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小国时代:中国会遭北朝鲜拖累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5月25日 01:53   澳洲日报

  如果有一天中国陷入重大危机、甚至走向解体,我想,北朝鲜一定会在其中扮演一个重要角色。因为事实上,中国又何尝不是受到朝鲜及其无赖的核武器计划最大威胁的国家呢 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这个亚洲超级大国的崛起,令自己骄傲,却让别人惊恐。尤其是中国周边的小国:有迹象表明,各国几乎像古代的附庸国一样向北京进贡。

  2009年5月10日的《金融时报》上的一篇文章《中国崛起让亚洲既骄傲又惊恐》就持有上述看法。它认为,中国日益增强的经济影响力和在世界舞台上的自信表现在本地区产生了显而易见的影响。最近有篇社论就以满怀敬畏的口吻谈到“中国的影响力”。社论提到上个月伦敦G20峰会期间的一次会晤。

  当时,法国总统萨科齐告诉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西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比所谓在西藏问题上“举白旗投降”更重要的细节是,萨科齐不得不前往胡锦涛下榻的饭店与他会面。在亚洲,礼节是最重要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向来不是以沉默寡言著称,据说却在人权、台湾和西藏问题上三缄其口。该社论对此作出了简单的解释:“中国持有美国1.4万亿美元的资产。”

  亚洲超级大国的崛起既令人骄傲,也让人惊恐。尤其是中国周边的小国:有迹象表明,各国几乎像古代的附庸国一样向北京进贡。以越南总理阮晋勇为例。他最近在中国访问了一周,像萨科齐一样希望获得与领导人会面的特权。他把越南的铝土作为礼物,谦恭地恳求中国在其铝土矿投资。河内迫切希望借助矿物出口来缩减对中国的110亿美元贸易逆差。

  在长达一千年的岁月时间里,越南曾是中国的殖民地,甚至是中国郡县体系的一部分,在汉朝和唐朝都是如此。对于宋朝以后趁着中国衰落才获得独立的越南来说,并非所有的越南人都对中国的投资表示欢迎。持异议者基于环保方面的理由,反对中国投资铝土矿。政府为消除这些忧虑而做出了空洞的保证,但至少取缔了一家有可能令北京恼火的出版物,因为该刊物引起了人们对越中领上争端的关注。去年,北京阻止埃克森美孚公司与越南国营石油公司达成一项协议,理由是协议涉及海域属于中国,河内对此却束手无策。韩国的经挤实力强于越南,不必像越南那样谨小慎微。然而,小规模的意外事件也在发生。韩国财政部4月中旬发表一份报告引发了一场不太严重的外交争端,原因是该报告说,中国对发展中国家日渐增大的影响力“可能会危及韩国为获取自然资源而付出的外交努力”。报告说,首尔应该针对北京不断增强的影响力采取反制措施。

  报告令韩国驻华外交官感到困窘。他们极力贬低报告的重要性。如同韩国一位中国通所说,其中涉及重大利益。中国是唯一对朝鲜及其无赖的核武器计划具有某种影响力的国家。如同越南的情况一样,中国是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韩国企业在中国投资400亿美元。每年有580万人往来于两国间。有种说法是:“公鸡在山东打呜,韩国就可以听得到。”

  台湾是北京吸引力的第三个明证。这个岛国最近从美国购买了65亿美元的军火,以防范中国大陆的袭击,同时又忙于修补遭到谋求正式独立的前政府损害的两岸外交和经济关系。马英九政府上个月同意让中国企业到台湾投资。无独有偶,北京一改惯常的反对态度,同意让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世界卫生大会。由于两岸关系有望改善,台湾股市在几天之间猛涨了将近15%。

  北京影响力的增强反衬出了东京为争取地区领导权而付出的无望努力。当然,战后日本的示范作用和援助、投资及技术转让都对亚洲的发展产生了切实影响.从韩国到泰国乃至中国都不例外。不过,由于日本未能消除战争的仇恨,所以很难把重大经济优势转化为外交影响力。如今,中国正在日益削弱日本的经济领先地位。东京从未令人信服地扮演过地区领导人的角色,北京则已经准备好披挂上阵。

  但是,《金融时报》的上述观点(《中国崛起让亚洲既骄傲又惊恐》),却是流于十分的表面化,因为它没有提到决定亚洲未来命运的事件:北朝鲜的核武器问题!说“中国是唯一对朝鲜及其无赖的核武器计划具有某种影响力的国家”,这可能是极为表面的——因为事实上,中国又何尝不是受到朝鲜及其无赖的核武器计划最大威胁的国家呢 如果有一天中国陷入重大危机、甚至走向解体,我想,北朝鲜一定会在其中扮演一个重要角色。

  我还觉得,《金融时报》的作者,真应该好好阅读一下谢选骏先生有关《小国时代》的论说,因为小国时代的秘密就是核子武器。电视政论片《小国时代》第七集《全球战国》的第六节《核武器造成小国时代》明确指出:

  按照历史上以往文化圈、文明板块的发展脉络推论,战国时代的结局就是进入一个统一帝国的时代了,也就是罗马帝国和秦汉帝国的一统天下了,但是现代世界被一个偶然因素改变了,那就是核武器的发展和应用。核武器的存在使得大国之间的武力摊牌成为两败俱伤的自杀举动,这样一来,武力兼幷就被大大延缓了,甚至被中止了。其结果,是“形成统一帝国的趋势”突然掉头,向“小国时代”急速滑落。世界虽然没有发生核大战,却在精神领域却被原子弹炸成了碎片。“精神原子弹”的碎片,就是二百多个主权国家。

  核武器限制了常规战争,从而避免了两大阵营的最后摊牌,而社会主义阵营这个战争机器在不能发动战争、消灭资本主义的历史尴尬中,反过来却被和平竞争给击败幷颠覆了。在常规战争时代,小国要独立,大国就打你,民族要解放,强权就灭绝之,但是核武器的出现给了小国和弱国一个绝妙的保护伞,让他们可以和大国平起平坐。“冷战”的出现幷不是因为对立的双方不想打仗掠夺,而是不敢打仗掠夺,因为知道战争的结局就是共同毁灭,只有缓和关系才能共同富裕。是恐惧让人类变得文明一点了。

  如果没有核武器,就不会有小国时代了,历史将走另一个方向。什么方向 我猜测,武装到了牙齿的社会主义阵营,凭借其军事共产主义的战争机器,很可能已经在1950年代的朝鲜战争中打败了美国,1960年代已经从柏林攻陷西欧,幷且通过民族解放运动控制了非洲、中东和印度,而且在1970年代通过内部政变拿下了英国和日本两个侧翼群岛,完成了对于美国和澳洲的最后孤立和包围。1980年代,拉丁美洲各国首先瓦解,脱离美国势力范围,紧接着,澳洲也追随英国发生共产主义政变,加拿大左右为难,宣告中立。于是到1989年不是北京的抗议瓦解了社会主义世界,而是华盛顿的抗议最后埋葬了资本主义世界。共产主义的世界革命终于胜利,莫斯科帝国复兴了罗马帝国,红色凯撒宣告人类开始了新的纪元……

  但是核武器的出现中断了莫斯科社会主义帝国的霸权,因为社会主义本质上是一种军事体制,用军事强制来强行推动国家工业化战略。这种军阀政治下的农奴制、工奴制可以维持一时,但难维持长久;军事体制遇上了不能打仗的核威慑,英雄无用武之地,就和秀才遇见兵一样,优势变成劣势,就日益僵化,运转失灵,走向灭亡。社会主义这种制度,需要灾难来刺激自己的活力,因其缺乏制衡而不适于和平时代的发展。像中国的体制,在抗震救灾中是最有效的。“工农兵”,“兵”是决定性的因素,用军事管制,强迫工农劳动。

  小国时代的逻辑是:有了核武器就不能发动全面战争,所以产生冷战时代;冷战抑制了野蛮,催化了宣传,两个阵营纷纷放下身段,忸怩作态,吸引小国从事“代理战争”;结果弄假成真,小国时代粉墨登场。像是越南这样的低级代理人、代理人的代理人,也变成了时代的英雄;现在的伊拉克、阿富汗、北朝鲜等几个“流氓国家”,也是如此。先前的“欧安会”,卢森堡这样的小国也来一票,真是太可笑了;现在欧盟也是一国一票,不论实力。这不是什么民主自由,而是被核武器给吓破了胆,因为核武器毁灭起大国来,和毁灭小国一样容易,而且杀得更加痛快。尤其是那个中子弹,杀人不见血,杀人不毁东西,真是聪明绝顶、残酷透心。

  冷战结束以后,表面上美国取得了胜利,获得独大地位,像你刚才说的那样确实控制了世界的大局,但是有一个东西他没有改变也无法改变,那就是核武器。核武器配上远程导弹,一个像北朝鲜那样的流氓小国就可以叫美国放弃原则,而且将来情况会越变越坏,核国家越来越多,核小国的态度越来越流氓。可以预见,未来的“核俱乐部”将是“流氓国家俱乐部”。流氓投票决定人类的未来,因为任何国家有了核武器就敢于耍流氓,没有核武器就不敢耍流氓,至少到了关键的时候要服软,否则就是伊拉克、南斯拉夫的下场。

  苏联虽然解体,但其核武器系统却是“革命自有后来人”,传给了俄罗斯联邦,所以美国不敢压迫俄国太甚,害怕俄国进行核讹诈。结果俄国真的进行核讹诈,输出核武器,把世界搞乱,以便乱中取胜。我这么说幷没有十足的证据,只是看到苏联崩溃以后,世界上就冒出了不少的核国家,而且态度一个比一个蛮横。除了以前就有的俄国、英国、法国、中国四个大少爷,冷战以后又出现了以色列、印度、巴基斯坦、北朝鲜四个小少爷,现在还有个伊朗等着排队进入,连美国自己一共十个,将来的世界会被这群核武器狂人弄成什么样的鬼画符,我连想都不敢想。

  面对此情此景,美国再强都是虚的,因为消灭不了人家的核武器,你就是编制一百个反导弹体系,也无法避免关键性的毁灭。比如在华盛顿特区来一个无人宣布负责的“核子恐怖袭击”,你找谁去 再大的军事、政治、文化、经济力量,也没有用。

  根据谢选骏先生的上述见解,中国崛起,不仅难以颠覆周边的小国秩序,而且可能适得其反,激发周边小国的连锁反应,中国自己的大国崛起之梦,反倒被小国狼群所拖累。最近,明镜出版社以《美国衰败,中国崛起 》(英文书名:Meiguo Shuaibai, Zhongguo Jueqi?)为名,结集出版了《小国时代》电视片中谢选骏先生与何频先生对话的文字稿,我劝大家不妨一读。

去论坛发表评论】【转寄】【列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