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阜阳女农行行长投案自首 将引发官场大地震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5月29日 00:14   澳洲日报

  一个45岁、外表有些平庸的中年女人,一面迟迟难以通过银监局的任职资格考试,另一面却在银行行长的身份掩护下,长期操控着一个数以亿计的资本游戏。

  5月1日,这起事件的主人公―中国农业银行阜阳市分行腾达支行“行长”李群因资金链断裂而主动向当地警方投案,终使得本案为外界所知,但其中真相,仍是扑朔迷离。

  时代周报记者 白红义 发自阜阳

  王晓燕(化名)是在北京得知李群出事的消息的。

  李群曾经向王晓燕借了680万元,这是她和几位朋友打算合伙开小额贷款公司的钱。听到这个情况,王晓燕“在北京待不住了”。回到阜阳,她这才知道与她有同样遭遇的还有几十个人。

  5月12日,数十名群情激愤的债权人聚集在农业银行阜阳分行门前,讨要借款。他们拉出了横幅,要求“农行还我血汗钱”。

  据记者了解,债权人主要为三类:一类是李群的熟人,如王晓燕、张国琴等人。据悉,张国琴的父亲曾在阜阳县任职,两家算得上世交。第二类是腾达支行的客户;第三类则与李群是泛泛之交,之所以借钱给李群,更看重的是李群的背景。

  在一份《告各级领导、市民及新闻媒体的公开书》中,一些债权人声称“之所以借给农行这么多的钱原因有四”:首先,李群有着农行阜阳分行腾达支行的行长职位。其次,中国农业银行阜阳腾达支行的公章。

  “行长加公章这足以说明我们是在和农行办理的借贷手续。”这份公开书说。此外,高额利息和李群“显赫的家庭背景”是另外两个理由。

  令人有些意外的是,不少受害人以各种理由推托记者的采访请求,显得顾虑重重。王晓燕是少数愿意接受采访的受害者。“我现在成了一个公众人物了。”5月21日下午,王晓燕有些自嘲地说。“我的钱是干净的,别人的就不知道了。”

  显赫家世

  2006年,李群调到分行营业部任副主任,成了副科级干部。据王晓燕介绍,李群经常向她抱怨任副职的时间太长,“她一直梦想当一把手。”也是从那一年,王晓燕开始给李群借钱,但是数额比较小,多为10万、20万的金额。

  2008年7月,李群终于成为腾达支行主持工作的副行长,很多债权人都曾前去庆贺。因为这些债权人都是该行的大客户。

  据一位农行工作人员介绍,李群是从外单位调入农行的,至今已有二十多年历史了。李群的社会活动能量之大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很多人看来,与李群的家庭背景有关。

  李群生于1964年,大学文化程度,在家中排行第四。在王晓燕眼中,中等身材的李群性格开朗、爽快,喜欢交朋友,够义气。

  张志强则认为李群为人比较高调、张扬,表面上给人感觉是个很爽气的人。浑身上下都是名牌,LV皮包的发票就放在包里,时不时要给别人炫耀一下她背的包是LV的。

  李群很少在家里吃晚饭,有时一天能赶几个饭局。在王晓燕操办的饭局上,经常能见到她的丈夫漆德安的身影。

  她的父亲李清一曾任涡阳县委副书记、阜阳县委副书记,后任阜阳地区治淮指挥部指挥长,现为阜阳市水务局副厅级离休干部。

  李群的丈夫漆德安来自贫困的大别山区六安市金寨县,自阜阳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后即留在阜阳工作,多年来一直在阜阳市委宣传部任职,现为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大约在两年前,漆德安开始兼任阜阳市广电局局长。在广电局的办公大楼斜对面,正是李群案发的腾达支行。

  据当地一位与漆德安相熟的记者介绍,漆德安为人低调,也有一定的能力。去年,安徽省进行副厅级干部的公推公选工作,漆德安曾被阜阳市推荐为参与“公推公选”的15名候选人之一。

  此外,李群的二姐夫董坤为阜阳市旅游局局长,三哥李江为颍州区检察院批捕科科长。家中在党政机关任职的人较多,只有她的弟弟在芜湖做生意。

  对这些债权人来说,盯紧农行似乎是一个可行的策略。但农行并不愿意为此负责。“农行也是受害人。”据一位农行阜阳市分行人士称,“农行为配合公安调查案件牵扯了很大精力,声誉也受到了极大的损害。”

  张志强表示,从农行目前的表态来看,他们有意在切割与李群的关系。如果李群的行为是个人行为,各债权人的损失则由其个人承担;如果被界定为职务行为,则银行需要为其行为“埋单”。

  今年三、四月份,李群曾经大量借款,但都没有用来偿还各债权人的借款。就在投案前一天,李群还借了别人150万。张志强说,这不符合正常逻辑,“既然决定5月1日自首,为什么4月30日还借钱呢 ”

  另据王晓燕介绍,4月份时,李群曾向她透露过,银监局正在查她的账,“主要是保证金”。以此要求“五一”后再还钱。张志强在追款时,得到的是同样的解释。

  张志强分析说,李群之所以拼命地借钱,在于她想堵某一个漏洞。这个漏洞不是民间借贷形成的,更有可能与银行有关。因此,李群同样在切割与农行的关系。如果钱是她个人借的,与债权人之间就是一种民事关系;一旦是挪用了银行的公款,她所要承担的就是刑事责任。

  在他看来,正因为思考了两种选择的利弊,李群才“从容地”去投案。王晓燕得到的消息是,李群在投案前,开了好几次家庭会议,投案似乎早有预谋。

  5月22日,农行有关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农行的内控制度很完善,但不能排除执行层面的问题。

  “永不知情”的农行

  而公安机关的初步调查证明农行监管存在严重问题。据悉,李群共在农行内网开了9个账户,进行资金往来和交易,关联160多个账号,交易量高达9000多笔,有18亿元资金进出往来。

  李群所开的网上银行账户必须在农行内部网上才能操作,K宝,就是打开账户的钥匙,也必须在农行的内网上才能使用。案发后,李群已经上交了6个K宝。而且,在李群开设的账户上,有大笔资金异动却没有监管。

  与李群有往来的账号多达160多个,分布在各地,目前,被警方查处冻结的资金仅有900万元左右,这与李群自己供述的6000多万元亏空、受害人手持借条登记的1.6亿元甚至更多的款额,存在巨大悬殊。

  倒卖银行承兑汇票是李群的主要犯罪手段。她利用注册的空壳公司向银行交保证金后,从银行开出巨额承兑汇票用于经营倒卖。值得注意的是,在银行提交的有关李群开具的承兑汇票中,有的公司成立时间很短,有的公司注册资金只有3万元,农行却能开出几千万元的承兑汇票。

  开具承兑汇票本应有着严格的条件,但是这些硬性规定,在李群长达3年的违规操作中,没有得到任何监管。因此,李群得以以不足的保证金从银行开出足额的承兑汇票,并将其卖给他人,她能够从两边得利。

  案件发生后,外界对李群的“带病提拔”提出了疑问。李群在被提拔到腾达支行担任行长时,没有通过阜阳农行的民主推荐,而且在银监局组织任职资格考试时作弊仍没有通过考试,但仍被任命为主持工作的副行长,直到此次东窗事发。

  诸多债权人将矛头指向已被免职的阜阳分行行长徐玲。据称,徐玲与李群为涡阳老乡。就在4月29日夜里,二人还在农行七楼谈了两个多小时。

  在每年农行的检查中,均未查出李群的这些问题。“不是内部查出来的,竟然是她自首的,我很郁闷。”刘舒感叹说。

  同样郁闷的还有王晓燕,不但计划中的公司开不了,还背了一大笔债务。“过年放炮挺响的啊。”她说,“怎么会有这么多事。”

去论坛发表评论】【转寄】【列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