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最牛印章”五合章渐渐褪色:半年仅审查5张票据

http://news.sina.com   2010年10月19日 17:17   澳洲日报

由5名村民代表共同“掌权”的“五合章”。

  被称作“史上最牛印章”,曾因管住村干部“一支笔”广受关注

  民主之印“五合章”为何渐渐褪色

  “史上最牛印章”半年仅审查5张票据

  “我们村发明的‘五合章’能管住村领导自己签字、自己报销的‘一支笔’做法,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多大作用了。”在“五合章”的诞生地——贵州省锦屏县平秋镇圭叶村,原村委会主任谭洪康是第一批被监督的村干部之一,他日前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时说,现在提交“五合章”审查的报销票据已经越来越少了,“五合章”的民主监督威力也大不如前。

  2006年4月,一枚由圭叶村村民发明、刻制的财务章诞生。这枚刻着“平秋镇圭叶村民主理财小组审核”字样的印章,总共被分成五瓣,分别由村民选出的4名代表和1名村党支部委员保管。村里大大小小的经费开支,5人中只要有一人不同意,村干部的票据就不能报销。在当时,这枚民主理财章被称作“史上最牛印章”,曾经被媒体看作是“一枚质朴的民主之印”,体现了基层政府“权力的分立与制约”。

  本报曾于2007年12月26日刊发报道《“五合章”诞生记》报道此事。文中记载,从2006年4月至2007年12月,圭叶村经过“五合章”审查的票据总共有258张,平均每月接近26张,其中5张没有通过审查,理由是“票据开支明细写的不清楚”,没有通过审查的票据不能报销,费用由村干部自己负担。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翻阅圭叶村2010年村委《半年结算情况记录》时发现,2010年上半年里“五合章”审查的票据仅仅只有5张,平均每月不到1张,记录上只写明了花费的金额,没有具体的开支明细,保管账本的村会计谭洪灿告诉记者,这5张票据已经全部通过审查。

  谭洪康说,村里报销的主要是村干部外出开会的车费、村里搞项目的工作支出和接待领导的招待费,每月报销票据从3年前的20多张降到现在不足1张,而且没有开支明细也报销了,“这里面肯定出了问题,一方面是村干部出了问题,一方面是掌握‘五合章’的人出了问题。”

  “五合章”太严厉致村干部工作不积极

  2010年《半年结算情况记录》记载的5笔支出分别是:村支书谭元朗运输农家书屋的书回村的运费50元、村两委消防检查费用72元、旱情检查费用31元、离任村干调查村委用餐96元和参加皮所村(圭叶村附近的一个村子——记者注)6月尝新节活动费用245元。这5笔支出共计494元。

  这份支出记录,原村委会主任的谭洪康“看着就生气”,在他看来,5笔支出中没有一笔是村里主动搞项目的花费,说明村干部为村里的发展没有出力,“没去镇里和县里打交道”。

  谭洪康说,自己在任的时候,村干部心很齐,为村里争取到了消防设施建设、整修村学校、修建侗族景观风雨楼等项目,“要争取项目就要主动去镇里、县里打交道,连一笔需要报销的交通费都没有,就说明没有尽力做事嘛。”

  对于现在村干部为什么不主动去“打交道”,谭洪康摇摇头说:“有的时候出去了要自己贴钱。”

  村干部自己需要贴的钱,就是“五合章”没有审查通过的钱。谭洪康曾经有一笔支出没有审查通过,不但自己贴了钱,发生的言语冲突还饱受全村人的诟病。

  那次,谭洪康去县里参加一个培训会,回村报销时,他在票据上写着:下锦屏县去开培训会花28元。谭洪康向“五合章”成员解释说,这28元,其中车费10元,买了一包烟应酬,花了11元,吃了一顿便餐7元。

  但他的解释当场遭到“五合章”成员的质疑:开会是管伙食的,为什么还要买便餐 他再解释说,会议最后一天没有饭了。但这却没法让这5个人相信。对于那包烟是用于应酬,也有人质疑,是不是他自己抽了

  “五合章”的5个成员最终决定不予报销。谭洪康抢过票据,一把撕了,“严厉得过分,我给村里办事,这点钱都不给我报,全村都以为我花了公款谋私利。”

  从此,谭洪康处处小心,去镇里、县里纯粹办公事的票据才敢报销,如果办公事顺便办点私事,就不敢报销,只有自己贴钱。

  “是不是所有的村干部都自己贴过钱 ”记者问。

  “我们那一届村干部基本都贴过。”谭洪康说。

  “贴的多吗 ”“金额倒是不大,每次二三十块钱。”

  “村民们认为现在的村干部怕贴钱,所以不出去打交道 ”

  “可能有这个因素,干事情不但没有‘油水’,还可能贴钱,谁愿意干啊。”

  “五合章”发起人之一的谭洪江也同意谭洪康的看法,但他认为,除了村干部怕贴钱之外,现任村干部为村里做事的愿望不如上一届强烈了,而现任村干部的选举过程,也不能代表所有村民的民意。

  2008年,圭叶村和附近的孟伯村合并,老百姓们约定俗成,将圭叶村称为“下寨”,孟伯村称为“上寨”。村里几位党员一起,推选了村里最年轻的党员谭元朗为村支书,因为谭元朗是“下寨人”,为了平衡,“上寨”推选了一个村主任。

  “村主任年纪大了,不愿意干事情,村支书年富力强,但是自己在镇上开工程机械挣钱,也顾不上村里的事情。”谭洪江说,给村里做事完全没有“油水”,和一个月几百元的补助相比,能干的村干部宁愿去镇上干活多挣点钱,年老的也就混日子了。

  掌管“五合章”的人也开始讲人情了

  从“五合章”诞生起,61岁的谭洪江就是村民投票选出的管理“五合章”成员,至今已经连任了三届。他记得,2008年前,村里工程多、账务多,村干部会在每个季度召集“五合章”的成员审理账目,而现在,账目少了,每季度审理账目的制度没有以前那么严格了。

  今年9月初,村干部召集“五合章”成员审理2010年上半年账目,9月10日,“五合章”成员谭元海、王模煊(或称“王木先”——记者注)、谭洪江、谭洪灿4个人在一起审查了5笔开支,并分别在《半年结算情况记录》上盖了章。

  “五合章”管理成员之一的杨仁炳因为有事没有出席,《半年结算情况记录》上鲜红的“五合章”明显少了一个角,成了“四瓣章”。

  村里的知情人介绍,按照“五合章”诞生之初的约定,必须5个人同时到场才能审查账目,5个人掌握的五瓣印章,也必须在全部凑齐的情况下拼合在一起,郑重盖下。在审查的记录上盖出缺了角的“五合章”,不符合“五合章”的约定。

  对此,谭洪江说,这次审查的票据少,加上间隔的时间也比较长,所以也就没有那么认真了,审查时,这5张票据没有列出详细的清单,也都通过了,“杨仁炳的一瓣章,等他回来的时候再盖上。”

  村民们现在对于“五合章”的质疑,还远非这一次异常出现的“四瓣章”。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一次“下寨”为村民搞了集体消防演习,“上寨”的村干部看到“下寨”的消防演习报了账,于是当场写了一张白条,要求一并为“上寨”的消防演习报销。

  “‘上寨’还没搞演习怎么能报销呢 ”有人当场发出质问,得到的答复是“回去把演习补上”。

  “没有搞的演习都要求报销,这不还是以前的‘一支笔’作风吗 ”村民们在盯着“上寨”消防演习的同时,也等着“五合章”在审核票据时发挥作用。谭洪康说,直到今年9月,“上寨”都没搞过村民集体消防演习。

  谭洪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自己的确见过了村里与消防相关的费用开支票据,也知道“上寨”的村干部曾经现场写白条的事情,但这些账“五合章”审核后,还是通过了,“‘上寨’‘下寨’之间也要平衡一下,没办法”。

  “这不就掺杂了人情因素吗 ”谭洪康说。

  “五合章”的监督范围可以更大一些

  比起2006年刚刚诞生时巨大的影响力,现在的“五合章”在圭叶村已经不是老百姓最关注的事情了,哪笔账审没审、过没过,已经不会成为老百姓喝酒聊天的话题,这个当年第一个“吃民主螃蟹”的村子也很少被提及。

  尽管如此,谭洪江依然对“五合章”继续存在下去很有信心,因为还没有哪位干部敢公开反对接受“五合章”的监督,村民也不会放弃这样一种监督模式,“谁敢破坏‘五合章’的监督,谁就有问题,只有‘五合章’能保证干部不‘吃钱’。”

  对于“五合章”成员自己出现监督不严的问题,谭洪江认为,一方面需要加强自律,另一方面也跟孟伯、圭叶两村合并的客观因素有关,因为两村人心里有一道看不见的分割线,不好开展工作,“听说两个村马上就要分开了,下一届选举的时候,我们不用考虑平衡问题,选个能干的好领导。”

  事实上,“五合章”的进步之处,在于填补了村民对村干部办公经费支出的监督空白。而面对上级下拨的扶贫款、补贴、低保等资金究竟分给谁,“五合章”并没有监督的权力,比起每年政府安排的5000元左右的办公经费,扶贫款、补贴、低保等数额更大的资金,基本还是村干部“一支笔”,自行决定分配方案。

  “民主监督的范围应该越来越大。”谭洪康说,在圭叶村老百姓心里,“五合章”不仅要用好现在监督办公经费支出的职能,还应该进一步监督扶贫款、补贴、低保等收入的分配,这样才能在更大范围内,保证村干部在涉及“钱”的问题上保持公平。

  但让谭洪康感到矛盾的是,监督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村里发展得更好,如果因为监督力度的增加,导致村干部不愿意做事,那岂不是违背了监督的初衷 如果把“五合章”的监督范围扩的更大,会不会就没人愿意当村干部了

  谭洪江和谭洪康有着同样的担心,他对记者说,按照约定“五合章”成员即将改选,如果村民还选自己当下一届“五合章”成员,他将和新的“五合章”成员一起找村干部协商,督促村干部去镇里、县里争取项目。

  “当干部就是要为人民服务,监督力度大了就不想干事,那就是别有用心。”谭洪江说。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 称:
国家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