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梁家辉:不想当明星 享受当演员(图)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1月08日 18:42   京华时报

梁家辉《寒战》剧照

梁家辉《寒战》剧照

  香港电影产业造就了很多天王巨星的传奇故事,梁家辉的经历绝对位列其中,他一夜成名后旋即跌落谷底,继而世界闻名,这些戏外的历练大大丰富了他的故事。近日,梁家辉在京接受本报专访,回顾过往角色及30年戏路的曲折和沉浮。他笑称,这些不同的角色和经历都在丰富自己的内在。至于今后还想挑战什么类型的角色,他淡淡一笑:“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想法都留给导演,希望他们对我存在不同的幻想。”相对于“明星”的头衔,他更愿意称自己是“演员”。

  畅谈新片

  希望接拍更多动作片

  从影30年,梁家辉早已演遍了该演的角色,拿完了该拿的奖项。但直至今天,他仍然强调“活到老,学到老”。最近,由梁家辉主演的电影《太极》和《寒战》都在热映。对于梁家辉来说,拍摄《太极》最开心的就是“在体力衰退前真正学到了一门功夫”,他希望接拍更多的动作电影,展现武打天分。

  梁家辉称,很惋惜直到快退休了才被挖掘出当打星的潜质,“感谢冯德伦[微博]导演给我机会。很多年前我跟徐锦江[微博]演过《林冲》,那时候还年轻,武戏很少用替身,打得很过瘾。之后的《龙门客栈》就纯粹靠镜头,我跟甄子丹[微博]的打都是虚晃,在沙堆里面翻滚、比划、摆造型。通过《太极》,我不单学了一门功夫,还在陈长兴这个人物身上塑造出错综复杂的性格。最过瘾的是,我真的打了一次。”

  此前的发布会上,梁家辉曾说,《太极》是他30年来最拼命的一次表演。问及为什么如此拼命?他解释说:“因为他们让我发挥啊,再不打的话,过一两年我就打不动了。”

  梁家辉坦言,他很喜欢《太极》,因为它颠覆了传统武侠的观念,有年轻的气息,“当初跟导演沟通时,我就希望用比较新颖的手法来拍,这是在推动电影的进步,所以我比较重视这部电影。电影需要一步步推进,这样才能有所改进,才会越来越好看。”

  有我就会有女性观众

  不少影评人评价,《寒战》是香港近十年来最好看的警匪电影。对此,梁家辉说:“我在看剧本时,就觉得这一定是部很好看的电影。它从宏观的角度看待香港保安系统问题,不是一般的警匪片,仅这个大题目就已经很震撼了。”

  片中,梁家辉出演警务处行动组副处长。与身份相符合,梁家辉的表演带着些许霸气。他解释,之所以能演得得心应手,一是因为剧本描写细腻,对他琢磨人物的气质很有帮助;二是拍摄期间有现役警司加盟客串,让他很快入戏,“他们穿着警服坐在那里,我就能感受到他们的气场了。每拍完一个镜头,我都会向他们征求意见,问他们的上司平常是不是这样,他们都表示赞同,所以信心就自然增加了。”

  片中,梁家辉与郭富城[微博]的一场骂战被称为文戏精华。郭富城曾笑称,戏里戏外都将梁家辉视为劲敌。对此,梁家辉笑称他并没有这个想法,无论是演戏还是拿奖,他从来不为自己预设对手:“我没有一个假想敌,演戏的目标从来都是达到剧本和导演的要求。我一直认为,演员是导演的工具,而不是表演自我。拿别人当目标并不实在,每个人的戏路都不一样,我想我的假想敌就是我自己。”

  问及是否担心警匪片难以吸引女性观众,他调侃道:“有我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过往的警匪片,女性观众是比较抗拒的,但是《寒战》试映后,女性观众还是能接受的。”他说完哈哈大笑。

  回顾生涯

  当劳模了解电影制作

  有人计算了一下,迄今为止梁家辉已经塑造过108个角色,这一数字让他大笑:“108个,梁山好汉都给我演完了。”

  谈到过去30年来的经历,他总是带着感恩的心态。刚入行时,他跟着李翰祥导演拍《火烧圆明园》,身为男一号的他天天起早给导演抄剧本,然后发给工作人员,还帮着场工拉电线、打灯、洗机器。对于这些,李翰祥不指点他,也不拦着他。梁家辉说:“我感谢他给了我很多机会,不单是幕前的演出,还让我有机会在刚接触电影的时候,就很全面地去了解电影的制作。这也让我明白,拍电影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集体的创作,需要大家同心协力,其他幕后人员不是为你服务的人。所以,如今我对每个部门的人都很尊重,我依然会很主动地去当一个劳模。”

  26岁那年,梁家辉凭借《垂帘听政》摘得了第三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微博]影帝的桂冠,成为金像奖历史上最年轻的影帝。回顾那一刻的辉煌,他坦言永生难忘,“入行30年,即使每天在不同的剧组,那一幕都在记忆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时,我被提名了最佳新人和最佳男演员奖,最佳新人奖给了郑裕玲[微博],我当时以为没有希望了。直到宣布我获奖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们在说提名名单,所以上台的时候完全是蒙的,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不当明星享受当演员

  李翰祥导演曾经骂过梁家辉:“我要捧你成为一个明星,但是你却跑去当演员,没出息。”对此,梁家辉说,起初李翰祥骂他的时候,他还不知道明星和演员的区别。知道以后,他回答:“OK,我当演员好了,当演员是不计较角色的。”

  而后,他接扮丑的戏、接搞怪的戏、接裸戏,“当明星需要吸引眼球,在选角色的时候会有一些心理障碍。我当演员,就是因为我要演别人,要过别人的生活。我自己的生活,我每天都在过,所以,为什么还要在戏里过自己的生活?”对于如今到底是明星还是演员的疑问,他认真回答说:“我接演角色的时候,不会受明星的光环约束,所以我现在还不是明星。”

  尝试过电影行业的不同岗位后,梁家辉坦言不会转行专职做幕后,“我挺享受当演员的感觉。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自己去创造一个角色、创作一个剧本。我说,如果我写出来了,一定不舍得交给别人去执导。我希望这些幻想都是不同的导演带给我的,让我去体验不同的角色。”

  虽然拍电影是一项辛苦、劳累的工作,但是梁家辉没有给自己设定退休年限:“每天要开早班的时候,我就想要退休,但是拍完了以后看到成品又很开心,退休的想法就消失了。”

  直面婚姻

  未必一百分但尽力而为

  梁家辉结婚时,香港杂志用这样的标题报道:《梁家辉娶了一个人人喝彩的老婆》。多年后,回顾自己的婚姻和家庭,梁家辉称这是人生中“最辉煌、最灿烂”的壮举。

  梁家辉和江嘉年称得上是患难夫妻,两人邂逅时正是梁家辉最失意落魄的时候。1984年,刚出道的梁家辉被台湾封杀,导致香港片商不敢找他拍戏。他干脆到油麻地租下一个铺位卖杂货、首饰,开始了摆地摊生涯。那时,江嘉年是香港电台的节目制作人,只有她给梁家辉介绍工作,邀请他参加广播剧的录制。梁家辉爱太太的一个原因是:“她嫁给我的时候,正是我很穷的时候,能把终身幸福托付给当时没有前景的男人,是非常勇敢的行为。”

  如今,男方依然魅力十足,女方却被香港媒体形容为“体态臃肿,面容憔悴”。梁家辉尽力维护太太的形象,“如果她长得那么漂亮的话,她就是女明星了。生活中我们就是平常人,过得很随性,没必要刻意装扮。”他称,对于家庭他未必是一百分,但一定会尽力而为。他坦言,婚姻充满琐碎事,需要智慧去经营,“到这个年纪,名与利已不算什么,我更愿把精力放在家庭上,不让它有一点闪失。”本报记者易东方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