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終於知道美國為什麼這麼強大了,值得每個國人深思!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8月17日 12:59   北美新浪微博

  來源:早睡晚起的王逅逅和王想想,ID:missgogowang,作者:王逅逅,編輯:胡偉。

  衆所周知,中國學生不僅在美國學校裏很牛——尤其是數理化簡直牛氣衝天,經常會被冠以“學霸”、“勤奮”的稱號,更是在世界大賽裏常常拿第一。美國人學生時代常常被我們用考試比下去,但是畢業后卻成就斐然,無論在學術界,還是在商界,米叔在美國感受到美國人與國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們非常愛讀書,總是在利用一切的時間讀書,坐過紐約地鐵的朋友應該能感受到,看書的遠多於看手機的,即便IPhone是美國人發明的。也許這就是美國為何持續強大的內在原因吧!

  

  全民閲讀——學生、大媽以及流浪漢

  美國人讀書是全民性的。從收入很高的家庭到靠救濟金吃飯的家庭,都有讀書的習慣。在我生活的得梅因,只有非常窮的人才會坐公車,因為每家都有車。我每天在坐公車的時候都會觀察車上的人,發現大部分人都拿着書在讀。

  記得是剛入春的一天下午,我上車后發現錢沒帶夠,正在窘迫時司機喊了一嗓子:“誰有零錢?這個姑娘忘帶錢了!”我一轉頭,發現車裏那些灰頭土臉的流浪漢,還有那些裹着不合身的大棉袍的大媽們几乎同時抬起頭來——而他們手中基本上都拿着一本書!

  馬上,一個拎着大蛇皮袋子的流浪漢打扮的人放下了手上的書,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把硬幣:“來,給你。”我感激地接過錢,忙说“謝謝!謝謝!”。他微笑着擺擺手,又坐回去看書。那是一本泛黃了的《聖經》。 我不會忘記那些夏日的下午,在我跳上車,交完錢后,坐在座位上觀察那些乘客。

  我看見,明媚的陽光透過窗外的樹葉,星星點點地在那綫佈滿皺紋的老婦人的臉上跳躍,在她們的那些打開的書頁上舞動。到了該下車的時候,這些窮苦的老婦人小心地拿出書籤來,夾在書裏面,然后把書放進她們破舊的包裏。

  彷彿那一本書是什麼聖物一樣。 公共汽車是一個小小的社會。這裏只有買不起車的窮人,還有非常少量的一些不到開車年齡的學生。

  得梅因是個小城,所以大家往往都認識,每次上了車,和熟人打一聲招呼,乘客們就坐下拿出一本書來看。 我一直認為這樣做對眼睛不好,但美國人似乎壓根兒就沒有這種觀念。

  “莎拉,你這樣會把眼睛看壞的。”在我們去體育館打掃衛生的路上,美國接待家庭裏的妹妹莎拉打開了車后面的燈,在搖晃的車廂裏藉著那一點昏黃的燈光看書。“誰说的,”莎拉搖頭,“我一直這樣看。”

  我不是提倡在車內看書,但是這種抓緊一切時間讀書的習慣的確令人驚嘆。 當我和我的接待家庭一起在佛羅里達州的奶奶家度假的時候,一天晚飯后,奶奶忽然说想讓我們全家一起玩智力游戲。我、莎拉還有克里斯汀都在房間裏看小说。

  我們三個人都答應了,但是沒有一個人動。 后來還是美國媽媽過來勸我們:“奶奶好久都沒有和我們在一起玩游戲了,咱們都去玩一玩吧。”於是,我們三個人沒精打采地走到外頭,坐在地上開始玩那個游戲。

  游戲實在是無聊,但我們也不好擾了奶奶的興緻,只有繼續玩下去。 忽然,莎拉很氣憤地叫了起來:“放下!把書放下!”我抬起頭來,看見接待家庭的爸爸正偷偷地把藏在沙發底下的書拿起來看。

  “你們先玩你們的唄,到我了我就出牌,”爸爸嬉皮笑臉地说,“什麼都不耽誤。”“不公平!”克里斯汀也叫了起來,“憑什麼就你看書啊。”這時莎拉氣鼓鼓地站了起來,走進房間,還把門一摔。 

  “莎拉!”美國媽媽不滿地叫了一聲。“莎拉走了,我也不想玩了。”克里斯汀抓住機會,馬上站起身來進房間看書。我轉過身來看看美國爸爸,他已經坐在沙發上在看書了,還把身子轉了過去,生怕別人又打擾他。

  美國媽媽無奈地搖了搖頭,馬上轉過頭來對说:“Gogo,咱們三個人玩吧。”我只好點了點頭,繼續玩那無聊的游戲。 我非常佩服妹妹莎拉的一點就是她的讀書習慣。

  她几乎是以每天一本書的速度在讀書。她是完全離不開書的。每周末她都去圖書館借上七八本書,一周以后去還,再借新的,她在海灘上曬太陽的時候戴着墨鏡看書,在超市工作的時候利用二十分鐘的休息時間看書,在課間看,在等人的時候看。

  

  孩子的課外書,家長也要讀!

  我的一個非常要好的朋友克里斯汀娜,來自一個非常優越且受教育程度非常高的家庭。她的父親斯坦福畢業,她的母親曾經是一名記者。

  在她去艾奧瓦州立大學榮譽學生新生報到的時候,她的家人把我也帶了去,好讓我更了解美國的大學。 那天早上,我、克里斯汀娜和她爸爸坐在教室裏聽輔導員講解——她的媽媽還在家裏,下午開車過來。我記得輔導員提到了一本書,並且希望學生們在暑期看完。

  克里斯汀娜的爸爸當即拿出iPad,上了亞馬遜網站,在一分鐘之內就把實體書買了下來。他還小聲地對克里斯汀娜说:“嘿,發個短信給你媽媽,告訴她我己經買下了實體書和電子書,並且己經把電子書發到她的kindle(亞馬遜網站發行的電子書)上了,所以她現在就可以看了。” 

  這種高科技、高效率的閲讀非常令我震驚!網絡與電子書的普及能夠節省下來多少時間啊!但是震驚之餘,我還是有些不解:這是克里斯汀娜的作業,為什麼她的全家都要看呢?她的家人工作都很忙,他們有時間看嗎? 

  晚上吃飯的時候,我問了克里斯汀娜的媽媽——傑西卡夫人。她一臉驚道:“我們當然要看啊!我們要是不看的話,跟克里斯汀娜不就沒話说了嗎?”然后,她故意放低聲音跟我说:“那樣她就會嫌棄我們這對老夫老妻不與時俱進了!"“嘿!”克里斯汀娜哈哈大笑,“我可不會嫌棄你們的!”

  書籍,在美國的家庭中是一架橋樑。每天飯后,家庭成員就會聚在一起,討論自己正在閲讀的書籍,從而使家庭成員的關係更加親密。

  

  最優秀的學生=最能閲讀的學生

  我的朋友可拉,AP成績几乎都是滿分,SAT和ACT的成績也近乎滿分,當我問到她到底是怎麼學習的時候,她簡單地回答:“就是讀書啊。”

  在美國,想要取得好成績,唯一的方法就是閲讀。美國人重視批判思考與獨立寫作的能力,而大量閲讀則是培養這種能力的最好途徑。所以美國的學校在學生很小的時候就要求學生讀經典作品,而且是大量地讀。 

  第一次帶美國的媽媽去Central Academy的時候,正好是午餐時間。因為Central不是一所完整的高中,所以沒有食堂,所有人都帶着午餐,在自習區或者坐在走廊上吃飯。我們走進去的時候,雖有打鬧的、踢自動售貨機的孩子,但是大部分人都坐在沙發上或者地上看書。

  我記得非常清楚的是,有一群坐在地上的女孩圍成一個圈,其中的一個正在大聲地朗讀莎士比亞的戲劇,其他的女孩都在仔細地聽着,時不時咬一日手裏的三明治。

  但並不是每個人都那麼熱愛讀書,而是Central有每天讀二十頁書的任務,而且小測試不斷,我讀《卡拉馬佐夫兄弟》的時候,有一次拖到周日晚上還有幾百頁沒讀,網上連個好的總結都找不到,當時急得我直跳腳,后悔這周沒努力。

  但是當我給在美國的其他中國留學生打電話時,大家連作業都沒多少,更不用提讀大部頭的小说了。我感嘆:好學校真的就是不一樣。而這“好”字,恰恰就體現在閲讀量上。 

  當我在美國高中學歷史的時候,曾經不停地回想在中國高中學到的方法:画表格,理時間,編口訣。記憶、記憶、再記憶,但是完全沒有效果。

  美國短短的歷史,課本卻有一千多頁,老師還打印出大量的文獻讓我們閲讀。但是中國幾千年的悠久歷史,課本就是那麼薄薄的幾冊,完全沒有細節,僅僅是記概念,記定義。 

  剛開始我怎麼也讀不進去,后來每天晚上讀一章,后半年才算讀得進去了。可是那麼多東西,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重點,而且老師也不給画重點。我很苦惱,於是給我可拉打電話。她高二的時候選的AP美國曆史,輕鬆地拿了滿分。 

  “可拉,我快死了!”我一開口就说,“這破歷史怎麼這麼多東西啊!怎麼一點重點都沒有啊?”她有些不解地回答:“有了重點那還是歷史嗎?歷史上的每件事都很重要啊。” 我有些抓狂:“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说考試的重點是什麼?”

  她不屑地一笑:“哈!你這個中國人!”“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特功利,但是我們以前不是這麼學的。”我無力地说,“我真的快被折磨死了,你趕快告訴我,你是怎麼學的?” “你把那課本從頭到尾讀一遍唄。”

  可拉说,“我就是這麼學的。” “可拉!”我震驚了,“這書這麼大,一千多頁,起碼有好幾磅,書都能把我砸死!讀完這書我都有孫子了!” 

  “你別急啊,慢慢讀,我有時候也讀不進去,”可拉说,“我一般就是讀幾個小時,然后下樓做做家務什麼的。” 我頓時感覺沒有了希望,只好回到那本厚厚的大書裏,一點一點地讀起來。

  可拉的話是對的,其實我在內心裏也沒有期望她告訴我一條捷徑,因為那樣的話,可拉就不是可拉了,可拉就不是那個讀薩特、康德、黑格爾的可拉了。 

  作為Central Academy最優秀的學生,作為連Central Academy的老師們都尊敬的學生,可拉是有她學習的方法的。而這種方法,就是單純地閲讀,大量地閲讀。米叔之前在這篇文章中寫過美國人的勤奮:《中國留學生感嘆:我們真的沒有美國人勤奮!》,大家可以親自去鑒定一下,真的沒有誇張。

  

  閲讀的價值在於為人生播下種子

  我們也許會想:一個十幾歲的孩子,能讀得懂像是《奧德賽》《罪與罸》這樣的作品嗎?

  伊塔洛·卡爾維諾,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作家之一給出了這樣的解釋:

  這種青少年的閲讀,可能(也許同時)具有形成性格的實際作用,原因是它賦予我們未來的經驗一種形式或形狀,為這些經驗提供模式,提供處理這些經驗的手段,比較的措辭,把這些經驗加以歸類的方法,價值的衡量標準,美的范式:這一切都繼續在我們身上起作用,哪怕我們已差不多忘記或完全忘記我們年輕時所讀的那本書。

  當我們在成熟時期重讀這本書,我們就會重新發現那些現已構成我們內部機制的一部分的恆定事物,盡管我們已回憶不起它們從哪裏來。這種作品有一種特殊效力,就是它本身可能會被忘記,卻把種子留在我們身上。

  的確,小時候讀的東西,在長大后可能不記得細節,但是對於那些還沒有進入社會的青少年而言,經典以一種震撼人心的方式塑造着孩子的性格,告訴他們什麼是善與惡,什麼是人性的矛盾。而這些書,在成年后重讀,能夠獲得更多更深刻的感受。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