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继续蹲监? 扁垂头丧气

http://news.sina.com   2009年10月09日 03:45   侨报

  台湾高等法院8日在附近实施戒严。香港中评社

  少数挺扁者8日继续鼓噪。中央社

  陈水扁8日赴台湾高等法院羁押庭。 路透社

  【侨报综合报道】台湾最高法院台北时间8日下午接纳陈水扁不服继续羁押的抗告,裁定撤销羁押,发回台湾高等法院更裁。台湾高等法院随即在当天下午6时重新召开羁押庭,晚间10时25分结束,随即由合议庭三位法官进行评议。至9日凌晨0时10分左右,法官以五大理由裁定延押陈水扁。对此,陈水扁办公室及其律师均表示无法接受,将会继续提出抗告。

  最高法院质疑扁逃亡可能性

  香港《文汇报》报道,台湾最高法院8日公布陈水扁撤押更裁3大理由,指扁是否需要收押,台湾高等法院仍有考量余地:第一、台湾高等法院裁定押扁,理由不够完备,未说明何以非押不可,为何不羁押则审判或执行难以进行;第二、台湾高等法院指扁洗钱、隐匿资金,但没有指明相关卷证来源及出处;第三,陈水扁熟悉潜逃方法的理由也不完备,且陈水扁现在还配有随扈8人至12人,必要时还可再增,事实上有无逃亡可能,台湾高等法院有必要仔细研究。

  台湾高等法院当天下午4时30分从台北看守所借提陈水扁,6时10分重新召开羁押庭。

  陈水扁到达高院下车时,脸上还带着一抹浅浅的微笑,难掩对抗告成功的喜悦。

  陈水扁这次在法庭上依然滔滔不绝,与律师们交相发招。

  扁律师石宜琳首先将主力放在龙潭案上,强调吴淑珍的行为与扁并无关系,同时以前中信金副董事长辜仲谅曾说过“都是和夫人接触”为例佐证。

  接着,另一律师洪贵参则针对“国务机要费”案进行说明,再次拿马英九的特别费案来做对比,质疑同样两案的标准、判法不一。

  传扁家已备妥一二亿元保释

  据扁办秘书江志铭透露,扁办8日接获台湾最高法院裁定更裁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已经通知吴淑珍,扁嫂满心期待扁能重获自由。

  据了解,上回扁办在台湾高等法院召开羁押庭时,为了因应可能会重金保释,已经准备一二亿元新台币,这回重开羁押庭,只要保释金额不要太高,要筹钱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不过,扁家人最终空欢喜一场。台湾高等法院经过4个多小时审理以及两个多小时评议,法官以五大理由裁定继续羁押陈水扁。

  台高院的五大羁押理由是:陈水扁所犯乃属重罪,符合羁押要件;曾任领导人,较一般人熟知涉外事务,有逃亡之虞;在海外有隐匿巨额资金行为;随扈只有保护并无监控的功能;具有一定政治影响力。

  在审判长宣布后,陈水扁面无表情,与律师简短交谈后随即还押,起身时还是因为腿软无力,站立不稳以手撑住桌子,神情相当落寞。

  好友猝死扁遭双重打击

  吴文清生前与女性友人共赴旅馆

  陈水扁好友、台湾西书公司董事长吴文清,8日凌晨近3时因心肌梗塞过世。经警方证实,吴文清猝逝前曾与朋友一道饮酒,尔后与一名女性友人赴台北薇阁汽车旅馆投宿,不料却发生憾事。

  台北中时电子报报道,最后陪在吴文清身旁的该名女性友人,年约30多岁,她声称当晚与吴文清进旅馆房间休息后,便进洗手间洗手,才从浴室走出来,便查觉吴文清已神色不对,立即拨打119求救。

  据了解,吴文清在被送往台北马阶医院急救的过程中已无呼吸、心跳。

  根据媒体调查,吴文清与该名女性友人是在8日凌晨1时多投宿薇阁,约莫过了一小时,119才接获该名女性友人的报案电话,待救护车赶到薇阁旅馆,才发现急救对象是陈水扁的好友吴文清。

  警方虽透露吴文清当晚曾与友人饮酒,并也表示,8日凌晨确实有名女子陪同吴文清赴薇阁旅馆投宿,但究竟这名女子的身份为何,以及吴文清当晚是与谁饮酒,则表示并不清楚。

  吴文清因心肌梗塞送医不治,家属对此并没有更多意见。不过因为时机、场合敏感,有网民直称吴文清又是“爽到爆”吧

  据了解,吴文清是陈水扁的死党,交情超过40年。扁被羁押后,吴文清即站出来协助扁家处理大小事,并为扁喊冤,俨然成为扁家的代言人。扁案上诉二审,吴文清甚至表示要卖祖产为扁筹律师费。

  特侦组侦查扁案时,查出扁家海外秘密账户中的7.4亿元新台币曾放在国泰世华银行的保险室,吴淑珍曾找了吴文清和胞兄吴景茂等“亲信”,把钱搬到世贸联谊社,最后才汇到海外。

  吴文清生前常帮忙接送扁家成员到法院开庭,吴淑珍抱怨被“满门抄斩”,曾拜托吴文清帮忙照顾陈水扁的下半辈子。吴文清和扁家交情,可见一斑。

  庭上飙言扁曝逃亡秘道

  强调卸任后不能用 自己已“插翅难飞”

  为重新获得自由的陈水扁8日晚在台湾高等法院合议庭上激动陈述50分钟,强调他“插翅难飞”。

  揭了两条密道的底

  台北《中国时报》报道,台湾高等法院上次在续押陈水扁的理由中提到他身为卸任“总统”,比一般人更为知悉潜逃方法。为了反驳,陈水扁8日曝料指出确实有两条“脱逃”管道,但只有现任“总统”才能用。

  陈水扁说,当“总统”根本不必逃跑,他说“国安”人员曾经告诉他士林官邸与衡山指挥所是连在一起,指挥所那边有一个停机坪,危急时可以搭直升机脱逃。

  “那是蒋介石时期使用的,他死了以后就没有用,我身为卸任总统用不到。”

  陈水扁还说第二条脱逃管道,就是“总统府”与“国防部”中间的博爱路,有一个地下道相通,从“总统”办公室经过博爱路的地下道,就可以跑到“国防部”的顶楼停机坪,那是现任“总统”用的。

  陈水扁语气不爽地责问:“我用得到吗 我已经卸任怎么可能逃跑 ”

  再增一项替代方案

  陈水扁强调,“9·24”的庭讯提过的七项替代条件,这次还是一样,希望合议庭能够斟酌。

  据了解,陈水扁当日提出,一旦可以不要羁押,可附加的七项替代条件内容:一、戴电子监控仪器;二、软禁在家;三、限制会面对象和参加活动范围;四、缴回注销台湾护照;五、不要享有卸任总统礼遇;六、定时到派出所报到;瑞士7.5亿元新台币汇回台湾捐作公益。

  为求停押,陈水扁进一步表示,合议庭还可在原先的7项条件,多加一个第八项,命特勤人员每日通报他的行踪,或者行文“国安局”,要求护卫特勤人员从今以后将他每天的行程与会见的人员都要记录报告。

  针锋相对检方大开火力

  称扁家仍有不明资金外流

  陈水扁8日在法庭上极尽手段,检方也没闲着。

  台北中广新闻报道,经过扁三位委任律师轮番上阵后,特侦组检察官越方如也展现火力,她强调用“诚信”为扁脱罪“太可笑”。

  至于瑞士5.7亿元(新台币,下同)未汇回,她坦言与本案没有直接关系,但不论5.7亿元是否合法,绝对是扁逃亡的诱因。她同时强调扁家海外有太多资金未查扣,“绝对有可能逃亡”。

  越方如透露,被告陈水扁家族在海外存有巨额资金,所涉洗钱行为遭国际洗钱防治组织艾格蒙联盟安全网络组织发现后,仍有隐匿资金事实,检方在起诉书中详细说明,并指明证据方法,原审判决也认同,最高法院发回的裁定应属误会。

  越方如也说陈致中的账户资料,显示相关银行账户有不小的金额,资金去向不明,调查结果发现这些钱的流向,与两笔在美国不动产有关,陈水扁被起诉的机密“外交”案中,显示陈致中在美国账户存有30多万美元,显示陈水扁家族海外资金不只有瑞士而已,希望合议庭裁定羁押陈水扁。

  还押北所扁情绪尚平稳

  陈水扁搭乘高院警备车,9日凌晨0时55分由警车引导下,返回台北看守所戒护区。北所外没有支持民众聚集。

  台北中央社报道,所方透露,为陈水扁准备了便当,但陈水扁并未用餐。依程序完成身体检查后,自己步行回房,凌晨1时15分就寝,目前情绪平稳。

  北所表示,由于陈水扁友人吴文清过世,会特别观察他还押后的情绪变化。而民进党台北市党部主委黄庆林8日晚也透露,因为担心阿扁伤心、影响情绪,目前还不敢让扁知道吴文清过世消息。

  另悉,陈水扁在“总统”任内的传译陈主欣,9日上午10时30分到台北看守所探扁。

  既期待又怕受伤害

  扁办整夜灯火通明

  台高院8日再开庭,裁定是否羁押陈水扁。已近一年“没有老板”的扁办当再度重演日前整夜灯火通明场景,随时严阵以待,但也笼罩着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矛盾气氛。

  台北《中国时报》9日报道,陈水扁第一次羁押32天,第二次羁押281天,9月24日扁案移审到高院,当时面对不同法官首次开羁押庭,扁阵营原本对扁解除羁押抱有一丝期待,扁办也预先拟好了陈水扁回家的方案,一为扁获释后先回扁办过一夜,一为搭高铁南下与家人团聚;也规划好相关联系、筹措交保金、甚或买猪脚面线等。

  扁办那天整晚灯火通明,部分职员留守紧盯电视,掌握羁最新进度,希望能有“好消息”;“国安”特勤人员也现身扁办,勘查场地安全。然而,随着高院裁定续押扁,一切又归零。扁办幕僚还在网站上感性写着:“空等待,要去关掉老板办公室的灯了……”

  8日晚,先前剧情再重演,这回扁办幕僚说,接获讯息又给了他们一线希望,没想到最后还是失望。

  忘了阿扁吧

  从1994年陈水扁攻下台北市长开始,一直到2008年卸任“总统”,整整15年民进党都笼罩在陈水扁的光环与阴影之中。对于一个无数民主先贤牺牲奉献才能走过戒严时代的本土政党而言,这样的“一人独大”时间太漫长了,陈水扁固然带领民进党迈向执政,但民进党付出的代价也实在太沉重。

  台北《中国时报》9日刊文指出,过去党产问题像是民进党的提款机,每逢选举就拿出来大力修理国民党,也总能达到唤起选民对国民党负面记忆的效果。

  10年风水轮流转之后,扁案变成了国民党的提款机,民进党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力。但这种“提款机时代”应该走入历史了,蓝绿政党不能再继续陷入这种“烂苹果比赛”的比烂逻辑。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