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邓超:我的叛逆期不长 随时都是婚姻预备期(图)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3月20日 22:23   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3月21日电 男演员邓超近日接受《时尚芭莎》访问,他谈及叛逆期时说,那是美丽的一个阶段,自己的叛逆期时间并不长,上了中戏之后就走出那段时光了。至于婚姻,他说,“随时都是预备期。”以下为《时尚芭莎》刊登的对邓超访问内容:

  北京。早春。竞园6号摄影棚。邓超每个台型都扎得漂亮,面对这样的拍摄对象摄影师最容易有状态,我们都欣赏型男美色,但致命吸引只能通过性格、实力营造。

  邓超的性格挺“拽”,他不迎奉媒体,挤掉自己身上的娱乐泡沫。

  他是圈里少数没有挨过骂的演员,靠一部部戏把自己抬到国内一线男演员的位置。大导演昆丁•瓦伦蒂诺对他的赞赏最精准——“有戏”。

  你可以理直气壮地爱他,因为BAZAAR认定——这个小子,超级有戏,超级拽。

  “真别跟我套话了,我一直是挺顺的,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些艰难。”企图用回顾“艰难起步”带动气氛的采访提纲,把邓超逼急了。他不吃煽情那一套,只有演好角色是真的。

  中戏还没毕业,邓超就在电视剧《少年天子》里当起了男一号,紧跟着《少年康熙》《天下第一》(崇祯)……顶着光头做了两年皇帝,没打磕绊,他就红了。

  成功究竟来得是不是风调雨顺,作为旁观者,我们能看到的是——他是圈里少数没有挨过骂的演员。至于中间经历过什么,“机场书店里有太多教你怎么成功的书了,周围也有太多所谓的大师了,很多都是狗屁大师,这个很劲爆吧?咱国家一堆假学历,挖到后来都不能往后挖了,这你都不敢写。”邓超因此拒绝成为 “搏上位”的现身说法——那样的人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我不是一个思想贩卖者,你进书店你一定不会花钱买我的文字。我就能通过影视作品说一点点东西,或者表达一点点人生,一点点态度,我估计我只能做到这一点点。”

  我遇到了一个宁死不从的邓超,采访提纲扔到一边。“咱俩就放松聊吧,捡你想要的拿走”他的手按了一下我的肩膀,此后我们的对话直来直往。

  执念

  2月8日正好是邓超的生日,这天他凭借电影《通天帝国狄仁杰》中扮演裴东来,被提名金像奖最佳男配角,跟他一起被提名的都是王学圻、泰迪罗宾、梁家辉这样的老戏骨,大邓超20岁不止。“我觉得那就是一个节日,我们每个人塑造的人物都不同,我们不是竞争关系,而是都在享受一个节日。我们的努力都被大家看到并且被认可了。”

  看过《狄仁杰》的好莱坞大导演昆丁•瓦伦蒂诺,评价邓超“有戏”,当然那个阴森的白发造型也绝对有识别度。“刚试妆时,我对这个造型有异议,像东厂的太监,”导演徐克拿来各种白发造型的模特照片鼓动邓超,“我也觉得挺漂亮的,但如果单纯追求形式感,我不能接受。后来,通过与造型师和徐克导演的交流,我对这个造型有了理解,它能突出角色的阴森感和强势感,是这部戏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虽然才三十出头,但是邓超把生命里的每一分钟都计算出成本,“生命多宝贵啊,必须做有意义的事”。

  狂热

  邓超的造句里,“演员就是过别人的日子”。如果轮到你演皇帝,你就得像个皇帝一样过一段,不仅是经常有人冲你鞠躬下跪,甚至被自己敬佩的前辈演员用一种哀怜的眼神凝视你一遍、几遍甚至好多遍。没点疯劲真演不好戏,但借口说抽不身出来,那真的很窝囊“我是一个专业的演员,很专业,通过我的肢体去描述一个人物,很过瘾。”

  除了抽身之外,还知道劲得悠着点使,“我演《少年天子》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浑身是劲儿想往外使。编剧刘恒老师跟我说,超儿,你慢慢来。如果你是矿,就慢慢挖别着急,好矿还能生矿。他跟我聊如何抓住戏的节奏,如何看到整部戏,甚至人生的节奏。那时候我哪儿听得明白,但现在越来越有感受。”

  刚进中戏的时候邓超就是一个门外汉。到了大二,正好赶上世界戏剧节在中戏举办,整个北京都是那个氛围,邓超不停地去儿艺看戏,去实验剧场去人艺去国家话剧院——就这么“哗”一下,工作的神圣感被点燃了。

  邓超人生三段论:

  挫折是多么没有想象力的词儿

  BAZAAR:你塑造的角色类型差别很大,你是怎么领会角色的内心?

  邓超:其实我用的方法和别人没什么不同:与导演的沟通、找相关史实资料、找熟悉角色的人聊天,尽可能地贴近角色。其实这些方法别人也用。当然,还要加上自己对角色的理解。

  BAZAAR:你是个有天分的演员吗?

  邓超:还行吧,以前不觉得自己有天分,近两年慢慢感觉到了,其实做演员都多少有些天分的,应该说,能考上中戏就已经算是表演天赋了。

  BAZAAR:怎么在角色里注入爱情的魅力?

  邓超:你会遇到很多人,你会去确定一个人。《甜蜜蜜》时,我说过,爱情像固体,而不是液体,不会流失。这样的经验,让我把握角色吧。

  BAZAAR:演电影比电视剧神气吗?

  邓超: 我会选择让我心动的角色和作品,任何体现形式其实都无所谓,我从不会把银幕、银屏和舞台区别对待。只要是让我感兴趣的、能打动我的东西,我都会努力尝试。

  BAZAAR:凭什么你以一个学生身份能接到《少年天子》的主角?

  邓超:我挺幸运的,就像平常交作业一样,很多人都是拿着稿照读。我就想,脱稿是我应该做的。这个就好像是中央戏剧学院给你的一个范本,拿词让我去念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我就说能不能给我十分钟时间,他们同意了,然后我就快速看几遍,然后再去演。(BAZAAR:你赢得了信任?)对,我觉得就应该这样。

  BAZAAR:有一个评价,你是少数没挨过骂的演员?这么多年你确实没有遇到挫折?

  邓超:得到这个评价我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其实有人骂你也挺好的。我们这个行业,对于我们来说挫折不算多,因为戏里边都太离奇了,给你一个剧本你就像过山车一样,旋转、翻滚、倒吊、全速,但我的生活不是这样,我的生活顶多就是一个经济型轿车,咯当咯当那样的速度走着。这么一比,邓超的人生也不过如此。再打个比方,你手上有一个疤,当时不是去考虑怎么治疗,而是感受那个疼。(BAZAAR:你换了一个角度,就没有挫折?)对,我太幸运了。

  BAZAAR:也没觉得什么东西觉得特别难?

  邓超:其实没有什么,以前我也是绞尽脑汁地想,不给大家说点我的故事对不起每一位来访者,其实我们的故事就是这样,没有那么戏剧性,甚至比常人的还常人。

  BAZAAR:去年4部剧2个电影,累不累? 有被掏空的感觉吗?

  邓超: 是有一点累,主要是没有很多时间陪家人,这点让我很遗憾。掏不掏空的,好像应该是把编剧掏空了吧。我觉得“掏”是你做任何工作都要有的一种工作姿态。但是需要你去更谨慎地体悟生活的一些东西。

  BAZAAR:迄今为止,你最满意的角色是什么?

  邓超:我都挺满意的,手心手背都是肉,只能说每个角色的影响力不同,没有好坏之分。

  有一部分情感,我不对外界开放

  BAZAAR:在一个重组的家庭中成长,让你觉得和别的孩子有什么不一样吗?

  邓超:没有。我哥性格比较温顺,我姐小时候会帮我打仗,我觉得他们很伟大,能把一个重组的家庭组合得这么好,没有过度的争吵,相互之间那么的和睦,这是他们最伟大的地方,最让人欣慰。

  BAZAAR:回看自己的叛逆期,你有什么感觉?

  邓超:其实叛逆期是很美丽的一个阶段,它不是贬义词,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都有这么一段叛逆的时光,每一对父母都应该给予孩子最多的信任与宽容。其实我的叛逆期时间并不长,我上了中戏之后就走出那段时光了,但是我很留恋。

  BAZAAR:现在和兄弟姐妹见面多吗?

  邓超:我会尽量和他们相处。但我并不想让自己成为他们生活中的负担,好像我很重要,他们随时准备接待我似的。我妈是个很随意的一个人,她不是很喜欢穿华丽的衣服,戴夸张的首饰。原来我让她染染头发,后来再没这样要求过,我觉得我不好,我经常会用我的惯性思维去帮别人考虑。我妈因为经常做事啊,满手都是茧,但我觉得也很美。

  BAZAAR:你想让父母过优越的生活,但是他们从内心就是依赖简朴。

  邓超:那时候我很自责,没明白简朴和奢华。简朴本来就是好的一个生活方式,也是人应该去寻找的一个生活方式。所以很多年轻人认为是好的未必是好,我们千万别破坏父母的那个生活节奏。他们也不愿意来北京,喜欢小的城市,不光是做我们这行的,很多孩子也想把老人接到身边,其实还是他们自己决定的好。

  BAZAAR:有没有特别为家里操办过什么?

  邓超:我是一个特别恋家的人,基本每天都要给家里打一个电话,兄弟姐妹都知道最近的动态是什么,我都得了解。生活中每个细节都很重要,你记在心里就够了。

  BAZAAR:刚参加了胡客和沙溢婚礼有没有被那种氛围给抓到?

  邓超:那是一定的,看到胡可她爸把她交到沙溢手里,然后转身离开,胡可一直看着她爸。后来在刘仪伟的提醒下,才回头。我觉得那个瞬间,有太多感受了,你会替朋友去高兴,我觉得那是最美的。你觉得人生中还有几次这样最美的时刻呢?

  BAZAAR:那你现在是处于婚姻的预备期吗?

  邓超:我随时都是婚姻的预备期。

  BAZAAR:在爱情里,你最想给予对方什么?

  邓超:我现在特别怕我说出一个像是定论,所以这个东西我基本都不太爱说。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诠释我的爱情观,就是很自然地就去做了。

  什么好玩,玩什么

  BAZAAR:刚才你说又买了一套摄影器材?

  邓超:就是一个古董相机,双翻的,在国外一个老的摄影器材店买的。(BAZAAR:打算拿它拍什么?)什么都可以拍,数码相机可以啪啪啪连续拍好多,然后选你需要的。但这个老家伙,操作非常复杂,装胶片之类全部是手动的,它的镜头是反的。拍照时,你每一个细节都要注意,所以你捕捉一个瞬间需要太多的准备,会让你静下来,然后很慎重地按下快门。特别能体会摄影的快乐,然后等待相片冲印出来时什么样子。所有的东西你都不能调,就啪的那一下。

  BAZAAR:你满意你自己吗?

  邓超:我现在不太会愤怒了。什么事情都有发生的必然性。很多事情你看到的就是表象,你只能去想你可以做些什么去改变它。我不是领导人,我只能做文艺工作者能做的事情。好吧,我去传达一个爱是永恒的话题,从一而终的爱情,相信爱情,我会做几个角色去宣扬他,这些角色可以让你回味,或者让你看到角色的缺点,去暴露它,让你反省自己。观众怎么看我都行,我至少做到,不做坏事。这是我爸妈从小对我的要求,做个好人,但其实这个很难。做一个不说假话的人很难。

  BAZAAR:近来你有什么理想?

  邓超:最近的理想就是做一个舞台剧工作室。每年将近有三百天可以有戏在那演出,也不排斥和别人合作。(BAZAAR:这么非主流?你的这些力量是不是往往来源于非主流的这种状态,就比如演舞台剧,见一些老友?)今天给我带来的这一切,说“一线”也好,利益也好,我觉得如果没有中央戏剧学院那种熏陶,没有太多生活中的良师益友去交流,就不会有。还是都挺感恩的,快乐的工作就是这样。钱是要挣的,但也要操持一下理想那部分。1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 称:
国家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