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日本前驻华大使:国民要为自己学历史 佩服NHK发布纪录片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21日 02:40   凤凰网

 

 

宫本雄二与其首次访华的照片 图/田思奇

记者 | 田思奇

“我要提醒日本民众学历史,不是因为中国或者韩国要我们学历史而去学,而是自己要吸取教训,再也不犯一样的错误。”宫本雄二说。

在中日关系逐步升温,日本踏入“令和”新时代之际,“知华派”外交家、日本前驻华大使宫本雄二近日在东京接受了界面新闻等中国媒体的采访,谈到了中日关系的过去和未来,以及历史问题的影响和两国互信的培养。他还将中国和日本之间比作“一个班级内前两名的竞争”。

现年73岁的宫本雄二早年从京都大学毕业后进入日本外务省工作,在1974年陪同时任外相大平正芳首次访华,之后又在中国工作多年。卸任驻华大使后,宫本雄二致力于中日交流的“桥梁”工作至今,希望让日本民众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因为“两国的互相理解还很不够”。

宫本雄二还指出,现在欧美不大愿意领导世界,而“日本和中国一定要下决心继承现行的国际秩序”。在此共同目标下,两国合作领域将会非常广阔,也就是他所说的“新时代的日中关系”。

在回答界面新闻记者有关中日韩合作的问题时,宫本雄二希望两国关系紧张时,第三国能起到调和作用,但也同时强调“自己的问题要自己解决”。

以下为采访内容,经过编辑整理:

问:您曾经在2006年至2010年担任日本驻华大使。请问您如何看待卸任后这10年左右的中日关系?

宫本雄二:我在2010年离开中国,具体是那一年7月离开中国,8月从日本政府退休。9月就发生了我们海上保安厅的船和你们渔船的冲突。2012年发生了所谓的“钓鱼岛国有化”。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的事情暴露出日本和中国之间的很多矛盾,领土纠纷是一个,背后还有两国社会对对方的定位。

2010年,中国的经济规模超过了日本。其实经济规模没有什么,因为日本也曾超过德国,在1968年位列世界第二位。我们预计我们将会超过德国,并且早就超过了英国,但是我们一直对英国、德国、法国这些国家保持尊敬。经济规模超过了,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

我们和英国、德国、法国距离太远,没有我是第一名,你是第二名、第三名这样的感觉。就像学习班上学生们的关系一样,第一名的学生和第二名的学生关系好吗?第二名超过第一名,会发生什么?这种情绪我们和欧洲没有,但日本就跟中国发生了这样更加情绪化的事情。2013年安倍晋三首相参拜了靖国神社,又恢复了历史问题(上的摩擦),两国的关系就更加恶化。

但是日本和中国要站在大局。我把大局定义为用长期的、广阔的视野和观点去判断的利益,就是真正的国家利益。短期又狭窄的观点引导的所谓国家利益,并不代表真正的国家利益。钓鱼岛很重要,但是日本和中国的关系呢?钓鱼岛的事情可以破坏两国关系吗?两国关系不重要吗?东亚不要稳定和平的环境吗?世界要不要稳定和平的环境呢?

问:您怎么看中日间政治安全互信的问题,我们该如何处理这种关系?

宫本雄二:加强这方面的信赖关系,说起来不是很难。你们的文化和我们的文化一样,说话要算数。很简单,我们承诺的要做。针对安倍首相去年访华时双方达成协议的项目,两国政府现在要做的是落实。

信赖关系归根到底是人和人的关系。中国商务部和我们的经济产业省做了一些很成功的事情,下次见到的时候就形成了信赖关系。两国领导人之间有相当的信赖关系,已经见了好几次,但是政府部门之间信赖关系还是不足。做具体的事情,得到一个成果,巩固他们的信赖关系,这是现在很需要的。

问:日本外务省统计称,去年有超过85%的日本民众对中国持有负面印象。对于改善日本民众对中国的印象,您有什么建议?

宫本雄二:越来越多的普通百姓要出面,他们出面越多,日本人就会感觉到中国人和我们差不多,没什么特别,这样关系会接近。

还要通过媒体让两国百姓靠近。很多日本媒体记者写了很真实的新闻发给身在东京的编辑,结果不被接受,因为关于中国的负面因素太少了,不能发表。我就跟媒体朋友说,你们本公司有报道政策和方针,但你们写负面消息以外,也要写积极的小故事,就是生活方面,百姓方面的,给读者看一看,这样才能达到平衡。

当然现在积极的消息也越来越多,尤其是日本广播电台(NHK),不断发布有关历史的纪录片,他们都敢做,我很佩服他们。

问:历史遗留问题似乎仍然对中日两国人民看待彼此产生不好的影响。对此您作何评价?

宫本雄二:日本社会要好好地学习历史,来理解过去日本的行为带给邻居的国民怎么样的痛苦和悲哀,这很重要。日本方面主动去学习历史,中国方面不提。这样的关系在我看来很理想。

以前日本社会的历史问题是左派和右派的斗争。中间大多数日本人,一看历史问题出来就不关心,也不愿意参与。

现在日本在历史问题上已经有很大的改善。2015年是二战结束70周年,安倍首相发表了谈话。依我看,在日本的历史问题已基本解决。当时日本主流的学者发表了,且所有的媒体报道了他们的看法。当然他们发表过意见,但是在学术杂志上,普通老百姓从来没有看过主流学者的意见,在报纸上只看到左派右派的辩论。终于2015年,主流的东京大学教授们出面表示:日本侵略了中国。不是1937年,而且1931年日本就开始侵略。

同时我要提醒日本民众学历史,不是因为中国或者韩国要我们学历史而去学,而是自己要吸取教训,再也不犯一样的错误。不是中国韩国要我们学习,而是为你自己,为日本自己,我们要学历史。

问:第九次中日韩外长会议于8月21日在北京举行。此次会议恰逢三国合作20周年,具有重要意义。但在民间仍存在“中日友好靠韩国,中韩友好靠日本”这样揶揄的说法。您认为中日韩未来顺利开展合作,实现互惠共赢的关键是什么?

宫本雄二:有个故事我说过好几次。在美国亚特兰大当总领事的时候,我看到日侨发行的报纸里有新闻说,日中韩裔美国人之间的结婚比例遥遥超过其他族裔之间的美国人。因为在那么不同的文化背景之下,日本人中国人韩国人感觉到一样。那么回到东亚,为什么我们要吵?到了美国,就要成家了呢?还是我们的视野和看法不成熟。

以前东盟首脑会我们(中日韩)都参加,我们在旁边举行三国首脑会议。2008年,我们头一次在自己的地盘上举办首脑会议(记者注:2008年12月,中日韩领导人首次在东盟与中日韩(10+3)的框架外在日本福冈举行会议)。那个时候我确定,三国的新时代来临,我们三国可以直接谈很多事情,两国不如三国。

你说的(民间说法)是完全相反的意思,但我的看法是,两国关系不好,比方说日本和中国的关系不好,韩国可以在中间调和说:“我们还是举行会议吧”。希望日中韩三国首脑会议拿回原来的意义,我们自己的事情由我们来决定,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

问:日本已在今年5月进入“令和”时代。新时代的日本与中国的关系会迎来哪些新风潮?

宫本雄二:国际社会现在面临100年一次的大变革。树立起战后国际秩序的欧美现在不太愿意领导世界,要后退。日本和中国是从现行的国际秩序中得到利益最多的两个,这才有了今天的繁荣。

现在欧美不大愿意继续领导这样的国际秩序,那么日本和中国一定要下决心,继承现行的国际秩序。找到了这个共同的目标,我们能够合作的领域就一下子扩大,这是我所称之为“新时代的日中关系”。要扩大视野,站在世界的、全局的观点,来判断日本和中国应该怎么走。

朝着这个方向开始行动,我认为(中日)可以得到世界各方面的很多支持,但是这同时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挑战。我们要付出代价,为了世界的利益,我们要牺牲自己的利益。比方说市场的开放,自由贸易的前提是市场去要开放。日本的农业要开放,这给农民带来了很大的负担,但是这可以通过国内措施来弥补。中国也一样,要加大力度来开放很多领域。比较有挑战性的同时,如果日本和中国能够成功的话,就是亚洲的复兴。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