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遊記 | 北美石化林國家公園沙漠露營 你要的浪漫都在這裏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6月13日 14:52   北美新浪微博

  【加拿大頭條(canadanews)專欄作家Vera 撰寫】

  我們旅行的一大特點是根據天氣等因素隨時調整方向、改變目的地,所以從不預訂營地,盡量不受束縛、讓自由最大化。而且這樣的旅程必定充滿了未知,當然也就更加神秘、有趣,富有挑戰性,可以充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也正因為這樣,我們登山的時候總是好天氣。我喜歡這樣的不確定,畢竟可以將適應能力提高到到最佳狀態。

  石化林國家公園Petrified Forest NP設立於1962年12月9日,是全世界彩色木化石分佈密度最大的地區之一。數億年前,樹木因種種原因被埋入地下,在地層中,樹幹周圍的化學物質如二氧化硅、硫化鐵、碳酸鈣等在地下水的作用下進入到樹木內部,替換了原來的木質成分,保留了樹木的形態,經過石化作用形成了木化石。因為所含的二氧化硅成分多,所以常常稱為硅化木。

  

  Pilot Rock是公園最高點,我們便選擇了它作為此次hiking的目的地。一大早來到Visitor Centre申請露營許可證,接待我們的是一位年長和藹的先生,他迅速地拿出了一個檔案夾,根據我們要去的area找到相應的表,還要熱心地幫我們填。--有trail嗎?-- No!對着它,走向它就行了,而且你隨便在哪裏露營都可以。只是如果你不知道怎麼走的話,真的很難到達。

  

  老先生说得毫不含糊,看着我求知的眼神,轉身拿出一張地圖说:根據前人的經驗,很多人主要是順着Lithodendron Wash走的。他給出大致的方向,還告訴我們夜裏可能的溫度。同時他打了電話到管理部門那裏,告訴了我們的車牌號,請他們留意,把一切交代得清清楚楚,負責的精神委實讓我們感動,也為領隊潘博士自製GPS提供了極好的方向。我們對他表達了誠摯的感謝。人們常说望山跑死馬,看着山頂就在那裏卻怎麼走也走不到。后來明白了這個道理就不急了,就用走一步少一步來應對,一物降一物,從此太平。這個Pilot Rock在大沙漠裏,一眼看去,似乎觸手可及、很容易到達,因為即便有沙丘,可個個都不高,那有什麼難的嗎?到了下面,我才知道,還能看到Pilot Rock在哪裏嗎?都被眼前的沙丘擋住了,想不迷路才難。博士的GPS太管用了,它讓我們迂迴曲折后還能回到正確的方向。一路碰到的一段一段的石化樹,還有你能分辨出的節節細枝,對了,還有奇形怪狀的石頭,你就盡管沉思吧。在沙丘堆之間繞來繞去后,就時不時需要爬上去,來到一個Plateau,再接着走,走向另一堆沙丘,再繞行,再上到丘頂后,又是一個Plateau,這樣循環向前進,漸漸接近目標。

  

  一點還不累呢,太陽也高高地照着,博士放下背包,说:走了8公里了,在此露營吧!寬寬的馬路般的Lithodendron Wash,“兩岸”高度一米多,擋風。地面平整,直接鋪帳篷就行,條件一流。3月的沙漠,一點也不熱,大太陽下,進了帳篷,我就開始睡覺,舒服極了。博士呢,帶的只是夏天的睡袋,起先還有些擔心夜裏會不會冷,結果那位老先生的預報有些誇張了,早晨博士说根本沒到零下,也安然度過。整個沙漠,只有我們。點點繁星,是我們的陪伴。沒有吵吵鬧鬧,一切寂靜得連一聲蟲鳴也沒有。這樣的夜晚,怎能不留在你的記憶裏呢?十多個小時后,日出了,天亮了,我們要去Summit!可是天變了,雲多起來,但還不像要下雨的樣子。帳篷睡袋等留在原處,我們輕裝前進。5公里的路,走起來並不是分分鐘就到的,一路上要不斷地校正方向,盡量不要陷進沙丘上下的局裏。Pilot Rock在我們眼裏越來越大,約兩小時后,我們終於來到了它的腳下。它伸下來有好幾道山脊,我們走了坡度稍緩的East ridge,此時腳下已經有了植被,沙土也不再那麼堅硬,還能踩出腳印來,這就安全多了,我們很順利地來到了Summit,這個石化森林的最高點!居然還見到了登頂記錄本,打開一看,平均每年僅一組人次來此。天哪,還有比這裏更有solitude的國家公園嗎?!Lucky us!涼意隨風而起,我穿上了羽絨衣,准備下山,以為周遭風景已盡收眼底。萬萬沒有想到,意想中該歸於平靜的回程,竟也會跌宕起伏。

  

  從Pilot Rock下來,並無懸念,對terrain熟悉些了,就好走多了。下來后繼續在wash之間穿行,但是已經有了經驗,能夠判斷出wash的方向,便偶爾可以對着下一個turn走點直線。完全的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我們只能保持大方向不變。奇跡就是這樣出現了,“不期而遇”,再沒有比這個詞更合適的詮釋了。在一片Plateau上走着走着,博士停下來,“看!”“什麼啊?野馬?”博士不做聲,點點頭。這些可是百分百的野馬哦,沒有馬鞍,沒有馬掌,當然也沒有繮繩!我的吃驚是難以想象的。爬過了這麼多山,同樣是沙漠的Death Valley也去了多次,見過了很多動物,大的像鹿啊,羊啊,氂牛啊,熊啊,小的像蜥蜴啊,蜘蛛啊,蛇啊,沙漠裏的狐狸、野兔都遇過,可是這麼帥的野馬群,這可是我的人生第一次!旅遊者胯下的馴過的馬,跟這可不一樣!

  

  我覺得不管是誰,無論什麼時候,都會喜歡駿馬奔騰的樣子吧?電影《Secretariat》看了好多遍,每次都看得心都要跳出來。我目不轉睛地看着它們,1,2,3. . .8,還有小馬!它們看到了我們,也都停了下來,鬥智鬥勇的Eye contact開始!博士警惕地握住了Bear Spray,我們就這樣對峙着,誰也不動,也許誰都想以靜制動吧?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慢慢地,一定是它們看到了我們眼裏的善意和溫情,它們讓步了。頭馬還是巋然不動、盯着我們,其他的開始退后,有的開始跑起來,鬃毛飛揚,在這大漠裏馳騁,跑着跑着,還會回頭來看我們。我們也開始走起來,我邊走邊向它們揮手,以示告別。那匹頭馬,一直目送着我們,很久很久還站在原地。它好像讀懂了我的眼神,so touching moment!有的風景一生中只能看到一次。人生就是這樣充滿了奇遇,我有幸沒有錯過。這次沙漠露營,絶對堪稱無可替代、沒法重覆的旅行。一步一回頭,告別了馬群,就此相隔天涯的感覺油然而生。至今我還在想這沙漠裏哪裏是它們的家(亦或處處為家),它們從哪裏來,每天怎麼生活,吃什麼,去哪裏喝水,它們之間又是什麼關係,這些永遠無法解開的謎不知道還會跟着我多久。昨天夜裏又找出了《Secretariat》看了一遍又一遍,有人说每次看到Big Red,都忍不住流淚,完全理解其中的感動。這意外的相遇讓我們的回程充滿了不一樣的感受,繞樑何止三日?我現在還念念不忘。

  圓滿回到Trail Head,上車,經過一個哨卡,回到遊客中心交回那份露營表,安全回來啦!我們離開了這個石化的森林,離開了大漠,去繼續我們的下一段旅程。作者介紹:北美戶外俱樂部 CROSSNA 是在加拿大政府注冊成立的非營利公益性組織,積極提倡安全、自律、自立的戶外理念,在健身強體的同時傳導樂觀的人生態度,培養相互關愛的團隊精神,普及戶外運動基本常識,宣傳科學安全的Hiking理念,力求避免意外事故及不必要的人力物力救援損失。

  出品:加拿大頭條微信ID: Canadanews​​​​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