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张国立之子首谈吸毒事件:踏实做人 再不碰大麻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1月25日 00:44   凤凰网

  张默在《1942》中的造型

  张默大概是内地娱乐圈麻烦最多的“星二代”。他总是在“最坑爹的星二代”或者“最扶不上墙的星二代”之类的评比中名列榜首。他以前给人的印象是冲动、易怒、跟媒体难以沟通、不知道珍惜、不懂事,但是为新片《一九四二》作宣传的他却呈现出完全不一样的状态——成熟、幽默、直率。每每被媒体“挖伤疤”,他总是能化解尴尬,或自嘲,或很耐心地倾听对方。连宣传人员事先叫媒体不要触碰的“吸毒事件”,他也毫不介意,主动提及自己的挫折,说起在看守所里的反思,管教人员对他的劝导。在经历了种种负面新闻之后,张默似乎真的成熟了,活出了不一样的自己。

  努力演好《一九四二》里的小角色

  广州日报:在《一九四二》里,你的戏份会比《让子弹飞》里面多吗?

  张默:不会,都差不多。我的角色是一个叫栓柱的长工。徐帆演的花枝带着两个孩子,在大饥荒里没有东西吃,于是她想卖掉自己,但因为带着孩子没人买她,所以她决定嫁给我,做我一天的妻子,然后把孩子托付给我,而她卖身换来的吃的可以让我和孩子们一起享用。但问题是,我弄丢了她的孩子,于是我跳下火车去找孩子,当我跳下火车时才想到,花枝用自己的命换来的粮食被我掉在了火车上。于是,我觉得我逼疯了自己。

  为拍戏减肥最痛苦

  广州日报:演这样的一个角色对你来说难吗?

  张默:不那么难。因为所有历史的、厚重的问题都不是摆在我身上的,我只是一个长工。不过,要减肥,一共六个月的戏,我前三个月要减掉15斤,后三个月再减掉10斤。减肥挺难的,我爸发明了一种“神仙水”,一般人一个星期喝一次这种水就能排泄掉身体里多余的毒素。但我们根本就没吃什么,每天就吃那么几片菜叶还要拉七八次,真的很痛苦。

  广州日报:你能想象《一九四二》里难民们的饥饿感吗?

  张默:如果说那个时候的难民饥饿感是十分,我大概也能感受到四分。拍戏的时候,我们一直在节食找感觉。每天晚上我都得喝酒,因为夜晚的饥饿最难受,真的是饿到痛,只能喝醉了睡着。

  广州日报:拍完这部戏会让你对一些事情改观吗?

  张默:当然。以前在剧组吃不完盒饭也就扔了。现在不会,吃不完干脆不吃,整盒拿给需要的人。在外面吃饭,吃不完的也会打包回家。拍完这个戏,我特别讨厌浪费粮食的人。有些人点了一桌子菜又不吃,我觉得特别讨厌。

  死亡就是人生的一部分

  广州日报:这部影片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在讲人面对死亡的态度。你是什么态度?

  张默:拍《一九四二》时,条件很差,我们开车上山能见度很差,一不小心车可能就掉下山了,但我没觉得死亡有什么。我对死亡的态度其实跟拍《一九四二》没什么关系。反而是在以前,我有一阵特别想买摩托车,但我朋友劝我说那玩意纯粹是找死。然后,我看了电影《死神来了》,看完后我觉得,其实死亡就是人生的一部分,你无法逃避,只能是它选择你,不是你选择它。所以我后来还是买了四辆摩托车。可能我老了会怕死,但现在真不怕。

  跟徐帆“滚床单”有障碍

  广州日报:听说在这部戏里,你与徐帆有感情戏?

  张默:原来剧本里徐帆演的花枝想把自己卖给我,于是二人就有一段“滚床单”的戏,其实都到那个份上了,饿得都没力气了哪还有心思想这些啊。然后花枝就安慰我说,知道我是行的,只是饿了才这样等等。我看完剧本跟导演说,这不行,徐帆阿姨是看着我长大的,要拍这么一段戏,我得要替身。但导演说:“你行的。”结果最后拍的时候改掉了,变成花枝和栓柱都饿得没力气,两个人躺在床上说话。

  笑对“坑爹的星二代”

  广州日报:网上有个“坑爹的星二代”的评选,你名列榜首……

  张默:媒体好搞笑,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个类似的评选,这次是“坑爹的星二代”,下次又是“扶不上墙的星二代”。我开玩笑说我得找多几个星二代联手请这个记者吃顿饭……

  广州日报:不是揍这个记者一顿吗?

  张默(大笑):我们“星二代”怎么能揍人呢?

  广州日报:因为在大家的印象中你很容易发怒。

  张默:人是很复杂的,有很多面。怎么可能只是一种样子?

  广州日报:很多人会说,你能演《让子弹飞》和《一九四二》还不是靠你爸爸的关系。

  张默:如果我不是张国立的儿子,我不是从小就认识这些叔叔伯伯,《一九四二》是可能不会找我来演,毕竟中国的演员太多了。就算我演《一九四二》,制片方华谊也提了条件,说你得跟公司签约,因为这部片子是华谊投资的,华谊旗下的男演员很多,凭什么给一个不是本公司的演员来演,其他演员会觉得不公平。

  其实不管我演什么总会有人说这样那样的话。以前我可能会不冷静,但现在我会想,做得好不好,大家是看得到的。不是人家说你是星二代,说你不行就能抹杀你的努力的。你管不了别人的嘴但可以管得了自己的表演。

  大麻什么的再也不会碰了

  广州日报:感觉你经历了之前诸多事情之后挺不一样了。

  张默:这跟自身成长有关系,长大了心态也会好一点,也得感谢有好的工作。你会愿意为工作付出,付出后会觉得人家对你还是友善的。你努力,大部分人还是看得到的。现在的我就是踏实演戏,大麻什么的再也不会碰了。在看守所,管教人员跟我说以后出去了要好好做人,我自己也想了挺多。

  广州日报:是哪件事情让你变成熟的呢?

  张默:经历了一些事情总会让人转变,但你非得说是哪件具体的事我觉得也不是。这些年不管怎么转变,我觉得自己还是挺真诚的。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