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吴嵩庆帮蒋介石搬运黄金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2月05日 00:20   侨报

  1981年吴兴镛与父亲吴嵩庆(右)摄于台北家中。资料图片

  吴嵩庆,曾担任国民党军队财务军需署长达15年(1947~1962年)之久,职位并不高,但是这段期间所管理的军费数目在国民党政府总预算中最高曾占2/3以上。此外,在国民党政府最艰困的时期(1948~1949年),中国国库大半资金也暂时由他与中央银行共同监管。他做人有原则,曾“顶撞”过蒋介石(替蒋的政敌白崇禧的部队领过银圆,又“违旨运黄金”到广州),但蒋还是对他信任有加,只是蒋心知肚明他不是一个会玩政治的人。肩上的两颗星,一直到退休,20年都没变过,下属越他而上,飞黄腾达,而他数十年如一日,只是本分地做他岗位上的事情,在日记里从未见任何怨言。

  北伐时入伍当少校秘书后赴法留学

  吴嵩庆生于1901年阴历正月初九。他5岁到15岁上的是家乡浙江镇海附近的小学,先是读沙头的青峙学堂,6岁改读较近的七星延陵学堂,此校当年是他的父亲吴吉三与一位叔祖合资新创的。

  到16岁吴嵩庆就进了宁波北岸的裴迪学校,是英人所办教会学校,前四年是中学,后两年是大学预科,他念了三年之后,就转入上海沪江大学的高中部,毕业后进入大学部,民国十四年(1925年)从商科毕业,已内定他到宁波四明中学任商科主任(两校均为美浸信会所办)。

  吴嵩庆在宁波、上海念书时有两位要好的同学。一位是叶良光,在抗战胜利后吴嵩庆担任财务署长后,一直相随,财务署台北的地下金库有三把锁,其中一把钥匙就在叶的手里。另外一位是陈舜畊,在中国铁路界小有名气,抗战胜利后曾任津浦铁路局局长,到台湾后曾任台湾省铁路局局长,他与蒋家关系甚深。吴嵩庆与蒋家的关系有一部分是由于有双方都熟悉的陈舜畊。

  1926年,北伐军一路破竹到上海,吴嵩庆承陈舜畊的介绍进入上海龙华卫戍司令部任少校秘书,司令官是白崇禧,而陈自己则到蒋介石身边任机要秘书。次年6月吴嵩庆入第四集团军前敌总指挥部,还是少校秘书,而此时陈舜畊已离蒋赴欧洲留学去了。行军到保定时,指挥部取消,吴嵩庆就失业了,其时北伐军已入北平,统一在望,吴嵩庆或因陈舜畊在欧洲之故,也决心出国留学。

  承白崇禧之助,在1928年替他写了一封介绍信给大学院(教育部)院长蔡孑民(元培),蔡元培给他一个特约编译员的名义,月支薪100元作学费,自出国之日起支,使他有去法国留学的机会。那年10月,吴嵩庆乘轮赴法,因在北伐行军时“看到各地鄙陋情形,深感市政建设当为建国之重要一环”,就选择进入巴黎大学法科附属市政学院,两年半后毕业,获硕士学位返国。

  服务国民政府掌管侍从室密电室

  吴嵩庆1931年夏天由法国回国,“经过几个月的失业,饥不择食,经友人介入铁道部任文书科员一年余”。

  1933年夏,吴嵩庆的留法同学汪日章(时任军事委员会机要室秘书)去信,谓该室(蒋最早期的侍从室,是从1932年南昌“剿共”时开始的。到抗战时,才扩大编制,正式称为侍从室,是蒋培育及观察人才之所在。)有一中校秘书缺,问他“愿否屈就”,吴嵩庆认为这是一大好机会,随着向铁道部请假赴庐山,与毛庆祥及汪日章同见蒋,蒋看他履历书,知道他为沪江大学毕业(蒋曾资助陈舜畊念沪江大学),又留学法国,即说:“好,好,好好工作。”

  不久,侍从官交上吴嵩庆的履历书,上面有蒋的批示:“准派为机要科长”。换一个人,一定非常高兴,留学巴黎大学,拿了硕士回国做个科长也不算过分,但吴嵩庆看了大吃一惊,对毛庆祥说:这绝对不可能,必是委座笔误。毛庆祥认为不会错,说委座对你印象一定特别好。但他坚持要毛庆祥再请示蒋。

  次日清晨6时,汪日章打电话给吴嵩庆,“委座嘱即往见,至则见委座正在庭前静坐,胸腰挺直,而手置膝上,移时坐毕入书室,嘱我进见,微笑对我说:你还是先做少校秘书,好好从小做起。”就这样,蒋介石对吴嵩庆的信任,渐渐超过了与他渊源更深、曾受他资助念大学的陈舜畊。在服务半年后吴嵩庆就晋升中校密电股长,掌理蒋与全国政要将领间密电本的编制与配发,并协助“黑室作业”,即蒋的侍从室闻名于世的密电室。

  服役空军十年与蒋夫妇关系良好

  1934年7月,航空委员会改组,蒋兼任委员长,不久意大利墨索里尼征得中国同意,派了一空军顾问团赴华,团长为意大利阿比西尼亚民族英雄劳第将军,他想找一位秘书,其条件是此秘书必须为蒋委员长所熟知。吴嵩庆就在那年11月至航委会当差,开始了他在国民党政府空军整整十年的生涯,由航委会秘书,而笕桥航校秘书,而航委会主任秘书、经理处副处长,最后一职为空军上校经理处长。值得注意的是,1936年西安事变,蒋夫人宋美龄应变出任航委会秘书长,晋升吴嵩庆为主任秘书。

  在与蒋夫人共事期间,有一次吴嵩庆与飞虎将军陈纳德因事相争,蒋夫人对他说:“你得罪了顾问,应向他道歉!”吴嵩庆说:“此事我有理,我决不能道歉,而且他用手拍桌,是他侮辱了我,应向我道歉。”蒋夫人听了遂向陈纳德说:“我们中国人认为拍桌子是一件极不礼貌的事情,好罢,你们两人握手言和罢!”于是在夫人面前,吴嵩庆与陈纳德两人热烈握手,言归于好。

  抗战期间,1942年吴嵩庆已晋升为空军经理处长,四川梁山要筑一大型机场,以接应盟国空军,需要一笔巨大经费。他请蒋夫人帮忙,后者告诉他:“我们一同去孔公馆”。孔祥熙(时任行政院长)远远看到他们下车就用英语说:“我知道你又来讨钱了,因为你带了会计来。”随着拿笔批“照发”二字。吴嵩庆认为,此案如果用正式公文手续,不知几个月才能办通。又一次,吴嵩庆经办某案,就用便条写着需费多少,面呈蒋夫人。过了一小时,他收到侍从室送去的蒋介石亲写“吴秘书亲启”函,原来是方才呈送夫人的便条蒋没有批,只在后面写:“此致孔院长,中正手启某年月日”,蒋的字比他还要工整,让吴嵩庆感到惭愧。

  1943年7月,吴嵩庆奉命去国民党的党政高级班受训,得当时任军需署长的陈良的赏识,于结业后调任少将粮秣司长,从此被纳入军需财务系统。一年后,吴嵩庆晋升为军需署副署长,1944年11月又奉命兼任兵役部经理处长。

  当时作为前西北军“军阀”的鹿钟麟是兵役部部长,而兵役是抗战时期中国最大的弊端所在,蒋介石曾枪毙了负责兵役的署长(原属军政部),才设立兵役部,找了一个“党外”的西北军将领来做部长,自有平息众怒的目的。鹿部长也非傻瓜,找了与蒋关系甚深又有清誉能吏的吴嵩庆来兼任经理处长以纠正风气。

  管内战军费押运黄金赴台

  1945年,吴嵩庆被陈诚系的王东原(湖北省主席)请去当了近三年的湖北财政厅长。

  到1947年底,吴嵩庆又被召回军中,担任国民党军队财务署长,这是美国顾问建议的,将国防部改组,实施新编制,将联勤总部的财务署划归主计系统。那时的行政院主计长徐堪(字可亭,属张群的政学系,1949年1月出任财政部长)向国防部长白崇禧推荐吴嵩庆出任。白说:“他是我北伐时的老部下,当然欢迎。”吴嵩庆是蒋和桂系都能接受的人。尚不知是福是祸就赶上国共内战,后来他负责将蒋托付央行的大部分资金带到台湾。

  1949年,吴嵩庆得到蒋总统的“托金”重任之后,忙得全国到处飞。据估算,在那年5月里,不到四个星期,吴嵩庆就乘坐了14次飞机。当时那些飞机都是“二战”的剩余物资,在战乱中飞机保养更是不足,为了赶时间,只要加满了油就飞,非常不安全。1946年12月24日,在上海一天内就摔落三架民航机,不到一个月后在上海与重庆又掉下三架,多半是天气与保养的问题。那时节飞机出意外的机会真是不低,吴嵩庆是虔诚的基督徒,上了飞机就可呼呼大睡,为了“公”就顾不了自己的安全了。

  5月15日,吴嵩庆奉命飞上海,安排第四批黄金运台,次日碰到老上司周至柔(空军总司令)与蒋经国,吴嵩庆后来回忆:“(当时)周嘱(我)速送眷赴台,因川沙(在上海市南面15里海边)已陷也,回告妻儿,均愿赴台,因托仲谋洽机,余赴央行洽事,一时半回,则室已空。因赶往机场送行,俟三时起飞后回。”

  显然吴嵩庆这次赴沪跟提出央行最后第四批金银作军费有关,也因为这一偶然的机会碰到了周至柔,使包括当时在上海的部分家属才得以“脱离虎口”。吴嵩庆“公尔忘私,国尔忘家”(王东原将军评他的话)也未免太过分了。以他当时总管军费、掌握实权的“通天”人物,安排家属“早离危地”,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然而他竟然要周至柔去提醒,去催促他送家眷赴台,似乎有点不可思议。上海是5月27日被解放军占领的。事后,吴嵩庆也觉得“……事之缘,信有之,如非此次偶然公差赴沪,则此次上海失守,眷必陷于彼矣!”(这是他5月28日于国民党政府所在地广州记下的,同时也提到两周来他体重掉了11磅,并于前一日昏倒过。)

  1949年12月7日,是吴嵩庆在国共内战期间在大陆的最后一日,以后他工作的重点就只在金马台澎了。摘编自 《黄金秘档》

  江苏人民出版社吴兴镛/著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 称:
国家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