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这个和普京翻脸的乌克兰总统 什么来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29日 03:36   北京新浪网

  原标题:俄乌“开打”!这个和普京翻脸的乌克兰总统,什么来头?

  来源:环球人物

  2018年11月26日,基辅。

  脸色阴沉的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在凌晨召开战时紧急内阁会议,提议实行60天戒严。当天下午,乌克兰议会经过5小时激烈辩论,批准全国进入战时状态,时间为30天。乌克兰国防部称,军队已处于全面战备状态。

 2018年11月26日,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在议会紧急会议上发言,要求实行戒严。 2018年11月26日,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在议会紧急会议上发言,要求实行戒严。

  此前,俄乌军舰在刻赤海峡发生冲突,23名乌克兰船员和3艘船只被扣,多名船员受伤。这是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后,俄乌军队首次直接冲突,也是近年全球罕见的海上擦枪走火事件。虽然波罗申科称,宣布戒严“并不意味着宣战”,但乌克兰这个二战以后从未有过的举动震惊国内外。

  乌方向北约、欧盟、联合国安理会求援,俄方则抨击波罗申科是为明年的大选而“制造挑衅”。北约发表声明称“完全支持乌克兰的主权及领土完整,包括在本国领海航行的权力”,美军侦察机飞往黑海领空。美国一保守派媒体驻乌记者在推文中写道:“战争可能处在爆发边缘。”

  微妙时刻引爆的危机 

  刻赤海峡位于克里米亚半岛和俄塔曼半岛之间,是黑海和亚速海的唯一通道,对俄乌两国都有战略意义。苏联解体后,俄乌对刻赤海峡归属及亚速海海域的划分存有争议。2014年,克里米亚地区在进行未被国际社会承认的“公投”后并入了俄罗斯,这一水域的局势变得更复杂。

 乌俄冲突地点示意图(央视新闻截图) 乌俄冲突地点示意图(央视新闻截图)

  11月25日上午,乌海军“别尔季扬斯克”号、“尼克波尔”号小型炮艇和“亚内卡普”号拖船从敖德萨港出发,试图向北通过刻赤海峡驶入亚速海。乌方称已提前向俄方通告航行计划,按以往协议双方船只都有通航权。但俄媒称,这些船只没有提前告知航行计划。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说,这些“外国军用船只进入俄罗斯领海,未回答边防人员问询,也未对引航做出反应”。俄大型货船“出于安全原因”阻挡了航道,俄军出动武装直升机和苏-25战机。到午夜,俄联邦安全局发布声明称,在乌克兰军用船只忽视“合法的停止要求”继续“进行危险的航行”后,俄方“使用武器扣留了3艘船只”。

 乌克兰被俄罗斯扣押的3条海军舰船。 乌克兰被俄罗斯扣押的3条海军舰船。

  自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爆发以来,乌俄一直处在冲突之中,乌东战事已造成逾万人死亡。在亚速海,乌方曾宣布扣押所有非法驶往克里米亚港口的船只,共扣了15艘俄方船只。俄方则从4月起加强对船只的检查。此次冲突,更引发外界对乌俄是否会爆发新战争的担忧。澳大利亚媒体称,乌克兰可在乌东加强打击“俄罗斯支持的叛军”,但这可能招致俄军攻击基辅东南800公里处的港口城市马里乌波尔。英国《卫报》警告:“忘记脱欧吧,乌克兰战争才是欧洲的最大威胁。”

  这场危机爆发于一个微妙的时刻:俄罗斯总统普京即将前往阿根廷参加G20峰会,并期待实现与美国总统川普的会晤。这一会晤对普京而言是缓解美欧压力的重要机会。外界一般认为,普京没有理由在此时挑起争端。事件发生后,俄方曾宣布关闭刻赤海峡,但26日已宣布重开。

  虽然俄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等人称,本次冲突是普京挑起,理由是近期普京的支持率下滑,需要以乌克兰这个“外敌”聚拢民心,但更多分析认为,波罗申科可能在冲突中获益。俄媒引述乌克兰前议员奥列伊尼克的话说,乌克兰明年3月将举行大选,目前选情对波罗申科不利。他想通过实施戒严来刺激选情。

  钟摆游戏中的反俄总统 

  波罗申科原是个成功的商人,精于盘算。他生于敖德萨州的波尔格勒市,9岁时随父亲亚历克赛迁往摩尔达维亚的本德拉市。在基辅国立大学读书时,他就办了个小公司,专帮人签合同并收取佣金,大学五年级时就赚钱买了辆伏尔加牌轿车。后来,他和同学一起从比利时、荷兰进口可可豆原料,卖到苏联各地的糖果厂。苏联解体后,他控制了一些国有糖果厂,建立了罗申糖果帝国,生意还扩展到汽车厂、造船厂、电视台等。到2013年,他已成为《福布斯》杂志乌克兰版的乌克兰富豪榜第七名,个人资产16亿美元。

  波罗申科的母语是俄语,也能说乌克兰语和英语。他熟悉俄罗斯的情况,在俄有不少糖果厂,当选总统前还拿到了1.4亿美元的俄黑海舰队养护合同。但他还是走上了和俄罗斯对抗的道路。这首先和乌克兰的政治现实有关。乌克兰原是苏联加盟共和国,北邻白俄罗斯,东北接俄罗斯,西连波兰、斯洛伐克和匈牙利,南同罗马尼亚、摩尔多瓦毗邻,是个典型的“缓冲国”。以第聂伯河为界,东乌克兰民众讲俄语为主,被认为“亲俄”;西乌克兰民众讲乌克兰语,更亲近欧盟。1991年乌克兰独立后,历任总统都面临在俄欧间选边的问题。“亲俄”“反俄”成为一种钟摆式的政治游戏,过一段时间就会向一侧倾斜。波罗申科也难逃这个政治规律。

  乌克兰首任总统克拉夫丘克的战略目标是融入欧洲。1994年第二任总统库奇马上台后,外交政策转向“两面讨好”,在欧俄间找平衡,但2004年12月爆发了“橙色革命”,实际上就是西方与俄争夺乌克兰的首次较量。结果,亲西方的尤先科打败了亲俄的亚努科维奇,在2005年当上第三任总统。而波罗申科起家,最早遇到的“贵人”就是尤先科。早年他曾托关系结识时任总理尤先科,请后者当他女儿的教父,想谋个部长职位。虽然这个愿望没实现,但他一直是尤先科的支持者。尤先科后来创建“我们的乌克兰”,波罗申科成为创党领导人之一。尤先科当总统后,总理职位给了女强人季莫申科,波罗申科也得到了国家安全与国防委员会秘书及外长、央行行长等职务。不过,波罗申科很快和尤先科决裂并被解职。

  尤先科努力接近西方,希望乌克兰加入欧盟。2005年,欧盟承认了乌克兰的市场经济地位,2007年开启了签署欧盟联系国协定的谈判进程。但欧盟经济回升乏力,难以给乌克兰提供实质帮助。而俄罗斯却是乌克兰产品的主要出口国和天然气主要供应国,掐着其经济命脉。经济因素最终让尤先科在2010年大选中败给了亚努科维奇,后者成为第四任总统。

  有“亲俄”之名的亚努科维奇,虽然也把加入欧盟作为战略目标,但主张平衡乌外交政策,修补乌俄关系。这引发了亲欧派的不满,2013年爆发危机,并迅速演变为街头运动。亚努科维奇被迫释放了此前以滥用职权罪名被判7年监禁的季莫申科,并同意在2014年提前大选。正是在这件事的刺激下,发生了克里米亚危机。这一地区曾先后被不同民族占领,1783年被俄罗斯帝国吞并,1918年归属苏俄,后成立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1946年降格为克里米亚州,1954年被划归当时的苏联加盟共和国乌克兰。60年后,这个地区重新被并入俄罗斯,也由此引发俄罗斯与乌克兰及欧美国家持续至今的紧张关系。

 2014年8月26日,普京与波罗申科(右)会面,讨论乌克兰危机。 2014年8月26日,普京与波罗申科(右)会面,讨论乌克兰危机。

  正是在那次动荡中,波罗申科投入了反亚努科维奇阵营。他并不高调,但是当那些高调的反对派领导人逐渐让人们失望时,他成了人们心中的“理性政治家”。最终,他成为乌克兰的第五任总统。亚努科维奇流亡俄罗斯。波罗申科上任之初,曾表示对俄关系非常重要,并希望与俄就归还克里米亚等问题达成协议。普京当时也表示尊重乌选举结果。但是最终,波罗申科还是走上了与俄罗斯翻脸的道路。

  波罗申科当选时就宣布乌克兰永远不承认克里米亚公投的结果。执政当年6月,他与欧盟签署协议,重启加入欧盟的程序。俄罗斯警告,乌克兰倒向西方会导致“严重后果”。2015年8月,波罗申科发表演讲称,俄罗斯正破坏乌政府的亲欧努力,并说“乌克兰的独立之战还在继续”。俄罗斯媒体则对他执政一周年做了盘点,称他上台时宣布3个月实现和俄关系正常化,一年后此事遥遥无期。乌克兰经济倒退回10年前,GDP从一年前的1820亿美元降至1310亿美元。之后数年,俄乌关系始终紧绷。

  与反俄一脉相承的是,波罗申科积极消除苏联印记。在不到3年的时间里,2000多座苏联雕像被拆毁,数百个地方被重新命名。今年11月,波罗申科发起提案,要求把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改名为第聂伯罗夫斯克州。彼得罗夫斯克是苏联时代的全乌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

  在不久前的一次国际研讨会上,波罗申科表示已经研究出了莫斯科干涉其他国家的“套路”,称俄罗斯通过信息战破坏乌克兰局势稳定,通过禁运等手段进行能源勒索,通过代理人在政治、文化和社会领域加强对乌克兰的影响并激化社会矛盾。他也签署法案,将任何飞往克里米亚的俄罗斯人视为非法越境者,可能判处3到8年的监禁。

  最恼火的是季莫申科 

  波罗申科反俄积极,但并没带来经济繁荣。不久前他在基辅举行的地区发展理事会会议上说:“虽然我们恢复了经济增长,但是要让所有地区和所有阶层的人都能感觉到,使我们不再是欧洲最贫穷的一个国家。”根据《福布斯》杂志发布的2017年乌克兰富豪榜,1/5的乌克兰寡头都变穷了。而据乌克兰杂志《新时代》报道,波罗申科2018年的身家是11亿美元,比最富有时减少了许多。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的总统大选,目前民调领先的候选人是前总理、祖国党主席季莫申科。她于今年6月通过社交网络宣布参选。此前,她分别于2010年和2014年两度参选,但都没有成功。目前,她的民调支持率为13.2%,波罗申科为11%,位列第三的是前国防部长格里岑科。

 2017年6月,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在基辅出席一个政治论坛。 2017年6月,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在基辅出席一个政治论坛。

  季莫申科的政治主张主要集中在将乌克兰由总统制转为议会制等内政问题上。由于季莫申科以往对俄罗斯态度相对比较温和,与普京也有一定的私交,有人说她是目前乌克兰政坛唯一的“亲俄派”。尽管根据目前乌克兰的主流民意,季莫申科不会接受克里米亚被俄吞并的事实,俄罗斯不久前发布的对乌克兰制裁名单上也有她,但人们还是相信,她如果当选,改善与俄关系是有可能的。这也符合“钟摆”再次摆动的趋势。

  不过,这次波罗申科借刻赤海峡的冲突宣布戒严,此举符合乌克兰的“政治正确”,季莫申科也无法公开反对。但她心中恐怕很郁闷。今年7月,她就曾在参加乌克兰电视一台节目时公开表示,根据她掌握的信息,波罗申科正与乌东部顿涅茨克、卢甘斯克的地方势力谈判,密谋在总统大选前升级该地区的冲突,让波罗申科得以在乌克兰境内实施戒严,推迟选举。眼下的戒严令,会不会随着选情的进一步发展而升级、发酵为更具戏剧性的军事冲突,谁也不好说。

  根据目前的戒严令,乌军将组织对空防御,“将重要的国家设施掩护起来,使其避免受到空中打击”。此外,预备役军人要进行集训,“要达到一定规模”。乌安全局要加强反间谍力度,启动反破坏和反恐怖主义机制,乌国家边防局要加强在乌俄接壤地区的巡逻。乌总统顾问比留科夫说,国家进入战时状态后,法律中所规定的“标准、限制和禁止”将不再有效。虽然他说“绝对不会”取消即将举行的总统大选,但在当代世界的政治词典中,哪里找得到“绝对”一词呢?

  作者:《环球人物》记者 江明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