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我不会提出和解这样可笑的主张﹕专访六四学生领袖王丹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3月29日 05:12   澳洲日报

  王丹认为﹐要六四事件受害者提出和解实属「可笑」。他坚持二十年前的原则﹐要求政府承认对人民犯下了罪行﹐赔偿与抚恤六四受难者﹐让流亡者回国﹐释放一切因为六四问题仍然在押的人士﹐并努力不让六四从民族的记忆中被抹去。

  六四事件二十1年前夕﹐流亡美国已十年的八九民运的学生领袖王丹显得更为忙碌﹐去年获得哈佛大学历史及东亚语言博士学位﹐今年到英国牛津大学圣安东尼学院作一年的博士后研究。他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纪念六四二十年的活动﹐希望当年的参与者能在华盛顿相聚﹔他被邀出席演讲活动﹐坚持自己「民运」的主张。早前﹐王丹还推动要求发还护照争取回国权。

  接受亚洲1刊的访问时﹐王丹表示﹕这一切为的是﹐「努力不要让六四从民族的记忆中被抹去」。虽然二十年过去了﹐王丹很坚定的表示﹕「海外民运对于六四事件的一贯主张就是唿吁中共针对当年的屠杀决定能堙y拨乱反正』﹐承认对人民犯下了罪行﹐以实际行动抹平历史伤口﹐并且愿意以主动推进民主化进程来向历史负责。同时唿吁人民不要忘记历史﹐不要淡忘六四。这个立场至今没有改变。」

  早前﹐作家戴晴唿吁对「六四」评价完全对立的双方﹐实行真相调查﹑正义认定﹐然后实现社会和解。王丹在演讲的场合﹐对这一主张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但有媒体以《王丹﹕可有条件接受六四和解》为标题作了报道﹐王丹并不认同﹐他向亚洲1刊表示﹕「我通篇的意思就是我不会提出『和解』这样可笑的主张﹐而标题出来居然就是我要接受和解的意思。」

  三月十三日﹐王丹在牛津举行了一场有关「六四」的演讲。演讲会很受欢迎﹐吸引了近三百名学生和各地学者。现场座无虚席﹐不少人无位要坐在梯级。听垄总体肯定当年中国学生的表现﹐也有来自中国大陆学生的不同意见。王丹认为﹐要求事件受害者提出和解实属「可笑」﹕「打伤了人﹐还要受伤一方提出和解﹐哪有这种事情﹖」他说﹕「我有我的底线──我可以和解﹐但绝不可能是由我提出来。当下还未见到任何东西﹐让我可接受和解。」

  王丹在回答提问时表示﹐二十年前的「六四」﹐可算是中国现代公民社会的开端。回头看「六四」﹐他没有遗憾﹐但承认犯了两点错误﹕‘第一﹐原来一直坚持那是学生运动﹐过度重视它的纯粹。即使五月十一日开始绝食之后﹐它逐渐变成了群垄运动﹐但我们还是拒绝了其他人协助﹐亦没有与政府内的开明派合作﹐否则效果可能更好。第二﹐是选择绝食的时间﹐当时正值戈尔巴乔夫访华前夕﹐我们以为两日内政府就会清场﹐但这不单没有出现﹐后来各地到天安门加入绝食的人更越来越多﹐令场面更难控制。’

  即使不断的坚持二十年前的理念﹐但王丹表示﹕「我对中国政府的要求真的很低﹐我不会期望他们做些什獢M只会希望他们不做些什獢M例如刘晓波﹐他只是因为打算发表有关维护人权的呈请(按﹕《零八宪章》)就被关起来了﹐停止这种行为﹐才算是回到民主的基本──容忍。

  发布者: cecil

去论坛发表评论】【转寄】【列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