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關於硅谷精英的真相:他們和你一樣買不起房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1月06日 16:35   北美新浪微博

  硅谷,一個常常見諸於報端,看着很熟悉,但是又不那麼被人所了解的未及之地。它不是一個嚴格限定的地理位置,一般來说是指舊金山和灣區,其中灣區又分為東灣(East Bay)和南灣(South Bay),傳統意義上以高科技為主的硅谷其實可以看作是南灣的代名詞。

  

  雖然我們可以通過 HBO 出了三季的喜劇《硅谷》管中窺豹認識一下硅谷中人的生活,但是該劇中充滿了科技圈中那種你知我知心照不宣的暗語,人物角色也大多有着現實映射,總的來说還是屬於小圈子的樂趣。

  本文不會存在這種認知難度,直接就給你扒皮,探尋一個硅谷精英的生活娛樂,衣食住行。

  數據與暗語:硅谷精英的切口

  在科技行業中很容易就看到誇張的形容詞:産品“史上最強”,技術“獨一無二”,團隊“世界一流”,收入“飛速增長”,市場“大到沒邊”,最后“改變世界”。但是在硅谷這樣一個數據驅動型的世界裏,你得拿出數據來證明自己。數據相關的各類指標也是硅谷精英們商務會談、聊天扯淡所必不可少的詞彙。

  

  等你要寫融資 PPT 的時候,別忘了還有 Cohort Analysis(用戶粘性分析)、Retention Rate(回報率)與 Burn Rate(燒錢率)。

  除了上述數據指標縮寫,硅谷還有一些常用詞。最典型的一個當然就是被用到發紅髮紫甚至讓人反胃的“獨角獸”。雖然说得太多有失格調,但是作為基本知識還是需要了解的:

  Hustler,Hacker,Growth,Lean,Rock Star,Monetize,Ideate,Iteration,Low-hanging fruit,Uber for X ,Visionary ,Crushing it,Gamify,Bubble。

  上述詞彙不宜翻譯成中文使用,它們非常精妙,只有當你在聊天時輕輕吐出上述英文,才會顯得比別人不知道高到哪裏去。

  硅谷毗鄰世界上最會说故事的好萊塢,相當意義上來看其實是一個科萊塢(Techlywood)。在硅谷會講故事的人,運氣都不會太差(在中國會講相聲也行),它不僅能打動人們並獲取注意力,也是最好的兜售方法。

  硅谷精英們無時不刻都處於兜售模式。想要請到一位技術大牛嗎?你得向他兜售公司的遠大前程。想要和消費者愉快聊天嗎?最終目的當然是要推銷産品。想要風投被你的融資 PPT 打動嗎?別忘了你其實就是在想方設法賣出自己公司的部分股權。想要科技記者為你寫出一篇完美的報導嗎?你得先給自己找一些讀者愛看的賣點。

  中國小店都知道給自家燒餅與肉湯扯上一個朱元璋落難逃竄、乾隆爺七下江南的故事,何況是硅谷這幫要賣公司的人精呢?

  富忙族:在硅谷,吃飯穿衣都可以省略

  硅谷的科技公司為員工提供的福利經常為外人所羡慕,花樣繁多的食堂,隨便吃的零食飲料,健身房與冥想室,游泳池與嬰兒房,帶着寵物去上班,自己死了家屬能領 10 年半薪,還為女性員工冷凍卵子提供補助。但是換個角度想一想,公司之所以提供這麼齊全的設備與周全的福利,就是為了讓你安心地多加一會班,為公司玩命沒有后顧之憂。

  硅谷精英們以忙為榮,每周工作 100 小時,早上 6 點起床已經不值一提。你知道雅虎 CEO 瑪麗莎•梅耶在哺乳期也每周工作 130 小時嗎?

  沒有時間搭配穿衣

  當你走進硅谷的各大科技“工廠”,第一件事就是趕緊脫掉西裝與領帶,免得被別人認為是給 CEO 開豪華轎車的司機。

  硅谷人民着裝風格隨意,大家更願意將搭配服裝的時間用於工作。時尚雜誌編輯們經常嘲笑這種極簡穿衣風格,認為硅谷這幫人是品味糟糕才穿得如此邋遢,這實在是冤枉了他們的良苦用心,硅谷精英們可是要抓緊時間改變世界的人。

  喬布斯與扎克伯格是硅谷極簡着裝的代表人物。已經仙逝的喬幫主不僅將黑色高領套頭毛衣在一次又一次的蘋果新品發布會上發揚光大,還帶動了 New Balance 運動鞋的銷量,使其成為技術男的標配。

  

  扎克伯格的衣櫃裏則掛滿了一模一樣的印有 Facebook 標誌的灰色短袖 T 恤與黑色長袖拉鏈衛衣。除了結婚和會見國家領導人,其余場合都可以用這兩款上衣應對。這種簡單的組合可以保證他在早上起床的時候不花一秒鐘就可以決定今天穿什麼,“有更多時間服務用戶”。

  

  計劃在明年上市的 Snapchat 也有一個不那麼費心打扮的 CEO,埃文•斯皮格爾即便是與超模未婚妻米蘭達•可兒一起出街,大多數情況下也是簡單的白 T、白鞋加牛仔褲,只是在天氣冷的時候披上一件黑色夾克。

  

  作為超模的可兒還是比較注重服裝的搭配,換了五套來搭埃文不變的裝束

  即便是在硅谷有着放蕩不羈的花花公子之稱的甲骨文 CEO 拉裏•埃裏森,也沒有在服裝上花費太多心思,永恆的黑色毛衣(高領與 V 領)配不同的西裝外套,唯一需要動腦筋的就是外套顔色而已。

  

  黑灰棕,男士外套不悔的選擇

  沒有時間好好吃飯

  吃飯浪費了自己本可以用於改變世界的時間,這是硅谷中人的一大痛點。特斯拉 CEO 伊隆•馬斯克曾經说道:“如果有一種方法可以做到不吃飯省下時間去工作,我肯定就不吃了。真希望有辦法可以不吃飯就獲取足夠營養。”馬斯克是硅谷精英中珍惜時間的代表性人物,他的 5 個孩子都是依靠試管嬰兒這一超有效率的方式來到人世。

  在 2013 年,厭倦吃飯的硅谷程序員 Rob Rhinehart 通過衆籌生産了 Soylent 這種類似於家畜飼料的代餐粉末,解決了在硅谷吃飯費事這個問題。該産品成為了無數硅谷忙人的福音,一直苦於無法邊吃飯邊寫代碼的程序員們,終於可以依靠流食來實現夢想。

  

  硅谷的另一類大忙人風投們也愛死了 Soylent,Andreessen Horowitz 的風投公司裏不少人都投資了 Soylent,甚至將一天三餐都換成了這種代餐食品。該公司還在發布會上以 Soylent 調製成鷄尾酒供來賓享用。風投的喜愛使得生産 Soylentd 公司估值已達到 1 億美元。

  最新版的 Soylent2.0 變成了打開就喝的瓶裝飲料,一瓶可提供熱量 400 大卡,售價 2.4 美元。普通人一天喝 5 瓶,僅花 12 美元就可以活下來。

  這麼好的生意當然不能讓其一家獨大,現在硅谷已經有了 Schmoylent、Schmilk 和 PeopleChow 等同類競品,百變的名稱,不變的粉末。

  依我看上述這些都不是終極的解決之道,硅谷精英們應該向喬布斯學習,從東方古老智慧中尋求答案,像中國道家一樣練習辟谷。

  浪費別人時間就是謀財害命

  守時在硅谷格外重要。知名風投 Andreessen Horowitz 規定自己的員工在與創業者見面時每遲到 1 分鐘罸款 10 美元,這不僅關係到你是否對於別人有足夠的尊重,也是為了節省雙方時間。

  寫郵件也不能大意,風投平均只花不到 4 分鐘看一份融資演講稿,讀郵件頂天了也不會超過 30 秒。在硅谷的郵件禮儀中,言之有物的郵件應該將內容控制在 3 個要點,不超過 5 行字的範圍內。正文務必簡潔,無需博士學位也能輕鬆閲讀。

  在硅谷打一通電話的時間最好控制在 15 分鐘內,與人會面則以 30-60 分鐘為佳。之所以要按照 15、30、60 分鐘的時間段來進行安排,是因為不少硅谷的工作狂們一天的時間安排表都精確到了 15 分鐘一個區間。

  如果你也想要像硅谷精英學習,不如先對衣櫃進行斷舍離,再去美亞海淘一箱 Soylent,在工作場合別遲到也別廢話。

  居硅谷,大不易

  北京深圳的房價令人咋舌,硅谷的房價也是如此,舊金山灣區都市圈的房價中位數為 110.8 萬美元,而美國房價平均中位數也不過 18.35 萬美元。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硅谷的高房價害得附近餐廳因為付不起租金紛紛倒閉,這下子又給人們不好好吃飯提供了更多的理由。

  

  在 zillow 上隨便搜了一下 Palo Alto 的房價,你們把價格折算成人民幣感受一下

  在硅谷房子反正是買不起了,然而租房也不會更好過。請看2015年的硅谷部分房租數據:

  

  在如此高房租下,能與朋友合租或者在朋友家客廳打地鋪已經算好的了,連 Google 的員工都得在公司搭帳篷、睡在廂式貨車裏來省下房租,你就能明白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Google 員工 Ben Discoe 住在一輛麵包車裏

  不出意外,可睡人的廂式貨車在硅谷也成為了一門創業生意,68 歲的老創業者 Bob Allen 為沒錢租公寓的灣區居民提供了帶床和廚房的廂式貨車,租半個月以上日租金為 30 美元。你問洗澡怎麼辦?當然是在設施齊全且帶健身房、游泳池的公司裏解決。

  除了房子,在硅谷開車也比別的地方花錢更多。硅谷所在的舊金山地區汽油每加侖均價 3.20 美元,全美平均油價則為 2.33 美元。通過這個數字對比,你或許會明白為什麼硅谷居民寧願開特斯拉或騎自行車。

  與美國其他地方相比,舊金山的食品價格也貴的離譜。舊金山的乳酪均價為 7.1 美元,全美均價僅為 4.35 美元;一磅鷄肉在舊金山平均要賣 6.25 美元,然而全美平均售價僅為 3.63 美元。不過這個關係不大,反正硅谷精英們還可以喝廉價的 Soylent 代餐飲料。

  酒精、大麻與節日:硅谷精英怎麼玩?

  房價、租金、物價的問題實在太沉重了,最后還是來看看硅谷精英生活中那些輕鬆愉悅的話題吧。

  中國的酒桌文化飽受詬病,可是在硅谷也少不了要喝酒。硅谷創業公司企業文化一部分就是喝酒,沒有吧台的創業公司都不太好招人。工作壓力大要喝,新版本上線了要喝,公司沒拿到錢要喝酒解憂,順利融資當然要大喝慶祝。在硅谷不喝酒的只有孕婦和正在治療酒癮的患者。

  

  參加火人節屬於硅谷金字塔中低層需求

  硅谷金字塔的上層人士熱衷於去內華達黑岩沙漠參加一年一度的火人節,不過他們可不想像一般人那麼受罪。硅谷大佬會提前讓人把自己的豪車開到營地裏圍成一個私人領地,隨后再乘私人飛機去度過為期一周的帝王生活。這些豪華營地裏有電、有水、有廚師,還引入了奢華的流動廁所。有些高級營地也接受外部人員加入其中,不過收費是一人 2.5 萬美元。

  比火人節更得硅谷精英人心的是才剛剛舉辦兩年的 Further Future,票價最低 350 美元。火人節講究吃苦耐勞,硅谷精英們的豪華營地只能遮遮掩掩。Further Future 反其道行之,就是要讓硅谷精英們大筆花錢、肆意放鬆。

  

  Further Future 現場照片,圖片來自官網

  對於金字塔底層的硅谷民衆來说也不用愁,在未來或許你可以在硅谷光明正大吸大麻。加州醫用大麻已經合法了十幾年,如今正在積極推動消遣用大麻合法化,Facebook 前總裁肖恩•帕克為大麻消遣用合法化捐款了 100 萬美元。

  如果一點錢也不想花,又覺得喝酒抽大麻不健康,那就聽聽獨立樂隊的音樂吧。注意了,在硅谷聽獨立音樂是沒有問題的,如果聽火到不行的霉霉(Taylor Swift)或者水果姐(Ketty Perry),還是要注意隱蔽。雖然與好萊塢比鄰而居,硅谷精英們對於大衆主流音樂並不那麼感冒。

  硅谷在地理位置上離我們很遠,即便選擇直達航班從北京坐飛機到 San Jose 也要 11 個半小時;硅谷在感覺中一直很近,無論是每天面對的手機還是電腦,都充滿了來自硅谷的智慧。在芬蘭語有一個詞語 Kaukokaipuu 專門形容一種莫名的“對未及之地的鄉愁”,希望本文能夠讓你緩解一下你對於硅谷的愁思。

  本文作者阿爾法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