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黄光裕引发中共政坛动荡 胡温被迫放弃科学发展观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4月26日 17:21   澳洲日报

  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正在被迫放弃他们一度强调的科学发展观,这是中共改革开放30年来,首次出现当政者在任期内被迫改变自己提出的标志性战略思想的事件。这肯定将削弱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权威。

  最新盛传的由中国大陆超级富豪黄光裕引发的中共政坛多米诺骨牌式的动荡,被视为中共十八大的“前哨战”。但《纽约时报》4月18日的文章《经济低迷改变中国产业发展优先权》(《Slump Tilts Priorities of Industry in China》,国内媒体翻译为《经济低迷令环保让路》)透露的信息更加深刻——试图主导十八大权力格局的胡锦涛,其最具代表性的政治战略主张——科学发展观,正受到从上到下的抛弃。这可能比近来错综复杂的权力斗争对十八大的影响更为深刻。(博讯 boxun.com)

  《纽约时报》认为,中共已经改变了奥运前的环保政策,而全力倾向于保护经济增长:一大批污染企业被环保部和地方环保局放行,重新开工和上马。而原本打算进行“腾笼换鸟”的广东,也在国务院的保就业压力下,暂停了借金融危机的机遇,优化产业结构、实现产业升级的计划。

  《中南海十面埋伏》:中共诸多应对之法是治标不治本。内忧外患、暗流险礁,处处为驾驭“中国号”大船的胡温设下埋伏。

  这两个事件对于胡的科学发展观具有代表意义。

  一是中共十六大以来积极落实科学发展观的胡温勇将现在受到整肃。环境保护力量自十六大后的突然崛起,是胡温治国新气象的一个重要方面,一直被舆论视为落实科学发展观的主力,中国环保总局也因此被提升为环境保护部。但全球性金融海啸爆发,中国总理温家宝面临巨大的社会失业压力,死守保经济增长的目标,国务院为振兴经济而制定的计划,也与科学发展观渐行渐远,迫使环保部门改变了其刚刚形成的严格的环境监察方式和强势作风,加速和放宽了工业项目的环境审查程序.据《纽约时报》报道,中国环保部已开通了一条实际上是大大降低环境要求的审批“绿色通道”。省级环保部门也在迅速跟进,将环境影响评估时限从原来最长的60天缩减为5天。《纽约时报》还报道了中国环保部副部长,为胡的科学发展观冲锋陷阵的潘岳受到整肃的情况。报道称,“虽然调查没有发现潘岳和妻子有什么问题,但他已不再负责关键的环境评估和环保文化推广的工作,而且也不清楚他是否会留任环保部”。“这对中国的环保事业是个打击”。报道说,“过去的几年里,潘岳领导开展了非同寻常的公众环保宣传,把环境污染企业列入黑名单,执行了严格的企业环境检查。此外,他在媒体中掀起了一场‘环保风暴’,影响深远。所有这一切深得民心,却也使他与众多省份、国有企业和各大部委负责人关系紧张”。有评论认为,潘岳因此得罪了某些利益集团。

  二是中共十七大以来,在地方上积极落实科学发展观的汪洋受到围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是胡锦涛的得力干将,十七大后,胡为贯彻科学发展观思想而将其派至经济发达的广东,希望他能起到示范作用,并为汪的未来积累政治资本。甫一到任,汪洋信心满满,表明“广东正处于推动经济社会全面转入科学发展轨道的关键时期”,要“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金融危机爆发,汪洋认为这是实现广东产业转型的机遇,于是提出“腾笼换鸟”、“珠三角一体化”等践行科学发展观的一系列举措,引发了“汪温之争”。据传,在温家宝批评了汪洋的做法后,针对汪洋的告状信雪片一样飞向中南海。在今年的两会期间,胡曾亲自到广东代表团为汪洋落实科学发展观打气助力。但《南方都市报》3月底罕见地以24版篇幅发表了56位广东学者对汪洋的尖锐批评,认为其政策导致了广东的企业“倒闭潮”和民工“失业潮”。更有评论认为“汪洋拖累胡锦涛垂帘十八大的雄心”。《中南海十面埋伏》

  而在其他各地,落实科学发展观干脆被扔到九霄云外,甚至连口号式的宣誓也越来越少。国土资源部最近频频发出“死守十八亿耕田红线”的指令,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新一轮保经济增长的热潮,正以比以前更快的速度吞噬着农业用地——在内需不振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只能依靠大上快上基建项目来增加GDP,保护经济增长。

  在中国政府今年制订的GDP增长不低于8%的任务面前,就连胡锦涛也对于科学发展观的被冷落无可奈何。要让各路诸侯达到这一目标,科学发展观只能缓行或不行,而不是践行。否则,不仅中共长期以来以经济增长保稳定的共识受到挑战,甚至可能带来胡锦涛本人的执政危机,动摇中共一党执政的基础。

  此种情势下,类似环保部的通道大开,自然不能怪罪于环保部负责人不重视环保,因为在中央实际放弃环保部赖以得势的科学发展观的前提下,环保部门的加快审批放行,只是顺势而为,借坡下驴。

  只是此一改变,环保部却完全变了性质。以前的环保部门,只是“橡皮图章”,至多权势太弱无法监管,不直接作恶。而现在“橡皮图章”却公然在保增长、促民生的名义下盖在了污染项目通行证上,成了污染合法化的保证,对中国人的健康而言,已是公然作恶。金融危机的威力,由此可见一斑。《纽约时报》说,连环保部的官员都知道这样做有问题,不得不承认,“存在滥用‘绿色通道’政策的问题”。

  4月18日的《纽约时报》报道说,2008年底,中国环保部在中央压力下3天时间内就审批通过了93项新投资计划,投资总额约为380亿人民币。而据中国大陆的《了望》周刊2009年2月份报道,去年11月26日至28日三天间,环保部批复项目环评文件93个,总投资2600多亿元。另据新华社2009年3月11日报道,中国环保部副部长吴晓清说,自去年11月至今年2月底,环保部共受理了环评申请195个,同期批复了246个,涉及的项目总投资是9700多亿元。虽然环保部官员声称同时拒绝了14个投资总额约150亿人民币的石化、造纸等项目,但拒绝透露这些企业的名单。而一旦放低要求,地方环保部门审批速度更快,河北省1天之内就批了4个水泥厂。更有甚者,现在连被视作落实科学发展观的重要举措国务院的《政务信息公开条例》,都被地方抛诸脑后。近日,黑龙江省召开2009年全省环境执法暨应急管理工作会议,邀请10余家媒体参会,而对哪些企业仍在违法排污等情况一概“保密”,公然保护破坏环境的违法企业。部分记者难以理解愤然退场。

  近期,中国商务部的官员称,外需低迷仍未见底,本届广交会也显示一期累计出口成交额130.3亿美元,比上届同期下降20.8%。而在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和包括医疗、教育、就业等全民社会保障体系没有完全建立的情况下,内需启动亦非一日之功。5.85万亿人民币经济刺激计划以及加大交通、钢铁、石化、纺织、机械制造等传统行业投资规模的10项产业振兴规划的出台,已说明中共被迫重回1998年金融危机靠大规模基建投资拉动经济的老路。十年一轮回,誓言要转变经济社会发展模式的中国领袖,到头来仍在老路上打转,从高调的科学发展无奈退回到保持经济增长的“底线”。但这只能是暂缓之计,由此造成的问题可能将对未来中国的发展形成更加重大的伤害。以环保和积极应对气候变化为施政重点的奥巴马政府,现因全球性的经济问题有求于中国,而对中国在气候变化方面暂缓加压。但若美国一旦恢复元气,奥巴马就会倾力打出新能源和环境牌,以夺回道德制高点,同时用“绿色壁垒”来进一步榨取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主要对象肯定是在环境问题上积重难返的中国。到时候,中国国际形象受损事小,被迫以高昂代价调整产业结构,在“绿色壁垒”面前受制于人事大。

  从目前来看,政治稳定对经济增长的依赖和迷信,的确使中共错失了一次发展转型机遇,金融危机本身已淘汰了中国相当一部分落后产能,但对于社会不稳定的恐惧,以及对快速增长的路径依赖,迫使中共官员从上到下从旧有的模式中寻找经济增长的药方,而不管这些药方是不是可持续。对于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增长模式的不可持续性,其实中共高层早有认知,中共十三大报告就提到:“靠大量消耗资源来发展经济,是没有出路的。”十七大后胡的科学发展观写入中共党章,都说明了这一点。但路径依赖的惯性如此巨大,经济增长仍然以不可持续的方式进行着。这不仅是胡锦涛之殇,也是中共之殇,更是中国之殇。

  发布者: marypan

去论坛发表评论】【转寄】【列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