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医院误把婴儿当死婴丢弃 产科主任等4人受调查

http://news.sina.com   2011年11月03日 14:12   大洋网-广州日报

产妇刘冬梅的亲属与医院方坐下来调解,没谈多久陷入僵局。

产妇刘冬梅的亲属与医院方坐下来调解,没谈多久陷入僵局。

这个经历了生死的男孩,躺在保温箱里,现况尚好。

这个经历了生死的男孩,躺在保温箱里,现况尚好。

  10月26日清晨,南海区红十字会医院,孕妇刘冬梅诞下一婴儿,护士告知是女婴,生下来已死亡。婴儿被装进塑料袋、打了结、扔进厕所。近40分钟后,亲属赶到查看竟发现,死婴没死,仍在吐泡、活动,而且是一名男婴。 昨日记者回访事发现场,采访事件中的多名核心当事人,调查还原这起“被死亡”“再复活”的离奇事件。

  昨日,南海区卫生部门就此事予以通报。

  文/记者张学斌、李传智

  图/记者何波

  新生儿“死而复活”

  10月23日,23岁的刘冬梅住进南海区红十字会医院(原罗村医院)妇产科609号房21床。刘冬梅回忆,26日凌晨3时许和4时许,她两度腹痛难忍。第一次,她站在病房斜对面的处置室给值班医生曹晓峰(音)检查。第二次,被告知“已经检查完了”。5时10分许,曹医生再次赶来病房发现,刘冬梅马上临产已来不及去产房。孩子很快生了出来,她隐约听到护士说“这样生出来的孩子是不行的”。

  刘冬梅奄奄一息,婴儿就躺在她的病床上。丈夫王海章很快走进来,他看了下手机,孩子诞生时间是清晨5时17分。奇怪的是,躺在床上的孩子没哭声。

  在王海章的注视下,护士将婴儿放进一个黄色塑料袋里,径直拎进了对面的处置室。王海章傻了眼,护士告诉他,“孩子没了”“是女孩”。王海章马上打电话告知家住附近的姐姐王和平。

  6时许,护士带王和平走进处置室厕所。“塑料袋就在厕所角落,袋子上打了个结,一打开,孩子嘴里吐着白沫,手、肚子都能动。”王和平马上返回病房喊弟弟,十几秒钟后二人重返厕所,此时那名护士仍怔怔站在袋子前。

  王家人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幕:女护士蹲在厕所门口为婴儿擦拭、按胸口,婴儿满身鲜血。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蹲下观察、再离开。其间间杂小孩轻微哭声,王和平大声吵着,“这么大的正规医院,怎么搞出这样的事情来?哪有这么对待小孩的?”

  孩子随后被放在旁边的操作台上,因为脐带缠绕脖子三圈,医护人员紧急清理其口鼻污物。更让王家人惊异的是,婴儿明显是个男孩,而非医护人员此前两次强调的“女孩”。就这样,这个1.9公斤重、体长40多厘米的男婴,在被放入打结的塑料袋近40分钟后,被紧急转入7楼监护室的保温箱。

  卫生部门:直到昨日上午才知情

  潘永桐在会上表示,对于媒体披露区红十字会医院误判早产儿事件,作为卫生行政部门,他们“深感震惊”。而令媒体更震惊的是,事发后这段时间以来,医患双方一直在协商处理此事,竟未报告主管部门,作为主管部门的南海区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局直到昨日上午才知情。潘永桐对此认为,这样的事件,按照有关政策规定,“处理结果并不是医院能说了算”。

  另据其透露,事件发生后,南海区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局已责令医院对相关人员作出停职处理,接受调查,其中包括产科主任、当班医生、护士,共计4人。“媒体可以公布这4人的名单!”潘永桐当即表态。会后,南海区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局便将这4人名单公布,他们分别是:妇产科主任李景玲,医生曹晓峰,护士薛凤兰,助理护士麻桂棉。

  通报:接产护士误判新生儿为死婴

  昨日,南海区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局常务副局长潘永桐向媒体通报了该部门对此事的初步调查经过:孕妇刘冬梅于10月23日入院, 10月26日孕妇急产,未来得及转入产房,在病房紧急孕出胎儿,当时婴儿无呼吸、无哭声,全身青紫。接产护士没有按规定向医生汇报情况,就判断为死婴,告知家属情况后即把婴儿与胎盘移放处置室。

  之后大约经过20分钟,家属要求查看婴儿,发现婴儿会动,随即送ICU病房救治。目前,早产儿情况良好。对于此事,南海区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局初步判断,从初步掌握的情况看,当事医务人员存在违反相关诊疗规范及工作制度的问题,至于是否存在责任心缺失有待进一步查证。

  律师:构成重伤可入罪

  南海区政协委员、法学副教授、广东邦南律师事务所戴国梁律师认为,医护人员将活婴当死婴扔掉,家属可要求医院给予经济赔偿及后续治疗费。

  如婴儿因此构成残疾或其他重大疾病,则医护人员可能构成犯罪,过失致人重伤罪量刑为3年以下。

  事件热点

  A。院方凭什么确定婴儿已死?

  据产妇刘冬梅回忆,她生下孩子后,护士只是看了一眼就把孩子放在床上,“并未仔细查看”。孩子生下两三分钟后,即被装进塑料袋扔到厕所。“护士是怎么确认孩子死了的?我没看到她们使用仪器检查,是凭经验还是感觉?”王海章质问道。

  昨日,南海红会医院对此回应,判断新生儿有无生命体征,凭主观和客观两个方面:“主观上,就是孩子无哭声;客观上,我们确实疏忽了,愿意承担相应责任。”但同时强调,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要医疗或司法鉴定后做出。

  B。事件过程存在多少违规操作?

  护士为早产儿判了“死刑”,事件的整个过程中,究竟存在多少的违规环节呢?按照南海区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局昨日解释,正常的分娩必须在产房由医生进行。但该事件中,接产护士没有按规定向医生汇报情况,就判断了婴儿死亡,并将婴儿与胎盘移放至处置室。南海区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局对此认为,这是“违反操作、不正规的孕妇急产”。

  C。婴儿如未被发现活着会怎样?

  在昨日的通报会上,南海区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局表示,对于当事的婴儿,南海已组织新生儿科专家为早产儿会诊,目前情况良好。潘永桐透露,由于该婴儿是早产儿,各项身体机能都不健全,但目前婴儿情况评分很高。

  对此,有媒体在昨日的通报会上提出质疑:“假设这名婴儿最终没有被发现活着,那结果会是怎样?”潘永桐说,这名婴儿死亡后将被送至殡仪馆火化。

  会后,他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坦言,这起事件,院方肯定存在不可推卸的过错,除了责任心不强、医疗水平差等方面的原因外,“医德”缺失也是原因之一。据其透露,待事件调查结束后,南海区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局将会就南海红会医院这次教训进行通报批评,目前已责令医院致歉。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 称:
国家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