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川普说要买岛,事实是下了一盘好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06日 02:43   凤凰网

龙门点睛句

崔洪建:

美国之前在格林兰岛的存在,他更多是处于非常明确的一个军事的地缘战略竞争的目的。而这次川普,他是以这个买卖的方式提出来。

刁大明:

既然川普当真想买,有一个算法是最少要1.7万亿美元,相当于两年半的军事开支。

赵晨:

川普提出来的购买格林兰岛,他也不是突发奇想,只不过川普,他要一个大新闻,要吸引全球的注意力。

最近,有一个小岛成功地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

那就是——格陵兰岛

这全都拜美国总统川普所赐

因为他宣布:要替美国买下格林兰岛

没想到当今社会

还能够通过购买的方式买一个国家的领土

嗯,这个想法非常的大胆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川普在开玩笑

结果一直到他宣布说我不去丹麦访问了

才发现原来他不是开开玩笑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谁给了他勇气

崔洪建:

现在之所以大家关注他,就觉得他实际上暴露出来现在,首先是美国和欧洲之间,或者说美国和俄罗斯之间,似乎正在出现或者说酝酿着一些新的变化。美国认为现在俄罗斯在北极地区的行动越来越频繁。

还有一个背景就是大家谈的气候变化导致的北极地区融化的问题。随着北极地区冰盖的融化,未来格林兰岛迟早有一天,就是这个冰盖融化以后,他的本土的资源开发是个很现实的问题。

赵晨:

因为在北极理事会里也包括丹麦,丹麦本来是和北极是没有接壤的,但是恰恰因为格林兰,是在这个北极圈之内,所以丹麦也算是这个北极圈国家。而在北极地区,其实是存在着美俄之间的在冰盖之下的无声的潜艇战。

崔洪建:其实还有一个背景,就是美国单方面退出中导这个事情,现在其实大家担心的就是说,如果北极地区接下来不幸的趋势是军事化的话,那美国退出中导,等于是给自己松绑的。那接下来在格林兰岛部署中导指向俄罗斯,就不是一个遥远的事情。

其实早在川普之前

杜鲁门就曾经提出过要买格林兰岛

所以现在川普提出这个问题

可能在外界看来是突发奇想

但是美国人自己也说

你说川普是疯狂的

但是杜鲁门总不至于也是疯狂的吧

那说明他是有一定的道理……

川普的如意算盘打得还是很响的!

刁大明:

既然川普当真想买,美国主流媒体甚至有些智库,还真的给他算了,有一个算法是最少要1.7万亿美元,相当于两年半的军事开支。现在美国就算是每年的GDP19万亿,他整个联邦债务就22万亿,你哪拿出来1.7万亿?

美国媒体也说了,川普问了好多幕僚我能不能买,幕僚肯定告诉他了,账都平不过来,那他为什么要开口要价?显然就是说,既然我这要价给你了,你不答应,你下一步得跟我谈吧,那我要别的呗,就这种状态。

崔洪建:

当年杜鲁门的开价,除了这个账面上的一亿美元以外,他其实还有一个条件,就是给到丹麦当时阿拉斯加的巴洛的石油开采权。所以后来其实美国人反过来给丹麦算了一笔账,说丹麦不卖实际上是亏了。因为我们知道后来巴洛地区成为美国石油蕴藏最丰富的地区。

刁大明:

其实我觉得他未必是买这个模式。我觉得川普有可能想要的是我托管一部分格林兰岛的那个功能,我不买,但没关系,你让我实际能够控制这个,我能用上实现我的目标,这我就觉得可能的。这种实际控制,是美国战略的一个方向。

赵晨:

所以整体来说,就是川普提出来的购买格林兰岛,他也不是说突发奇想,其实他的背后,我觉得不管是国务院,还是五角大楼,实际上已经做了比较相对充分的研究。但是这些事情,如果不通过购买格林兰岛这样的一个非常川普化的、带有象征意义的这样一种行为来说呢,也可以做。只不过川普,他要一个大新闻,要吸引全球的注意力。

小岛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首先还得问问“卖家”的意见

尽管丹麦在第一时间的回应非常强硬

大概是看不惯川普没礼貌?

但是好像丹麦说了也不算

崔洪建:

我提供一点丹麦,或者说格林兰的视角。因为美国人对格林兰岛应该说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就是最大的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而且现在关键是在于丹麦和格林兰,现在本身处于一种非常特殊而复杂和微妙的关系。当时的全民公投,超过70%的格林兰岛的公民是要求独立的。

梁茵:丹麦首相说的这个话,“格林兰岛不是丹麦的格林兰岛,而是格林兰岛的格林兰岛。”那你这话说完了,意思是什么,就是说其实我虽然现在表态了你不能买,但是最终这个事情决定权不在我这,是这意思吗?

崔洪建:

实际上丹麦在格林兰并不拥有完全的主权,包括治权也不完全拥有。现在实际上丹麦真正能够控制住格林兰的只有一个,就是财政。为什么呢?因为格林兰我们知道他本土的这种未开发的状态,他的几万居民要生活,他怎么办呢,他每年要靠丹麦政府提供大量的财政支持。

所以大家现在也在帮川普算账,如果你要买格林兰的话,你至少要把这笔亏空给补上去。这两年丹麦给格林兰每年的财政预算,大概是6亿多美元。

刁大明:

川普自己说,想给丹麦政府省这六七亿。

崔洪建:我和格林兰当地的这个学者也接触过,格林兰现在有一种情绪,他们的确也面临着一个前途未卜的这么一个状态,就是他们现在也意识到说,他是处于一个非常重要和关键的一个位置,用他们的话说,你要把我算美洲也可以,你要把我算欧洲也行。

梁茵:那不是有点待价而沽的这种感觉。

崔洪建:

而且包括现在格林兰岛的主要的这些政党,大概六个政党里面,有五个政党是支持独立的。实际上在丹麦内部还有一种担心,就是说你如果因此得罪了美国,会有什么后果和代价。

赵晨:中国社会科学院 研究员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