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被喜爱的感觉太好了,但不要上瘾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20日 15:33   北京新浪网

  (来源: 我要WhatYouNeed)

  似乎那时候所有人都知道阿南喜欢我,但我觉得不是。

  理由很简单,因为他常常嫌弃我。

  高中的时候我很喜欢吃鸡腿,所以常常加餐。

  当我捧着橙色的餐盘,接过阿姨舀过来的滋着油光的鸡腿时,阿南和他的朋友就会在快餐店门口探头张望,然后走进来坐到我身边。

  “XX,” 阿南在我吞饭的时候对我说,“你知道吗,我以前以为你吃饭都是小口小口的,没想到是这么大口大口的。”

  他右手后三指夹住筷子,伸出拇指和食指,合着比了一个很大的圆。

  他的朋友在旁边笑得喷饭,于是吼他:“你不要吃了!”

  阿南把一次性筷子往饭里一扔,怂得把头缩了回去。

  他的朋友很无奈地说:“你就这么听她的话?”

  记得点开这首歌再看。来自我要WhatYouNeed00:0003:00

  那时候,我只想和他做好朋友,所以反而挺放心的。

  他嫌弃我吃饭的样子不斯文,笑我长得矮,还觉得我驼背,怎么可能喜欢我。

  没想到这种逃避核心问题的自欺欺人,在青春期就初见端倪了。

  后来发生了更多的事。

  比如高三时,我被神经衰弱折磨着,阿南为了让我开心,带着我逃课去看学校禁止高三生观看的元旦晚会;

  比如他花了一周时间,做出了一个我初中到高三照片的实体拼图,送给我。

  但这些事发生后,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怎么样才能还得起”。

  所以,后面面对他的时候,觉得有些吃力了。

  他生日的时候,我做了一袋曲奇送给他,希望他吃完之后,我的亏欠感会轻一些。

  但是他最后也没有吃完。

  他和我道歉,说只吃了一块,剩下的不舍得吃,不小心受了潮。

  一个想“偿还”,一个想“小心保管”。

  因为这样,我们之间一直达不到我想要的“两清”的状态。

  高考之后,我第一时间就收到了阿南的信息。他兴冲冲地说要表白,我立刻回他:“不要,千万不要。”

  结果那晚,阿南还是约了我出来。

  在那个褐色的旋转楼梯,阿南跟以往一样,站在我身后 50 厘米开外的地方,就像一只怂兮兮的小鸡仔。

  但不同的是,他这次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臂。

  我回头,阿南在高我两个的阶梯上,神色有些紧张地对我说:“不如我们在一起吧。”

  我当时表现得很镇静,也想留着好朋友的体面。于是,我以“我喜欢成熟一点的男生”作为拒绝的理由。

  直到很多年后的现在,我才意识到这句话的威力。

  一位读者说过,她在男朋友睡着的时候,看到了男朋友备忘录里藏着的一句话。

  “我最幼稚的时候最喜欢你,但是你只看到我的幼稚。”

  听到这个故事的第一瞬间,我的心被揪了一下。

  因为我想起了阿南。

  我当然试过不拖泥带水,把阿南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删了。

  接下来的整整两年,我一句话也没有和阿南说过。

  我坚定地认为,如果不喜欢对方,就没必要影响对方,成为对方生活里面的阴影。

  后来,我经历了一段不太好的感情。

  前任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还和好几个女生保持暧昧。即使在我们的某个纪念日的晚餐期间,也和前女友聊得火热。

  我很快地和前任分了手,也一气之下删掉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

  但是我的心里装满了失落,甚至还有一点点戾气。

  我将对待感情的那份认真付诸行动了。为什么他就做不到?

  那时我悲观地认为,善良的人在恋爱中,真的会满盘皆输。

  就在这时,非常凑巧地,阿南“添加好友”的红点出现在我的微信通讯录上面。

  我的大拇指悬在“通过好友验证”按键上面很久。当断不断,是违背我的原则的。

  最终我按下了那个绿色的按键。一点点的赌气,加上一点点的侥幸心理,在我脑海里生根发芽:

  “都过去两年了。

  也许他只是想和我做朋友呢?”

  但其实在那一刻,我就知道,我们不会是纯友谊那么简单了。

  因为通过他的好友验证时,我发现他的微信名字还是 6、7 年前我们刚刚认识的时候,我为他起的外号。

  阿南在微信聊起自己最近的生活,说觉得很无聊,没有盼头。

  我内心立刻像树一样,长出了一个想法。我带着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有些诱哄的语气:

  “不如,你给我写 6 封信吧。“

  为什么是 6 封信,根本就没有理由。我只是非常任性地,想让他写 6 封信而已。

  阿南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于是在我有些沮丧的日子里,阿南的话像一条条丝线,编织了一张宽阔的网,兜住了我的底线。

  他让我觉得,我依然是被喜爱,被重视的。

  “我写了一半,发现自己的字丑了,重写了一张。废弃那张也寄给你,证明我没骗你。”

  “我今天听到了 My Little Airport 的《春天在车厢里》,好好听啊,想分享给你。”

  “我之前起床了都不知道自己今天要干嘛,但是你成了我最近起床的原因。必须做点什么才有东西写给你啊。”

  在信里面,阿南也提到了自己的不好的变化。

  “我好像学坏了,我已经会和身边的一些女生搞暧昧了。这样真的很不好。“

  阿南似乎也意识到了:被喜爱的感觉太好,是会上瘾的。

  那 6 封信我反复看了很多次。

  如果那个时候他还能说喜欢我,想要和我在一起,我是会答应他的。

  但大概是自尊心的缘故,看完阿南写给我的所有的信,我也没有等到他那句“我还喜欢你。”

  而一直被喜爱着的我,也因为这份无理的自尊,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向他表达“我需要你”。

  我不想示弱。所以信我也没有回。

  后来我踏入了另一段恋爱,阿南也有了女朋友,生活渐渐驶入了正轨。

  但是新恋情褪去热烈,趋于平淡,矛盾就时不时冒出头来,让我疲惫。

  某天凌晨,我在微博发了一条很丧气的状态,私信很快就冒了出来。是阿南。

  他问我:“还不睡觉?”

  我和他聊了很多很多事情,聊工作困难,聊毕业论文,聊职业规划。但是只字不提现在的恋情。

  阿南大概也不是很懂我这些没头没脑的烦恼。他只是打断了我:“你不要整天自己琢磨太多。”

  我有些尴尬,不过倒是觉得心情好了一些。

  忽然,阿南说:“如果是别人和我说这些,我一定不会在意。但你是特别的。”

  我的心里顿时亮起了警惕。

  因为阿南这句话,跟我一贯用在他身上的,想要继续倾诉的引诱,太像了。

  我说“这样说不合适吧”,然后匆匆关掉了对话框。

  忽然想起一句话:“爱情为什么会那么复杂,因为伤害会传递的。”

  我把在前任身上“学”到的东西,用在阿南身上。

  而阿南也不再是那个只被我吊着的男生了。

  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学会,怎么去“吊”我了。就像我曾经“吊”过他一样。

  不过,我们这段微妙的关系,正在终止进行时。

  有一次写稿,我问阿南有没有一些固定的习惯。阿南说,他每天晚上会和女朋友聊一个小时电话。

  我快速敲下了我的吐槽:“你们不是一个学校的吗?怎么搞得好像异地恋一样?“

  阿南叫了我的全名:“XXX。”

  他说:“我和我女朋友是异地恋,我在南京,她在广州。

  你连我的八卦,都没有打听清楚。

  你太菜了。”

  阿南吐槽我的时候,没有半点难过的样子。大概也是因为他和女朋友现在过得很幸福吧。

  我终于不再局促,可以释然地“哈哈哈”了。

  或许“暧昧”这件事之所以会上瘾,是因为潜意识里面引诱我们的,都是彼此之间一点点微弱的可能性。

  这些可能性,会被形形色色的外壳包装着,常常使我们犯迷糊。

  譬如被安慰的需求、陪伴的需求,甚至是被爱的欲望。

  但是拨开云雾之后,不可能还是不可能。

  曾经以为拥有一点点可能的人,终究还是不可能。

  我只是想到一件事,让我庆幸阿南没有把我当初用在他身上的,错误的方法,用到自己后来的感情上。

  在风车嘎吱嘎吱转动的夏天,阿南冒着逃课被抓的危险,把他亲手做好的拼图送到我面前。我的心里甚至没有感动,只有愧疚。

  现在的他,正在学会把这份代表着爱慕的拼图,送给另一个女孩了。

  而那个女孩跟我不一样。她收到拼图,是会开心的。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