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是谁“杀”了张国荣? 香中文大学教授“剑指”不公舆论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3月31日 18:06   凤凰卫视

  《霸王别姬》剧照

  《紫色的蝴蝶》封面

  他是跌跌撞撞爱上女鬼的书生,他是在巴黎桥头上意气风发的大盗,他是挣扎在正义和亲情之间的警察,他是醉生梦死的西毒,他是人间苟活的十二少,他是绝代风华的程蝶衣……明朗似月,娇媚若蝶。他不羁,他坦荡,他受伤。

  《东邪西毒》里的黄药师说:世上有一种酒叫做醉生梦死酒,喝了它,就能彻底地与往昔决裂。2003年的4月1日18时41分,当他从中环文华东方酒店16楼的窗口纵身一跃时,我们都愿意相信他喝过这种酒,这样,他在结束自己46岁芳华时才不会那样绝望。

  6年了,每年我们都在这样的春天里一点点撕开记忆。而今年,《张国荣:禁色的蝴蝶》让我们在感伤痛楚时看到了“传媒杀人”这四个字。

  他是“狗仔”的“眼中钉”

  张国荣从来都不是善于讨好大众传媒的人物,那是由于他傲岸的性格,也由于他主演的大部分电影都不是正面的角色。他一直都活在舆论的压力下,只是在在香港媒介还没有变异之前,攻击的力量没有那么致命,而在这之后却变本加厉——早在上世纪80年代出道时,张国荣因歌唱的内容与风格的大胆破格,演出的人物多属于反叛青年或不羁浪子,尤其是出道之初便被骗拍下一部三级制作的艳情片《红楼春上春》,引起的恶评更持续数年;后来他与陈百强决裂,传媒亦一面倒倾向支持陈而排斥张,那是由于银幕上的陈百强总是以正面形象出现,而叛逆、带点邪气的角色分派则令张国荣在人前人后极不讨好,因此,当二人出现分歧,公众与媒体亦以电影的形象判别对错。这种境况,到“谭张之争”时演得更激烈。

  谭咏麟与张国荣歌迷的斗争、攻击,成为当时传媒刻意放大的事件,除了喜欢将二人的舞台表演及奖项比较外,更故意挑动歌迷之间的对立,而矛头大多数时候都指向张国荣,原因是他不懂处理人际关系,率直的言辞往往得罪记者,而张国荣对歌迷的斗争只采取消极和置身事外的做法。直到唱片公司被人刻意破坏,以及收到邮寄的香烛冥镪后,他感觉生命受到威胁,才决定退出乐坛。斯时,媒体虽不喜他,但还能容他且保持媒体的操守底线,及至获悉他的性取向后,媒体愈发“狗仔”化,开始彻底沦丧和疯狂。跟踪他、偷拍他、嘲讽他、诋毁他,直到他逃无可逃。

  他说:一个艺人能都做到姣、靓、型、寸,男又得女又得,这才算是成功。

  他说:我只是想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我没有offend(冒犯)别人,亦没有因而影响别人,相反现在你们(指记者)才是intruder(侵入者),你们侵入了我的私人空间,我只能尽量不让其他人介入我的精神及日常生活。你们要入来,我不介意,但你们要作古仔(编造故事),我控制不到……你们可以翻箱倒笼找我的私隐出来,但大部分却是无中生有。

  “煽、色、腥”小报猎杀他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哥迷”、《张国荣:禁色的蝴蝶》的作者洛枫认为,香港媒体的变质始于1995年6月,香港某小报创刊。媒介的风气从此逆转,新闻从文字的记述转向图像的渲染,从客观罗列事实变成随意断章取义或索性伪造,人物专访也沦为发掘内幕、隐善扬恶,报章充斥“煽、色、腥”的气味,即煽情、色欲和血腥,将新闻事件加工、娱乐化,或局部放大,以夸张、暴力的手法增加事件的戏剧性,严重侵犯和出卖受害人的私隐。可以说,该小报的出现,彻底逆转了香港媒体的生态环境,甚至连带周边的华人地区如澳门和台湾也不能避免受到熏染,“小报化”成为社会现象。

  张国荣于1996年至1997年间复出演唱,开始在舞台上和电影里展现性别多元的面貌。而这个时候亦正是香港传媒全面沦陷的年代,这些具备争议的形象,恰巧落入无孔不入的猎奇镜头中,成为报道里低俗文化的祭品。

  配音导演揭秘张国荣独白变悲情

  记者:以前我们看到的港片很多都是“港配”,这次王家卫与上译厂合作是怎么开始的呢?

  狄菲菲:《蓝莓之夜》就是王家卫和我们合作的,那一次王导就对我们有了很不错的印象。去年上海电影节《东邪西毒:终极版》有一次特别放映,王家卫导演就把我请去看了,然后他告诉我说,想让我们来做这个国语配音。

  记者:在配音过程中,王导给了你们什么要求吗?

  狄菲菲:王导对我们很信任,他没有跟在我们身边,也没有给我们什么指示。但是所有的声音都是王家卫导演亲自敲定的。我作为配音导演,在每个角色上选了一批演员,录成小样传给导演。比如张国荣的演员录的就是开头两段台词:“老兄,你也40多岁了吧……”除了张国荣的角色很难选,其他角色都很顺利。尤其是让人爱怜又富有个性的“孤女”杨采妮,来试音的女演员都有兴趣再顺带把她试上一把,结果一下子出现了十几个“孤女”的DEMO。讲给导演听,他也哈哈大笑。

  很奇怪,我选的演员里面有跟张国荣、张学友声音非常像的声音,但是王导没有选择他们,而是选择了杨昕巍来配张国荣,王恒来配张学友。我自己也录了,但是因为跟王导很熟,怕影响他的选择,所以我特意把我的小样改成了英文名,最终他在刘嘉玲的角色上敲定了monica,其实这个monica就是我。

  王家卫要求最后独白加“怀念感”

  青年报:配这个影片有个问题,就是很多人都已经很熟悉张国荣张学友他们的声音了。配音上最难的部分是什么呢?

  狄菲菲:一开始我最头疼的就是找声音。影片中个个都是观众熟悉的大明星,到哪里找跟他们感觉很像——关键是气质很像的人呢?尤其是张国荣的声音,王导选择得最慎重,因为他在里面有大量的独白。一直以来,我最担心的就是杨昕巍的音色,张国荣的声音实在太特别了,怕别人觉得杨昕巍与张国荣的声音有距离,因为他比张国荣的原声要低。其实杨昕巍也有十几年没有配过音了,但是他的戏剧基础让他一到话筒前,就很快找到了状态,把张国荣的气质融进声音里去。王导看中他的应该就是他的人物表达。

  其实去年看《东邪西毒》的时候,王导演就对我说,这个片子就是想特别纪念一下张国荣,希望我们在配音上也有所表现。所以影片的最后,张国荣有几段独白,演员念得比原版稍微悲情一点,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

去论坛发表评论】【转寄】【列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