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邓超自曝年少曾轻狂 未来要办简约婚礼(组图)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2月24日 17:19   新京报

邓超邓超
邓超邓超

  在热播电视剧《你是我兄弟》中,邓超饰演了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在亲哥哥眼中,他不懂事,爱闯祸,隔三差五就要惹是生非;同时,他又为人仗义体贴,是个有担当、有责任感的男人。而生活中的邓超,也经历过叛逆期,他爱打抱不平,信奉用“拳头”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和对抗世界,随着年龄的增长,他逐渐学会了平和。而对于爱情,邓超和他以往大多数荧屏角色一样,有着“一根筋”式的执着,相信爱情就是要一条道走到黑。邓超说,如果大家觉得他塑造过的角色都很相似,那对于他来说是不及格的评价,但没办法,架不住他喜欢这样的人物。或许是因为这些人物角色多多少少都会有些他自己的影子。

  谈作品 第一次演亲情戏很过瘾

  《你是我兄弟》是我第一次出演亲情戏,而且还是男人间的兄弟情谊,我觉得这是一次很好的表演尝试。表演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我觉得这个戏演得很过瘾,男人间的那种情谊很特别。还有,马学军(邓超剧中角色)这个男人是一个特别聪明,特别有心的人,虽然看起来这个人很不羁,但他重情重义,是个有担当的人,也是个坚持自己的人。

  马学军是一个在爱情上尤为专一的人,这是现在社会应该呼吁的,也是我想表达给自己的。他在生活上也是坚韧不拔,跟我一样,就是做你想做的,付出不是为了索取。对兄弟和家庭,他又有责任心,对大哥,虽然两个人也有争吵矛盾,但暗地里都是他在帮大哥,对两个弟弟也是非常照顾爱护,他一直帮着大哥顶起这个家。

  生活中我家有兄弟姐妹四个人,我最小,所以我也最受宠爱。我家是重组家庭,结婚时妈妈爸爸分别带着我的哥哥姐姐,然后爸妈在一起又生下了我。我爸妈是很牛的,这样的家庭我们一家人也相处得非常和谐,很少吵架。小时候我也是家里孩子中挨打最多的一个,爸妈也说,家里孩子也只能打你。我哥不太爱说话,比较闷,平时就爱说:来,喝一口,他也很关心我,就是不太善于表达。我和我姐交流的比较多,可能家里都这样,男生和男生之间话都不多,但姐弟之间特别容易沟通,我和我姐就是什么都聊。

  我对于自己饰演的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角色都觉得非常亲切,因为那都是自己小时候经历过的,看到过的。我对上世纪80年代很有感觉,粮票、国库券、铁饭碗……这些都让我没有陌生感。

  谈成长 曾经固执地坚持以暴制暴

  小时候我学习特别好,省里的三好学生,13岁以前,我特别讨人喜欢。那会我只爱看书,其他什么都不干。读书我也属于有两把刷子的那种,小学五六年级时,我考试基本不用复习,照样得100分。进初中的时候,老师一看我的综合评定直接就让我当班长、数学课代表、语文课代表。后来是因为叛逆期,到了13岁以后就开始比较反叛,脾气大,忽然间觉得上学没意思,成天跟一帮人在外面玩。我初中换了几所学校,进了高中以后,爸妈见我什么学都不爱上,就把我送到了艺术学校,希望我能混个文凭,毕业后每个月能领上固定工资就行了,压根儿没有让我走艺术路的想法。我在艺校的三年,架没少打,其实我自己不爱打架,就是爱打抱不平。

  后来到艺校上学,第一个月没和班上的同学说一句话。不住宿舍,把包一丢,就出去飙车,班上也没有人敢和我说话。那个时候我留着漂染的长发,戴耳环,低着头走路。我那个时候比较极端,喜欢暴力。其实所有孩子都是一样纯净的,世界就是这样,慢慢会把一些纯净的变得不透彻,我不愿意变得不透彻,所以就选择了通过这种方式释放。

  大二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卖报纸的老太太被工商局的打,我把那个工商局的车都扣下了。工商局的那个人说她没有牌照,把她的报纸都收走了,我就看不下去,让身边的人留电话联名证明这事。让我难过的是,当时有10个人在场,但是只有3个人愿意留电话,其他的人都走了。以前我固执地坚持以暴制暴,以武力来打抱不平,现在我明白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很多,心平气和也是一种策略。现在我已经把暴力当成懦弱的表现。

  谈生活 爱情应该像固体不易蒸发

  前两天刚去参加了沙溢和胡可的婚礼,多好的事啊!当然这样的好事希望一生就一次啊!我觉得那天就是专属于他俩的节目,我们都是去沾沾喜气的。我办婚礼的时候会是个什么样?办的时候再说吧。也可能办个很简约的,但我肯定会去用心做,其实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面对的那个人。

  我的爱情观就是,爱情就要像固体一样,不像液体一样容易蒸发。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我不都有女朋友了吗,还怎么说(笑)?我对爱情的看法也一直没有改变过,就是从一而终,一条道走到黑,很传统。《你是我兄弟》里马学军的爱情也是专一坚贞,这种爱就是有冲击力,打动人心,我们现在特别需要这种专一的情感。

  在圈里我和俞白眉的关系最好,是兄弟,还有宁财神,财神很聪明,心地很善良,为朋友能上刀山下火海,一些事我可能都忘了,他还会提醒我。财神也爱交朋友,我有时候都觉得他很累,哪个场子他都在,像个社会活动家。俞白眉就正好相反,是个温和的宅男。张嘉译我们之前有合作过,我一直叫他大哥。他是个特别有趣的“大哥”,我们演戏也很搭,戏里戏外都是哥们。张嘉译特别喜欢吃槟榔,还老爱嚼槟榔,有时刚嚼上就要上戏了,就找个杯子先放起来。他还老向我们推介:哎,尝尝这个,特暖和,给劲!张嘉译还特别喜欢戴墨镜,经常是戴着墨镜从家到片场,快开工了还不舍得摘下来,于是说就这么拍吧,看他这么喜欢墨镜,我就送了他一个。董洁是第一次合作,她一开始也很安静,跟所有人不太熟,我就开玩笑叫她“小董老师”,带着她认识剧组的人,因为这个剧组很多人都是我合作过的班底。后来,她也很开朗了,我们合作得很好。

  ■ 我的梦想

  我一直有做话剧的梦想,想有自己的话剧剧场,有人说做话剧容易赔钱,是,咱也不差钱,但最重要的是这不是为了理想吗?而且我确实也没什么经商头脑,当初华谊要上市,老板让我买股票,我想我也不懂股票,就没买。我从学生时代就喜欢话剧,也演话剧,我觉得我必须要站在舞台上谢幕。

  ■ 文艺推荐

  我最近在看韩寒的《杂的文》,我很喜欢韩寒,他是一个很聪明,很有才华的作家,之前我也看过他的《1988》,其中他描写的开的那辆车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读完韩寒这本书之后,我接下来打算看史铁生的两本书。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刘玮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郭延冰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 称:
国家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