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深夜潜伏马路蹲守 亲历香港狗仔真实生存状态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4月22日 18:03   凤凰卫视

  “八卦”一词最早源自上世纪70年代的香港报刊杂志,出版商为了迎合部分人的口味刊登裸露照片以提高利润,并在三点部位贴上八卦图案从而逃避处罚,“八卦”由此而来。日后发展为私密、绯闻、低级、恶俗等内容的代言词。

  负责收集这些“八卦”的人,在香港被称为“狗仔”。翻开《苹果日报》的“头条娱乐”版,有个栏目叫“全天候狗仔队”,上面赫然画着一只狗,里面的文字大多是一些“屎尿屁”的事,但这样一份报纸却能卖到很贵,难怪可以滋养一大批的狗仔记者。

  与内地相比,香港狗仔更加职业,更加无情,也更加没有地位,4月19日晚到20日凌晨,记者直击一群蹲守马路、时刻待命的狗仔队,近距离观察到为了一条八卦而苦苦等待6个小时的香港狗仔的真实生存状态。

  【同行对比】

  凌晨1点半之前,他们已经在这里潜伏了3个小时。有些人进去了,有些人出来了,有些人还没有来。在了解一个外人的身份之前,他们什么都不会说。

  ●【薪水】只有租房,没得买啦

  薪水这件事,到哪儿都是很隐晦的,谁都不愿意把自己的底牌掀给别人看,除非有一个人先说。被大家戏称家里有钱、开意大利餐厅的《壹周刊》狗仔被推到了最前面,“很低啦”是他的第一句回答,“没什么好说”是第二句……第五句的时候,他突然很认真地问“你的薪水有多少?”得到一个表面看比他们低很多的数字后,他痛快地回答,“我们最低8000块(港币)。”

  8000块,以香港的消费水平来看,相当于低收入人群。因为难以启齿,他们特地在这个数字后面做了补充,“这是新人的价码啦。”等级的划分在香港非常明显——狗仔也不例外。通常,他们的收入不会与产量挂钩,而是跟着资历走。一个干了5年以上的“小弟”(采访一线)的薪水大概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在家的”(坐办公室)可以挣3万到4万,主管(主任)就会更高……

  “小弟”有能力在香港买房吗?这话刚落地,瞬间就“打散”了刚刚聚拢在一起的狗仔,年纪稍大些的“短发师姐”坐在打开的汽车后备厢后面笑着拼命摇头,“只有租房,买不到啦!”

  ●【漏报】不扣薪水,但老板会骂

  1个小时,2个小时……6个小时……一天。

  做狗仔,最先要学会忍受的不是明星的脸,而是时间。《苹果日报》的“全天候狗仔队”一栏,就有明确的时间。所以,如何消磨漫长的时间,需要技巧和好脾气。“偷窥狂”,是一个长发齐肩的男生,无论在哪儿、做什么,或是何种姿势,他的相机始终没有停过。“因为他喜欢偷拍喽!”大家都笑他,“偷窥狂”不说一句话,只是偶尔抬起脸点一下头、闪一下快门。偷拍,不正是狗仔的工作吗?难道他的拍摄对象都很特殊?“对啊”一个身穿红色T恤、以掀人底牌为乐趣的“爆料者”凑到本报记者跟前,装出一副很隐秘的样子却很大声地说,“他喜欢偷拍我们啦!”一片嬉笑中“偷窥狂”手上的相机又趁机闪了一下。其实,所有人都不介意被他偷拍,除了因为那就是他们真实一面外,还有就是“反正也没事做,很无聊啦。”

  每拍到一个明星,他们的话题就会增加很多,但如果等待较漫长,狗仔通常都很沉默——有的在汽车驾驶位上打盹,有的半坐在打开的车后备厢里发呆,有的蹲在地上看报纸,有的近距离溜达,有的回看DV拍到的画面……但不管什么方式等待,他们的相机和放在快门位置的手,始终处于工作状态。如果选择这时候上前搭讪,肯定是自找没趣——“问别人啦,我好累哦!”“好烦喏,不知道啦!”

  对于“加班费”这个词,很多香港狗仔听不懂,年纪稍大的“短发师姐”大概明白,“没有的,我们的工作时间有多长,没规定,但要拿东西回去(完成工作)。”不过,他们即使没拍到,也从不会被扣钱,“可是老板会骂,说你不行。就好像考试,人家考90分,我只有80分,这不是扣钱的问题,是做事的问题。只要还有其他人(狗仔)在,我们就不能先离开。”

  【亲身经历】

  看见曾志伟笑着跟他们打招呼,房祖名和他们拍着肩膀称兄道弟,香港狗仔与明星的私交看起来甚好。其实——

  ●偷拍郑元畅抽烟,兄弟说拜拜

  “没有,(和明星熟络的)那是电视台的记者,他们都只说好的(一面),当然熟络喽。我们不一样,我们是偷拍,人家不会高兴的,恨我们还来不及。”常跑内地的“横店”说完,用下巴向45度方向努了努,那个总爱掀人底牌的“爆料者”没想到自己被别人“摆了一刀”。“横店”一脸坏笑,颇为同情地说,“人家曾经朋友反目成仇。”

  “爆料者”对台湾明星的资料相当精通,是圈内有名的“台湾通”,他因为一件事出名,也因为一件事失去朋友。很多年前,他和台湾艺人郑元畅就是非常好的朋友,也因此网罗了,而各地网站的八卦图片又大多来自香港八卦,以此推理,他们说像我这样光写文字、图靠转载的人,间接是在“偷”。

  “短发师姐”的话让人陷入思考,她说有一天我们会像他们一样。八卦?还是狗仔?

  最后那个疑问我本来想说“你喜欢这个职业吗?”但出口之前突然感到矫情。出于职业习惯,“横店”引用了房祖名的话,大概是想说,就算混得好的、有老爸庇佑的龙太子,不也一样“没有方向”?

  “横店”的“不知道”,何尝不是很多人的“不知道”?(记者 李霈霈)

去论坛发表评论】【转寄】【列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