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资料:徐静蕾电子杂志《开啦》第43期内容节选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8月05日 00:54   北京新浪网

  徐静蕾电子杂志《开啦》第43期内容节选:

  黄选二〇〇八年度语文

  年度奇喻:【红得尿血】

  年度豪迈:【很黄很暴力】

  年度情色:【弄他!弄他!】

  年度废话:【这是为什么呢?】

  年度脑残:【无性经历者优先】

  年度委婉:【圭寸杀殳三易口隹】

  年度小资:【她的皮肤像形容词】

  年度诡谲:【我出来是打酱油的】

  年度美好:【趁兜里还有毛主席】

  年度忽悠:【让艳照门成为历史】

  年度祝福:【鼠年你是所有人的大米】

  年度透彻:【缺乏辩论的大会是寂寞的】

  上帝在上网

  也有老友安慰我,(他多年来忠诚地阅读我的专栏),他认为,有些词曾是我最早推出的。他认为,我在2000年的时候,写了《发一个标准的呆》一文,后来,“发呆”这个词成了小资流行词了,小资青年动不动就说,我到某某处,不干别的,就发发呆。过了不久,又写了《睡到自然醒》一文,后来,“睡到自然醒”也成为一个通用说法了。

  我仔细一想,觉得不能掠美。那些词,其实说不上谁最先用,不过是你一篇文章,我一篇文章,给哄抬出来的。

  如果要追查每一个流行新词的来龙去脉,就像“囧”、“槑”这些词,如何成为流行,可能只有上帝才做得到。但是只有他知道这其中的原委,那只能说,这都是他干的。

  可上帝为什么要导演这些无厘头的事儿?

  看来,上帝不单挺无聊,也挺疯癫的。他大约也有台功能超强的电脑,天天蹲在那儿,上网呢。

  现实比新词更残酷

  多年后的今天,我从广州的朋友那里拿到一张很牛的图做MSN头像——草字头,下方“马”和“尼”分列左右,正当我自以为酷得不行时,大猫从另一端突然蹦出来,狂骂:“你戆度啦,外面客户见到问起字什么意思怎么办?!”虽然他明显低估了客户的智商,但我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更换图片以示根红苗正。须臾,大猫二度窜起:“这么快就换了?”我刚怀疑他是不是快早更了时,对话框里出现一行字:“传给我做手机屏幕噻!”

  好吧,反正没人敢借大猫的手机。

  语词十记

  1997年底或1998年初,我在距北京100余公里的天津读中学,其时小说《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刚刚问世,从没到过北京的我在《小说月报》上读到该文,面对满篇的“丫”字一脸茫然,不知何解。问遍身边朋友,无人能答。

  一个 “丫”字,在京城流传了不知多少年,传播范围不及100余公里外。

  而现在,纵然是在距京城千万里的蛮荒之地,那些从没到过北京却熟练使用“丫”字的人恐怕也为数不少。否则网上也不会有这么多丫来丫去的各地青年,也不会出现“我丫不是好惹的”、“这些家伙全丫是疯了”之类的新奇用法。

  “丫”一上了网,就不是“丫”了。

  IN字典

  鄙人曾经任职于一家媒体,以倡导“生活方式”闻名。噢,生活方式这个词这么平白的讲出来太不得体也不高级了,应该说lifestyle才显得比较时尚。其中我每周主持一个栏目就叫“IN字典”,主要内容就是收集本周市面上流行的最新热词。当然,“躲猫猫”之类的泛政体词汇是不能加进去的,“囧”或者“雷”这样的网络词汇虽然不够高端,但是因为流传得实在太广泛了,所以也可以勉为其难的收录一二。

  那么你一定很好奇IN字典都收录什么样的词汇吧?以及好奇都是什么人在看吧?我还真的赶上了和读者零距离接触的时候:有一天我坐飞机,旁边两个姑娘手持一本敝刊看得非常仔细,连IN字典这样的栏目都没有放过。她们对着“败犬女王”这样的词咬牙切齿,然后对着“经济适用男”这样的词笑得前仰后合。对于普通人来说,无论是什么样的当下热词,他们也都不过是看个热闹而已,亏得咱们媒体还一直当做一种文化现象正经八百的研究和创造着呢。

去论坛发表评论】【转寄】【列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