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个性评委:节目需要,我们会认真扮演(组图)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8月13日 15:44   北京新浪网

  编者按

  这是一部情景剧,它涵盖了兴奋、苦情、悬疑、歌舞等等所有好莱坞大片的精华元素;5年来它总是在夏天如约而至;虽然制片人在变、导演在变、主要演员在变,但剧情进行中,总会有些话题、有些人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就是选秀。

  今年快女的大幕即将落下,与往年相比,今年的快女不是最火的,但今年的选秀舞台的背后,却发生着很多有意思的故事。各种台前幕后的“潜规则”逐渐浮出水面,那些迂回辗转的套路逐渐被破解。本报记者深入比赛场内场外的犄角旮旯,经过1个多月的采访调查,了解到一些不为人知的“那些事儿”,将选秀场现时的种种生态真实呈现。

  如果说选秀是一场堪比好莱坞大片的好戏,那么,这群人就是戏中的“最佳配角”,不,他们的风头有时远远盖过了主角。二线、三线、甚至连“线”都跨不进来的歌手、音乐人、制作人、唱片公司老板……反正你能想到的和音乐稍稍沾点边的人,来到选秀舞台就有了共同的名字——专业评审。

  也许你无法将快女10强对号入座,但你绝对知道包老师;快女们每期变幻不断的造型,也比不过包老师一句“她留我走”;包小柏在快女的最后一秀,收视率超过了本届快女比赛以来所有选手。本属于时尚界幕后人物的晓雪,发出的只言片语也被推到了口水之巅。

  手拿出场费,卖点嘴皮子就收钱入袋,听起来似乎是好买卖,不过,这桩生意深得很,平庸之辈最终混个脸熟,名字还没让人记住就被踢出舞台;精明之辈,哇啦哇啦,手舞足蹈,总能撩拨起荧屏高收视的兴奋点,这些“最佳配角”伴着暴涨几十倍的身价,来来往往……这桩无本生意,最大的赢家是他们。但赢的背后,另有酸甜苦辣。表面上,评委们似乎在决定着选手的命运,其实,有时候评委也只是这部大戏的一颗棋子。会做戏的,就能成为头牌;执意个性表达的,就请离开吧。下面三位个性评委的真实故事,从一个侧面讲述了秀场的现实。

严肃包小柏:谁再说我月入40万,他说我走!(设计台词)
严肃包小柏:谁再说我月入40万,他说我走!(设计台词)

  NO.1最当红评委:包小柏

  现状:6个星期赚足近10年最高的曝光率和每月高达数十万的出场费

  语录:“很多人说我黑脸,过于苛责装深沉,其实我只是一个台上严肃,台下极为随和的人。严肃是因为想在安静中将自己的点评达到最高的精准。难道你没发现我是唯一经常会用耳机去听选手歌声的人么?”

  在百度输入包小柏,你能搜到的相关网页接近150万个,贴吧20万上下。其中和快女有关的内容高达95%以上,快女比赛的新闻中基本都有关于包小柏当日表现及相关语录的记录。因皮肤黑又爱板着一张“黑脸”,包小柏得名“包黑子”,成为选秀评委专业户。仅今年在快女的一番“离席门”来了又走,走了又来的精彩“表演”,让他6个星期赚足了将近10年最高的曝光率和每月高达数十万的出场费。

  目击:黑面寡言但一开口尖叫最多

  今年7月24日的十强突围赛,是包小柏最后一次在快女舞台的亮相。

  “原生态转音,是大家对你喜爱的一方面。但是想要让其跨界流行,你的歌声应该再轻松一点。”成都唱区的黄英一出场,包小柏显得尤为认真。早在海选时黄英就是包老师力挺的选手,还曾坦言“她唱得再努力,苦干实干都是零分,可是(曾轶可就那样)轻描淡写,只是唱自己的东西,都给三分,我觉得很怪”。黄英唱完,另一评委高晓松侧脸想说点什么时,包小柏却走下了评委席。在下午彩排的两个小时里,包小柏上下评委席六七次,要不就是出门抽烟,要不就和台下的人窃窃私语,和高晓松居然没有一次交谈。

  曾轶可上台,包小柏开始端坐。“恐怕你这首改编应该不能叫《梦醒时分之梦醒的夏天》,应该是《梦醒时分之惊险万分》。原本的A调一下就跑到G调,即便是想要挑战原创新口味,还需要再找指导老师看看。”言辞尖刻穿插中肯,包小柏的一贯作风。

  “听说要回加拿大看女儿了,今天是最后一场么?”“是啊,女儿的生日一定不能缺席。”和熟人的一次对话,包小柏脸上居然出现了难得的笑容,只是不足3秒。

  当晚正式比赛,包小柏换上了招牌式黑西装和黑面孔,发言不到两次,几乎全程寡言。虽然如此,只要是包老师亮分数牌,总是响起高过其他人好几浪的掌声和尖叫。据百度数据统计,包小柏的人气和相关浏览量在那两周超过所有选手,达到其参评快女以来的最高峰。

  自白:错就错在我太有个性

  因为一直在接越洋电话,7月24日当晚等到凌晨3点10分,记者终于收到短信说可以采访了,但只回答三个问题。不过,因记者一句“饱受非议”的提问,包小柏将采访持续了将近40分钟。

  “很多人说我黑脸,过于苛责装深沉,其实我只是一个台上严肃,台下极为随和的人。既然上台了,我就不能嬉皮笑脸地去点评,因为别人走到这一步都不容易。后来回去话少,是因为该说的早就讲完了。至于严肃是因为想在安静中将自己的点评达到最高的精准。难道你没发现我是唯一经常会用耳机去听选手歌声的人么?”包小柏还提醒记者应该注意,每次他出场大家的呼声是最高的。“虽然点评快女的众多是非让我很是疲惫,但是能有大家的认可还是颇为欣慰。现在的大众已经变聪明了,不会任由谁去摆布。只要公平中肯地去做,他们会有自己的判断。”

  “错就错在我太有个性,有可以炒的地方。”对于“离席门”后的走与来,是与湖南卫视联合炒作拔高收视率的行为,包小柏如是说。

  否认月赚40万没有的事!

  对于从最初几千元的出场费,到如今高达每场3万以上的出场费,月赚40余万的传闻,包小柏直接否认。“完全没有的事!我收入靠做艺人为主,现在担任评委是吃力不讨好,等有时间我还是希望做艺人。”“如果有人极力邀请,你还会去当评委吗?”包小柏表示如果主办单位需要他这样的角色,他还是会认真扮演。“当评委把自己看到的事情用自己的思维、逻辑表达出来就可以了。焦点还是应该在选手身上。我不知道大家为何老是针对我,走也有事,不走也有事。好像所有的主角都成了我,莫名其妙。”

  包小柏还感慨“选秀后时代”的来临,让越来越多的人明白那些看上去梦幻的东西,背后都是十几万倍的血腥代价。“如果我女儿要去参加选秀,那么自己选择的路就得自己面对所有。”

认真巫启贤:完美不一定真实,真实才是真正的完美! (设计台词)
认真巫启贤:完美不一定真实,真实才是真正的完美! (设计台词)

  NO.2最用功的评委:巫启贤

  现状:到处接活,还有电影邀他参演语录:“当评委的艺人,一定要把握好手中的双刃剑,不然伤了自己也伤了别人。”

  之所以会请巫启贤做评委,“超女”2005年和2006年的总导演王平说:“巫启贤的歌声很棒,他的实力一直没有改变,他的指点会给选手带来很大帮助。”对,巫启贤就是节目组想要的“那杯茶”。他能说,会说,专业够、资历够,最重要的是,比起柯以敏、包小柏、杨二之类,他听话。巫启贤也要表演,但总是在节目组允许的台本里,充分发挥自己的个性。这也不难看出,那些“出位”的评委一个个走掉,而巫启贤还稳坐钓鱼台,出场费默默攀升。

  恶补知识点评选手写超厚小抄

  巫启贤第一次走上评委席,是在2006年,那时的“超女”总导演王平直接打电话去台湾邀请他。巫启贤笑着告诉记者,为了能当好这个评委,他还专门恶补了各门知识,“唱歌来来去去就是那几回事嘛,可是我们在电视上每次都说‘你走音了’,‘你好像走音了’,这样的评语没人想听,我们要想办法把为什么走音的原因找出来,还要把道理说给你听。当时我买了很多书,什么《如何与他人沟通》、什么《做人不要做得太绝》,还有《猪骂你你别骂他》。上台前我写了这么厚的一份小抄放在桌子上,把摘要全部写了,这段适合针对什么歌手……全都分类好,这个歌手出来,他有什么问题,看笔记

  第六页第七条,大概是这个味道,我就赶快消化,用自己的语言把它形容出来,结合歌手的问题说出来。”巫启贤还透露,同为评委的春晓空手而来,发现他做了这么多准备工作,惊呼:

  “哇!你城府太深了!”

  评委是严肃的事杨二很多时候在演闹剧

  尽管巫启贤很专业,但观众始终认为他活在柯以敏、杨二和包小柏的阴影之下,是个“千年老二”。“杨二有她可爱的一面,但大家都可以看到杨二是怎么样当评委的,很多时候她就是在演闹剧。其实做评委是个严肃的事情,只要是对音乐有使命感的人,都会选择做一个严肃的评委。做评委的不能无病呻吟,也无需为了照顾粉丝感受去吹捧选手。”巫启贤直言,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很清楚谁是认真的,谁是故做臭脸,在电视上长时间被放大,谁也逃不掉。“湖南台要求出效果,但又不能有人身攻击,我本来不是那种人,我的形容很生动,很犀利但没有人身攻击。”

  而对于今年“快女”评委席上大出风头的包小柏,巫启贤也很有看法:“为什么评委席上有四个评委而不是一个?就是因为不能由一个人说了算,而要四个人说了算,四个人怎么说了算呢?就要投票表决,表决失败的那一方心里也许觉得‘我说的才是真

  理,你们都是P呀!’你可以有这种心情,但是在态度上却必须要绝对尊重别人的决定,因为这才是真正的自由和选择。如果你们三个人选的跟我不一样,而我觉得我才是对的,不是你走就是我走,这就失去基本的尊重了,我觉得这不适合当评委,因为这样会误导年轻人,造成一种假的英雄主义,我牺牲自己维持正义,可是真正的正义和英雄,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我也劝那些做评委的艺人,一定要把握好手中的双刃剑,不然伤了自己也伤了别人。”

  日程表排得满满当评委好处“大大的”

  曾经的二三线歌手,成了选秀评委席上的常客,巫启贤也承认这是自己艺术生涯的“第二春”,而且日子也越过越滋润。“在观众看来,我唱歌是历史的事,当评委是新鲜事,大家喜新厌旧的心理作祟,自然认为我当评委比做音乐出色。”现在,巫启贤的日程表排得满满当当,采访的当天,他说:“今天上午在沈阳,下午去上海,紧接着要到重庆、合肥、武汉,周末又要回长沙,都很久没有回台湾陪老婆孩子了。”现在,除了很多影视剧伸出橄榄枝向巫启贤邀歌,还有邀请他参演电影的,扮演的角色竟然是一位拳击手。对于现在的状态,巫启贤当然也有疲惫的时候,他说:“可惜没办法呀,这就是我的工作,停下来怎么赚钱?”

张扬柯以敏:太忙了,不要在我面前提快女,答应我,好吗?(设计台词)
张扬柯以敏:太忙了,不要在我面前提快女,答应我,好吗?(设计台词)

  NO.3最功成身退评委:柯以敏

  现状:一度同时兼任4个选秀评委,每年轻松吸金200万元,人气攒够,现在专心自己的“音乐教室”语录:“评委不能当一辈子,我知道‘超级女声’这档节目让我有了很高的知名度,所以赶紧推出新专辑,我这辈子还是喜欢当歌手。”

  一个已经几乎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的前浪,如何变幻成翻滚的巨浪?——当选秀评委!2005年凭借着“超女”人气暴涨的柯以敏无疑算是咸鱼翻身的开山鼻祖。送戒指、送耳环、拥抱选手、挖苦言辞、抹眼泪述衷肠……早已淡出娱乐圈的柯以敏,在2005年夏天成了被提及最多的名字。近日,柯以敏更新了题为《鼓励可以推进她进步》的博客,透露自己跟女儿一起看今年的“快女”直播。当年见好就收的她,是不是又想逐鹿秀场,再续传奇呢?

  忆当年当评委确实赚欢了

  “05超女是最成功的一届,对我的影响太大了。一下子有无数的广告商找上我,而且,就连我的发型、服饰都成了很多人模仿的对象。”

  历史回溯,在2005年7月15日的“超级女声”总决选入围赛第一场中,评委柯以敏尖锐的评语以及个性的表现曾激起了网络和媒体的轩然大波。面对众网友发布的“强烈要求取消柯以敏评委资格(万人大签名)”,柯以敏嗤之以鼻,依旧我行我素。不过,聪明的柯以敏非常清楚娱乐圈的规则,见好就收,2005年8月3日,柯以敏以私人名义擅自爆出正式卸任05“超级女声”评委。之后,柯以敏却开始频繁重新出现在其他各类选秀节目。据知情人透露,离开“超女”舞台后,柯以敏凭借深入人心的黑嘴形象,每年轻松吸金200万元,每场的“佣金”也都保持在4万元以上。这还不包括发唱片、拍电影、与卡雷拉斯合作等带来的“裙边效应”。“评委不能当一辈子,我知道‘超级女声’这档节目让我有了很高的知名度,所以赶紧推出新专辑,我这辈子还是喜欢当歌手。”

  忙得很没空看“快女”

  柯以敏说自己已经淡出评委事业很久了,目前正专心做一个名为“音乐教室”的项目,旨在帮助喜欢音乐的孩子走向专业之路,无意再战江湖。

  “我一直没看‘快女’,最近很忙。”对于写博文《鼓励可以推进她进步》呼吁大家宽容曾轶可的事情,柯以敏表示只是因为陪女儿临时看了一期才写此感言。“曾轶可本人我是不理解的,但是与其说她的种种不是,还不如好好地引导她。”问及如何看待包小柏与曾轶可的风波,柯以敏一口回绝:“我不知道!没看过快女也不清楚情况。”然而记者却在柯以敏的博文中看到这样一段表述:“她(柯以敏女儿)说‘你去跟你的那位穿白色西装的朋友说不要再骂她(指曾轶可)了……”本组稿件采写记者伍翩翩 陈颖

去论坛发表评论】【转寄】【列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