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傅琰东明年春晚放弃动物魔术 为守行规独扛压力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3月10日 02:24   法制晚报

傅琰东

  从2月2日除夕之夜到今天,仅一个多月时间,对于傅琰东来说,却如同走了一个世纪。

  因在兔年春晚舞台上表演的《年年有鱼》,傅琰东遭遇“虐鱼”的指责,但也因为春晚舞台,这个36岁的魔术师瞬间走红。

  昨日,在位于北京知春里的工作室里,傅琰东对本报记者讲述了一个多月来的心路历程。

  一面是质疑、指责,舆论变得嘈杂;一面是身价暴涨,演出邀约不断,生活变了节奏。压力袭来,傅琰东一个月瘦了25斤,从春晚跨入名利场的他,也像被变了魔术,身与心都在经历着蜕变。

  他同时透露,眼下已在为上明年的春晚奋斗,光策划就有三个了。而可以肯定的是,动物魔术已不在考虑之列。

  一夜蹿红

  红的速度和程度超乎想象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FW”):在今年之前,你曾上过6届春晚,但都没有红,为什么今年还会上?

  傅琰东(以下简乐“傅”):之前的6次春晚,都是与人搭档,今年是我独自挑大梁的表演——春晚的“命题作文”。

  原本今年是作为魔术类的策划参与晚会的幕后工作,但突然有一天导演对我说,你来表演个有年味的魔术吧,给今年春晚的魔术换个新的表演方式。于是我就想到了《年年有鱼》。

  FW:是想借着近年来魔术热火一把吗?

  傅:不可否认,近几年来在国内魔术非常热,关注度空前的高,尤其是刘谦之后。(我)自然想过今年如果上了春晚,关注自己的人就会多了,钱也会多了,我的工作室就能运转开了。但红的速度和程度还是超乎想象。

  质疑不断

  魔术真相不能公布情愿扛各种指责

  FW:《年年有鱼》引发虐鱼的质疑,之后表演金鱼魔术时鱼翻了肚皮,又有消息称你在FISM世界魔术大赛时表演的 《天鹅之梦》被裁定为零分——原因就是“虐鹅”。这一个月来,你几乎都在回应对你的各种指责。你是什么心态?委屈、难过,还是愤怒?

  傅:大年三十儿,我还在岸边看海,大年初一,我的双脚浸到了水里,但还没过正月十五,我整个人就被淹了。原本淹了,我还扑腾地想挣扎起来,可正月十五当天发生的鱼翻肚皮事件,我就彻底被淹死了。

  FW:关于虐鱼说,你肯定会驳斥,但怎样才能让人相信,你真的没有虐鱼?

  傅:如果鱼肚子里装入磁铁,那么把鱼一放入鱼缸,鱼就应该会有磁铁感应。魔术的真相是永远不能公布的,我情愿扛着这种不公正的指责。

  一个月瘦了25斤不敢上网看评论

  FW:之前有传言说,你会上今年的元宵晚会再演鱼,为什么最终没有演?

  傅:是导演在保护我。排山倒海的指责也让春晚导演觉得我还是别再去招事儿了,所以临时决定取消表演,只是拿奖。

  FW:央视元宵晚会安全了,可湖南卫视的元宵晚会,鱼又翻了肚皮了!

  傅:是因为鱼的体质出了问题,一下子不适应当时的水温,鱼没有死。可它翻了肚皮,对于正处在风口浪尖的我来说,是一个雪上加霜的打击,就如同我在顶风作案。

  当天晚会我刚下场,质疑、要求我给出解释的采访电话都打爆了,我的三个助手同时在接电话都忙不过来。那一夜,我没有睡,我好希望仅仅只有家人和朋友知道我的存在。

  FW: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背?

  傅:这一个月瘦了25斤。最不敢的就是上网。现在我每次发微博,都是只发不看,一条评论都不看,我不是害怕那些对我的指责,但我是真的很在意,我会很难过很难过。

  身价暴涨

  几乎天天有演出出场费翻了好几倍

  FW:其实,压力和荣誉是同时存在的,比如你的收入肯定会多了?

  傅:春晚之后,我的出场费翻了好几倍,涨的速度超出了想象。演出机会也突然增多,多得即使推掉了一半的演出,也会没有一天的休息时间。自己都感到自己的确是红了。

  FW:你如今出镜率非常高,经常能在电视上看到你表演的节目。是为了多赚钱吗?

  傅琰东:说不赚钱那是假的。我的工作室需要资金支持。没有工作室,就没有原创的魔术。只有不愁吃穿,有闲钱了,才能有精力去开发研究。一个精彩魔术的成本太大,像《年年有鱼》,花费就达18万。

  FW:没火之前,工作室就运转不开了?

  傅:工作室是我在3年前开的,有制作团队、策划团队等大约20来号人。

  在今年春晚之前,我的演出机会并不多,主要是靠举办魔术班、为大学生魔术社团做指导等琐碎的工作来赚点钱维持工作室的运转,但肯定是不够的。

  FW:你出身于魔术世家,即使没有演出,你也会愁没有钱吗?

  傅:国内玩魔术的,如果不成名,都是生活在中下层,甚至是底层。因为我父亲的光辉,我得到了比其他魔术师都难得到的许多演出机会,但即使我是国内一线的魔术师了,我的生活也仅仅够养活自己,因为魔术所需要的道具、创作等辅助的花费太大。

  赚钱多了并不快乐但已经无法回头

  FW:赚钱多了,是不是该高兴了?

  傅:曾经我好想坐头等舱,体会一下那种皇帝般的感觉。但这一个月来,我每次出差,都坐头等舱,可还是没有体会到那种感觉。因为通告太多,压力太大,我每天的睡眠不足5个小时,在头等舱都是情不自禁地睡着了。我是应该高兴吗?

  和现在的生活相比,即使没有钱,今年除夕之前的我生活得非常快乐。

  FW:在金钱与烦恼之中,你会选择哪个?

  傅:我现在的心态就是那首歌《我想去桂林》。时光无法回转,发生过的事情就如同泼出的水,无法收回。这是命运,我的人生之路。

  FW:想过放弃现在的生活吗?

  傅:无法回头了。即使压力再大,再不高兴,也要干下去。我的团队需要我,我的魔术理念需要我。我还要结婚,生孩子,让我的孩子也学习魔术,因为我生在魔术世家,注定了我要为之奋斗一生。

  未来规划

  已为明年春晚磨刀 不再表演动物魔术

  FW:还想再上春晚的舞台吗?

  傅:想上。我只红了一年,我希望自己能一直红下去,这样我能培养更多的学生。现在我已经有了三个非常棒的学生,我未来的规划就是推出他们,尤其是一个女学生,填补魔术界没有成功女性的空缺。

  FW:明年春晚还敢表演动物魔术吗?

  傅:说实话,不会了。但我会带来更精彩、原创的魔术。现在我已经在准备明年冲击春晚的节目,已经拿出了三个方案。不管自己能不能再上,我会全力准备,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FW:届时如再有争议,也不会再害怕了吧?

  傅:这一个月对我来说,就如同走了一个世纪。人们常说,有了钱就有了快乐,但我目前没有体会到。所以我希望一年后,如再能成功,快乐和金钱同时存在不再是个梦。

  本版撰文/记者方芳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 称:
国家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