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弹劾川普:是"水门事件"还是一盘大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30日 07:21   凤凰网

 

 

刀口在滴谁的血?

9月24日,当着世界各国领导人的面,川普在联合国讲台上批评这个国家、批评那个主义,声音有点嘶哑,脸色有点难看。

原来,趁总统在纽约念讲稿,79岁的议长佩洛西老奶奶,精神矍铄地站上华盛顿国会山的讲台,对着电视镜头宣布——

众议院正式开启针对现任美国总统川普的弹劾调查。

此刻,佩洛西老奶奶蹙着眉毛,妆容精致,大义凛然,说了一堆川普的不是,“三个背叛”什么的,重点就是他不该利用职权,调查民主党目前的头号总统候选人拜登,而且阻拦国会讯问情况。

巴拉巴拉……后来人家“挖坟”说:1998年你佩洛西怎么说的?你说“出于报复弹劾总统是不公平的”。当时总统是克林顿,佩洛西是众院少数党领袖,都是民主党人。

佩洛西可不认为自己“双重标准”。有人说,她就像一个久久等候猎物的猎人,轻易不开枪,开枪必中。

是啊,弹劾的证据“明摆”着呢:

8月12日,美国情报机构督察长阿特金森(他被认为是亲民主党的)接到“吹哨者”(据说是一名情报人员)的匿名举报信,称川普在今年7月25日跟乌克兰总统的电话中“说了不合适的事”。

督察长初步调查,认为确有其事,但代理情报总监马奎尔(原总监丹·科茨当时即将离职)认为这是总统特权,要求不要公开;督察长便通知众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后者传唤代理情报总监作证,但白宫不予配合;《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等大牌媒体跟进,说川普在与乌克兰总统通话前一周,传令冻结了给乌克兰的4亿美元军事援助……

“东窗事发”后,川普先说是媒体抹黑他,后来(9月20日)承认电话中谈到拜登儿子,4天后又证实了自己曾经冻结过对乌克兰将近4亿美元的援助——理由是凭什么要美国出钱?德国、英国怎么不出?

乌克兰外长、总统倒是否认遭川普施压,但美国驻乌克兰特使9月27日辞职——好像“顶不住”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了。

“墙倒众人推”,民主党控制下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等三个委员会,要联合调查川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在马德里与乌克兰总统助理接触的情况和涉案程度。另外三个委员会,也各自忙着给川普的其他案子找证据“治罪”。

哇,“当代水门事件”,终于一睹真容。

可是,川普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通话文字记录(见文末附录)一公布,部分民主党温和派议员大失所望。这之后的事情,恐怕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来形容,也已经不够了。

一幅最新漫画上,象征民主党的驴,把刻着“弹劾”字样的长刀,以刺穿自己腹部的角度,捅向背后的川普——刀口在滴血,可惜没捅到对方。驴问:“我搞定他了吗?”

民主党弃车保帅?

9月28日,佩洛西老奶奶说了番意味深长的话——按照国会授权,追究总统的相关责任,比政治更重要。《国会山报》认为,佩洛西此言是在暗示:若能成功推进对川普的弹劾调查,民主党哪怕在2020年选举中“失去众院多数席位”也值得。

怎么突然有了这种丧气的表态?难道是《国会山报》理解错了?

No!根据9月初的一项民调(希尔-哈里斯民调),民主党在众议院选民投票意向中,仅领先5个百分点,低于8月份的两位数领先幅度。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表示,共和党只需要逆转19个席位,就能夺得众院的多数席位,这比民主党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获胜所需的席位要少。

换句话说,民主党如果不来一番激烈的操作,还是对党内激进派要求弹劾总统的呼声置若罔闻,那么两年后老奶奶还能做议长吗?

所以,温和派的佩洛西决定冒险赌一把,哪怕吓跑不少原本支持自己的选民。果然,希尔-哈里斯民调的最新调查中,公众舆论开始倾向于弹劾川普(47%对42%)。

但是,也有更知名的路透社民调显示:只有37%的选民支持弹劾川普,数据低于“通俄门”调查报告公布后的比例。

这就难办了。

有人说,川普在下一盘大棋,个别角落的胜负并不重要,关键是整盘棋,将颠覆被民主党和主流舆论、民调“三位一体”控制的话语权。是不是这样呢?

来看看这个细节:

代理国家情报总监马奎尔9月26日在众院情报委员会作证说,他尚未调查检举信的真实性,也不清楚检举人的身份。

川普当天在推特上表示,检举人仅有二手信息,其指控是不可信的。

什么意思?民主党议员轻信这个所谓的“检举人”,真的只是由于不够审慎吗?

未必。民主党可能不是在盲目出击,而是在被迫反击。

所谓乌克兰“通话门”,表面像是川普“通俄门”的延续,其实是“通俄门”调查方向的逆转,即川普团队在“反查”民主党的不法行为,由此触动了民主党的敏感神经。

民主党议员不惜“牺牲”前副总统拜登的竞选前途,临时引爆这枚可能危及民主党党运的定时炸弹——以民主党自认为安全的“弹劾调查”方式,弃车保帅。

当然,很多人要质疑这个结论,认为民主党好不容易在党内众议员中凑到2/3(186名议员)支持弹劾,经过佩洛西的动员,一下子过了众院半数(218名议员),军心大振,怎么会是被人算计、弃车保帅呢?

还有人说,拜登固然成为“炮灰”,但川普成为第N个被提起弹劾调查的美国总统,今后的精力肯定被牵扯在这上面,哪有心思搞竞选啊,输定了!

泛泛说川普和拜登因此“两败俱伤”,并无不可,但没有切中肯綮。

这起跨国调查大戏,牵涉乌克兰、俄罗斯、美国、以色列等多个国家。其本质是乌克兰作为欧美对抗俄罗斯的前沿战场,吸纳了太多的政经资源,成为大国权贵的捞金之所和神秘机构藏身的灰色地带。

你可能没听说过保罗·马纳福特,他曾是共和党几朝“总统提名人”的顾问,在出任川普的竞选经理之前,就在替乌克兰前“亲俄总统”亚努科维奇的竞选和外交“出主意”。而与马纳福特共事几个月的经历,成了川普在“通俄门”调查中屡屡被提及的污点。

相比马纳福特的千万美元顾问费,拜登家的“花花公子”亨特,从乌克兰最大私营天然气公司得到的酬劳(每月5万美元起)并不惊人。

所以,拜登才不顾利益冲突的指摘,以美国政府10亿美元贷款担保做筹码,迫使乌克兰时任总统波罗申科将调查亨特所在天然气公司的最高检察官撤换,并在事后公开吹嘘自己的魄力。“我虽然是副总统,但你可以给奥巴马打电话,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算数。”

拜登还丢出一句国骂:“我告诉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如果他6小时内不解雇总检察长,他就拿不到10亿美元贷款。他最后同意了,这个狗娘养的。”

事实上,亨特的异国捞金并非关键点。这样的“权贵二代”,一直是某些大公司争相追逐的目标。美国给乌克兰每年四五亿美元的援助,总要有经办人、说客吧,从中抽点水不算什么。

“贵人闲养”事小,充当“保护伞”事大。拜登对乌克兰的施压,极不利于他建立“秉公办理”对他国外交的信誉度。共和党方面自然会穷追猛打,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拜登的民望已经在一路下滑。

拜登真的没戏了?

拜登人并不坏,家人(发妻、女儿、长子)接连意外死亡也值得同情,但他太姑息小儿子了。

有网友说:“拜登那儿子亨特可是个极品渣男,年轻时五毒俱全,因吸毒被预备役开除军藉,之后更是放飞自我,无恶不作。吸毒、嫖娼、家暴、偷漏税,被老婆告到法庭,最后老拜登只好出面用钱摆平。更扯蛋的是,这时被曝出趁大哥得癌症与大嫂通奸,我的个天,真是无耻无下限!!”

这段文字当然无法证实,比如嫖娼的事,亨特解释说邮箱名被人盗用了;吸毒的事,军方也没有明确说法,只是让他退役了事;通奸的事,从大哥死后亨特和大嫂一度在一起,似乎有点影子,但外人也说不清楚。

不过,拜登的民调支持率下滑,不能单怪小儿子,也与他自己“失忆”“口误”“眼球充血”等老态毕现的情况有关。

拜登多次说错话、拼错句子。在埃尔帕索和代顿枪击案后,他误称枪击案是“今天在休斯顿,以及昨天在密歇根州的悲剧”,而实际上枪击案分别发生在得州的埃尔帕索和俄亥俄州的代顿。

拜登在新罕布什尔州拉票时,还错误说成“到了佛蒙特”。他在新罕布什尔讲了个故事:他去了阿富汗库纳尔省,给一名海军上尉颁发了一枚银星奖章,这名上尉从悬崖上跳下去拯救一名战友,上尉说他不想要奖章,因为他的战友已经去世了。

但是根本没有这回事,拜登是把三件事混在一起了:

首先,他确实参加了颁奖仪式,但受奖的是士兵不是上尉;其次,他确实给人发过奖章,受奖人说不想要,因为战友已经死了,但这人不是从悬崖上跳下去,而是从一辆车里救出自己的排长,奖章是铜星不是银星;再次,确实有人从悬崖上跳下去拯救战友,但这奖不是他发的,是奥巴马发的,而且也不是海军上尉而是陆军中士。

在本届大选第三次民主党辩论会上,拜登又误把对手桑德斯称为“总统”。稍早前拜登对媒体说,美国入侵伊拉克的战争伊始,他就表示反对。他的发言人后来说,拜登“讲错话了”。奥巴马的资深幕僚说,拜登修改自己以前的政策主张,会对他的名誉带来更大的损害。

川普经常拿拜登开玩笑。他在巴尔的摩演讲时说,如果拜登当了总统,和外国谈判的时候,他在打他的瞌睡,对方推醒他,拜登睁开眼说:我在哪里?我在哪里?对方说:你只要在这签个字就行了。

另一次,川普在推特上写道:乔·拜登刚刚说“我们相信事实,而不是真相”,有人真的相信他精神上适合做总统吗?我们正在一个巨大而非常复杂的世界里“游戏”。乔对此没有任何概念!

经过这些“过失”后,拜登的平均民调支持率,从他刚宣布竞选时的41%,一路下滑到20%多。Quinnipiac大学最新全美民调显示,伊丽莎白·沃伦在民主党选民和独立选民中,以27%支持率领先于拜登的25%。这是拜登首次跌落榜首。

另外,在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这两个关键的预选州,沃伦也分别以22%比20%、27%比25%领先于拜登。虽然拜登在全美民调平均值中还是领先,但已经失去此前的两位数优势。

鉴于学生是民主党票仓里最活跃、最激进的群体,拜登此前温吞的表现,会让这个活跃激进群体离他越来越远,所以,他即便知道就乌克兰调查之事弹劾川普对自己选情不利,也要表态说支持弹劾调查。

被黑的服务器在哪?

川普在电话中,请求乌克兰新总统泽连斯基“帮忙”时,首先提到的不是调查拜登父子的乌克兰行迹,而是指向一个有谷歌参股的神秘跨国公司(其总裁曾就职于奥巴马政府,创始人出生于俄罗斯)。

这家叫Crowdstrike的网络安全公司,在2016年民主党海量电邮被盗后,主导调查出了“俄政府是幕后黑手”的结论(同一时间,英国前特工克里斯托弗·斯蒂尔开始编写他的反川普档案,FBI正在调查川普的竞选助手),之后被奥巴马治下各情报机构反复引用。

问题是,美国各情报机构,谁也没接入过民主党的服务器——那个记录了该党众多违法乱纪证据、曾因“被盗邮件之猛料”断送希拉里总统梦、并且保存了真正黑客行踪的服务器,据信留在Crowdstrike公司手里。

而决意洗脱“通俄门”之冤屈的川普,相信它就在乌克兰境内,跟乌克兰的一个大富豪(疑为Victor Pinchuk,他给克林顿基金会捐了超过1000万美元)有关。

所以,电话中川普在跟泽连斯基一番客套后,便谈及“通俄门”调查的源头,试图抓住民主党的“命门”。

而喜剧演员出身的泽连斯基也不简单,他和他的金主都是深受以色列影响的犹太人,可以说“报答”亲以色列的川普不在话下,根本用不着白宫以冻结4亿美元军援相要挟。

但讨好川普是一回事,调查民主党的“命门”是另一回事,那样不仅要冒着得罪民主党的风险——美国民主党已经派参议员去警告乌克兰,而且也会暴露自己与以色列的关系,不利于长久执政。奥巴马任内,美国驻基辅大使馆就曾向乌克兰检察官施压,要求他们放弃对一个与自由派大亨乔治•索罗斯关系密切的组织的调查。

所以,4月刚赢得大选、尚未宣誓就职的泽连斯基,没有答应见川普的代表朱利安尼;后者只得临时取消了5月9日去乌克兰的行程,7月转道西班牙与乌方接触。

曾任纽约市长、有兼职说客经历的朱利安尼,以出言无忌著称,曾多次在推特和电视上,呼吁乌方调查一下亨特·拜登。其实在高层圈子里,大家的玩法和底细都是心知肚明的。川普真要扳倒拜登,就应当通过秘密调查拿到证据,何必让心腹搞得这么大张旗鼓、打草惊蛇?

那么,这出“总统‘以权谋私’被举报、情报总监‘打压内部督查’、总统闪烁其词欲盖弥彰”的看似“完全符合弹劾启动程序”的戏,又是演给谁看的呢?

其中一个可能的答案,是民主党的宣传机器。美国大媒体九成亲民主党,所以一旦它们封杀某条消息,川普基本就只能靠推特、福克斯新闻和几个右翼新闻网站搞“定向传播”了。而让“人民的敌人”踏入这个“舆论陷阱”,来帮川普宣传拜登父子的丑闻和民主党见不得光的服务器,或将事半功倍。

为了让媒体“自然联想到”拜登对乌克兰的所作所为,川普在“以援助为筹码”“施压”等相似点上做文章,舍得一时的声誉,要达到在对方媒体上“双向杀伤”的效果。

另一个可能的答案,则是美国的草根调查力量。上届大选中,有草根调查力量自制揭露CNN报道偏颇的视频和抛出被希拉里所删邮件备份地点的调查线索,帮助川普完成对希拉里的逆袭;而今,对于Crowdstrike公司的起底,也需要草根调查力量的介入。

乌克兰政府和美国司法部可能束手束脚(美国司法部长巴尔称,自己并未像川普电话里讲的那样,被委派调查乌克兰一事),民间力量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美国不是白莲花

川普这么公开吁请乌克兰政府调查美国内部事务,就不怕引起俄罗斯人哂笑吗?

不怕,川普2017年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就对俄外长拉夫罗夫和俄驻美大使基斯里亚克说,他并不担心莫斯科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因为美国在其他国家也这样做。这倒是大实话,却令在场的白宫官员极为紧张。

回看历史,20多年前,一帮俄罗斯寡头为了“拯救”看似连任无望的叶利钦总统,聘请一组美国选举专家,让他们躲在克里姆林宫的豪华酒店里出谋划策。这或许是美俄人士介入对方大选的最早滥觞。

一国干涉他国的大选,有着更为漫长的历史。莫斯科对周边国家大选的介入,可追溯到二战结束之初。在东欧国家纷纷建立起苏联模式之前,那里曾经存在真实的多党竞选,并且诞生了多个联合政府,后来都一一消失了。

冷战期间,苏联意识形态对于大选政治的鄙夷,反倒让西方国家不必担心本国选举被渗透;部分亚非拉国家要担心的,是拿着苏联军火的游击队。

历史翻过这一页后,当普京试图恢复莫斯科的传统势力范围时,周边迎来一波颜色革命,好似某种大国较量的轮回。到最后,连普京也感觉到希拉里主导下的美国国务院,在煽动俄罗斯国内的抗议示威。

互联网时代,相对于将竞选难题“外包”,基于网络水军的远程干涉更为常见。在川普、马克龙当选的案例中,都有外国别动队的影子,有的得逞一时,有的弄巧成拙。见怪不怪的是,无论索罗斯还是班农,都在欧洲推进各自的助选议程。

与其信誓旦旦要将这些“境外势力”隔绝于国门之外,不如将其曝光于选民的“雪亮眼睛”之下。

最后,回到这起弹劾风波的原点,要提醒读者的是,在川普被“举报”借乌克兰之手调查拜登的案例中,美国总统的做法并不妥贴,但在大选攻防溢出国界的客观环境中,也不算离谱。

三名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就曾敦促乌克兰官员与“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合作,调查川普。希拉里也曾通过英国前特工斯蒂尔,整川普的黑材料。

何况在解密的通话记录中,并不存在构成指控证据的“施压”或“交换条件”(以至于民主党人怀疑看到的不是原版),充其量是一种对于大国权势的滥用。这跟众院弹劾动作所指向的严重违法程度,并不对等。

当然,置身这个复杂世界,美国也不是什么“白莲花”。至于川普的“黑话”有多黑,大家细读原文(需要说明的是,这份记录由语音识别软件生成、多名记录员和专家对照电话录音校对,并非逐字完整版)自己体会吧。

附录:川普7月“通话门”记录摘要

川普:祝贺你伟大的胜利(译者注:泽连斯基在今年4月当选乌克兰总统)。我们都在美国看着呢,你做得很棒。你从后面追上一个没有给你太多机会的人(译者注:即泽连斯基在大选中战胜的波罗申科),最终轻而易举地赢得了胜利。这是了不起的成就。祝贺你。

泽连斯基:你说的完全正确,总统先生。我们确实赢得了巨大的胜利,为此我们付出了很多努力,我们做了很多工作,但我还是得向你承认,我有机会向你学习。我们使用了许多你的技能和知识,并且用它作为我们选举中的例子。是的,这是真的,这些都是很独树一帜的选举。我们处在独树一帜的情况下,我们取得了独树一帜的成功。

我要告诉你:当我赢得总统选举时,你第一次打电话祝贺我;现在当我的政党赢得议会选举时,你第二次打电话给我;我想我应该经常参选,这样你就可以更经常地给我打电话,我们也可以更经常地打电话。

川普:[笑声]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我认为你们国家对此感到非常高兴。

泽连斯基:是的,说实话,我们正在努力工作,因为我们想为本国排忧艰难。我们引进了很多新人。不是老政客,不是那种典型的政客,因为我们想要有新的形式和新型的政府。在这一点上,你对我们来说是一位伟大的老师。

川普:嗯,你这么说真是太好了。我得说,我们为乌克兰做了很多事情。我们花费了大量的努力和时间,比欧洲国家做的要多得多,他们应该更多地帮助你。德国几乎没有为你做什么。他们所做的就是谈话,我认为这是你必须问问他们的事情。当我与安琪拉·默克尔交谈时,她谈到了乌克兰,但她什么也没做。很多欧洲国家都是这样,所以我认为这是你要关注的东西。但美国对乌克兰非常好,我不会说这是互惠的,因为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但美国对乌克兰非常好。

泽连斯基:是的,你完全是对的,不仅是100%正确,实际上是1000%,我可以告诉你:我确实和安琪拉·默克尔谈过,我也见过她。我还与马克龙会面并交谈,我告诉他们,他们没有在制裁问题上做太多,他们没有执行制裁。他们没有为乌克兰努力,但他们应该为乌克兰努力。

事实证明,尽管从逻辑上讲,欧盟应该是我们最大的合作伙伴,但从技术上讲,美国是比欧盟大得多的合作伙伴,对此我非常感谢,因为美国为乌克兰做了很多事情,比欧盟多得多,特别是谈到对俄罗斯联邦的制裁时。我也要感谢你们在防御领域的巨大支持。我们准备在接下来继续合作,具体来说,我们基本准备好从美国购买更多“标枪”(反坦克导弹系统)用于防御。

川普:我希望你能帮我们一个忙,因为我们的国家经历了很多,乌克兰对此很了解。我想让你知道乌克兰的整个情况是怎么回事,他们说的Crowdstrike……我猜你有一个有钱人……服务器,他们说乌克兰有这个。有很多事情发生了,整件事。我觉得你周围都是同样的人。

我希望司法部长给你或你的人打电话,我希望你把事情弄清楚。正如你昨天看到的,整个胡说八道(的“通俄门”)以一个名叫罗伯特·穆勒的人的糟糕表现结束,他不称职,但他们说很多事情都是从乌克兰开始的。无论你能做什么,如果可能的话,你能做到的话那就太重要了。(译者注:穆勒于这通电话前一天在国会作证。)

泽连斯基:是的,这对我和你刚才提到的一切都非常重要。作为一名总统,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对未来的任何合作都持开放态度,我们准备翻开美乌关系合作的新一页。为此,我刚刚从美国召回了我们的大使,取代他的将是一位非常称职和经验丰富的大使,他将努力确保我们两国的关系越来越近。我也希望看到他得到你的信任和信心,与你建立个人关系,这样我们就可以更好地合作。

我私下告诉你的是,我的一位助理最近刚刚与朱利安尼先生通话,我们非常希望朱利安尼先生能够来到乌克兰,一旦他过来,我们就会见面。我只想再一次向你保证,你身边只有我们的朋友,我会确保我身边的是最好的和最有经验的人。我也想告诉你我们是朋友,我们是伟大的朋友,总统先生,你在我国有朋友,所以我们可以继续我们的战略伙伴关系。我还计划把出色的人们叫到身边,不仅是那项调查,作为乌克兰总统,我保证所有的调查都将公开并坦率地进行。我可以向你保证。

川普:很好,因为我听说你有一个非常优秀的检察官,但他被解雇了,这真的很不公平。很多人都在谈论这一点,他们解雇了你非常优秀的检察官,还牵涉到一些非常坏的人。朱利安尼先生是非常受人尊敬的人。他曾是纽约市长,一位伟大的市长,我希望他给你打电话。我会让他和司法部长一起打电话给你。鲁迪(译者注:指朱利安尼)非常清楚发生了什么,他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如果你能和他谈谈那就太好了。

来自美国的前大使不怎样,而她在乌克兰与人打交道也不怎么样,我只想让你知道这一点。另一件事是,有很多关于拜登儿子的谈论,拜登(译者注:迫使乌克兰检方)停止了起诉,很多人想知道这一点,所以无论你能和司法部长一起做什么都会很好。拜登到处吹嘘说他停止了起诉,所以如果你能调查一下……那对我来说,是挺可怕的事。

泽连斯基:我得告诉你关于检察官的事情。首先,我理解并了解这一情况。由于我们在议会中占绝对多数,下一任总检察长将100%是我的人,我的候选人,他将得到议会的批准,并将在9月开始作为新的检察官。他或她会调查情况,特别是你在这个问题中提到的公司。

这个案件的调查问题,实际上是要求恢复诚信的问题,所以我们会处理,并且会继续调查这个案件。除此之外,我想问,你是否有任何额外的信息可以提供给我们?这将非常有助于调查,以确保我们在我国执行关于乌克兰驻美国大使的……据我记忆中她的名字是伊万诺维奇。很高兴,你是第一个告诉我她是个糟糕大使的人,因为我百分之百同意你的观点。她对我的态度远不是最好的,因为她钦佩前任总统,她站在他这边。她不会很好地接受我作为新总统……

川普:嗯,她必须得经历一些事情。我会让朱利安尼先生给你打个电话,我也会给司法部长巴尔打电话,我们会弄清楚的。我相信你会搞定的。我听说检察官受到了非常恶劣的对待,他是一个非常公正的检察官,所以祝一切顺利。我预测你们的经济会越来越好。你们有很多资产,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我有很多乌克兰朋友,他们是不可思议的人。

泽连斯基:我想告诉你,我也有相当多的乌克兰朋友住在美国。实际上,上一次我去美国旅行时,我住在纽约中央公园附近,我住在川普大厦。我会和他们谈谈,希望将来能再见到他们。我也想感谢你邀请我访问美国,特别是华盛顿。另一方面,我也想向你保证,我们将非常认真地处理此案,并将在调查中进行工作。

至于经济,我们两国都有很大的潜力,对乌克兰来说非常重要的问题之一是能源独立。我相信我们可以非常成功,与美国在能源独立方面进行合作。我们已经在合作了。我们正在购买美国石油,我也对未来的会议充满希望。我们将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来讨论这些,并更好地了解彼此。我非常感谢你们的支持。

川普:很好。嗯,非常感谢,我很感激。我会告诉鲁迪和司法部长巴尔打电话。谢谢。无论什么时候你想来白宫,都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们一个日期,我们会安排好的。期待见到你。

泽连斯基:非常感谢。我很高兴能来,也很高兴能亲自与你见面,更好地了解你。我期待着我们的会面,我也想邀请你访问乌克兰,来到基辅,这是一个美丽的城市。我们有一个美丽的国家,欢迎你。另一方面,我相信9月我们将在波兰,我们有望在波兰见面。你在那之后来乌克兰,可能是不错的注意。我们可以坐我的飞机去乌克兰,也可以坐你的飞机,那可能比我的好多了。

川普:好的,我们可以搞定这些。我期待在华盛顿看到你,也许在波兰,因为我想我们那时会在那里。

泽连斯基(以英语发言):非常感谢你,总统先生。

川普:祝贺你所做的出色的工作。全世界都在看。我不确定这是不是太让人心烦意乱了,但总之恭喜你。

泽连斯基:谢谢你,总统先生,再见。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