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高晓松在狱中没闲着 翻译小说用京腔惹争议(图)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8月24日 18:56   信息时报

高晓松在狱中为电影《大武生》作主题曲的一张谱曲手稿早前被曝光

高晓松在狱中为电影《大武生》作主题曲的一张谱曲手稿早前被曝光

8月17日,高晓松的助手在微博贴了高晓松在筹备阶段和好莱坞分镜画师花费半年所画的1500幅分镜图的一部分图芣]></F>
 		<F name=http://imgcache.sina.com/?s=D77DS9iaf%2FnOX%2BmrR71rROGmHsa%2FMsVHeRyuTsqmNtCyhAClQv2mQuxvFADxV136W2i%2F0Aj9ZuXCWtzKjATSk236Oty2gCz5Vt3WTtSCh%2FWaQ6kye

8月17日,高晓松的助手在微博贴了高晓松在筹备阶段和好莱坞分镜画师花费半年所画的1500幅分镜图的一部分图芣]> http://imgcache.sina.com/?s=D77DS9iaf%2FnOX%2BmrR71rROGmHsa%2FMsVHeRyuTsqmNtCyhAClQv2mQuxvFADxV136W2i%2F0Aj9ZuXCWtzKjATSk236Oty2gCz5Vt3WTtSCh%2FWaQ6kye

今年5月,高晓松在庭审中展示忏悔书,如今高晓松在狱中做了不少事,引来各方关注。新华社发

今年5月,高晓松在庭审中展示忏悔书,如今高晓松在狱中做了不少事,引来各方关注。新华社发

拍摄《大武生》时,高晓松(蹲着)给元彪(前左)和韩庚(后中)说戏

拍摄《大武生》时,高晓松(蹲着)给元彪(前左)和韩庚(后中)说戏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丁慧峰

  著名音乐人、导演高晓松(微博)因醉酒驾驶被判处6个月拘役,当时他直呼“酒令智昏,以我为戒”。他在狱中一直没闲着,不时让助手在微博帮忙宣传即将上映的电影《大武生》之余,还接受北京一家媒体访问,在没有琴、没有音响设备的情况下写了一首歌《如梦令》,老狼(微博)还透露他正在狱中看《大英百科全书》。日前,又有其好友作家冯唐曝料,高晓松在狱中还潜心翻译加西亚·马尔克斯的晚年小说《昔年种柳(Memories of My Melancholy Whores)》,并将高晓松翻译的部分片段贴在了自己的博客上。众多网友纷纷赞高晓松有才华,但也有网友表示内容北京腔太重,显得有些浮夸。但不管怎样,高晓松在监狱中的确是没闲着,有网友还笑称他可能比在监狱外还要充实呢!

  读书谱曲还受访

  高晓松5月中下旬入狱后,6月份即通过助手发微博宣传其执导的电影《大武生》。然后,又在7月12日通过助手发微博称:“今天正式发表他为他导演的电影《大武生》作词作曲的主题歌《如梦令》MV。他已服刑两月,享有和所有正常服刑犯人一样的定时读书看电视,亲属定期探视和用书信及磁卡电话联络亲友的权利。这首歌最终在看守所完成。”而在8月8日立秋当天,他又通过助手发微博称刑期即将过半,送给大家一首他早年的作品《立秋》:“歌者与作者少年时曾是情侣,如今歌者(筠子,编注)早已香消玉殒,作者依然身在囹圄,时光荏苒如歌中所叹:‘总要有些随风,有些入梦,有些长留在心中,于是有时疯狂,有时迷惘,有时唱——’”

  随后,他又多次通过助手在微博贴《爱已成歌》、《彼得堡遗书》等旧作,并多次提及《大武生》延期上映以及剪接配乐制作前导片的情况。期间,他更接受北京某周刊的书面采访,被问及他心灵的问题,他用纸笔作答:“我是个肺指挥嘴,心指挥笔的人,用嘴说出的是肺里话简称废话,用笔写出的是心里的意思简称心意。”在采访中谈到狱中生活,他直言:“我既不是冤案,更不是革命烈士,甚至犯的罪都是低智商低技术笨罪,坐的牢也没啥特别,与万千囚徒一样乏善可陈,生活上没啥好说的,就当穿越回从前过一过父辈清贫清淡清净的日子。”

  翻译小说还用京腔

  “说白了,我排在长长的队尾,没啥荣誉和光环,没啥好意思留给后代……”“日子翻回我九张儿那年,那时我打算送给自己一份生日好礼———找个雏儿,过个夜,撒点儿野。我想起了罗莎·卡巴卡斯同志,一个有了好果儿就立马发给熟客的地下老鸨……”以上是高晓松翻译的部分片段,作家冯唐在微博上评价高晓松“笔下少了凶狠,多了革命浪漫主义,不知道是活明白了还是活抽抽了”。随后,高晓松助理贴上了高晓松对马尔克斯以及这本书的评价:“他曾是我们年轻时射程最远的灯塔,如今凑近了沐浴一下风中之烛凄冷的温存,也是好的。”很多网友看后,赞高晓松的翻译风格犀利,像王朔,用北京方言将马尔克斯的小说翻出了别样的味道,既有趣又不失特色。

  但国内获得授权出版马尔克斯《百年孤独》的图书公司表示,名著不能翻得太地方化,众多网友希望高晓松能将整本书翻译完,其助理称高晓松将继续翻译。而媒体人刘春的一句:“翻出了一股二锅头的酣畅,牛二的感觉。”引得其助手在微博说:“谢谢春总,只是,别再提,酒了。”专栏作家王小山也赞扬高晓松“活儿不错”。

  但也有人对此不表赞赏,评论人朱白就说:“高晓松绝对是能把那半点才华作践成世上最丑陋装逼犯的那个人。调侃吗,那是小调皮,但嬉皮笑脸地在好东西上泼粪,还自觉幽默才华横着溢出来了,那就是尼玛丑陋的臭傻逼了。你说你一个马铃薯脑型的人,就好好泡妞写歌蹲牢当评委呗,还干翻译,就这段比臭大粪《那时花开》还臭98倍。”

  不少人通过微博表关注

  出版人沈浩波:晓松在玩儿心致高远了。在里面做音乐、搞文学。这都摇身变成翻译家了。我在想,我要是进去,能写多少诗啊。伊的狱中生活方式,给了吾很大启发。

  作家苏童(微博):看到高晓松在监狱里翻译小说的新闻,悄悄地为他鼓掌。这是一个我不认识却很尊敬的音乐人,酒驾肇事之后,不狡辩,不找人,道歉,认罪,服刑,做了不该做的事之后,做了所有该做的事。他认为自己是寻常人。一个人尊敬另一个人,需要理由,有时候这理由很简单,因为他寻常。

  链接

  出尽法宝为《大武生》做宣传

  作为导演的高晓松的意外入狱,对于即将上映的《大武生》制片方来说,不啻为一场灾难。而他在狱中的所作所为,除了自己的一贯作风外,还在借用微博平台,通过“亲属定期探视和用书信及磁卡电话联络亲友的权利”为电影上映做足宣传。

  狱中听雨谱曲

  高晓松通过微博,以及联合片方发布他亲自作词作曲、主演韩庚(微博)演唱的影片主题曲《如梦令》MV,片方还同时曝光了高晓松导演在狱中的一张谱曲手稿。据悉,高晓松是意外地通过探视的亲属带来一张手稿,把主题歌词谱上了曲。对于这首歌的创作只说了一句“在狱中听见远处下第一场雨时想起来的旋律。”

  狱中自述心意

  他接受北京某周刊文字访问时说,“服刑犯人可以合法写信打磁卡电话,所以没大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宣传……”他还称自己在写一个诗集,暂时叫《纪传体》。并透露《大武生》是2007年初,在李瑞环的公子李振福家里聚会时听了故事感觉大激动,于是找来邹静之编剧,并讲解了自己和制作人摩根以及动作导演洪金宝的合作细节。

  狱中读书翻译

  高晓松一贯自称“我不买房不置产,不开公司不市恩义,无论做游子还是做油子,随他去,也算以知识分子自处了吧。”他称在狱中看《大英百科全书》,“记笔记已用光了一根笔芯,因为监狱里只允许用笔芯”,而这次听从冯唐建议翻译《昔年种柳》,语言不乏“伤不起”、“出来混早晚要还的”等时髦词汇,还是能夺人眼球。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 称:
国家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