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小黄书”在日本遭禁售 日本网友气翻了天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26日 05:50   环球时报

  原标题:小黄书撞了日本奥运一下腰

  日本最大的三家24小时便利店(7-11、罗森和全家)宣布将禁售成人杂志这件事,几天来热闹了中日两国的网络。

  每个到过日本的中国人,恐怕都见识过卖吃喝的便利店里摆着封面花花绿绿的“你懂的”——这一日本特色。

  下架的消息传来,中国网友的普遍反映是“嘿嘿嘿”,毕竟,连“土特产”都不让卖了,以后还去日本干嘛,看奥运吗?

  而日本网友则是气翻了天。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日本的成人杂志迅速被合法化。而“杂志”摆到便利店卖这一传统,到今天已有20年历史。

  虽然相关争议一直都有,便利店也做过诸如为成人杂志划定专门区域,给露骨页面贴上胶条等调整。但大部分日本人都认为,如今已是互联网时代,人们在网络上也可以轻易获得成人内容,“小黄书”的销量大不如前,销售额只占门店收入的1%,不如让这个传统自生自灭好了。

  这个时候,三家便利店的突然决定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三家的理由,是为了营造一个能够让女性和孩子安心购物的环境,同时也是为了迎接2020年东京奥运会,不能因为便利店中摆放的成人杂志让外国人对日本的印象负面。

  这个说法主要遭至日本网民的反对:什么“给女性和孩子营造良好环境”?这都卖了20多年了,早干嘛去了,这就是日本政府为了迎接东京奥运搞的“面子工程”。

  对日本人来说,经历了丧气的“平成三十年”,东京奥运已不过是“窗外事”,便利店里的“小黄书”倒是跟他们的生活千丝万缕。很多人“不想为东京奥运改变自己的生活”、“政府在奥运期间配发避孕套,却禁止成人杂志,很不人性化”、“外国人怎么看日本无所谓”。

  有个男网民的留言获得高票点赞:一直以来在便利店把要买的成人杂志“砰”地一声放在可爱的女收银员面前让她结账,然后趁机欣赏她害羞慌忙的表情,这是我的一大乐趣,凭什么要被剥夺?

  奥运这艘“幽灵船”

  事实上,日本人围绕着东京奥运会的负面情绪一直存在,自申请主办权之日起,奥运会就没有得到过日本民众的祝福。

  有张图标经常被日本媒体引用,是当年三城市竞逐2020时,西班牙国内支持率为78%,反对率16%;土耳其国内支持率73%,反对率3%,而日本国内的支持率只有47%,而反对率高达23%。

  国内的低支持率以及因核电问题导致的供电不足,一直是东京申办奥运会的主要短板。

  安倍政府当初之所以积极申办奥运会,主要是想给日本“冲喜”。东日本大地震、核电泄漏,让日本在国际上的评价降到最低点。安倍希望,承办奥运能够让外国人亲眼来看一看日本是不是真的因为地震和核辐射而凋敝了,也可以趁机将日本的技术和服务向世界作一次展示。

  比如,安倍政府拨款将东京各大公园以及所有公共场所的厕所改了个遍,全部换上温控智能马桶;各大酒店都有日本机器人小展厅等。安倍希望通过奥运重振国际上对日本的信心,改变自大地震以来对日本的负面形象,让日本迎来一个新的腾飞机遇。

  这是关系到日本“民族复兴”的大事。

  但老百姓不这么想。

  大地震和核泄漏事故以后,日本国力有所削弱,经济一直不景气,老百姓生活水平在下降,但是中央及地方还要拨款办奥运。

  尤其是受灾严重的日本东北三县,至今仍有很多百姓住在临时搭建的抗震棚中,而政府却将救灾款和灾区复兴建设款优先用于奥运场馆建设上,日本民众普遍认为,东京奥运来得不是时候。

  对日本人来说,首次举办奥运会的1964年,才是“理想的时代”。

当年报道日本申奥成功的报纸当年报道日本申奥成功的报纸

  那时候的日本人刚刚从战败的废墟上站起,对自己的人生和社会前途都看得很清晰。承办一届奥运会,被看做是日本开始在战后的世界上独当一面的一种象征,因此也是全日本所期盼的一届奥运会。

  然而,经历了失去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日本人认为,自己的国家已经由“理想的时代”变为“不可能的时代”:一点点超越现实的乐观主义,都被人认为是不可能实现的乌托邦。

  普遍的共识是,日本这个国家今后会渐渐变坏:经济会延续没落到成为中下流国家,生活仅仅是草草地维持,社会保障制度迟早会因“少子化”和老龄化破产。地球变暖会不会给日本致命一击?地震会不会让首都圈灰飞烟灭?公众心里都很茫然。“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说不定东京奥运会能带来什么转机呢”,日本学者把这种心态下到来的东京奥运,看作是一艘“幽灵船”。

 东京奥运的巨大开销也成为抱怨点 东京奥运的巨大开销也成为抱怨点

  2013年9月,罗格宣布2020年奥运会的主办城市是东京。但在两年以前,中国的GDP总量已经超越日本,此后差距越拉越大,2017年已达两倍以上。在尖端技术领域,日本企业与中美企业间的差距也在呈加速度扩大。从人均GDP来看,2000年日本排名世界第二,到2010年下滑至第18位,到2017年则下滑至第25位。

  在2018年3月的《东京奥运会残奥会相关舆论调查》中,期待奥运会对“经济的贡献”(62.0%),对“日本的再活性化”(51.7%)的支持率压倒性盖过“推进国际交流”(32.1%)以及“振兴体育”(30.1%)。

  在这样“丧”的社会整体氛围中,任凭安倍怎样“冲喜”,老百姓对奥运的态度必然是怀疑和抵触的,一种“人到中年看啥都没意思”的感觉从头过到脚。奥运会提振就业、拉动基建、扩大旅游?唉,那都是一时高潮,奥运一过人一走,岗位就要消失,房产就要下跌,基建就要欠债。日本房地产业内传言,奥运会后房市要断崖式下跌,应该趁早往海外“跑路”。

反对奥运的游行队伍经过流浪者住地反对奥运的游行队伍经过流浪者住地

  在经济长期不景气的背景下,政府与老百姓维系信任的那根线松了。安倍政府为东京奥运会作的社会动员,被讥讽是搞“太平洋战争”运动,动员约11万人的无偿志愿者,被讥讽是发扬“竹枪精神”(太平洋战争后期,日本节节败退,陆军大臣荒木贞夫号召本土决战、“一亿玉碎”,用“秘密武器”竹枪装备3000万“国民战斗义勇军”——“竹枪三千万本(一说三百万本)的话,列强不足为惧。”)

肩扛“秘密武器”的“战斗义勇军”肩扛“秘密武器”的“战斗义勇军”

  还有传说,因为缺少奥运会奖牌的原料,环境部要效仿太平洋战争时的“金属回收令”,号召全国的自治团体回收手机和电脑。

  国家的日落

  天皇曾孙、日本奥委会主席竹田恒和,最近因为涉嫌在申办2020年奥运会时通过行贿拉票,被法国检方起诉了。

  日本媒体传说,贿金大概在200万美元左右,本来日本政府是打算不管怎样先把奥运拿下,再靠着奥运刺激经济腾飞,把这件事在国内混过去的,却没想到捅出来得这么快。

  日本人盛传,因为这件事,东京奥运会要“黄”。

  奇怪的是,日本人在谈论这件事关“民族”的大事时,却没有那么紧张,甚至有点期盼,有人甚至说,日本办奥运历史上曾经“黄掉”过两次(1940年因发动侵略战争放弃了奥运会以及冬奥会主办权),再黄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

  前几天,安倍在达沃斯用英文演讲说,日本经济这几年取得了亮眼的成绩,那些说日本衰落的人,被打脸了。

  但老百姓的实际感受,还是胜过一切言辞,以致于一本“小黄书”,都可以给宏大的奥运会“来一下”。

  我们今天常常提起,20世纪末亲眼目睹一个邻居大国的猝然崩溃,它从世界“老二”位置一夜解体的悲剧,让我们意识到维护国家政治稳定的重要。

  实际上,我们在20世纪末也亲眼目睹了另一个邻居的衰落,它同样坐到过“老二”这个位置,虽然这种衰落没有那么猝然,这也应该让我们意识到,促进经济发展、保持社会活性的同等重要。

  记得小时候,家乡的乡镇经济刚刚起步,一个老板靠给日本人养鳗鱼起家致富,很是红火了一阵,后来眼见他一天天没落下去,问他原因,答:日本经济不行了,日本人吃不起鳗鱼了。

  (本文部分内容由李珍翻译,图片来源于网络)

  来源:补壹刀(buyidao2016)

  作者:李小飞刀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