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醒醒吧!美国的“一国联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24日 17:00   凤凰网

在位于美国亚拉巴马州的伯明翰,矗立着一座高达56英尺(超过17米)的武尔坎(罗马神话中“火神”)雕像,据说这是世界上最大的铸造金属雕像。假设你是当地人,如果向陌生人介绍伯明翰,你或许可以说:伯明翰就是那个有巨大火神雕像的地方。

▲伯明翰的武尔坎雕像(维基百科)

当然,介绍伯明翰这个地方,还有个拿得出手的谈资——这里出过一位颇有名气的美国国务卿,名叫康多莉扎·赖斯。这位国务卿名气大不仅因为是美国历史上第二位非裔国务卿(第一位是鲍威尔)和第二位女性国务卿(第一位是奥尔布赖特),还因为她的鹰派风格。她与其他几位美国鹰派政治人物一起,构成了小布什总统任期时的内阁核心——该内阁被后人冠以“战争内阁”(war cabinet)的名号(至于是褒义还是贬义读者自己体会)。正因为赖斯家乡有个巨大火神雕像的缘故,有人便将当时围绕在小布什身边以赖斯为代表的这批鹰派人士戏称为“火神派”(The Vulcans)。

“火神派”还包括切尼(时任副总统)、拉姆斯菲尔德(时任国防部长)等人。那么在这批新保守主义者主导决策的时期,美国外交的最大特征是什么呢?用美国哈佛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斯蒂芬·沃尔特的话总结说,那一时期的一个关键特征是,假定美国的实力强大到可以在许多问题上单打独斗,其他国家可能会在美国展示的实力和决心恐吓下顺从。沃尔特还提到一点,妥协(compromises)和结盟(coalition-building)被认为是懦夫和姑息之举。

如今“火神派”已然退出美国政治舞台,但在沃尔特看来,自约翰·博尔顿成为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和迈克·蓬佩奥接任国务卿以来,无论现任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最初的直觉是什么,他们的到来标志着白宫回归到小布什第一个总统任期的特征:强硬的单边主义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 of unilateralism)。

沃尔特指出,这些政策背后的基本假设是,美国施加的压力最终将迫使公认的对手去做美国要求它们做的任何事情,而其他国家将无法躲避、阻挠、转移、削弱、避免、阻碍或以其他方式否定华盛顿试图做的事情。

简而言之,这种假设认为,世界仍生活在冷战后的单极(unipolar)阶段。

但这与现实相符吗?英国《金融时报》首席政治评论员菲利普·斯蒂芬斯显然不这么看,他认为,美国的单极时刻已经匆匆过去,就如同它在冷战结束时匆匆出现那样。美国势力受到了制约,并且———相对而言———处在稳定的衰落中。

当然,“华盛顿尚未作出心理上的改变”,斯蒂芬斯也一针见血地指出。

▲《金融时报》报道截图

在他看来,现在美国的心态就如同二战结束时的英国:那场战争“让英国破了产”。和平标志了西方领导权向美国的正式转移。英国发现,这种心理调整是漫长而痛苦的。

“对一个霸权大国来说,最困难的事情便是目睹自己统治地位的式微。”

现在轮到美国了。

美国《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马克斯·布特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川普总统的“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外交政策背后的前提是,美国非常强大,只要展示实力就能实现自己的目标——而以前的美国总统们之所以未能这样做,是因为他们是全球主义者和失败者(globalists and losers)。

然而,布特也近乎无情地指出,川普的前任们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美国并非无所不能(The United States isn’t omnipotent)。

▲美国总统川普( 《华盛顿邮报》)

退群毁约、摒弃共识、极限施压……从近两年美国政府一系列外交举动来看,“单边主义”已成其外交政策主要标签之一,且毫无退潮迹象。

但事实上,布特认为,美国对强硬的单边主义外交政策的追求反而暴露了美国单边主义的局限性——美国不是无所不能的。

布特特意用“一国联盟”("coalition of one")来形容美国的单边主义政策,他认为“一国联盟”打败不了它认定的对手。

沃尔特也持相同的看法,他不否认美国的强大,比如美国仍然是一个巨大而有价值的市场,美元仍然是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美国的许多盟友不愿做可能促使美国撤回支持的事情。但是,他也指出,美国不像它想的那样强大,美国的实力是有限度的。

沃尔特给出了四点理由,笔者认为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第一,就连弱小得多的国家也不愿意屈服于敲诈,以避免面对永无止境的要求。

第二,欺负几乎所有人会使建立强大联盟变得困难得多。

第三,其他国家不喜欢依赖别国的异想天开,尤其是当别国行为自私、反复无常,毫不掩饰对别国利益的蔑视时。

第四,恃强凌弱会促使对手出于自身利益而联手,同时让潜在盟友有更多理由保持距离。

正是基于以上原因,沃尔特指出,美国恃强凌弱的做法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取得重大外交政策成功,而且今后也不大可能取得重大胜利的原因甚至更多。

他提出忠告说,美国不可能恐吓其他国家卑躬屈膝,有效和持久的国际协议需要一定程度的相互妥协,甚至是与对手妥协。

▲《金融时报》漫画

看完前面的分析,该回答笔者提出问题了:美国到底有多强大?

它仍然是一个单极大国,能够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对手、盟友和中立国,迫使它们———无论多么不情愿———赞同它们认为愚蠢、危险或完全违背它们利益的政策吗?

还是说,美国的实力存在明显而重大的局限性,表明它在制定目标和追求目标时应该更具选择性和战略性?

笔者以为,看过前面的分析,诸位聪明的读者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