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厦门少数村民出血性疾病系因农药中毒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4月15日 06:11   新华网

一家三口都出现了同样的症状 出院后还得经常治疗 巫芳/图

一家三口都出现了同样的症状 出院后还得经常治疗 巫芳/图

自出院后这是陈女士第一次回到自己的家里

自出院后这是陈女士第一次回到自己的家里

  新华网厦门4月15日电(记者 余瑛瑞)据厦门市卫生局新闻发言人15日晚通报,有媒体报道翔安区内厝镇后房自然村少数村民发生的牙龈出血、血尿、皮下淤血、关节酸痛和轻度血便等相同症状的病因已经查明:属于农药(抗凝血类大隆)中毒。目前4位患者经治疗后病情基本稳定,均在家中休息。

  今年3、4月间,厦门市翔安区内厝镇后房自然村有2个家庭的4位村民发生具有明显家庭聚集性特征的出血性疾病,主要临床表现为牙龈出血、血尿、皮肤淤斑和血便等出血症状。初步实验室检测发现,病人出凝血功能异常,血小板未见明显异常。

  厦门市卫生部门组织市、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卫生监督所和临床医学专家分5组开展现场流行病学调查和相关检验检测工作。结合实验室检测、流行病学调查和临床表现,排除流行病和传染病可能。经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毒物药物研究所和厦门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采集的患病村民血液检测样本进行平行对比检测,认定为农药(抗凝血类大隆)中毒。

  据了解,该村及个别相邻的村去年初也曾发生过少数村民相同症状家庭聚集性类似发病的情况。厦门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从4份患者血样中检出大隆鼠药成分。厦门市公安、农业、环保、卫生等相关部门分别进行了一系列调查,排除了人为投毒、工业污染和传染病等可能,认定为农药使用不当所致,有关部门为此编印了3万份安全使用农药和鼠药的宣传折页发放给当地居民。

  据悉,厦门市翔安区政府已经再次组织对农民开展安全使用农药和鼠药的教育,提高村民的安全防范意识,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农业部门也进一步加强了对农药生产、经营和使用的管理工作。

  福建翔安村民先后出现流血不止症状

  东南网-海峡导报4月12日讯 一年来,同村相邻的五六户人家,十多人先后出现相同的症状:轻的,流鼻血,难以止住;重的,内脏出血。这种怪事,发生在翔安内厝后房自然村。

  污染、投毒?村民们都觉得不可能。医院给出的建议是——— 远离可疑污染区域,但确切病因,至今仍无法查知。

  现在,村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有关部门介入,帮忙找出“罪魁祸首”。

  4岁男孩

  中午,孩子突然满嘴是血 晚上,血流不止染红枕头

  3月15日中午,翔安内厝后房自然村的陈女士从幼儿园把4岁的儿子接回了家。

  没过多久,儿子满嘴都是血!陈女士吓了一跳:早上去上学的时候还好端端的啊!

  她仔细一看,孩子的牙龈在出血,马上带去附近亲戚开的诊所,但血没能止住,她又送孩子去了同民医院。

  陈女士的孩子有蛀牙,医生怀疑是因蛀牙引起的,马上诊治,血暂时止住了。

  但是,当天傍晚,孩子的牙龈又开始出血不止。晚上睡觉时,孩子还感觉膝盖酸痛,陈女士不断按摩,孩子好不容易入睡。

  让陈女士害怕的是,与白天相比,儿子晚上的出血量更大了,甚至把枕头染红了一大片。

  第二天一大早,陈女士仍以为是蛀牙引起的,就带儿子去了厦门口腔医院。但医生很快告知:“这跟蛀牙没有关系,你们需要去化验下血液,看是不是‘血友病’。”

  他们转而去厦门市第一医院,孩子接受了血液检查,其中“凝血酶原时间”一项是参考值的6倍多,另一项“活化部分凝血酶原时间”也是参考值的3倍多。

  医院方面也怀疑是“血友病”,孩子随即住院治疗。

  听说“血友病”是一种遗传病,陈女士慌了——— 如果儿子真有这种病,那么,自己、丈夫和女儿也可能有啊!

  于是,陈女士连忙带9岁的女儿一起去验血,同时通知在外打工的丈夫去检查。

  验血结果很快出来了:丈夫的身体正常,但陈女士、女儿的情况与儿子一样。他们都在第一医院住了院。

  为确认是否是“血友病”,医院方面又为这母子三人检查了凝血因子,得出的结论是“凝血因子缺乏,后天性”,因此基本排除了患有 “血友病”的这种可能。

  之后,医生又怀疑这是一种中毒症状,如鼠药,于是为三人进行了相应的治疗。

  经过一周多住院治疗,三人病情有所好转,3月底相继出院。

  “但直到现在,我们一家三口还在接受输液治疗。”陈女士告诉导报记者,病情一直反复,如果不治,相应的指标又会升高。

  同一个村

  五六户人家共15人 从去年开始就“患病”

  直到昨天,陈女士一家都住在娘家,始终不敢回内厝后房的家。

  这是因为,医院方面给的出院建议——— “远离可疑污染区域”;此外,陈女士还了解到,从去年上半年开始,她家周边十几个邻居都出现了一样的症状。

  昨天下午,为了给导报记者带路,陈女士出院后第一次回到内厝后房。

  很多村民闻讯赶来,其中好几人来自“患病”的家庭。

  据他们介绍,从去年开始,就有人出现了症状,开始还以为是个别现象,但随后发现,“患病”的人不断出现,病症都差不多,只是严重程度不太一样:轻的,不断流鼻血,或者一旦有伤口,就血流不止;严重的,则是内脏出血,比如肺部、肾脏,而且必须坚持接受输液治疗,如果间断两三天,又会出血不止。

  “患病”的都是以家庭为单位,其中花费最多的一家,已经花了六七万元,但还是无法治愈。

  周边究竟有多少“患病”的人?众人初步统计:“从去年到现在,有五六户人家,大概15人出现这种症状。”

  村民们很无奈:“现在,我们白天要出去挣钱,晚上又得打点滴治疗。这确实让人受不了,但更让人害怕的是,还有邻居出现同样的症状!”

  猜测

  污染、投毒?村民全否认

  会不会是工业污染?这个猜测最先被否定,村民都说,周边基本没有工厂,全是农作物。

  那会不会是有人投毒?因为,医院方面也有怀疑过是中毒。但大家同样觉得不太可能。

  陈女士告知,家里吃喝用的都是水厂的自来水,菜又是自己种的,只是洗菜、洗碗碟、洗地板等用自家打的井水。

  目前,已经有人取井水去化验了。“我妈那时很严重,肾脏都出血了,当时我们就拿去验了。”一位许先生说,从井水到自己种的土豆、地瓜、红萝卜等,都拿去有关部门化验了,结果都没有问题。

  一位郭先生说:“我们全家都有这个症状,我老婆最严重,去了厦门岛内,还去了福州等的大医院。有医生跟我们说,即便吃鼠药自杀,经过几个月的治疗,也应该排得差不多了,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

  导报记者了解到,这些“患病”的人家都是邻居,但基本没有亲属关系,也都说没有共同的结怨对象。

  大家希望有关部门找来专家,帮忙找出发病的原因,消除大家的恐慌。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 称:
国家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