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法國坐擁10億豪陣卻踢着功利足球 這種做法其實無可指摘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12日 01:01   新華網

法國隊殺進決賽。 中新社記者 毛建軍 攝法國隊殺進決賽。 中新社記者 毛建軍 攝

  憑藉烏姆蒂蒂的頭球制勝,法國人時隔12年再次殺進了世界盃的決賽。本屆世界盃中,這支身價超過10億歐元的高盧雄雞在比賽中放下身段,頻頻打起了防守反擊,當然這也讓他們不止一次嚐到甜頭。大牌球星雲集卻使出“擺大巴”的戰術對於一支豪門來說,在成績和華麗之間選擇前者的做法可取嗎?

  “功利足球”,這個字眼在有些球迷眼中帶着一絲貶義,因爲它在某些程度上和“美麗足球”背道而馳。對於球迷而言,無疑更加希望看到對陣雙方精彩的對攻。而在“功利足球”背景下,球隊一般不會貿然出擊,並且在取得領先後大多選擇龜縮防守,這也經常讓比賽變得乏味。法國隊在本屆世界盃中,正是使用了這種戰術。

  淘汰賽第一場,面對強弩之末的阿根廷,法國隊並沒有在中場發力,而是將推進的機會給了對手。基於控球戰術的阿根廷在前場難以突破密集防守,反倒給了對手大範圍的縱深空間。姆巴佩似蛟龍入海,幾乎每一次長距離的奔襲都能製造殺機。尤其在下半場,潘帕斯老邁的後防線在法國高效的反擊下千瘡百孔。

姆巴佩(左)。 中新社記者 毛建軍 攝姆巴佩(左)。 中新社記者 毛建軍 攝

  在對比利時的比賽中,高盧雄雞再一次交出了球權。在比賽的大部分時間裏,他們都選擇讓自己的前場球員待在自己的半場,這讓比賽的觀賞性一度大打折扣。這些身價動輒幾千萬甚至上億的球星們,不惜放低身段來幹“髒活累活”。姆巴佩甚至在比賽的最後時刻進行頗有些拙劣的“表演”來拖延時間,但這些卻爲他們再次贏下了勝利。

  比利時門將庫爾圖瓦就對法國這一種做法表達了質疑。庫爾圖瓦賽後說:“法國踢出了反足球的表現,我此前從未經歷過這種情況,對手前鋒距球門是如此之遠。全隊11個人都在防守,而且整屆世界盃都是這樣踢的。他們的優勢就是防守然後用速度很快的姆巴佩進行反擊。法國非常瞭解我們,球隊在對陣這種一直龜縮在後場的球隊時總是會遇到很多困難。”

  法國隊這種做法真的不合理嗎?從本屆世界盃來看,“功利足球”大行其道。俄羅斯的土地,成爲了“美麗足球”的英雄冢。傳控始祖西班牙被東道主擋在八強門外;擁有梅西的阿根廷正是被“功利足球”衝得狼狽不堪;衛冕冠軍德國甚至沒有從韓國隊身上拿到小組出線權;風格一向華麗的“鬱金香”荷蘭甚至連預選賽附加賽都沒有能踢得上。

法國隊靠防反擊敗阿根廷。 中新社記者 田博川 攝法國隊靠防反擊敗阿根廷。 中新社記者 田博川 攝

  而法國隊又何嘗沒有經歷過這種痛苦呢?兩年前的歐洲盃決賽,在家鄉父老面前對陣葡萄牙,高盧雄雞全場佔據優勢,幾乎對葡萄牙的球門造成圍攻,卻始終沒有能抓住一次機會。而在上半場就失去C羅的的葡萄牙全員防守,最終在加時賽法國隊大舉壓上的時候,由埃德爾抓住一次反擊的機會一劍封喉。這種結果對於法國隊來說,苦澀之情難以言表。

  或許正是兩年前的法蘭西之殤,讓這支年輕的法國隊意識到,再漂亮的攻勢如果不能收穫進球,對於勝利也毫無意義。在葡萄牙人滿場飛奔的慶祝之中,他們只能帶着一堆冰冷的數據黯然離場。於是在今夏的俄羅斯,德尚的球隊改變了自己的面貌,不再迷信曾讓他們吞下苦果的“華麗足球”。那些在歐洲賽場上華麗無比的球星們,老老實實地打起了反擊。

格里茲曼。 中新社記者 毛建軍 攝格里茲曼。 中新社記者 毛建軍 攝

  對於一批優秀的球員來說,世界盃遠比歐冠或者聯賽更加珍貴。一名職業球員的一生,參加世界盃的機會也就那麼寥寥數次,而歐冠、聯賽冠軍每年都有機會去爭取。在大力神杯的榮譽面前,幾句質疑或許微不足道。就算2010年蘇亞雷斯知道他的手球會讓他被全世界唾罵,但在成爲國家英雄的機會面前,他永遠也不會後悔。法國隊也是如此。

  成者王侯敗者寇。很多年之後,人們只會記得今年的冠軍是誰,而根本不再會計較於他們的踢法。歷史向來如此,倘若這支法國隊最終在莫斯科捧起大力神杯,那麼他們的球衣上,永遠會多一顆星,但那顆星上不會寫着“功利”二字。(張一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