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时尚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微博健康

男子爱吃麻辣与家人口味不同 据此找到亲生父母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4月13日 23:00   重庆晨报

  原标题:这不是段子!爱吃麻辣与家人口味不同 33岁男子找到亲生父母

  今天,成都全搜索新闻网报道了一条新闻火了,《被烤鱼味道征服 33岁男子找到自己亲生父母》,同时,微博加V认证的网友@猫粮的动画馆同时也在微博上发布了这条新闻。

  新闻的内容大致是这样的:“今晨,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讲述了一个真事:33岁男子全家吃饭都很清淡,有天他第一次吃四川烤鱼,瞬间被那麻椒、辣椒的味道所征服,觉得自己的人生都被改变了!于是他开始怀疑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从不吃这么好吃的东西?自己是不是从四川被拐卖来的啊?他竟然上走失儿童网站发了自己照片…最后,竟然找到了,他就是被拐卖的。”

  新闻一出,好多网友留言,说这是一个段子,被骗了等等。

  于是,编辑便决定进行四方求证,看看这个新闻到底是不是“假的”。

  首先编辑在中国之声官方微博找到了第一个论证,他们表示,今天早上中国之声《新闻纵横》节目,确实有人报道这条新闻:“今天一早,中国之声的编辑“崔师傅” 崔天奇 在《新闻纵横》节目的崔师傅说面孔中报了一料,报的啥?有网友发图了,你自己来看看吧↓ 真的不是段子!真的不是段子!真的不是段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既然中国之声官方微博都确认了,这确实不是段子。那么,小编就要去查证了,这条新闻到底是来自哪里?

既然中国之声官方微博都确认了,这确实不是段子。那么,小编就要去查证了,这条新闻到底是来自哪里?

  于是就查到了北京晚报2017年4月13的数字报了,其中一篇名为《利用百度人脸识别技术 男子被拐27年后与亲生父亲相认》的新闻报道。

  报道全文如下:

  利用百度人脸识别技术 男子被拐27年后与亲生父亲相认

  通过“宝贝回家”志愿者的不懈努力,33岁的福建男子胡奎终于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世:他其实是重庆人,原本的名字叫“付贵”。4月8日,付贵通过视频与重庆的家人“见面”,被拐27年后,依赖于技术的进步,付贵终于见到了家人。这是百度跨年龄人脸识别系统成功用于寻找走失儿童的首例。

  付贵生活在福建,做过厨师、当过小工头、现在的工作是和花花草草打交道。虽然每天的生活离不开喝茶,但是他特别嗜辣。“我们家里人口味都很轻,只有我口味很重,喜欢吃麻的、辣的,特别是万州烤鱼上面的那层花椒,吃到嘴里又麻又辣,我最喜欢吃。”因为饮食习惯上的巨大差异,付贵一直觉得自己和身边人格格不入。而童年时被拐的记忆,让他寻亲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我记得是在上学的时候,或者是在下学的时候,被人拐走的。我有做梦坐过长长的火车,好像是经过了沙漠一样的地方,很大的一片,印象很深刻。然后遇见一间屋子,后面就被拐到这里来了。”付贵回忆,来到福建之后他生了一场大病,所以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

  2009年,付贵在宝贝回家网站上登记了自己的信息。在他的登记信息中,失踪地点填的是福建。付贵不敢设想寻亲的结果:“如果没有结果,那我就当自己是一个‘过客’吧。”

  付贵等了8年,终于等来了找到亲生父亲的消息。

与付贵视频通话的一家人。(来自澎湃新闻网)与付贵视频通话的一家人。(来自澎湃新闻网)

  对于付贵的亲生父亲付光发、姑姑付光友而言,他们的等待更为漫长。他们等了27年。

  时间回到1990年10月16日。重庆市石柱县大歇镇。这天早上,付光友送6岁的侄子付贵上学,路上还给他买了爆米花。“付贵你去好好读书,下午早点回来。”这是付光友给付贵讲的最后一句话,她现在都记得自己当天给付贵穿的衣服,涤卡衣服和裤子,背了黄颜色的帆布书包。

  幼儿园距离付光友家不到一公里,在大歇镇这样的地方,孩子们都是放学后自己走回家。然而这天下午放学后,付贵并没有回到家中。付光友认为,可能是孩子的外婆把孩子接走了,于是没有在意。直到第二天,他们才发现孩子丢了。付贵的父亲付光发立即报了警,拉上邻里亲戚把周边能找的地方找了一个遍。

  那时候,石柱县还没有通火车,于是一家人就坐着船出去找。听到哪儿有找到走失小孩的消息,他们都跑过去拿着照片核实,看是不是付贵。随着时间的推移,希望越来越渺茫,付光发也渐渐不再向别人提起寻找儿子的事情了。

  付贵丢失后的第三年,付光发跟着熟人来到辽宁鞍山打工。付光发从没跟工友提过儿子丢失的事情,但晚上下了工休息的时候,他常常会想到儿子,有时候会梦见儿子小时候拽着他,有时想起付贵感冒了上医院打针,其他小孩都哇哇

  哭,只有付贵不哭的场景。

  “孩子也特别聪明,给他起名的时候,我就想富贵人人爱,就给他起了‘付贵’。”付贵走失后,付光发的小儿子出生,从孩子记事起他就给小儿子说付贵丢失的事,让他能时时记得这个事情。

  今年1月,付光发兄妹在宝贝回家网站登记了付贵的信息。上面的照片是付贵4岁时继母带着他去拍的,付贵戴着一顶公安帽,看上去乖巧可爱。这张照片也是付贵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

  在双方DNA尚未入库的情况下,登记信息的不一致为宝贝回家的工作人员寻找带来了很大的阻力。但正是这张照片,成为了寻亲成功的关键。

  今年3月,百度与宝贝回家合作,将人工智能的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应用于寻找走失儿童中,首批超过2万条寻亲图片数据接入百度跨年龄人脸识别系统进行对比评测,通过照片比对,初步筛选出数十组疑似案例,付贵就在其中。

  “我们第一眼看到百度团队提供过来的付贵资料,就觉得这个应该是了,除了照片像之外,还有一个是名字,‘付贵’与‘胡奎’的发音很近。”宝贝回家的工作人员在进一步核实了信息后,开始联系双方进行DNA的入库比对。

  4月1日,DNA比对成功。胡奎就是付贵!

  “我寄出血样去做比对还不到一周就找到了,我很惊讶。” 最终确认消息传来的那天,付贵失眠了。

  身在鞍山的付光发高兴坏了,他第二天就坐火车赶回了重庆,说要等付贵回家。他说,他暂时不准备回工地了,要在家陪儿子。付贵的姑姑付光友也从东莞赶回了重庆,她今年已经50岁了,大儿子是北大高材生,一手养大的另一个侄子也在读研。她最遗憾的,就是没有机会带大付贵。

  4月8日,因为付贵意外住院,让这家人的团聚提前了。这一天,病床上的付贵,通过视频与重庆的家人“见面”了。

  下午3点43分,视频提前接通,姑姑付光友举着手机,手抖得厉害:“付贵啊,你还认识我吗?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姑姑啊,我没有一刻不想你啊!”说到这里,父亲付光发也止不住啜泣,一直紧紧握着的手松开了。

  被拐27年后,依赖于技术的进步,付贵终于见到了家人。

  “宝贝回家”网站创始人张宝艳介绍,付贵是“宝贝回家”采用百度跨年龄人脸识别系统为被拐儿童成功找到亲人的首例。

  张宝艳说,照片比对是“宝贝回家”的主要工作途径之一,过去都是工作人员用肉眼进行比对。由于寻亲线索越来越多,肉眼比对的方式已经不能满足需求。她对于百度人工智能技术助力打拐的项目前景表示乐观,并称许多走失家庭将会在这一新技术中受益。“对于众多被拐儿童家庭来说,会让他们在寻亲路上少走了很多的弯路,会让更多的被拐儿童早日与家人团圆。”

  最后,编辑经过多方求证,确定这条新闻,确实不是网络段子,也不是“卖烤鱼”、“卖特产”的广告,新闻本身是人像对比寻亲的稿件,只因其中的起因被人单独挖掘出来,就有了这个质疑。

  不过,这个确实不能怪网友质疑,确实确实太像段子。这不,网友根据这个新闻,实实在在的编出了很多段子,大家体会一下: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