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乌鲁木齐火车站爆炸案后 新疆维汉隔阂鸿沟加剧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5月02日 21:50   澳洲日报

  昨天走访乌鲁木齐维族人聚居的社区。在该区开店的汉族商家表示,自2009年乌鲁木齐打砸抢烧暴力事件后,汉族人和维族人便出现了隔阂。此后多起恐怖袭击事件,包括日前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爆炸袭击,让汉人“很难不对维族存有戒心”。

  吴汉钧乌鲁木齐报道

  nghk@sph.com.sg

  新疆首府乌鲁木齐那场震惊中外的种族暴乱已经过去将近五年,但似乎仍在当地维吾尔族和汉族居民之间留下了阴影。有乌鲁木齐市民受访时表示,两族目前的和谐其实很表面,维族人和汉族人很少成为朋友,甚至很少坐在一起吃饭。

  本报记者昨天走访乌鲁木齐维族人聚居的二道桥和赛马场社区。在二道桥的旅游胜地国际大巴扎,一些受访的汉族商家表示,2009年7月5日的乌鲁木齐打砸抢烧暴力事件后,他们觉得汉族人和维族人出现了隔阂。二道桥是“七·五事件”爆发的核心地区。

  在大巴扎卖丝巾披肩的童楼芳放低声量说:“平时打交道主要就是打招呼、调货、找零,其他时候基本上是井水不犯河水。”

  童楼芳被问及是否有和隔邻的维族商家一起吃饭时说,维族是回教徒,饮食习惯和汉族不一样,所以她没有跟维族人吃饭,而且维族人也不跟汉族人吃饭。

  她认为,中国少数民族政策允许维族多生孩子,而维族相对比较不注重教育,所以小孩往往没受过什么教育,这导致维族人面对很多家庭问题,如青少年犯罪、早婚、离婚率高等。

  童楼芳的摊位周围是回族和维族商人。接受采访时,只见回族商贩偶尔走过来同她打招呼,却不见维族商人过来。

  相互帮助但仍有所提防

  销售雪莲虫草补品的刘利博说,他和在大巴扎做生意的维族人都认识,彼此的感情也很好,平时经常互相帮助,例如调货、看店等。

  刘利博从13岁起就在大巴扎帮忙看顾家族生意,在那里工作已有10年,所以对大巴扎很熟。不过,刘利博承认,他对陌生维族人还是会心有防备。

  他说:“发生了这么多事,很难不对他们存有戒心,但干这些事的都是那些没念过书的少数人,绝大部分维族人是好人。”

  对于维汉关系的问题,赛马场社区的吾司曼有不同的看法。在该社区经营一家音像店的吾司曼说,他有很多汉族好友,经常一起吃饭聊天,偶尔去唱KTV。

  吾司曼来自南疆喀什,毕业自新疆大学,最近放弃房地产经纪的工作当小老板,他还热情地送了一张维族音乐人“艾尔肯”的光碟给记者。

  吾司曼的人生际遇和赛马场社区大部分维族居民不太一样。据他介绍,该社区大部分维族居民是从南疆到乌鲁木齐打工的维族人,是中下收入群,对很多事情的观念和汉族不太一样,例如养育孩子。

  他说:“维族人基本上没有计划生育,我们怀了孩子不会打掉,我们认为这是真主赐予我们的。大多数维族人认为,养育孩子不需要什么,每天一个馕就可以把孩子拉拔长大。”

  事态敏感当局严控媒体访问伤者

  在赛马场社区,大多数维族人不会说华语。除此之外,外来者并没有受到敌视的感觉。不过,一些汉族人提醒记者要小心,如非受邀不要走进维族人的家里。他们显然是对一系列的维族暴恐事件心有余悸。

  另一方面,记者昨天走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医医院,一名乌鲁木齐火车站暴恐事件的伤者说,4月30日晚他和妻子到火车站接火车,在等待亲戚出站时,爆炸突然发生,他的小腿被炸伤,妻子也受伤入院。不过,他现在“脑袋一片混乱”,已不记得事发经过和事后如何被送进医院。

  这名伤者右手捂着双眼说:“我伤在小腿,昨天还能乱蹦乱跳,今天就走不了了。”他既担心自己的伤势恶化,又忧虑妻子的情况。

  不过,采访不到五分钟,三名特警就把记者叫出病房,表示不能采访。一名警官在查看证件和确认记者没有录音后,把记者请离医院。他说,目前事态敏感,媒体没有得到新疆政府新闻办公室的批准,不能采访伤者。

  新加坡政府严厉谴责:

  暴力针对平民绝不合理

  新加坡外交部严厉谴责4月30日发生的新疆乌鲁木齐火车站爆炸案。

  我国外交部发言人昨天针对爆炸案回复媒体表示:“这种以无辜民众为对象的懦弱和卑鄙的暴力行为,是在任何情况下都绝对不合理的。”

  他也说:“我们向罹难者及其家属表示最深切的哀悼,并祝伤者早日康复。我们希望干案者会被逮捕和绳之以法。”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