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大陆求学热正夯 两岸学生大不同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2月18日 13:32   澳洲日报

  根据《读者文摘》二〇一〇年底所做的亚洲地区高等教育大调查,台湾学生心中的海外留学圣地,首选依旧为美国,但中国大陆竟以百分之六的些微差距直逼英国,跃居最想留学国家第三位,打败澳洲、加拿大、日本等二十年来台湾留学生聚集的热门地区,令许多人大呼意外。显然,台湾政府去年九月开放大陆学历采认的政策正在迅速发酵,甚至隐然改变了人民留学的倾向。

  世新大学校长赖鼎铭语气肯定地说:「未来的就业市场在大陆!」他直言,美、英的留学顺位只是台湾学生「意愿」上的排序,真正「出走」的人数并没有预期的多,因为目前美国的经济并不好,学成后未必能在当地找到适合的工作;反而去大陆念书与发展,在求学期间把人脉建立好,才是比较务实的作法。

  磁吸效应显现 两岸学生加速流动

  中央大学校长蒋伟宁也认为,美国高等教育的高峰期已经过去,五至十年后更可能走下坡;大陆的高教则正在往上走,如果可以进入排名前十名的学校,当然值得台湾学生考虑。但整体来说,大陆有三千多所大学,台湾高教的平均水平仍在大陆之上,而且领先大陆十年,因此他不担心开放大陆学历后,会吸走许多台生。「台湾前十名的大学与大陆前十名的大学差不多,我们也有实力吸引优秀的陆生前来就读。这是一个流动,很正常。」

  然而,蒋伟宁也提出警讯,台湾的大学师资目前正处于最佳状态,平均来说比大陆强很多,但他们现在也努力往上走,好的学校将会越来越多,吸引更多台湾学生过去;若台湾政府再不加倍努力,让大学越办越好,则很快的磁吸效应显现,就会冲击国内的大学招生,到最后就算学生不去大陆,也会流往香港或其它地方。

  大陆学分超多 熄灯借光苦读

  两岸之间的大学角力赛既已开跑,结果如何不仅是两岸当局与大学本身关切的议题,也牵动着许多想去对岸一探究竟的学生敏感的神经。尽管赴大陆求学比起他国少了语言障碍,但分隔数十年的政治与社会现实,仍然使两岸高教环境有相当大的歧异,有心前往大陆念书的台湾学子不可不知。

  王玲玲是浙江理工大学企管所二年级的学生,她与就读辽宁大学新闻系三年级的陈华玉、苏立业,去年九月一起来到世新大学短期研修。三人异口同声表示,课程与学分数是两岸大学最大的差异。大陆每一所大学的毕业学分数都多达一百六、七十甚至更多,一天上十二堂课、每周排课四十节见怪不怪,图书馆去晚了就没有位子坐;台湾则只要一百二十八个学分即可毕业,在学习压力上明显轻松许多,图书馆不仅都有空位,不上课的教室里还没人自习,进去念书甚至有人赶你走。

  前往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修读国际政治专业(即台湾的「学系」),当了半年交换生的文化大学政治系四年级学生吴赞轩,也以「超恐怖」来形容人大一百八十个毕业学分数;他说,陆生的校园生活就是「三点一线」,在「宿舍」、「食堂」、「教室」三个点跑来跑去,没有其它活动,为了修完学分,课经常从上午八点排到晚上九点半,不仅无暇打工,连社团活动都鲜少参与,「没有台湾大学生这么会玩。」甚至许多人还自备充电式台灯与笔电,以便晚上十一点宿舍断电后继续奋力苦读,或者搬张椅子到走廊借光阅读,因为走廊没熄灯。再不然就是去学校二十四小时不打烊的K书中心(学校所开放可以全天候使用的教室),享受与大伙一起挑灯夜读的快感。

  大陆重理论 台湾拚实务

  正因为大家都拚了命地念书,吴赞轩直言大陆学生的素质比台湾好很多,而且大陆老师特别偏重理论教学,不仅教得深,还会补充许多参考书要学生自己查,所以学生的理论基础既深厚又扎实,「大二的程度甚至比我们的大四还厉害。」但相对的教学内容也过于死板,缺乏实例,学生亦少有创意,为了争奖学金或希望毕业后请老师推荐工作,彼此竞争激烈,课堂发言亦非常踊跃。台湾的教授则较有实务经验,教学方式活泼,且经常请业界人士到校授课;学生爱疯社团、比较不在意成绩高低,更为重视从书本之外学到的经验,课堂上师生互动较少。两者各有利弊。

  八岁即随台商父亲前往大陆,目前就读北京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自动化系四年级的沈柏安也认为,学校大部分的教师上课都中规中矩,虽然喜欢让学生回去多看多想,也有实习课与实作课,但对于工科学生来说,实务仍嫌不足,尤其专业课程几乎没有业师,教学局限于理论层面,实习机会也得自己找。「如果想念IT设计,建议还是留在台湾读比较好。」沈柏安这么说。

  台湾教学西化 大陆望尘莫及

  台湾除了业师与兼任老师多,师资更为多元丰富,老师的教育背景与大陆也有显著差异。浙江理工大学企管所学生王玲玲说,台湾的大学教授大多为归国学人,课堂上经常援引西方国家的例子,教学内容西化且偏向欧美经验,并且多采原文教科书,注重英文;大陆则海归学者较少,几乎都是本土培养的教师。

  对中国大陆高等教育制度有深入研究的淡江大学教育政策与领导研究所所长杨莹建议,赴大陆念书应慎选科系,有些科系在台湾比较有优势,就不需千里迢迢跑到大陆学。例如社会科学与商管领域的源头来自于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故台湾的师资素质与教学内容应比大陆领先;理工领域则要看学系,有些学系大陆确实发展得比台湾好。

  善用网络资源 参考学科排名

  至于选校好还是选系好 杨莹认为,即使是世界名校,也未必每个科系都很强,建议台湾学生先上网做功课,了解各校有哪些博士学位授权点,或以大陆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学评估中心所公布的学科排名作为参考;尤其大陆学制众多,并不是认可名单上任一大学开的所有学制,我国政府都会承认学历,还须符合在当地停留时间多寡等诸多条件的限制,学生应特别注意。

  世新大学校长赖鼎铭也呼吁学子善用网络资源,找出各校的一级学科有哪些,作为选择校系依据。

  学习转换有落差 学风自由度互不同

  而由于两岸学术背景互异,在台湾师范大学短期研修一学期的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四年级学生顾韬就发现,台湾老师上课喜欢举台湾学界为例,陆生如事前未做功课,很容易造成理解上的困难。辽宁大学新闻系学生苏立业也说,台湾谈曾虚白新闻奖,大陆课堂则常以邹韬奋或范长江为教材,赴对岸求学若不先了解彼此的学术发展背景,学习转换的障碍恐难免。另外,学术名词与外国人名的翻译,海峡两岸也多有不同。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许多受访陆生皆认为,大陆大学的修课自由度较小,有些学校甚至没有开放跨年级选课与加退选,小班上课的机会也不多,所以非常羡慕台湾的大学在修课上「很自由」。国三即前往大陆,目前就读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系四年级的陈希临指出,校内转系风气并不盛行,申请转系似乎也不容易,因此,建议台生最好大学毕业、目标确定后再到大陆念研究所,不要高中一毕业就过来,以免选到一个没有兴趣、或与理想有落差的科系,又很难离开。她也很向往台湾的大学有「调酒社」这种「真正有意思」的社团,不像大陆大学以学术类社团居多,参加社团的用意也是为了培养学术能力。

  找出学习优势 大陆留学不虚行

  以过来人的经验,陈希临、沈柏安和吴赞轩鼓励想赴大陆念书的台生,只要真心想学习,大陆真的是留学的好地方,因为在这里很容易受到同学影响,让自己变得更为用功与努力。「但如果想混,教授其实也不太当人。」陈希临与沈柏安就曾遇到一些台生,一天到晚上夜店与酒吧,上课则几乎不出现,却照样拿得到学位。但他们并不认同这种作法,「千万不要因为在台湾混不下去,才来这里混张文凭!」沈柏安语重心长地说,拿出勇气,不要抱怨,找到台湾所没有的学习优势,千里负笈大陆才会更有意义。

  例如,大陆幅员辽阔,来自各地的学生与师资齐聚一堂,在思想观念上所形成的文化冲撞,就是苏立业认为在同构型甚高的台湾比不上的。吴赞轩则对北京的国际化程度大感惊艳,不仅校园经常举办国际活动,连街头巷尾的老爷爷、老奶奶都会大谈国际政治,公交车上的计算机屏幕还不时播放全球各国新闻,与国家主席或总理出访等画面,以及该国概况、双方所签订的合作协议等,对于主修国际政治的台湾学生来说,真是一个很好的学习环境。

  意识型态敏感 历史事实阻争议

  「到大陆求学,就得调适成以中国的眼光看国际,以他们的思想和标准为标准。」吴赞轩认为,台湾设定的政治议题太狭隘,总是不离统独,大陆则比较宏观及国际化,愿意更大量地接受国际讯息,不会只关注两岸与蓝绿对决。但陆生遇到台生总喜欢刻意谈论政治问题,例如「你觉得台湾什么时候要回归 」、「你对台独的见解」等,则令许多台生不胜其扰,为了避免冲突,只好采取打太极或搓汤圆的回避策略,成为赴大陆求学最痛苦的经历。

  学政治的吴赞轩则有一套不错的应对方式。他会拿出台湾的钱币与身分证,毫不闪躲地向对方解释并证明中华民国统治台湾的历史事实,并非如大陆教科书所言「中华民国在一九四九年就灭亡了」。如此即可巧妙避开台独的争议。他也建议赴陆台生,言谈间尽量舍弃伤害感情的字眼,例如避免称呼对方为「中国人」,而要说「大陆人」,以免对方以为你自认不是中国人,而把你归类为台独份子,酿成无妄之灾。

  吴赞轩不讳言指出,意识型态是影响台生赴陆念书最大的变因,但唯有亲自到大陆看看别人的发展,才会惊觉自己在台湾像个井底之蛙。一味地批评而不去了解,误会当然越来越深。「其实想来台湾的陆生比想赴大陆的台生多很多,因为他们看了台湾的偶像剧之后,非常向往台湾如欧美般自由的生活!」

  改善两岸氛围 促进彼此交流

  从湖南师范大学社教系来台湾师大短期研修的单雅琪,与北京师大学生顾韬也都认为,台湾人对陆生存有偏见,以及媒体的负面报导,都是困扰在台陆生与阻绝彼此交流的重要因素,希望台湾开放大陆学历采认之后,两岸氛围能够尽速改善,使更多学生能在更友善的环境下互相学习。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 称:
国家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