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日媒:十年前的伤口 今天依然在让美国流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13日 03:05   参考消息

  原标题:头条 | 十年前的伤口,今天依然在让美国流血

  《日本经济新闻》近日发表题为《被愤怒政治浸透的日常》的文章称,距离2008年秋天的雷曼冲击已经过去十年。世界经济看似已经从金融危机后的大衰退中恢复过来,重归平稳与繁荣。但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心里仍然留下了未愈的伤痕,不知不觉地走向了愤怒政治崛起以及傲慢与陶醉的时代。

  文章称,十年前的危机给人们带来的不满诱发了社会和心理上的地壳变动,大大改变了美国这个国家的形象。象征性事件就是提出赤裸裸的“美国优先”主义的川普总统的上台。

  文章认为,其实这一切早有伏笔。

  给美欧民粹上台埋伏笔

  文章称,2011年开始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从美国发展到欧洲,最后席卷全球。敌视占有巨额财富的前1%的人口、要求“倾听我们这99%的呼声”的主张被华盛顿的既得利益阶层称为“沼泽”,但这些人与主张“夺回政治”的川普观点一致。

▲资料图片:2011年9月29日,“占领华尔街”抗议活动的参加者在纽约金融区附近街头冒雨进行抗议。(新华社)▲资料图片:2011年9月29日,“占领华尔街”抗议活动的参加者在纽约金融区附近街头冒雨进行抗议。(新华社)

  文章称,虽然占领华尔街的示威游行在当时被视为异端,但“愤怒政治”却逐渐演变成常态,正在改变着世界的面貌。

  “我们就是存钱罐”——这是总统的口头禅。他还批评在安全和贸易领域态度慷慨的美国历届政府,以“美国优先”的口号加速摆脱美国肩负的世界领袖的职责。

  2016年是历史的分界线:英国民众在公投中选择脱欧,欧洲的极右翼和民粹主义政党崛起,以及川普不可思议地赢得了美国总统大选。

▲资料图片:2016年美国大选前,川普的支持者在白宫前集会。(路透社)▲资料图片:2016年美国大选前,川普的支持者在白宫前集会。(路透社)

  2009年到2011年在美国国会为调查金融危机爆发的原因而设立的超党派的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担任主席的菲尔·安热利代斯指出:“虽然华尔街凭借政府的支持迅速恢复元气,但失去工作和房子的大多数人还远没有恢复过来。这煽动了愤怒、担忧与不安,也助推了川普现象的出现。”

  文章称,起用了高盛出身的姆努钦担任财长、公开扬言放松监管的地产商人川普巧妙地利用了民众的愤怒——这只能说是讽刺。但是被视为另类的总统川普的支持率在共和党人中已经接近九成。毋庸置疑,他正在缔造世界政治的一种潮流。

  十年增长进入读秒阶段

  文章称,应当注意的是,眼下的经济向好是靠前所未有的量化宽松和财政刺激支撑起来的,远非实际的水平。无论川普总统如何吹嘘自己对于美国经济的高增长和历史性低失业率的贡献,这种局面都很难长久。

▲资料图片:2014年10月29日,美联储(FED)宣布停止购买抵押贷款证券和美国国债,结束了第三轮量化宽松(QE)。(美联社)▲资料图片:2014年10月29日,美联储(FED)宣布停止购买抵押贷款证券和美国国债,结束了第三轮量化宽松(QE)。(美联社)

  如果出现十年前那种世界规模的经济危机,反感多边协调体制的川普总统能否采取果断的应对措施这一点要画个巨大的问号。谁将在下一场危机中扮演领导角色?这才是国际社会今天面临的问题。

  文章称,在位于美国中西部的印第安纳州加里市,这个已故流行音乐传奇迈克尔·杰克逊的出生地,于8月29日迎来他60岁的冥诞,他曾经居住过的白色建筑还装饰着祝贺的卡片,而邻近的几座房屋全部空置。

▲迈克尔·杰克逊的出生地▲迈克尔·杰克逊的出生地

  从相邻的伊利诺伊州州府芝加哥赶到这里需要驱车40分钟,这不是什么好地段。房地产泡沫破灭后,房子没了主人,生活的痕迹却还遗留在空荡荡的房子里。一栋曾经作为高中教学楼的红砖房已经渐成废墟,沦为了犯罪的温床。

  文章称,加里市的现状立体地反映出作为2008年雷曼冲击震源地的美国目前面临的问题。

  美国的经济在大衰退的第二年,也就是2009年的7月开始进入正增长。川普政府实施的大规模减税也将近期的增长率推高到4%以上。创下战后最长纪录的连续十年增长也已经进入读秒阶段。

▲资料图片:2017年12月20日,美国总统川普与国会共和党员一起庆祝国会通过全面税收改革立法。(路透社)▲资料图片:2017年12月20日,美国总统川普与国会共和党员一起庆祝国会通过全面税收改革立法。(路透社)

  普通民众伤口仍未痊愈

  但是危机仍然给普通人的生活带来重大的影响。

  文章称,美国皮尤中心在2017年秋的一份报告中指出,自2007年秋的金融波动开始的十年时间里,美国的劳动力发生了五大变化:

  劳动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下降,就业人口的人种呈现多样化,中高年龄层的劳动人口增加,失业者失业周期延长,以及全球性的劳动人口从制造业向服务业的转移。

  文章称,在肉眼看不见的金融世界爆发的雷曼冲击并不像9·11事件或者战争那样,在短时间内带给人们物理性的创伤。但是其余波即使在十年之后仍然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人们的想法和情感。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