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這是最好的英格蘭隊,他們比貝克漢姆們強在哪?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12日 00:58   澎湃新聞

英格蘭隊球員賽後向球迷致意。新華社記者 徐子鑑 攝英格蘭隊球員賽後向球迷致意。新華社記者 徐子鑑 攝

  [編者按]

  英格蘭隊輸了,足球沒有回家。

  他們年輕,他們也敗給了年輕。但對於這樣一支沒有花邊小報追逐,沒有太太團紛擾的球隊,他們已經打出了大英足球的風骨。

  28年了,前輩巨星雲集,但他們依舊是最好的英格蘭。

  也許“快樂足球”是一句戲謔,但足球本身不就應該是快樂的嗎?

  英格蘭隊球員賽後神情沮喪。新華社記者 徐子鑑 攝

  英格蘭隊一直在享受自己的“快樂足球”。

  半決賽訓練中,索思蓋特拿出了壓箱底的寶貝——“慘叫雞”協助訓練。凱恩、斯特林、阿里、馬奎爾等球員拿着“慘叫雞”道具在場地內相互追逐打鬧,那畫面彷彿是走進了綠茵版的遊樂園。

  有眼尖的球迷發現,這隻集寵於一身的“慘叫雞”,正是法蘭西配色。

  教練組特意準備的“慘叫雞”。

  從6月12日飛抵聖彼得堡到明天凌晨的半決賽比賽日,這支英格蘭隊已經在俄羅斯隊度過了一個月的“快樂”時光。

  有人說,評價一趟旅程究竟快樂與否,決定的標準在於你的行囊裏裝了些什麼。於是有人把這句話理解爲行囊裏的東西越多,就越快樂。

  可是我們看到,籠罩着“衛冕冠軍”魔咒的日耳曼戰車,小組賽慘淡出局;高舉“傳控大旗”的西班牙鬥牛士,不敵東道主的頑強抵抗;就連原本被普遍看好的桑巴軍團,也在與比利時的對攻中敗下陣來。

  英格蘭隊訓練場,“慘叫雞”成了祕密武器。

  當家球星內馬爾早在小組賽第二輪,就用奪眶而出的淚水告訴了世人,他的肩上揹負着怎樣的壓力。可見,有些人即便裝滿了行囊,但如果都是用不上或是反作用力的物品,反而會增加自己的負擔。

  有的人雖然裝的東西不多,但每一樣都可以讓旅途變得更加輕鬆愉悅。現在的英格蘭,就是這樣的球隊。

  球員間互相傳遞“慘叫雞”。

  曾經,每當人們在大賽前提及英格蘭,無外乎就是扶不起的“阿斗形象”和解不開的“點球魔咒”。如果失望的程度可以量化,那麼英格蘭的大賽成績無疑總是在挑戰着人們的底線。

  除此之外,球星的花邊新聞、更衣室的緊張氛圍、場外的足球流氓,也在過去二十年的時間裏頻頻給三獅軍團抹黑。

  我們中國球迷總愛說的一句話是“國足虐我千百遍,我待國足如初戀”,殊不知相同的悲慘境遇在遙遠的大不列顛羣島也同樣適用。

  凱恩玩得最開心。

  對於這樣的球隊,人們大多秉持着看熱鬧的心態,相比於贏球,大家更期待輸球后段子手的狂歡。

  可是這屆英格蘭隊真的有些不一般。從他們出征之初,這支球隊就被冠上了“平民三獅”的標籤。沒有重量級球星,沒有世界名帥,球員年輕且無大賽經驗,讓這支來自於現代足球起源地的球隊顯得高貴氣質不足。

  就連凡大賽必蹭熱點的英國媒體,也罕見地在賽前持冷靜的觀望態度。

  他們甚至沒有遵循慣例爲主隊PS一張“隊長捧杯圖”,原因是英國國內認爲球隊奪冠的概率不足百分之十。一向嚴苛的球迷對於英格蘭的世界盃前景更是頗有些破罐破摔的意味:隨便踢吧,快樂就好。

  英格蘭球員和充氣獨角獸相伴不亦樂乎。

  如何快樂?中國球迷的老朋友米盧說,快樂足球就是放下嚴肅的定位,讓球員在比賽中享受足球的樂趣。可英格蘭說,快樂就是詭異的跑位,臨門一腳的偏差,外加門前嗅覺爲負的鋒線。

  當以林加德、斯特林爲首的“快樂幫”接過魯尼留下的衝鋒槍,屬於英格蘭後十年的命運似乎已經寫好:輸贏得失皆爲浮雲,只感受最純粹的足球快樂。

  在俄羅斯的一個月時間裏,隊內的氣氛始終充斥着快樂的元素。

  在游泳恢復訓練時,林加德套着個可愛的救生圈;放鬆去玩過山車時,林加德又惡作劇地大喊安全帶壞了,帶着阿諾德等幾個小兄弟一起逃離過山車;甚至有幾個身材高大的球員,跟着老師上瑜伽課,那畫面美得都讓真愛粉不敢看。

  英格蘭隊大本營裏的段子每天都不會少,然而人們在看熱鬧的同時,卻也驚奇地發現,這屆英格蘭隊少了很多緋聞。

  沒有搶眼的“太太團”出來頻頻曝光,沒有被四處追着跑的“小貝”和“歐文”,更沒有更衣室矛盾和主教練的信任危機。他們空前團結,氣氛空前融洽,發自內心地快樂着,享受着足球競技裏最原始的狀態。

  據說當11世紀末足球在英國起源時,比賽本身是一項娛樂活動,一年兩次。主持人把球往空中一拋,比賽就算開始。雙方就會一擁而上,大叫大喊,又踢又抱,哪一方能將球踢進對方的鬧市區,哪一方就算勝利。

  當時,沒有豪門之間的競爭,沒有勝利后豐盛的獎金,甚至都沒有吶喊助威的球迷,但每一位參與其中的人,都感受到發自肺腑的快樂。

  從那之後,纔有了真正的“足球”。

  索斯蓋特(左三)在比賽後安慰皮克福德。新華社記者 徐子鑑 攝

  如今,英格蘭隊把這種近乎原始的快樂重新帶回球場,當其他的球隊爲了爭冠而負重前行時,只有英格蘭在做減法。

  他們的足球哲學簡單而直白——欲求可能會成爲煩惱的根源,如果這樣,不如學會放下外物,變得愉快和輕鬆。

  曾經參加過1990年世界盃並止步四強的英格蘭名宿加斯科因這樣給出自己的建議:

  “像個十歲的孩子一樣去踢球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