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洗手洗出的「水毛病」?瘟疫暴露的美國自來水危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17日 03:31   聯合新聞網

瘟疫危機當前,乾淨水源等同重要的抗疫資源。 圖/美聯社瘟疫危機當前,乾淨水源等同重要的抗疫資源。 圖/美聯社

  ‘沒幹淨的水,怎麼遠離瘟疫?’對抗新型冠狀病毒,勤洗手是最爲日常卻關鍵的防疫手段。但即便在全球疫情最慘重、同時也是世界最大經濟體的美國,全國卻仍有至少200萬人,因爲貧窮等各種限制,家中缺乏自來水系統;就算負擔得起穩定供水,美國陳舊的自來水管線、化學物質與廢棄污染的疑慮,也讓許多百姓質疑:水龍頭滾滾流出的水,究竟夠不夠乾淨清潔身體?能不能喝下肚?又會不會反而因此中毒生病?

  瘟疫危機當前,乾淨水源等同重要的抗疫資源,無法輕易取得穩定乾淨供水的部分美國民衆,甚至得把限額搶購的瓶裝水,當作衛生紙一樣瘋搶。長期以來,美國自來水系統基礎建設的品質,不只存在巨大的城鄉差距、聯邦與地方政府的投資短少,也讓‘乾淨水資源匱乏’的公衛與人道危機,在這次瘟疫衝擊下暴露無疑。

水龍頭滾滾流出的水,究竟夠不夠乾淨清潔身體?能不能喝下肚?又會不會反而因此中毒生...

  水龍頭滾滾流出的水,究竟夠不夠乾淨清潔身體?能不能喝下肚?又會不會反而因此中毒生病?圖爲5年前佛林特鉛水污染事件,瓶上寫著‘鉛會殺人!’ 圖/美聯社

  ▌納瓦霍族保留地的水危機

  根據非營利組織‘DigDeep’與‘美國水資源聯盟’(U.S。 Water Alliance)去年的合作報告,全美國至少有200萬人,家中沒有自來水系統,靠著難以監測把關水質的私人水井、戶外自然水源、瓶裝水。。。等,維持日常所需。

  隨著2020的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新型肺炎)危機襲來,這些因爲經濟等因素,難以取得乾淨水源的民衆——大多爲非裔、拉丁裔、北美原住民等弱勢底層——也恐因此遭遇更高的染疫風險。

  以美國最大的印第安保留地、位於西南部的納瓦霍族保留地(Navajo Nation)爲例,當地高達三分之一的人口,家中根本沒有自來水系統,遑論靠著勤洗手來降低染病機率。加上過去2個月,美國的州際、城際交通因防疫而阻斷封鎖,水資源相對匱乏的地區,更難向外求援。原本向納瓦霍族人輸送水源救助的 DigDeep,就不得不因此暫停計劃。

納瓦霍族保留地(Navajo Nation)爲例,當地高達三分之一的人口,家中根...

  納瓦霍族保留地(Navajo Nation)爲例,當地高達三分之一的人口,家中根本沒有自來水系統,遑論靠著勤洗手來降低染病機率。 圖/美聯社

  在醫療與防疫資源相對缺乏下,納瓦霍族保留地截至5月初,至少3,122人確診、100人死亡。目前也只能靠著志工團體緊急搭建的臨時公共洗手檯(使用廢棄的瓶罐改造爲水龍頭),儘量加大提供個人衛生清潔的水源。

  根據《華盛頓郵報》,美國當地原住民需仰賴戶外飲用水源,才能喝水解渴的機率,比其他一般族羣多出了19倍;而非裔與拉丁裔美國人,家用水資源匱乏的機率,則是美國白人的兩倍之多。自來水的取得,同時牽扯了社經階級差異帶來的資源配給問題。但就算經濟足以負擔自來水費,卻也有爲數不少的美國多民衆,無法信賴自來水系統的水質是否乾淨無毒。

自來水的取得,同時牽扯了社經階級差異帶來的資源配給問題。 圖/法新社自來水的取得,同時牽扯了社經階級差異帶來的資源配給問題。 圖/法新社

  ▌自來水安全嗎?沒有信心的美國人

  儘管根據官方所稱,美國自來水系統的水質基本符合飲用標準;但仍有許多不願輕易相信的民衆,除了過濾自來水,更會選擇到超市雜貨直接採買瓶裝水。防疫期間,當水資源相對富裕的地區,在瘋搶衛生紙時,這些乾淨水源匱乏、存在疑慮的地區,反而得搶購瓶裝水,以取得維生基本的飲用水資源。

  一名加州鄉村聖華金谷(San Joaquin Valley)的當地居民就表示,防疫期間超市爲了防止瓶裝水惡意囤積,規定‘每名顧客只能購買2加侖的水’,但自己家裏就有五口,如果只有一人去採購,‘大概一天就用完了’。

  除了飲用品質,就連自來水的一般身體清潔使用,也受到部分民衆質疑。來自聖華金谷(San Joaquin Valley)的查威茲(Chavez)一家,就長期質疑當地供水早已被農牧業的廢水污染,導致家中成員不是罹癌、就是得到罕見疾病;東肯塔基的地方居民也有人向媒體抱怨,自己的皮膚總是在洗澡沐浴後,不時出現腫癢症狀,質疑水資源遭受污染。

  儘管上述質疑尚未有充分證據、乍看之下十足陰謀論,但美國民衆對於水源的不信任,事實上並非完全沒有道理——因爲美國的自來水系統管線陳舊不堪,缺乏修繕更新。過去幾年地方水源污染的重大丑聞爆出,更早已不是新聞。

圖爲美國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日前視察臨時洛杉磯的無家者收容住宅。 圖/美聯社圖爲美國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日前視察臨時洛杉磯的無家者收容住宅。 圖/美聯社

  ▌佛林特鉛水事件

  2015年,密西根州的佛林特市(Flint)自來水系統,被踢爆證實‘遭到鉛水污染’。先是許多市民陸續反應,家中自來水變成噁心的黃褐色,甚至在使用後出現掉髮、過敏等不適症狀。在向政府反應無果之下,最終才在第三方專家檢測下,揭露污染事實——佛市自來水中不只大腸桿菌、三滷甲烷含量超標,甚至檢驗出大量含鉛。

  9萬9千名居民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整整喝了18個月的超標鉛水。直到5年後的現在,同樣處於新型肺炎威脅下的佛林特市,仍在掙扎於如何取得穩定、足量的乾淨水資源,供給廣大市民安心使用。

  在美國,乾淨水資源缺乏的地區,常常是中西部、深南部(Deep South)、鄉村或工業化後的沒落地區爲主。疫情期間,乾淨水資源的匱乏導致在家避疫、自主衛生管理,難以透過最基本重要的肥皂勤洗手來達成。美國長久以來爲人詬病的自來水根本問題,也在這次的瘟疫危機中被暴露放大。

2015年,密西根州的佛林特市(Flint)自來水系統,被踢爆證實「遭到鉛水污染」。 圖/美聯社2015年,密西根州的佛林特市(Flint)自來水系統,被踢爆證實‘遭到鉛水污染’。 圖/美聯社

  ▌窮人窮政府買不起的乾淨水

  首先是民衆的貧窮問題。在這些被相對邊緣化的地區,許多市民因爲付不起水費,無法取得穩定的水源供給。根據非營利組織‘Food & Water Watch’的研究,2016年約有1,500萬的美國人——換算後相當於全國每20個家庭,就有一戶——自來水系統停水。

  此外,像底特律這樣典型的工業化城市,其實也遭遇類似狀況。2019年底,底特律有超過2萬3,000用戶,因故選擇中斷自來水服務。儘管先前地方政府承諾,將先大舉恢復供水給停水用戶,以免在防疫期間導致衛生條件惡化,加重疫情,但直至3月底,有關計劃卻仍進度緩慢。

  另一個問題則是,地方政府因爲人口外流、稅收與預算不足等財政問題,無力修繕更新自來水系統。美國的自來水系統,許多管線已有百年曆史,老舊破損。根據‘美國土木工程師學會’(ASCE)的每季評測,飲用水項目只拿到了極爲差強人意的‘D’。

  但全美的自來水系統管線總長超過100萬英里,無論是要維持狀態或更新修繕,都是耗時耗錢的浩大工程。美國水務協會(AWWA)估計,若要滿足全國未來25年的供水需求,自來水基礎建設的更新投資,至少需要注入1兆美元。

全美的自來水系統管線總長超過100萬英里,無論是要維持狀態或更新修繕,都是耗時耗錢的浩大工程。圖爲示意圖。 圖/法新社全美的自來水系統管線總長超過100萬英里,無論是要維持狀態或更新修繕,都是耗時耗錢的浩大工程。圖爲示意圖。 圖/法新社

  而與佛林特市鉛水污染的遠因背景相似的是,在區域環境不景氣、聯邦預算縮減的影響下,地方政府的水資源建設投資,往往跨不過經費不足的門檻。《國會山報》(The Hill)指出:1977年,各地政府的飲用水與廢水處理基礎建設,還能有63%經費來自於聯邦政府;但到了現在,中央預算卻只砍到不足9%。

  貧窮、區域發展不均、環境污染成本等圍繞著水資源展開的階級資源分配不公,讓曾經參與揭露佛林特鉛水事件的維吉尼亞理工大學教授愛德華(Marc Edwards)也無奈表示:‘這就是美國窮人的現實’。

  如今掙扎於如何解封、封堵病毒二次大擴散的美國,諸多輿論也紛紛呼籲:只有政府與民間,設法觸及這些缺乏乾淨水資源的人羣,提供穩定水源,並確保大衆公共衛生,才有可能持續抵禦病毒威脅。當美國國會苦惱於金錢上的紓困振興方案之餘,也應當考慮是否相應地給予‘水資源紓困’,比如透過暫時提供斷水用戶自來水供給等緊急措施,共同度過眼前窮山惡水的瘟疫難關。

「這就是美國窮人的現實」。圖爲街頭諷刺川普的塗鴉,日前川普曾經驚悚失言,表示可以...

  ‘這就是美國窮人的現實’。圖爲街頭諷刺川普的塗鴉,日前川普曾經驚悚失言,表示可以將‘消毒劑注入體內’消毒。儘管事後川普表示僅是反諷,但卻傳出有民衆真的聽信川普的‘建議’,喝下消毒水。 圖/路透社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