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堵車、水差、乾燥…那你后悔來LA嗎?完全沒有…

http://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3日 14:38   北美新浪微博

  文章轉載自公衆號:CCYP華人圈 (ID:ccypus) 6:20pm 手機屏幕亮了一下,一條新微信:“下班了嗎?”我一手握着方向盤,一手去夠手機。天色漸暗,眼前的車輛黑壓壓的一片,好像螞蟻一般,以一分鐘一米的速度往前挪動。“God damnit, Los Angeles!” 我暗暗在心裏咒駡道。 這是我每天都要經過的101 Highway,無時無刻不在堵車。我漫不經心地切着歌,從車窗往外張望着。我的左邊是一輛卡羅拉,擋風玻璃上貼着Uber的LOGO,司機是一名看起來很疲倦的中年西裔男子,后座上坐了一對看上去像母子的美國人。母親在對小男孩说些什麼,小男孩默不作聲。 我的右邊是一輛深灰色R8,開車的少年二十齣頭的模樣,黑頭髮黃皮膚,戴着一頂supreme鴨舌帽,一身白衣,打着耳釘。他搖下車窗,從煙盒裏抽出了一根中華點上,眉頭微鎖,一臉不耐煩的模樣。車內放着立體環繞式音樂,音量開得很大。我仔細聽了一下,似乎是Craig David的7 days,看來音樂品味還行。

  

  后視鏡裏是一輛大皮卡,司機是個一臉橫肉的老美,好像在和副駕的棕發女子聊着什麼好玩的東西,倆人笑得挺嗨。 大概這就是洛杉磯吧,我心想。有人開着卡羅拉為生計奔波,有人開着R8為不知名的事煩躁,有的人開着皮卡過着稀疏平常的一天,還有的人在闲着沒事幹地觀察他們。 但無論他們是誰,開着什麼車,他們都有一個最大的共同點——都在堵着。 還清晰記得兩年前,我來洛杉磯的第一天,差點在機場迷了路。好不容易才坐上一輛uber,看着后視鏡裏的LAX變得越來越小。 Uber司機熱情地問我:“Where are you from?” “Seattle。” “Are you visiting?” “I’m moving to LA, for graduate school。” “Good, you are gonna love it here…” 我斜靠在車座上,心不在焉有一搭沒一搭地接着他的話。一路帶着三大行李箱,還牽着一隻看到機場巡邏犬就要上去干架的蠢狗,我只覺得身心俱疲。陽光照在臉上,我閉上眼,覺得眼皮子暖暖的,身上也暖暖的。

  

  到家已經是晚上,那是我在洛杉磯的第一晚。我刷着朋友圈,躺在沙發上,那是當時房子裏唯一的一件傢具。手機震了一下。 “房子弄好了嗎?其實蠻佩服你的,说走就走了,一個人跑到一個新的城市,也不知道害怕。” 剛想回復,手機又震了一下。 “今天累壞了吧,早點睡。” 我遲疑了一會兒,回道:“晚安。” 冷白色的光,透着百葉窗的縫隙隱隱約約地照進漆黑的屋子。除了偶爾有幾個醉漢在樓下駡駡咧咧之外,我的耳邊只有自己聽起來還算沉穩的呼吸聲。 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城市,對着一群完全陌生的面孔。说不慌是假的。 來洛杉磯之前,我只聽说這裏陽光好,沒有雨季。現在在這裏生活了快兩年,才發現,洛杉磯不僅沒有雨季,連四季都沒有;不僅沒有四季,還幹得讓我懷疑人生,不隨身帶護手霜簡直無法出門。 也許是因為乾燥,也許是因為大城市的快節奏生活,活了二十幾年沒長過皺紋的我,來LA兩年不到眼角就長了N條細細的干紋。連我家的狗,似乎這兩年也老了不少,每天就是躺在沙發上曬太陽,叫都叫不動,懶得要死。

  

  對了,聽说LA還有個好聽的名字,叫“天使之城”。也曾想象,到底是怎樣的一座城市,才能配得上如此神聖的名字。 現在,我不得不说,如果说洛杉磯是一座天使之城,那這位天使,可能不大愛乾淨。先不说街道上的垃圾,最讓我受不了的是,洛杉磯的高速上,簡直什麼都有!樹枝,石頭,麻袋,汽車零件……说真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找不到的。 我曾在大晚上以80邁的時速差點壓過一個突然出現的、酷似人形的麻袋,那種猶如被一道閃電從頭頂劈到腳趾的驚嚇感這輩子都不想再體會。 除了街道不幹凈,洛杉磯的水質也不是一般的差,喝起來一股塑料味兒,過濾兩次的自來水都不敢放心給狗子喝。 “你覺得洛杉磯怎麼樣?” “和我想象中的有點不一樣。” “為什麼呢?” “在我心中,洛杉磯就像一個遙不可及的地方,繁華喧囂,燈紅酒綠。來之前,我在心中不斷勾勒着這座城市的模樣,彷彿它能實現我所有的美好幻想。” “那來了之后呢?”

  

  “來了之后發現,洛杉磯也不過是鋼筋水泥的高樓,縱橫交錯的街道和匆忙的人群。它有着大城市都有的通病——堵車;它也有許多藏匿於光鮮外表下的髒亂不堪。是我的幻想,把這座城市美化了。” “那你有后悔來LA嗎?” 我想了幾秒,抬頭眯着眼抬頭看了看,一架飛機飛過,在蔚藍的天空中划出了一道好看的弧線。 “沒有。” 我從沒后悔來了洛杉磯。 首先,洛杉磯彙集了全世界最棒的美食。各個國家最出色的廚師都聚集在這裏,帶來全球最頂尖的各國特色。作為一名吃貨,這點我是服氣的。 先不提其他國家的美食,光洛杉磯的中國餐廳就數都數不完。大周末開到San Gabriel的Valley大道——滋味成都,吉榮烤鴨,同順居,百味陝西,上海1號,老灶,味遇,鹿鼎記…… 就算不下館子,去大華買點食材,在家做幾頓好的家常飯,也方便的很。 洛杉磯的周末是可以很愜意的。偶爾放慢一下生活的腳步,約三兩好友吃個brunch,喝個咖啡,曬個太陽,然后在回家路上,從鄰居家的果樹上摘一顆小檸檬。

  

  不堵車的時候,在洛杉磯開車簡直是一種享受。加州清晨的陽光是金色的,傍晚的夕陽是紫紅的。搖下車窗,在馬裏布沿着海邊馳騁,任海風吹亂髮梢,拂過臉龐。就像歌詞裏唱的那樣, We are in the sunshine state. 想看現場球賽,出門幾步便是Staples Center;想邂逅明星,比弗利山莊一抓一大把;想衝浪,敞開大門就是沙灘海浪;想滑雪,大熊湖就在不遠處招手。 試問,還有比洛杉磯人更幸運的人類嗎? 洛杉磯不如紐約那般耀眼,沒有華盛頓特區的那種莊嚴感,沒有西雅圖的文藝靈動,亦沒有如芝加哥般濃厚的文化氛圍。 但,洛杉磯是一座擁有獨特生命力的城市。縱橫交錯的大街小巷是她的經絡,川流不息的車輛人群是她的血液。而她的喜怒哀樂,則寫在每一道忽明忽暗的霓虹裏,躲在家家戶戶閃爍的燈光裏。 她並不完美,甚至有着不少瑕疵;她有時很矛盾,看起來歲月靜好,陽光燦爛,卻同時放肆地張揚着她的七情六欲,紙醉金迷。也正是因為這一切,顯得她更真實、自由、包容,並擁有着極致的誘惑力。

  

  當談起紐約,人們總说:“If you make it here, you can make it anywhere。” 而當談起洛杉磯,我想说:“If you make it here, you don’t need to make it anywhere else。” 來了就留下吧。你無需再漂泊,無需再趕路。因為你要的,洛杉磯都有。 從剛到洛杉磯的新鮮與忐忑不安,到如今的從容知足,我能感覺到自己與腳下的這片土地在逐漸建立起一種bonding。

  

  最愛在黃昏時分,一個人跑到Santa Monica的海邊,吹着傍晚的海風,看着夕陽緩緩下沉,好像有無數顆星星在海面閃爍着。恍惚之間思緒萬千,亦或放空一切。 6:45PM “下班了,堵着。”我拿起手機回復道。 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Uber司機看起來依舊疲憊,后座的男孩依偎在母親懷裏睡着了,R8少年又點了一根煙,后視鏡裏的老美和棕發女子相顧無言。 看着車流沒有要移動的樣子,我索性將車掛在P檔,聽着California Love,看着這座城市的燈光與無數車輛的尾燈在夜色中交相輝映。 “God damnit, I’m in love with you, Los Angeles。” 我無奈地笑了笑,暗暗在心裏咒駡道。

  

  文/ CCYP華人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