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国产偶像断裂之匮乏点:伯乐欠奉(组图)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8月24日 23:30   北京新浪网

S.M.捧红众多偶像

S.M.捧红众多偶像

  2 匮乏点之伯乐欠奉

  中国偶像时代还没有到来

  歌手出身的李秀满,1989年成立韩国S.M.Entertainment,自此步入唱片业。20年的时间,S.M.Entertainment变成了亚洲娱乐业的巨头“SM家族”,捧红的艺人有H.O.T、神话、宝儿、东方神起、SES、Super Junior等。

  S.M。公司下设部门包括:发觉“未来之星”的选秀部;训练新人的“Starlight Academy”培训部;把握市场走向、体现歌手风格、营造逼真视觉感的唱片生产部;进行录音和后期制作的唱片制作部(A&R);进行宣传销售的市场营销部;联系媒体对歌手进行推广的宣传部及发掘歌手的潜在价值、企划广告演唱会的代理部。

  这些部门和工厂的生产链相似,成熟而稳定。“SM家族”艺人的特点是:非常年轻,但是训练有素,那是因为他们一早被挖掘之后,马上就进入了这个生产链,成为整个生产链的核心——产品。S.M。公司时有举办诸如选拔明日之星之类的活动,为的就是发掘下一步的偶像资源,挑选出的未来艺人,年纪普遍不超过15岁。然后这些孩子就要接受一系列诸如唱歌、跳舞、做SHOW等演艺培训,公司会根据他们的特点来进行定位,为他们设计形象,会挑选出合适的孩子在一起形成组合,甚至会安排他们进行整容手术。这之后才是通过营销,让他们逐步走进市场。通常人们只看见一群不足20岁的孩子在舞台上已经非常老练,绝对不会想到这之前有着多么缜密的设计安排。

  其实纵观S.M。公司历年捧红的明星,不难发现他们之间的相似度非常高。从H.O.T到东方神起,变的只是潮流,而形式上,无一例外是男子偶像组合团体,每个队员的气质、形象都非常不同,充分发挥他们每个人的个人魅力。

  尽管李秀满殴打旗下艺人、孩子成名后待遇微薄的消息时有传出,但他确确实实是他们的伯乐。没有他、没有他名下的S.M.Entertainment,这些孩子不过是芸芸大众,经过他的一手改造,才成为颠倒众生的偶像明星。

  在内地,称得上偶像伯乐的寥寥无几,赵宝刚算是泰斗级伯乐人物,从上世纪90年代凭《过把瘾》一手发掘王志文到90年代末和新世纪初打造出的形色俱佳的偶像陆毅、陈坤、王珞丹等,赵宝刚在伯乐位置上一坐就是近20年。但作为“造星圣手”,他选择中国内地偶像却另有标准,那就是人物身上散发的本土文化精神,这绝非长得漂亮这么简单。

  采访对象:赵宝刚(著名导演,有“造星圣手”之称)

  中国偶像剧少,是因为没有找到本土文化上的精神气质

  记者:中国偶像不如日韩形成产业规模,基本上中国偶像存在着不偶像化、改朝换代很慢的情况,对此你有何看法?

  赵宝刚:人们对偶像的概念还停留在长相和好看的服装上。实际上不是,大家喜欢这个人物,是因为他身上有本土的文化精神。为什么中国偶像剧少,就是因为过多追求浮在面儿上的东西,没有找到一种本土文化上的精神气质。其实人们喜欢的都是紧密地跟时代结合在一起的精神偶像。我们在做片子时,都尽量去讲文化精神的导向,这是带动和引领人们认知这些偶像最基本的要素,再加上健康、阳光、心态好的青年形象,人物就容易成功。

  记者:你历年来捧红的艺人包括徐静蕾、陆毅、陈坤、李小冉、王珞丹、赵琳……你是如何发掘他们的?标准是什么?是为他们量身定做还是记住这些新人,遇到合适的角色再找到他们?

  赵宝刚:分两个方面:一是剧本角色的个性魅力;一是演员自身特有的个性魅力。演员特质和角色特质如果能结合得好的话,基本上成功的比较高。这里有角色和演员的互补,当然要增加一些其他的手段,可能这个人就更容易成功一点。如陈坤、陆毅,包括最近的王珞丹、朱雨辰,还有早期的王志文,都是演员魅力和角色魅力结合得比较好的。偶像更多的是一种精神,并非纯看长相。就像孙红雷,他在《征服》中演了一个坏人,可为什么有那么大魅力呢?大伙喜欢不喜欢他?这些可能就是个性因素,他一定是偶像,但他跟陆毅的这种偶像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类型。再比如陈坤,他是一匹野马,很难驾驭的一种性格,在很难驾驭的性格里找到他自身的追求,他和我合作的《像雾像雨又像风》《别了,温哥华》,扮演的角色都属于这类。所以他能展现出这些人物野马一样的精神气质,遇到一些事情,他还会倾心地投入情感、乐于助人,这些都是偶像因素,所以会让很多观众对他着迷。

  记者:有几位是您接连起用的艺人,有些不属于您公司的艺人,是因为他们的偶像影响力吗?

  赵宝刚:不是。一个角色出来时,你要把握住最适合这个人物的所有要素,这个人就容易成功。我选他们演这些角色,是因为他们演这些人物是合适的,有些甚至可以说是最合适的,起码我想不出有更好的来,并不是说我拍一部剧,就一定要用我公司的艺人。这是一个利益问题,但为了作品,我更愿意从合适不合适这个角度上去考虑。很多演员不明白这个道理,演员都是从自我出发,而导演从客观出发。

  记者:每个时代寻找偶像不一样,你是怎样转换自己的眼光和想法的?

  赵宝刚:实际上还是寻找时代的审美特征,有一些共性的东西,比如对爱情的忠贞、心地的善良等等,但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个性特征。比如陆毅在《永不瞑目》中是阳光健康的大学生。那个年代,很多人把国家的责任看得很淡了,这个时候推出这样一个角色,会引起人们对这类人物的思考,国家需要的时候,你有没有能力或者愿望去为国家做这些事。又比如《奋斗》中的王珞丹,居然失恋整整30集,人们会问,在这样一个时代,去为一个男人这样要死要活,还值不值得青睐?但人们不得不佩服她在失恋之后对人的做法。像《我的青春谁作主》中的钱小样,代表所有闯荡大城市人的一种愿望,当她进入社会时,无处不碰壁,但她用乐观心态对待一系列事情,用这种心态鼓励自己,这就是一种时代精神,人们面对痛苦是沉浸其中还是勇于面对?这是这个时代需要的。而王志文则代表了90年代中期的精神特质。

  发展中国家很难产生全面偶像

  记者:您自己当年也做过演员,觉得对于偶像来说,机遇的重要性有多大?

  赵宝刚:机遇这事太难说了。有些演员与生俱来条件不错,那他获得的机遇就多。这也跟演员自身的智慧有关,所以机会这东西很难讲。有些人天生不是一个优秀演员的材料,但阴错阳差他获得了一个机会,于是就走到一个很高的位置。

  记者:有没有捧人不成功、自己觉得很可惜的案例?原因是什么?

  赵宝刚:肯定有演员不成功的,但从爱护演员的角度,我这儿不能说。不能说的原因很多,作为导演我是一家之谈,演员自身是不承认的。比如我们过去拍的戏里,虽然他红了,但他没有红到位,换一个演员可能比他还红。这可能就是阴错阳差,不能说哪个演员演得不好。

  记者:国产偶像往往是一蹴而就,但像日韩偶像都是精心策划出来的,两者的优劣势是什么?

  赵宝刚:这跟国家现有文化体制有关,因为中国的电视行业还是以作坊式的生产方式为主。有一些经纪公司有了一定的实力,可能在未来三到五年中,有意识地打造一些所谓的偶像演员,应该叫知名演员吧,其实我不太愿意用“偶像”来称呼他们。

  记者:中国偶像剧市场的发展前景如何?

  赵宝刚:很多人把我现在拍的大部分戏称之为偶像剧,但它从偶像剧之外还引申了其他元素。我并不是刻意要做有偶像特征的东西,还是要有社会文化的精神。比如《我的青春谁作主》,人们把姥姥都叫偶像了,老太太走哪儿都受欢迎,因为没有一个姥姥会像她这么表达。我们所说的偶像剧一定要年轻、漂亮、阳光,这在目前的中国市场还很难实施。作为发展中国家,现在很难产生出相貌、谈吐、文化、做派都能达到一定程度的偶像。社会进程还没到那一步,可能还要有十年、二十年的时间,会有一些变化。我们现在看五六十年代的影像资料,会发现那时候人的外貌、气质、特征跟现在有那么大的变化。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去论坛发表评论】【转寄】【列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