寓數量飆升至近期歷史最高水平,突破1.3萬套,待租公寓的數量,或者說房源庫存,比去年增加了一倍多,新簽訂的租約數量也下降了23%。曼哈頓所有地區的新租約都出現了大幅下降。但上東區受到的衝擊最大,新租約下降了39%。

紐約——這個全美最大的房屋租憑市場——空置公寓的激增,很可能會對整個經濟產生連鎖反應。

據住房專家估計,曼哈頓約有一半的出租公寓是來自小業主,而不是大型上市公司或資金雄厚的房地產大戶。隨着小業主們收入的減少,他們可能無力支付房產稅,而對政府而言,房產稅又是紐約市很大的一筆收入來源。

這可愁壞了紐約市市長。他在8月初,甚至在新聞發佈會上稱自己成天懇求紐約富豪們回歸城市。他說:“我現在每天和那些住在漢普頓斯或康涅狄格大豪宅裏的富人們打電話,告訴他們‘你得回來了。你什麼時候回來?我請你們喝酒,給你們做飯’。”

但是,現在這個狀況,大城市人口密度高、健康風險大,娛樂生活設施也基本沒了,還有很高的稅收,Defund the police運動又鬧得沸沸揚揚,哪個有錢人會想留在紐約呢?

只能心疼紐約市長一秒鐘。。。請喝酒怕是也沒用了。

說在最後

不論是舊金山高薪員工的逃離,還是紐約富人的出走,都意味着當地政府收不到他們繳納的高昂稅收了。

如果疫情再持續更長的時間,那紐約和舊金山等大城市裏會有更多的人選擇出走,進一步導致餐館、商場關門,政府不但會失去富人們的納稅,還會失去來自商家、企業的納稅,最終導致城市更缺錢,更蕭條破敗,然後人們更沒有理由留在大城市。

如此形成惡性循環。

現在也不知道當地政府能有什麼辦法破局。如果人才、工作機會和資金持續流失到其他地方,就算之後疫情結束了,這些大城市也很難恢復到鼎盛時期的繁榮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