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哪个瞬间,你对婚姻绝望,想要离婚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1日 07:49   北京新浪网

  来源:宛央女子

不要对婚姻绝望不要对婚姻绝望

  我曾经在群里和闺蜜们聊到一个话题:哪个瞬间,你对婚姻绝望,想要离婚了?

  很多结了婚的纷纷来吐槽,说所有绝望其实都是攒够了失望,看似是一个瞬间,其实是漫长的过程。

  有一个闺蜜说,她很喜欢鲜花,偶尔生日或者节日的时候,会和她老公说:

  “今天,你能送花一束鲜花吗?”

  每一次,得到的回应都是:

  “你怎么那么多事,不就一个破节日嘛,你这根本就是浪费钱。”

  一次,她觉得可以忍耐,安慰自己说男人都是这样神经大条。

  日久月深,终觉生活无趣,倍感对方冷漠,那天,她给我发来微信说:

  “已经打算离婚了,人,生下来活一遭,不就是为了快活吗?我不想凑合了。”

  另有一闺蜜说:

  “我照顾孩子特别累,有时候特别希望他能搭把手,催了他好几次,宝宝嗓子都快哭哑了,他还在那里玩游戏。

  后来降低对他的要求,可以不帮忙但至少别瞎BB,结果,他什么也不做反倒还对我恶声恶气。

  我觉得很不快乐。现在,已经离婚了。”

  男人总是想当然地以为女人离婚都是为了钱,这两个闺蜜说在她和对方争吵最激烈时,她们的老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

  “你不就是觉得我不够有钱吗?”

  可是,女人们更在乎的是快不快乐。

  男人总是嘲讽女人爱钱,但明明最爱钱的是男人啊。

  我认识的大部分男性,都会把自己置身于以金钱为标准的社会评价体系。在他们看来,够有钱就是够成功,能给老婆足够多的钱,就是足够爱老婆。

  至于钱以外的东西,他们觉得一文不值。

  比如照顾孩子,比如让生活变得仪式感,比如注意到老婆的情绪变化,这些统统不在他们的社会评价体系里。

  面对老婆在这些事情上的要求,他们总是简单粗暴地甩过来一句:

  “我已经给你钱了,你还想怎样?”

  不管钱多或钱少,反正就是这么一句话,而且每个男人都觉得自己很委屈。

  可是,女人的评价体系是不一样的。

让自己快乐让自己快乐

  我身边近来特别多离婚的人,她们大多都活在一段并不缺钱的婚姻里,但仍然最后选择结束婚姻,为的只有两个字“快乐”。

  女人是这样子的,当我们的生活已经不再困囿于谋求柴米油盐,我们希望感受到的爱和快乐多一些。

  女人选择离婚往往是攒够了失望,但爱上一个男人或不再对他失望,却往往是一瞬间。

  不要笑,女作者分析别人的爱情都头头是道,但很可能我们自己的感情生活也是一团糟。

  我也常常会对婚姻失望啊。

  在我不过是忘了倒掉昨天的垃圾,就被老公抱怨的时候;在我开车慢慢悠悠而他各种瞎指挥还发脾气的时候;在我逛街就想乱花钱而他没眼色地和我讲什么狗屁性价比的时候。

  我都挺想离婚的。但,究竟是什么,把我从离婚的边缘拽回来的呢?

  不过是因为,在某个瞬间,我突然感受到了许许多多的快乐。

  之前假期,和老公去了泸沽湖,湖光山色一片静谧明媚,整个人一下子感觉到了闲适。

  泸沽湖边有着许多或扁或圆的小石头,我就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玩过的打水漂,随手扔了一个,自然没打起来。老公问我说:

  “你喜欢看打水漂啊?”

  我点了点头。

  于是,那个傍晚,他打了一次又一次水漂,从完全打不起来,到后来可以打出四个圈。

  泸沽湖的暮色是多彩的,最远处是淡蓝,夕阳的光晕是火烧红,在这两种颜色交汇处,是一带浅浅的粉色。

  他打水漂的身影,就淹在这种绚烂里。我突然觉得好快乐,所有抱怨都去无踪,心下只有一种感觉:

  “算了,算了,偶尔发个脾气有什么呢?离了婚到哪里再找这样一个愿意为自己打一下午水漂的人?”

  离开泸沽湖的那个早上我很舍不得。

  民宿对着的湖面上,盘旋着几十只海鸥,老公跑了三家商店,为我买了面包、威化饼以及油条,陪着我喂了近半个小时的海鸥。

  他没怎么说话,但会在海鸥过来抢食的时候,用手臂挡住我,我知道他是怕海鸥不小心啄到我。

  我觉得我心里的快乐和泸沽湖的水一样,漾开了,无边无际。

  我对自己说:

  “够了,够了,这一丁点的快乐,就足够让我再爱他个七八年。”

  女人的爱,就是这样被快乐一点一点堆积的。快乐越盛大,爱也越盛大。

爱自己很重要爱自己很重要

  所以我从来都觉得女人好简单,男人不过是让我们快乐了一点点,我们就醉得一塌糊涂,爱得死心塌地。

  女人选择婚姻的理由是: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她后来放弃婚姻的理由是:快乐的时候太少,有情人成了无情人。

  昨天老公问我说:

  “你什么时候最爱我?”

  我笑了笑,很认真地告诉他:

  “在那个你为我打水漂的瞬间,以及很多年前我说想吃馄饨,你走了两条街为我买馄饨的夜晚。”

  他大惊:

  “啊,那么小的一件事,我以为你会说是在我送房送车的时候。”

  哦,这个时候倒也是很爱的。

  但他不懂,打水漂和买馄饨,那不是很小的事情,我爱的是那个愿意为我的快乐付出代价的他。

  所以,如果陪一个女人逛街,为一个女人做顿饭,记得一个女人的生日,都只是一件很小但却让她快乐的事,为什么不能让她快乐一点再快乐一点呢。

  要知道,还有快乐的婚姻,就还有希望,我们也愿意与你同行,一起探索婚姻里的幸福密码。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