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白岩松:央视改版重点不在《新闻联播》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6月18日 01:20   北京新浪网

<div align=left>  2007年底上场的海霞被认为是最具亲和力的《新闻联播》主持人。“观众关注的是内容和表达方式的变化,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组织结构和理念的变化。”白岩松说 图/CFP</div>

  2007年底上场的海霞被认为是最具亲和力的《新闻联播》主持人。“观众关注的是内容和表达方式的变化,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组织结构和理念的变化。”白岩松说 图/CFP

白岩松:“主持人归根到底是改革的动物。” 图/CFP

白岩松:“主持人归根到底是改革的动物。” 图/CFP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张英 实习生 余舒虹发自上海

  十六年前的《东方时空》从语态开始变革,现在依然面临这个挑战,因为空话套话依然在屏幕上乱飞,这样流畅的废话如何能有亲和力?——白岩松

  7月份,白岩松所在的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将有大动作,新闻中心负责的新闻频道和一套新闻节目将推出新版。对本次的改革,中央电视台从底层到高层均缄口,新闻中心副主任梁建增说,“此次的新闻改革是从上往下,领导要求只做不说。”

  “近一段时间,当人们把注意力更多放在《新闻联播》改版上时,我是多少有些忧虑和担心的。我不认为这次改版的重点在《新闻联播》,甚至大改的可能性根本不大,但整体的变革却应当期待,包括人们一时间看不到的理念变化。”在接受南方周末专访时,白岩松说。

  新闻人角度

  我们现在正在变动之中。首先,我会从一个主持人的角度来看,另外我可能从一个新闻人的角度看这次改革。所以一方面我是身在其中的一个人,另一方面可能更多的我是一个旁观者,我也在观察这个改革会向哪个方向走。

  从社会背景来看,我觉得从社会到政治高层,大家对新闻在社会当中作用的认识跟以往相比在发生变化,尤其是经过了2008年的大地震,开放、透明带来国内外正面的反馈。高层领导人意识到,报道真实的新闻并不只会带来副作用,也会带来透明的好处。

  我在《南方周末》上曾经写过一句话:“代表2008年媒体的前行,我不认为是汶川大地震,我认为是瓮安事件。”因为大地震是一个谁都会感知到的震动,想要让它躲藏起来那是不可能的,但是瓮安事件从某种角度,按以往的经验它是可能的,但是它依然会开放。西藏事件让人思考,我们与世界的沟通是一个什么方式,我们怎么去发出自己的声音,如何用新闻规律、用世界都接受的方式跟别人进行平等的交流,阐述自己的观点,而不是自说自话。这一系列因素裹挟在2008年里头,都已经为今年的电视新闻改革,也包括网络、平面新闻的改变提供了一个最重要的推动力。

  评论员的国家队

  具体到中央电视台的这次改革,仅仅从新闻人的角度,我觉得可能有这样几个因素在这里吧:这次更加在乎的是新闻性,中央电视台的“新闻立台”将变得非常明确,因为在中央电视台有提出过“新闻立台”的概念,后来好几年不提了,这次的重新提出很鼓舞人心,更加强调,并且更加看重,我觉得这是一个标志性的变化。

  第二点,我们会关注新闻资讯的快捷、迅速、第一落点,这不光是新闻的条数多了,还要快,还要有一定的密度,不能把新闻频道变得跟综合频道一样,而要随时在新闻中,不是一两个小时都没有看到密集的新闻,对资讯的速度、透明度、宽度越来越要求,大家随时跟新闻在一起。

  第三是对声音和评论的前所未有的重视,这种声音的多元化是这次新闻改革中我个人非常在意的一部分。去年3月份的时候,新闻频道开播了我来做新闻评论员的《新闻1+1》,其实开播的时候我一直有这样的一个宗旨:门开了我就不会让它关上,只会让它越开越大。其实平面媒体也把越来越多的版面给了评论,《南方都市报》也好、《东方早报》也好、《新京报》也好,现在越来越多的报纸尤其是都市报,其实一版打开来是目录,但是二版和三版基本上都给评论了。

  这次大家也听到了要建立一支评论员的国家队,那么评论员会在未来的新闻频道里头,甚至综合频道的新闻里头无处不在,这种无处不在既包括国内的,也包括国外的,这是我非常看重的很积极的一种变化。因为在民主已经拉开大幕的情况下,新闻、声音、评论的多元化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在未来的建设中不仅有中央电视台自己的评论员,还有社会各界的,那么客观性、多元性就会更加明显。

  新闻联播

  还有一点是在新闻表达上有变化。现在大家谈的更多的是《新闻联播》,其实我认为它不会发生翻天复地的变化,难道它会变成一个娱乐节目?难道它会不严肃?不会的。它的变化现在已经有了,你没发现它的国际新闻越来越多了吗?过去可能只有一两分钟,现在有五六分钟,甚至未来我觉得它会以新闻准则去编排新闻,以新闻价值去评判一些事情。如果一条国际新闻是全世界的头条,它为什么不会是《新闻联播》的头条呢?还有,未来播音员在串词的时候可能会有更加亲和的表现。你会发现现在《新闻联播》包括负面的、事件性的新闻也会随时报道。你比如说那天一个重庆滑坡、一个成都的公交车,《新闻联播》里全有,所以《新闻联播》不只是所谓领导的活动,或者是一片莺歌燕舞,只要尊重新闻规律,只要它是新闻,就应该在《新闻联播》里出现。这种变化表面上是表达方式的变化,实际上是更尊重新闻规律。

  记者站

  去年12月21日,中央电视台和地方50家电视机构负责人在北京签署协议,成立“中国电视新闻直播联盟”,这是个好的开端,海外记者站刚刚开始。现在欧洲中心站、美洲中心站都已经建立起来了。我这次去了美国中心站,从硬件上来说已经没问题,位于华盛顿,办公面积足够大。

  中央电视台是一个内容为王的业务部门,应该更加遵循的是业务规律,更加尊重采编业务部门。最近几天,我们的国外记者站由过去的人事处来管理,划归到了总编室,也就是说从一个行政部门到了一个业务部门,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符合规律的动作。内容为王,整个的组织结构也要遵循这个规律。

  我们惟一的问题是在国内,因为历史原因,中央电视台在各省市没有自己的记者站,在这样大的一个国家,电视作为一个需要技术支持的媒介没有记者站,那是很麻烦的。它直接反映出来的问题就是:当你到达现场的时候,这个新闻已经不是第一落点了。

  现在我们要跟省台、市台结成联盟,但是这里头还有一个问题:好事大家希望传千里,如果要发生不太好的事呢?比如说矿难,它会不会产生一种屏蔽,不支持呢?非常有可能,并且有成例。它不像大地震,那是一场人类的灾难,在那个时候最快地到达现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矿难呢?会吗?这个时候需要的是一种博弈,地方领导有的是解放思想的,有的他不一定,这成为中央电视台非常大的一个走进现场的挑战。

  现场

  几年前的时候我在《新周刊》上写过一篇文章,他让我写一个年度关键词,我就写了一个关键词叫“现场”,你会发现,在今天,主持人快速成名的时代已经要让位于记者快速成名的时代,你会发现包括闾丘露薇也好,柴静也好都是因为跟现场的捆绑而成名。

  在一个网络化的时代电视的优势是什么?电视的优势是最迅捷的现场、画面感,观众早已经产生了对现场的期待,那么你作为提供者呢?如果你提供的都是二手的现场,他会满足吗?不会啊。所以现场已经成为摆在电视新闻改革面前一个非常重要的命题。

  很多新闻中心

  据我所知新华社现在动起来了,新华社也有它的理念:要打造中国的CNN。竞争总是好事情。

  大家都说现在的新闻竞争激烈,我认为其实不激烈,还是一片空地。比如人才的空白,组织结构的空白,甚至包括节目和时段的空白。现在许多频道居然还有黄金时段是空白的,全部在重播节目。再比如中央电视台现在有很多新闻中心,新闻频道、4套、经济频道都有新闻中心,我觉得将来会不会集成成一个大的新闻中心,减少内耗,资源共享。

  曾经听一个老电视人说这样一番话很刺激:“国外发生一个新闻事件,一家电视台去了一台摄像机,回来做成了十个不同节目;中国发生一个事情,中央电视台去了十台摄像机,回来把它做成了一个节目。”这个挑战多大,问题是你去了十几个记者第二天一看报纸是一样的东西,这太可怕了。

  从未来来看的话,你也要做好一个心理准备,中国是不是只有一家中央电视台的新闻频道?

  组织结构

  其实办一个栏目也好,办一张报纸也好,办一个频道也好,就三个关键词,一个是内容,第二个是表达方式,第三个是组织结构。作为读者、作为观众,从来都只关注内容和表达方式的变化,很少关注组织结构的变化,但是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组织结构,如果组织结构是落后的、传统的、保守的,你纵有千种风情恐怕最后都会走形。我也期待这次新闻频道的改革,在组织结构上出现新的变化。

  这十年电视新闻为什么新东西少了?这十年既有快速的前进,也有一个我们不满足的地方。

  上世纪90年代的那次改革,背后的组织结构变化是革命性的,比如说制片人制的出台,中央电视台敞开大门,大量的山南海北的人跟去延安一样,进入中央电视台。然后内部有一种按劳分配的激励机制,像我们这种穷小子,居然还有机会进电视台,还成为主持人。

  2003年的时候,我当时作为《时空连线》的制片人,我预示到新闻频道要开播,我没有经过台里报批,就违规地举办了一次大规模的招聘。虽然后来还写了检讨,但是我非常自豪这件事情,因为后来《新闻1+1》的很多主力都是我那次招聘进来。那次招聘,我就强调我不在乎电视经验,我在乎的是你在其他媒体的从业经验。

[1] [2] [下一页]

去论坛发表评论】【转寄】【列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