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绵延8个月的泰国抗议,最终路在何方?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22日 04:20   凤凰网

10月22日,成千上万泰国示威者连续第八天打破政府禁令,走上街头举行反政府示威抗议活动。他们在首都曼谷举行集会,要求政府下台、修改宪法、改革君主制。

据泰国《曼谷邮报》报道,泰国政府此前在曼谷采取紧急措施,禁止5人以上集会,希望阻止大规模集会,但集会仍在继续。10月21日,泰国总理巴育发表电视讲话,称若是集会活动保持和平,他将取消曼谷的紧急状态。此外,他呼吁抗议者让国会解决此次争端,通过议员表达他们的不满。此前,巴育内阁已同意重启正处于休会期的国会,下周将召开特别会议,研究如何平息抗议。

专家分析认为,泰国近些年来的政治一直处在动荡、政变、选举三段式的轮回中,目前的抗议规模虽大,但巴育政府仍然掌控着全局。至于抗议将走向何方,仍需各方政治力量的博弈。

10月21日,泰国曼谷抗议现场。/视觉中国

新未来党遭打压,泰国爆发第一波抗议

泰国的这一轮示威抗议可以追溯到今年2月。

今年2月21日,泰国宪法法院判决反对党新未来党党魁塔纳通向该党放贷1.91亿泰铢是违法行为,下令解散该党。此举在泰国引发了反政府抗议活动,尤其是校园内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据BBC报道,2014年,泰国军方领导人巴育上台,泰国重归军政府统治。2019年3月,泰国召开政变后的首次国会选举,支持巴育的人民国家力量党成为第一大党,巴育继续出任总理。

不过,成立仅一年的新未来党成为国会第三大党,政治影响力得到加强。新未来党由40岁的泰国亿万富翁塔纳通创建,该党因为支持民主、反对军方统治赢得了众多年轻人的支持。然而,2019年末,泰国宪法法院以违反选举法取消了塔纳通的国会议员资格,引发了小规模抗议。2020年2月,宪法法院下令解散新未来党,直接引爆了本轮抗议。

然而,这一轮抗议未能持续太久。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泰国政府今年3月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严控社会秩序和人员流动。此后,泰国的抗议活动陷入沉寂。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对新京报表示,追根溯源的话,新未来党被解散是泰国这一轮抗议的直接导火索。因为宪法法院的这个决定严重挫伤了新未来党的支持者,导致许多年轻人对泰国目前的宪政体制以及军政府当权的局面非常不满。“3月份虽然因为疫情没有举行大规模的抗议,但他们内心的原动力一直没有消散”。

第二波抗议规模空前,抗议者提出三项核心诉求

一直到今年7月中旬,泰国再次爆发规模空前的反政府抗议。许利平指出,这一波抗议的导火索是一名苏丹外交官的女儿7月份入境泰国后未进行自我隔离,后被证实感染新冠病毒。此事引发了民众对于巴育政府抗疫不力的不满,渐而延伸至对巴育政府多方位的不满。

7月18日,大约2500名抗议者聚集在曼谷举行抗议活动,他们提出了多项诉求,包括总理巴育及其政府辞职、解散国会、制定新宪法、停止使用《欺君法》威胁民众等。

到8、9、10月,抗议活动逐渐扩散至全国,除首都曼谷仍然是抗议中心外,清迈府、乌汶府等20多个府爆发抗议活动。各地参加抗议的人数也不断增加,8月16日曼谷的抗议活动吸引了超过1万人参加,9月中旬的抗议也有数万人参加。进入10月,抗议愈演愈烈,期间示威人群曾前往总理府,要求巴育辞职。

10月15日,巴育政府宣布曼谷地区进入“严重紧急状态”,禁止5人以上集会,但抗议者不顾禁令仍在举行示威活动。10月16日,曼谷警方使用水炮车驱散示威群众,示威者则使用雨伞抵挡,双方一度发生小规模的冲突,一些警察及示威者受伤。据半岛电视台报道,自10月13日至19日,共有74名抗议者被逮捕,其中19人被保释出狱。

许利平指出,“巴育虽然经过大选成为了民选总理,但对于普通民众而言,他的政府换汤不换药,实际上仍然是军政府的延续,由此引发了抗议”。

此次疫情也是催化抗议的一个重要因素。许利平称,此次疫情对于泰国经济的打击非常大,许多年轻人处于失业状态,这很大程度上加剧了他们对于政府的不满。“旅游业是泰国的支柱产业,占泰国GDP的1/10左右。但此次疫情对旅游业造成了极大冲击,很多年轻人找不到工作,因而对巴育政府的抗疫表现非常不满意”。

随着抗议逐渐发酵,抗议者提出的诉求也从要求政府下台、修改宪法,逐渐延伸至改革君主制。许利平指出,在泰国,公开指责王室及国王,提出改革君主制的要求,是非常罕见的。这一点也遭到了一年中老年人士、保皇派人士的反对,尤其是对老国王拉玛九世非常推崇的老一辈人士,他们认为君主制是泰国国家团结的命脉。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东南亚和太平洋研究所副所长张学刚对新京报表示,在泰国的社会传统中,民众对于国王、王室非常推崇,公开谈论王室都非常少见。然而,新任国王哇集拉隆功的威望比不上他的父亲拉玛九世,他的一些行为和王室的一些做法让接受了新思潮的年轻人不满,他们希望减少王权对政权和世俗社会的影响。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导致8 月以来这波抗议不断发酵的原因之一。

泰国政治陷入“三段式的轮回”,此番抗议或难有结果

对于持续数月的抗议示威,巴育表达了愿意对话的态度。19日,巴育表示,“政府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妥协”。

据日经新闻网报道,巴育内阁已经同意在10月26日至27日召开国会特别会议,以缓解这一波反政府示威抗议。国会上议院和下议院将召开联合会议,期间将举行大规模辩论。

10月21日,巴育发表了全国电视讲话,称“我将做出第一个缓和局势的举动,我现在正在准备取消曼谷的严重紧急状态,并且只要不再发生暴力事件,我将很快采取这一举动”。他还呼吁政府和抗议者“各退一步”,以避免出现骚乱局面。

许利平认为,巴育所谓的“妥协”可能是会修改宪法,因为修宪这个议题早已提出,只是在到底怎么修、修宪时间表等问题上难以达成统一意见。“事实上,目前并未看到破解僵局的迹象。这一次的抗议和以往的不同,学生及年轻人提出的这些诉求,牵涉的利益阶层广,要真正落实是非常困难的。根据泰国以往乱局发生的规律,有一个不断累积、不断爆发的过程,而现在还远没有到高潮”。

对于另外两项核心诉求,许利平认为,要实现将非常困难。在现任政府下台问题上,巴育此前已表示,不会因抗议辞职。在改革君主制问题上,虽然一些人认为泰国的君主立宪制的确需要改革,但到底怎么改仍然是一个大的难题,因为它牵涉到很多利益因素,最终还得看各个政党的博弈。此外,改革君主制的呼声遭到了一些保守派人士的反对,巴育19日也表示,“政府需要保护君主制……这是所有泰国人的责任”。

同样,张学刚也不认为,泰国这一次的抗议能在短期内带去社会变革。“社会变革不是一朝一夕实现的,需要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而目前年轻的抗议者们提出的这些诉求,有理想化的一面在,未来如何真正实现,还需要结合泰国的社会现实,其他利益阶层如王室、军方、官僚阶层、中产阶层的意见综合考虑,最终找到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要实现这一点,还需要长时间的对话和磨合”。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