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葛传红:美国外交“奥巴马主义”初现端倪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4月22日 21:13   凤凰卫视

  时代周报记者 葛传红

  美洲国家首脑会议4月17日开幕之际,各国领导人等待开幕式开始,出现了让人意外的一幕:美国总统奥巴马主动走向“美国的死对头”—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用西班牙语向他致以问候。随后,两人友好地握手,奥巴马还轻拍了查韦斯的肩膀。

  事后,奥巴马说他当时用西班牙语对查韦斯说:“你好吗?”而查韦斯则告诉媒体,他当时也用英语对奥巴马说,“我希望成为你的朋友”,并声称他“很感谢他这样做”。

  18日,两人关系进一步拉近。会议间隙,查韦斯走到奥巴马身旁,递上一本乌拉圭作家葛里诺的著作《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并拍了拍奥巴马的肩膀,后者欣然接受了这份礼物。当被问到与布什继任者会面的感觉时,查韦斯认为很不错,并称和布什相比,奥巴马是一个聪明人。

  “这在布什时代,简直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但奥巴马这样做了,这凸现出奥巴马有着与布什不一样的外交思维。”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的张家栋副教授对记者指出。不过,他同时也认为,现在说“奥巴马主义”(ObamaDoctrine)还为时尚早,“但可以说凸现了一些端倪”。

  “奥巴马主义”初现端倪

  眼下,奥巴马100天“蜜月期”也没剩几天了,虽然经济方面并没有什么起色,但外交战略的转变却进展得非常迅速,引起各界关注。对此,世界舆论议论纷纷。在一则评论中,美联社则将奥巴马跟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相提并论,甚至还石破天惊地得出结论说:“奥巴马在短短3个月内所作出的外交转变,速度比当年的戈尔巴乔夫还要快。”

  “其实,100天所谓的‘蜜月期’一般都是衡量美国总统表现的观察期,现在可以说奥巴马已经抛弃了布什咄咄逼人的‘牛仔外交’,强调合作与对话。”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的金良祥研究员对记者说。

  然而,虽说“奥巴马主义”尚未成型,但人们从一系列的奥巴马外交行动中也能对此看出个大概。

  首先,放弃“先发制人”外交战略—美国已经公开放弃了“反恐战争”的提法。事实上,自“9·11”事件以来,“反恐战争”已成为全球耳熟能详的外交词汇,更是布什政府推进海外军事行动的一大借口。

  不过,3月30日,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说,由奥巴马领导的美国政府已停用“反恐战争”这一表述,当时她还表示:“我认为这件事本身就很说明问题。”美国媒体普遍指出,持“变革”口号上台的奥巴马,再一次与前总统布什“划清界限”。

  其次,与敌对国家改善关系,修复美国在世界的形象。4月17日,奥巴马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首都出席美洲国家首脑会议时说,美国将寻求和古巴关系的“新开端”,并承诺将开启与其他美洲国家建立平等伙伴关系的“新时代”。

  事实上,为了履行在竞选时的承诺,早在4月13日,奥巴马就宣布了一系列有关放宽对古巴限制的措施。其中包括:取消对美籍古巴人回乡探亲的一切旅行限制,增加他们在古巴逗留的时间及美元消费的数量;解除在美生活的古巴人向家属汇款的数量限制;允许美国的电讯网络供应商,签订建立连接美国与古巴的光纤电缆与卫星通讯设施协议,等等。

  地区层面,奥巴马多次在讲话中透露,美国将同包括伊朗和叙利亚在内的中东国家展开“有原则的和持续的”接触,以推动中东地区安全角势的改善。奥巴马还承诺说,过去美国有时与其他国家缺乏沟通,而且试图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但今后将寻求建立平等伙伴关系。

  最后,摆脱“单边主义”而采取“多边主义”外交策略。事实上,在奥巴马入主白宫之后不久,奥巴马就派出各路使团与多国进行“接触”和“磋商”。在2月上旬,美国首次派出副总统拜登出席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外界普遍认为,表明奥巴马政府对欧洲盟友的重视和对俄罗斯改善关系的善意。当时,拜登在会议上特别强调,“美国需要世界”,并决心在同其他国家的关系中“确定新的基调”。而随后的国务卿希拉里首次出访,更是选择了亚洲,成为一次名副其实的“倾听之旅”。

  尤其在最近的朝鲜半岛危机中,奥巴马体现了与布什完全不一样的思维。在过去8年里,布什政府曾试图孤立朝鲜,向朝鲜施压,后来又求助于堆满“贿赂品”的谈判,但这两种办法都没能改变朝鲜。对此,奥巴马的朝鲜特使博斯沃思最近曾公开宣布,和朝鲜打交道时,“压力不是最具效力的办法”。而且博斯沃思还提出,只要有需要,就会去平壤进行双边会晤,同时他还不忘向中俄两国进行求助。

  对此,张家栋副教授认为,这其实都可以归结为一点,那就是奥巴马政府试图在全球推行“巧实力”(smartpower)外交—综合运用“硬实力”和“软实力”两种因素,来为美国的国家利益服务。他指出:“美国之所以这样做,重要的原因是自己的相对实力在下降,是外交转型的一种努力。”

  新外交正视美国衰落?

  现在在美国普遍有一种情绪,认为在过去8年里布什的所作所为,使美国失去了作为一个伟大国家的良好声誉—失去了“9·11”之后全世界给予他们的同情,并把这种同情变成了恐惧和仇恨。

  这样,人们便把奥巴马看成一位能将美国重新带回正确轨道的英雄。因此,在很多人看来,2008年的美国大选已经成为美国历史的一道新的分水岭。事实上,这也是人们看待奥巴马“蜜月期”的一个重要视角。

  然而,遗憾的是,奥巴马的施政却并不顺利,一方面是日益严峻的经济危机,另一方面则是“新美国衰落论”又在美国朝野风生水起。这样,一左一右的巨大压力,让奥巴马的“维新之路”举步维艰,已将他逼到了退无可退的境地。

  尤其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前美国《外交》杂志主编、《新闻周刊》国际版主编法里德·扎卡里亚(FareedZakaria)连续撰文,并出版专著《后美国时代:群雄崛起的经济新秩序时代》(据美国媒体透露,这也是奥巴马总统最近读过的唯一关于美国外交事务的著作),鲜明地提出了“后美国时代”的理论。他认为,当今世界已经进入了后美国时代,我们正在经历着现代历史上第三次重大的力量转变,即最近20年美国之外的世界纷纷崛起——在工业、金融、社会、文化等几乎各个领域,美国的支配地位都在逐渐消失。

  随后,在2009年2月,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罗伯特·佩普(RobertPape)又在《国家利益》杂志上撰文提出了“帝国衰落论”。他认为,美国处于前所未有的衰退之中,在21世纪头10年,美国的相对实力不断下降,而中国的相对实力却一直在增强。单极秩序正在变得过时,其他国家正在崛起为可以与美国实力相抗衡的力量,结果美国正在失去大部分的战略自由。

  而素有“金融大鳄”之称的索罗斯更是“危言耸听”,他认为,此次金融危机是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是美元作为世界货币时代的终结,是一次对全球经济的根本性调整。在这一调整的过程中,美国将相对衰落,而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则将崛起。

  不过,在金良祥研究员看来:“将美国衰落和中国崛起对立起来,是一种错误的思维,因为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并不是以牺牲别的大国发展为条件的,而是一种双赢或者多赢的模式”。

  萨科齐:奥巴马“还很嫩”

  时代周报记者顾锦生综合报道

  法国总统萨科齐素以行动积极闻名,但是他同样也喜欢表演“嘴上的舞蹈”,在不那么私下的场合“指点”其他国家或国际组织的领导人,比如近日在爱丽舍宫举行的经济讨论会上,当着多个党派24名议员的面,萨科齐总统“再次起舞”。

  法国《解放报》以及其他报纸援引参加会议的反对派议员的话报道称,3道菜过后,萨科齐开始滔滔不绝地议论起其他领导人的缺点。

  在萨科齐看来,美国总统奥巴马很脆弱,缺少经验,对于气候变化的议题尤为短视;德国总理默克尔并不理解本国的经济困难,而且“除了支持我之外,别无选择”;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对伦敦20国集团峰会“完全没谱”。

  他的一些话还起到了“一箭双雕”的效果,提到西班牙首相萨帕特罗时,萨科齐说,他“可能不那么聪明,我认识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但可惜没能捱过大选的第二轮”—后者显然是指他之前的政敌、社会党领导人若斯潘。

  萨科齐的理想模范似乎是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民主当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再次当选。”萨科齐对议员们说,“看看贝卢斯科尼,他再次当选了3次。”(贝卢斯科尼实际上再次当选了两次。)

  爱丽舍宫发言人随后否认萨科齐曾发表过贬低西班牙首相的言论,认为恰恰相反,他在会上赞扬了萨帕特罗。不过对于其他评价,发言人未作否认。

  奥巴马总统,在说话如放连珠炮的萨科齐看来,他“头脑敏锐,非常聪明而且魅力非凡。但是他当选仅仅两个月,(在这之前)他从未领导过政府的某个部门。他坐上现在的位置缺少了很多东西”,而且“并不总是在决策以及高效层次上运作”。

  这其实也不是萨科齐对奥巴马首次发表评价,在奥巴马还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时,萨科齐就严厉抨击他的外交政策“非常不成熟”。

  此外,萨科齐认为两人近日会面时,奥巴马对气候变化问题准备不足,“我告诉他,‘我认为你对我们解决二氧化碳问题所采取的举措并不十分了解。’”

  法国的《快报》杂志报道称,萨科齐在会上还取笑了奥巴马被神圣化的形象。受萨科齐施加的压力影响,奥巴马同意在6月访问法国,纪念二战时的诺曼底登陆战。

  “我将要求他走过英法隧道,他会答应的。”萨科齐据称如是说。

去论坛发表评论】【转寄】【列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