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上海留学生刺母案: 母亲称儿子精神有病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4月11日 18:58   新民晚报

顾女士在医院接受治疗 本报记者 周馨 摄

顾女士在医院接受治疗 本报记者 周馨 摄

  本报记者 姜燕

  3月31日晚9时许,顾女士在浦东机场接到从日本留学回国的儿子汪某,儿子突然从包中拿出一把刀子向她连捅9刀。

  顾女士昏迷后被送往位于川沙的浦东新区人民医院。汪某向警方表示是因为学费问题对母亲的唠叨十分烦躁,但他的妈妈和姑姑对此予以否认。

  今天上午,记者在浦东新区人民医院普外科病房,见到了正在休养的母亲顾女士,她刚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面色苍白的顾女士用虚弱的声音说,她不怪儿子,儿子压力很大,精神有病。“现在没有别的要求,就是希望儿子早点出来,带他去看病。”

  妈妈眼中饱含泪水

  病床上,顾女士骨瘦如柴,眼窝深陷,嘴唇发干,两只眼睛失神地不知看向何处。右手戴着夹板,左手上插着输液管,两条腿不停地交替跷起。床头的病人信息显示,她今年52岁。

  “我没有力气说话。”她微微地张张嘴,声音低得必须靠得很近才能听见。

  汪某的姑姑正在一旁陪护。刚一张口,眼泪就哗哗地往下掉。

  “我侄子是个好孩子,他很乖的,他们母子感情也很好,他精神有病。”姑姑指了指头,用纸巾不停地擦眼泪,“有人把他说成‘逆子’,不能这样说他,他有病啊。”姑姑不断地重复和强调侄子精神有病。

  妈妈则一直躺在床上看着记者,眼中饱含泪水。

  姑姑说,他们去过看守所,但现在见不到侄子,也只能从电视里看到他的样子。“看得我们好心疼,戴着手铐。我们也不敢跟她说这些,怕她受更大刺激。”

  儿子回来得很突然

  过了一会,顾女士开口说,出事那天下午3时多,她接到儿子的电话,说已经在机场,准备买机票回家,让她到时去接她。“本来日本地震和核辐射,也说过让他回来,但他想坚持一下再说。现在说回来,虽然有点突然,但也没觉得太意外。”

  但是,汪某回上海后,他在日本的同学打电话给顾女士,问汪某是否回了上海,因为他走时连宿舍的灯和空调都没关。

  “他只带了一个随身小包,刀就是从那里拿出来的。”姑姑说。她转述顾女士之前对她的描述说,顾女士在机场接到儿子后,就发现他的情绪很激动,于是提议“找个饭店坐坐,妈妈和你谈谈。”随后悲剧就发生了。

  儿子时常又哭又笑

  “他在日本压力很大,有人说他在日本不怎么打工,其实他经常打工,做家教、洗盘子,都做过。家里情况他知道,妈妈也很不容易。”姑姑说,一年多前,侄子回上海时,就曾经对她说过,耳朵里总感觉有人在说话。“当时我就劝他先回国休息一段时间,但他不肯,坚持要回日本读书。”

  “3月29日我和他通过一次电话,他说一个晚上为了躲余震钻到桌子底下4次,又说好象有人在追杀他。”姑姑说,“他说完这句话,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特别奇怪。”姑姑说,当她问他为什么大笑,是否有同学在身边逗他时,他却不解地说:“我笑了吗?没有啊。”

  “我觉得很怪,但是也只能安慰他,说不可能有人追杀让,让他放松点,不要有压力。或者先中断学业,回上海休息。”姑姑说,侄子还是不肯回来,表示还有一年多就完成学业了,不拿到文凭不行。

  “又说了一会话,他突然又哭起来,但再追问他时,他又很奇怪,说自己根本没哭过。”

  母子一直感情很好

  姑姑说,侄子性格比较内向,但是个好孩子,学习成绩优秀,在闸北区一所重点中学读书时,一直是班里的前三名。

  “奶奶知道这件事后,每天都说要去看守所和警方说。”姑姑说,“她说,我从小把他带大,我知道他是个乖小孩,我去说,他们会信的!”为了奶奶的身体,姑姑说,家人只好把她乘车的票证藏起来。

  这时,躺在病床上的顾女士说:“他是个好孩子,我们母子感情很好的,我不怪他。”

  妈妈渴望早点出院

  顾女士躺在床上,不停地把两条腿交替着跷起来,上着夹板的右手也不时举到头顶。姑姑说,她这是在努力恢复身体,医生告诉她要经常活动活动腿脚,不然会麻木,不利于恢复。

  “虽然这样做,伤口会很痛,但她特别渴望早一点好,早点出院,去看看儿子,为儿子说话。”姑姑指着正在输的药液说,这种药,打得快效果好,但人会很痛,打得慢虽然不痛,但效果相对差些,她宁可痛,也要让姑姑把滴速调快。“现在这个速度她还不满意,但我们实在不敢调快了,否则她会痛得直叫。”

  从被刺伤后,顾女士一直水米未进,昨天刚吃了点粥汤,今天早上吃了一点藕粉。“她也在很努力地吃,就想快点恢复体力。”姑姑说。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 称:
国家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