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法医证实陈琳是自杀 陈母发信表示信任官方结论

http://news.sina.com   2009年11月04日 18:10   重庆时报

陈母:“傻孩子,多疼啊,难道比活着的疼会轻一些吗?”

陈母:“傻孩子,多疼啊,难道比活着的疼会轻一些吗?”

  本报讯(记者 张晓禾) 昨日,陈琳的法医鉴定结果出炉,没有异常,证实是自杀。陈琳母亲何从伦女士发表公开信,证实陈琳身体上出现的伤痕都是坠楼这一行为本身造成的,并希望世界能还给她一个平静和永恒。陈母的公开信字里行间充满悲痛,“傻孩子,多疼啊,难道比活着的疼会轻一些吗?”

  鉴定结果昨日上午出炉

  对于陈琳的死,外界一直争论不休,认为陈琳的死另有原因,因为陈琳脖子上有伤,还戴着口罩,这些都不像一个自杀的人应该有的。昨日下午,众多记者邮箱收到了由陈琳好友发来的《陈琳母亲致大众的公开信》,在信中陈母表示,经过数天的等待,昨日上午9:30陈琳的法医鉴定结果出炉:“没有异常。我信任官方的结论,身体上出现的伤痕都是这一行为本身造成的。”

  公开信表达对女儿的爱

  在陈母的公开信中,也流露出了对女儿深刻的爱与不舍,“这几天,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仿佛做梦一样,只是这梦不会醒来,我的女儿也不会醒来。对于她做出的这个选择,身为母亲的心疼与伤痛超越了所有人,只是我不忍心责备她,也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一个女人内心的不得已。”

  好友:尸检结果让亲友得到安慰

  记者昨日联系到陈琳的生前好友杨治国,他表示这样的尸检结果让陈琳的亲友们都得到了一丝安慰。对于陈母向媒体发出的这封公开信,杨先生表示是陈母希望能给公众一个交代。“作为陈琳的亲人和朋友,我们都不希望陈琳死后还有那么多的传言,我们希望她能够和她的音乐一样,纯净地离开这个世界。”

  前夫:最重要的是办好后事

  对于警方公布的结果,陈琳前夫沈永革称已知道,“有些事等到了该说话时会说,但最重要的是办好陈琳的后事。”

  丈夫:不愿意多说

  昨日陈琳丈夫张超峰接受了记者电话采访,他的情绪仍非常低落,表示自己现在不愿意多说,会在适当的时候给公众交代。对于陈琳尸检结果,张超峰表示已得到警方通知,岳母发布公开信的内容,他也了解。“作为陈琳的至亲,她的离去我真的非常难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办好陈琳的后事。”而当记者询问11日为陈琳举行的追思会他是否会参加时,张超峰表示现在还不知道,“还没有人和我联系。”

  丈夫将获得大多数遗产

  对于陈琳是否立下遗嘱、给亲人留下多少遗产等问题,至今仍没答案。目前能了解到的仅是她在北京和重庆均至少有一处房产。记者从律师处咨询得知,陈琳去世后,由于没子女,婚前个人财产在没遗嘱的情况下将由陈琳母亲(陈父已去世)与丈夫张超峰共同继承,平均分配。而之前外界盛传陈琳2005年买了份高额保险,如果保险没注明受益人,理赔金将平均分配给陈母和张超峰。而根据法律规定,在夫妻共同财产分配上,张超峰除了可以得到自己那部分外,还将与陈母平分陈琳名下的财产。由此看来,陈琳死后,如果没遗嘱注明财产分配,最大受益者将是张超峰。

  陈母致媒体的公开信(全文)

  各位关心陈琳的朋友们:

  辛苦你们数天的耐心等待,谢谢你们对陈琳的关心!

  今天上午9:30,陈琳的法医鉴定结果出来了,没有异常。我信任官方的结论,身体上出现的伤痕都是这一行为本身造成的,证明之前媒体的猜测都是不属实的。我也放心了,我们是需要给大众一个交代,同时我也不愿委屈了我的女儿。我放心了,然而更大的悲痛也来了,我开始真正感觉到永远失去了这个孩子!

  这几天,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仿佛做梦一样,只是这梦不会醒来,我的女儿也不会醒来。她是个懂事的孩子,敏感、坚强、重感情,同时也脆弱。对于她做出的这个选择,身为母亲的心疼与伤痛超越了所有人,只是我不忍心责备她,也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一个女人内心的不得已。

  陈琳走上音乐这条道路,是她的幸运。长久以来得到媒体大众的支持与喜爱,可以说没有你们,她的音乐路不会走得这么尽兴,她真的是个爱音乐的好孩子。在此谢谢你们曾经带给她巨大的快乐,还有幸福!

  对于她的离开,各种出于关心的猜测漫天飞雪般扑来,媒体朋友也苦心挖掘所谓真相,这一切不仅在家人的伤口撒盐,同样也伤害到众多她关爱也关爱她的朋友们,在此我要说声对不起!这一定不是陈琳想看到的局面,她一定不希望如此麻烦大家,也不想引来诸多猜测,她为自己的一生画上了句点,也希望世界能还给她一个平静和永恒。

  我们都没有办法想象她在生命最后一刻的心情,身为母亲也没有这个权力。我只是知道她走了,别人这样告诉我,我到现在依然不能也不想相信。傻孩子,多疼啊,难道比活着的疼会轻一些吗?

  希望她走的时候内心平静,我这样祈愿。我知道身为孩子们的不容易,尤其飘荡在外远离父母家乡,可是,我也想为天下的母亲对你们这些孩子说:我们这一代的老人都经历过太多风浪,难得晚年喜乐,别让母亲被迫承受这样的伤痛了,我也这样祈愿。

  在此,我想以母亲的身份,恳求大家用友善、微笑的目光送陈琳离开,这可能是我最后可以为她做的。我也想对陈琳说,我和你哥哥、嫂子都很爱你,我们心疼你,想念你……我们都不怪你,你放心地走吧。

  谢谢你们所有人!

  陈琳母亲:何从伦 

  2009年11月4日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