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胡蝶当上电影皇后始末

http://news.sina.com   2013年11月22日 03:46   侨报

  1

  2

  3

  胡蝶生活照。 资料图片

  1933年元旦,上海《明星日报》发起民国首届“电影皇后”评选活动。经过近两个月投票,电影女星胡蝶、陈玉梅、阮玲玉位居前三甲,胡蝶以高票摘得桂冠。

  随后,《明星日报》为胡蝶当选“电影皇后”举办了大型舞会,名流纷纷登台献唱。用现代眼光看舞会或许有些无聊。然而,通过活动购买飞机进行抗日,寓娱乐于救国却是令人钦佩。

  日本影迷都参与投票屡次出现伪造选票

  上世纪30年代,上海电影公司云集,培养了一大批电影女明星,她们的风采让影迷们为之倾倒。1933年1月1日,上海《新闻报》编辑陈蝶衣个人创办《明星日报》。在当日的创刊号上,陈蝶衣刊登发起“电影皇后选举大会”的活动启事。

  《明星日报》刊登出“电影皇后选举大会”的活动启事后很快引起社会关注,活动进展的顺利程度使组织者都感到意外。刊登“电影皇后”选举活动启事半个月后,《明星日报》每天不惜版面公布选举票数、投票人和被选举人的姓名,这进一步吊起上海电影界和广大市民的胃口,投票数与日俱增。

  事实上,当时的投票者并不限于上海,除沦陷的东北外,中国各地都有读者参与投票,就连日本的神户也有投票者。除个人参与投票外,社会团体、文化机构也参与其中。后来,竟屡次出现伪造的选票。选举活动原定的时间进行一个月,即从1933年1月1日到1月30日截止,并预备在选出“电影皇后”后举行盛大的颁奖典礼,但由于当时正值隆冬时节,所以,筹委会决定延期一个月,到1933年2月28日结束。

  上海明星电影公司、天一电影公司和联华电影公司三大电影公司的女明星在这次“电影皇后”评选活动中竞争异常激烈,票数遥遥领先的有胡蝶、陈玉梅、阮玲玉、徐琴芳、朱秋痕、卢翠兰、钱似莺、王人美、陈燕燕等人,其中胡蝶、陈玉梅、阮玲玉3人的得票更是高出众星一截,且得票非常接近,如无意外中国近代首位“电影皇后”的桂冠将在她们3人之中产生。

  策划胡蝶当选“皇后”发起者办救国舞会庆功

  1933年2月28日,《明星日报》邀请了上海各界的名流共计40多人,参加“电影皇后”揭晓仪式。揭晓仪式的场面异常热烈,共收到选票几万张,选票的最后结果是:上海明星电影公司的胡蝶以21334票位居此次选举的榜首,当选为中华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第一届“电影皇后”,二、三名分别是陈玉梅、阮玲玉,她俩的得票数分别是10028票和7290票。接着,王培源、邵绳祖、苏福畴3位律师当众在揭晓名单上签名。第二天,上海的各个报纸和外地的大小报纸都纷纷报道了这次评选活动揭晓仪式。

  《明星日报》原拟定在选出“电影皇后”后举行“电影皇后”加冕典礼,胡蝶却写信给报社表示婉谢。筹委会认为,不举行加冕典礼,草草收场,未免美中不足。当时,评选活动发起者陈蝶衣、冯梦云和毛子佩都参加了中国航空协会征求队的工作,又适值“一·二八”淞沪抗战不久,中国民众的爱国热情正浓。于是,陈蝶衣等3人灵机一动,打出“救国”口号,发起“航空救国游艺茶舞大会”,这样一来,既可以庆祝胡蝶当选“电影皇后”,又可将门票收入用来购买飞机进行抗日。

  1933年3月20日,《明星日报》以“电影皇后选举大会筹备委员会”的名义致函胡蝶,说是“是以敝会同人发起邀请上海各界,庆贺女士获此荣誉,举行游艺茶舞大会,并乘机筹款,为航空救国运动花飞胜集。”3月26日,胡蝶给《明星日报》回信,说自己也是中国航空协会征求队的一员,理应为航空救国出力,但是,自己无甚贡献,请求免去此项仪式。陈蝶衣等人这回未接受胡蝶的请求。

  “航空救国游艺茶舞大会”的筹备工作依然是由陈蝶衣、冯梦云和毛子佩3人负责。当时,上海南京西路上的大沪跳舞场在上海首屈一指,当年的“舞国大总统”王小妹就是在那里诞生的,如果将会场安排在大沪跳舞场最适宜。于是,陈蝶衣就和大沪跳舞场的经理冯义祥、李鸿原商量,冯、李二人认为“此举事关救国大事”,慨然应允义务出借会场,并免费给来宾提供茶点,连乐队、舞女也一概是义务参加。旧上海素来有讲排场的风气,举行这样盛大的庆祝活动,没有社会名流和政府官员前来捧场,很难搞得有声有色。于是,筹委会分别致函当时上海市市长吴铁城、商会主席王晓籁、社会局局长潘公展,以及上海名人虞洽卿、杜月笙、张啸林、袁履登、林康侯、王延松等9人,邀请他们担任大会的赞助人。最后,筹委会决定于1933年3月28日14时至15时,在大沪跳舞场举行“航空救国游艺茶舞大会”。

  名流登台献唱舞会门票收入购飞机

  1933年3月28日,上海的大沪跳舞场外车水马龙,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为确保大会安全,特派出多名巡捕到会场门口值勤,上海的救火会也派出救火车,以防万一。不到14时,来宾已陆续到来,可容纳数千人的宽大会场异常拥挤,后来者几无立足之地。大会赞助人王晓籁、虞洽卿、潘公展、林康侯等亲自出席。上海市市长吴铁城和工商名流王延松,也都来函表示庆贺。上海文化界名流严独鹤、周瘦鹃、郑正秋等,无不到会祝贺。航空协会也派人出席了大会。大会临时推选上海市商会主席为此次大会主席,《新闻报》的主笔严独鹤为来宾代表,电影界名人郑正秋为大会司仪。

  14时,大会开始,中西男女在乐曲声中翩翩起舞,文艺界名流纷纷登台亮相。首先由演员徐徐表演《卖花词》,接着陈蝶衣的夫人朱铭庆演唱了《睡的赞美》,再由京剧演员徐琴芳清唱《四郎探母》,作曲家陈歌辛唱西洋歌曲,影星徐来唱《夜来香》,演员郑小秋、顾梅君合演《小放牛》。当有“小黑姑娘”之称的京韵大鼓演员杨慧君唱完大鼓《大西厢》时,新当选“电影皇后”的胡蝶身穿旗袍翩然而至,将会场气氛推向高潮。胡蝶面带微笑,向来宾一鞠躬,表示谢意。接着,由大会临时主席王晓籁起立致辞。随后,潘公展和严独鹤先后发言。向胡蝶颁发“电影皇后”证书将大会气氛推向高潮,来宾一起蜂拥向前,一睹“电影皇后”胡蝶的风采,并纷纷请胡蝶签名留念。各报的记者也争先恐后抢拍。“电影皇后”证书在大会结束后,由《明星日报》派代表专程送到胡蝶家中。颁发证书后,胡蝶手持由“爱国童子”所献鲜花,并演唱作词家安娥写的《最后一曲》:“亲爱的先生,感谢你殷勤,恕我心不宁,神不静。这是我最后一声,你对着这绿酒红灯,也想到东北的怨鬼悲呜?莫待明朝国破恨永存,先生,今宵红楼梦未惊!看四海沸腾,准备着冲锋陷敌阵,我不能和你婆娑舞沉沦,再会吧,我的先生!我们得要战争,战争里解放我们,拼得鲜血染遍大地,为着民族争最后光明!”胡蝶的歌声让听者无不为之动容。

  19时30分,这次“航空救国游艺茶舞大会”结束,筹委会当众将所有门票、舞票收入和临时捐款所得,全部登报公布,捐助航空救国协会,用以购买飞机进行抗日。

  《明星日报》通过选举“电影皇后”大会,选出“电影皇后”胡蝶,使她名声大噪,成为此后妇孺皆知的电影明星,也使《明星日报》在上海的地位和声望大大提高。

  摘编自南宁《文史春秋》杂志

  文/王吴军

  民国首届“电影皇后”评选前三甲:胡蝶、陈玉梅、阮玲玉(图1、2、3)。(从左至右)

  资料图片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