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医院将活婴当死婴丢厕所续:护士接产流程违规

http://news.sina.com   2011年11月03日 19:56   南方都市报

佛山南海红十字会医院是一家二甲规模的医院。

佛山南海红十字会医院是一家二甲规模的医院。

  南都讯 就“南海红会医院将活婴当死婴丢弃”事件,南海区卫生与人口计划生育局昨日下午及时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该局常务副局长潘永桐通报了初步调查结果。但仍有很多关键问题,相关部门表示“还要进一步调查”。

  疑问1

  误判是护士还是医生所为?

  据调查组初步了解,“接产护士没有按规定向医生汇报情况,就判断为死婴”。据此,宣布婴儿死亡的应是两个护士。

  而根据刘冬梅及丈夫王海章的讲述,当天清晨5时10分 值 班医生曹晓峰第二次进入病房时,孕妇宫口已开、胎儿露出头部。看了下孕妇的产道,曹晓峰说:“你这个样子了,肯定是不行了。”然后授意在场的两名护士接生,自己随后离去。

  “医生是在婴儿还没有完全就生产下来,就主观判断孩子不行了,是她宣布孩子死亡的,不是护士。”王海章认为。但回答记者提问时,潘永桐称过细的细节现在确实还不了解,等调查清楚了以后,根据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专家的评估后再分清楚医生和护士的责任。

  疑问2

  呼叫1小时为何医生还不来?

  调查组通报,孕妇急产未来得及转入产房,在病房紧急孕出胎儿,进而引发后面的处置不当。

  对此,南都记者提出疑问:根据患者家属的讲述,当日凌晨孕妇阵痛时,值班医生3时30分许曾过来检查过一次;此后,孕妇仍一直疼痛,家属三次呼叫医生,医生迟迟没有出现,只安排护士来看了下;直到5时10分,医生才进入病房检查,孕妇出现急产症状。“这期间超过了一个小时,医生一直都不来,如果中途什么时候来了也不至于出现急产。”

  潘永桐回答称,医护人员整个过程确实有处置不当的地方,但过程和细节还必须进一步调查。

  疑问3

  为何让两名护士独立接生?

  5时10分值班医生离开后,两名护士在没有医生和助产师在场的情况下接生,婴儿生下后随即被装入塑料袋丢弃厕所。那么,为什么由两名护士接生,是不是在医生判断婴儿已死的情况下护士善后?

  潘永桐回答,婴儿必须由医生接生,护士包括助产师,也必须在医生在场时协助生产,护士不能接生。“至于是否存在责任心缺失有待进一步查证。”

  与死擦肩

  若家属没去看婴儿将被拉走火化

  南都:如果亲属没有去厕所看这个婴儿,请问这个婴儿将会怎么样?

  潘永桐:假如没有人去看这个小孩,没有发现小孩还在动,那么将会等待殡仪馆的车过来接走,这个小孩将会被火化。

  说法

  医疗专家:“新生儿窒息”现象应抢救至少10分钟

  婴儿分娩后没有呼吸、没有哭声,不动,且全身发紫,这种现象专家称之为“新生儿窒息”,孕妇刘冬梅生产的男婴,就属于这种情况。昨天下午,广东省新生儿抢救中心南海分中心主任医师张水堂接受南都记者时称,针对这种情况医护人员都必须对婴儿进行窒息复苏。

  张主任介绍说,根据美国儿科学会AAP和美国心脏协会AHA新生儿复苏教程,新生儿窒息后必须进行至少10分钟的复苏抢救,10分钟后如果仍然没有生命体征才可以宣布婴儿死亡。

  “我也难以理解为什么护士就这样说婴儿死了。”张水堂说,每年南海分中心都会对产科的医护人员进行窒息复苏的培训,也不知道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

  法律人士:若致婴儿重大疾病构成过失重伤罪

  佛山市南海区政协委员、广东邦南律师事务所戴国梁律师认为,本案中,南海红会医院内部接生规章制度管理存在漏洞,在医院生产的孕妇,为其负责接生的医护人员必须是孕妇的主诊医生或助产士,一般护士在没有主诊医生或助产士在场时为孕妇接生,是不合操作规定的,这里面是否存在红包问题呢?

  此外,二位护士如此草菅人命,将活婴当死婴扔掉,轻者可以重大医疗事故向医院提出民事诉讼,要求医院给予经济赔偿及婴儿后续治疗费,重者若婴儿因此次医疗事故构成脑残或者其他重大疾病,就可以过失致人重伤罪向公安机关报案。

  戴国梁建议当事人向佛山医学会鉴定中心提出医疗事故鉴定申请,以此作为以后索赔的依据。

  实录

  妇产科副主任:“接生流程我不是很熟”

  南海红会医院与家属进行的沟通会几度僵持,未达成实质结果即草草收场

  南都讯 昨日上午10时20分,南海红十字会医院与婴儿家属举行沟通会。仍在月子期的刘冬梅身穿白外套、头戴棉帽出现,看起来身体羸弱,情绪低落。

  王海章(刘的丈夫)的姐夫熊海华被推举为家属方的谈判代表。医院方面则派出医教部主任、妇产科副主任黄利川等三名代表。

  家属提出三个要求两个未获明确回应

  “我们已经不相信医院了。”熊海华首先提出将孩子转到其他医院。黄利川当即回复:“医院尊重患者家属的意见,如果要转院可以办理出院手续,家属可以选择医院。”但转院后的费用是否也由红会医院承担,黄利川未作明确答复。谈判第一次陷入僵持。

  熊海华又提出,孩子被丢弃厕所长达半个多小时,对今后的影响不可预知,要求院方赔偿30万元。黄利川称,这个要和医院领导商量研究,她说了不算。谈判再次陷入僵持。在现场警方的调解下,沟通继续进行。

  对家属提出的查明事实真相的要求,黄利川的答复是:“按照相关规定,15天之内给予答复。”家属对此并不满意:“事情都过去8天了,他们还说要调查,什么时候才能给答复。”

  要求介绍接生流程院方称“没必要回答”

  沟通会上,熊海华要求院方介绍该院接生的一般流程。对此,黄利川先是表示:“这是医学专业知识,没必要回答。”在家属和媒体一再要求下,她说:“我虽然是这个专业,但这个流程我并不是很熟。整个流程中我们到底有没有过错是要专家来评判。”

  熊海华随即质疑:“你是妇产科副主任医师啊!应该是非常有经验有能力才能坐到这个位置。你现在告诉我,你不清楚流程?”最终,黄利川承认:“我们的医生对孕妇的检查没做到位,在判断小孩死亡上也疏忽了,这个环节我们会承担相应的责任。”

  院方多次转移话题沟通半小时即收场

  面对家属的频频质疑,黄利川多次转移话题,指着发言的熊海华等人问道:“你们两个是患者的什么人?”熊海华回答是表亲,黄利川随即说:“你们的身份证呢?拿出来给我看看。”孩子的父亲王海章表示:“要查看他们的证件没有问题。但是,即使不是家属,难道就不可以提出疑问么?”此外,院方称主要目的是和家属协商,自始至终拒绝在场记者提问。

  昨日上午11时许,双方未就任何事宜达成实质的结果,患者家属离开座位,媒体记者也一哄而散。沟通会随之草草收场,前后进行了不到半个小时。刘冬梅和王海章夫妇告诉记者,他们并不是完全要求赔偿30万元:“我们只是想要孩子健康。医院要为自己的过错承担责任。孩子以后出现问题院方必须负责。”

  南海红会医院院长发公开信致歉

  南都讯 昨天下午新闻发布会现场,虽然并没有事发南海红十字会医院的人员,但由主办方派发了一份亲笔签名的公开信。该院院长黄作对患者、家属及其公众表示歉意,并表示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公开信全文如下:

  1、作为红十字会医院院长因为这一事件对患者、家属及公众所造成的影响,我表示深深的歉意!我们会全力配合上级有关部门的调查,并根据上级部门调查结论对相关人员进行严肃处理并承担相应的责任。

  2、通过该事件,我院会针对存在的问题,进一步完善相关的制度,加强医务人员的技术和职业道德的培训,防止类似情况的发生。

  南海区红十字会医院院长 黄作

  2011- 11- 03

  A12、14版

  统筹:南都记者 门君诚

  采写:南都记者 门君诚 郭文杰

  摄影:南都记者 郭继江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 称:
国家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